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TENET天能》影評:燒腦的劇情 也能兼顧電影娛樂性

蔡宜霖

《TENET天能》劇照。(華納兄弟提供)
人氣: 370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8月29日訊】「穿越時空」是好萊塢電影中常被使用的題材之一,知名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新作品《TENET天能》(Tenet)便是此類題材的全新之作,故事本身不但頗有質感,甚至相當的複雜、「燒腦」,足以確保本片能夠不負諾蘭多年來的盛名。

故事背景為,烏克蘭基輔的歌劇院某日被恐怖分子劫持,男主角是參與攻堅行動的成員之一,然而任務過程中卻發生計畫外的插曲,一度導致他陷入困境。而當危機解除後,他有幸被招募進入一個神秘組織,新任務更與「時間」息息相關,想對付當今人類的敵人更來自「未來」,而解決一切危機的關鍵,又在一位俄羅斯軍火商安德烈薩托身上,一場與穿越時空有關的挑戰,就此拉開序幕。

TENET天能》劇照。(華納兄弟提供)

故事的開端可看性佳

發生在烏克蘭基輔歌劇院的人質危機事件,是故事的開端,本片在敘事上也毫不拖泥帶水,一開場就直接進入此一正題。《TENET天能》對此一戲碼的詮釋也頗能展現商業大片的觀賞性,從恐怖分子挑起事端所營造的危機感,特戰小組浩浩蕩蕩地展開攻堅,過程中一些精妙的應對措施,乃至於類似警匪交鋒層面的情節,均顯得頗有戲劇張力。同時,電影在運鏡層面亦展現不錯的水準,即便場面推進的速度有時相當快速,也不會降低觀影的舒適性。

男主角在過程中其實還肩負一項特別的任務,有關他執行任務的過程,電影給予的刻劃稱得上是一波三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讓人難以預料劇情的發展。同時,任務過程除了創造動作片層面的看點之外,亦在故事上起到足夠的鋪陳作用,與穿越時空有關的元素,往後便逐步浮上檯面。

《TENET天能》劇照。(華納兄弟提供)

電影對於「時間」這項重要看點,並未急著將所有特色呈現在觀眾面前,有關男主角與一位女科學家的會面,是此一元素第一次真正嶄露頭角。《TENET天能》對此的安排,亦展現了足夠創意,如女科學家對男主角所言,「你不是射出子彈,而是接住它」,將開槍這個在影視作品中再常見不過的戲碼,設計得十分有特色。儘管這是穿越時空的元素在片中的小試身手,但已足以勾起觀眾的興趣,對於往後還能變出什麼花樣感到好奇。

男主角進入神秘組織後,首要之務是查明他昔日在烏克蘭曾面對過的一種特殊武器。電影對於追尋目標的具體塑造,也一定程度的展現了類似諜報片風格的特色,相關情節包含與重要人士會晤,以獲取重要情報,往後尋找目標人士的過程,除了有高難度滲透的情節,亦包含了一定的小翻轉,即使短暫登場印度舞台同樣有足夠的可看性。同時,男主角的重要搭檔尼爾也在此時登場,為往後兩人的諸多精彩合作打下良好基礎。

《TENET天能》劇照。(華納兄弟提供)

反派的妻子 成主角的切入點

隨著男主角一步步的推進任務,他也開始接近核心人物——薩托與其妻子凱特。薩托是個相當危險的反派,在演員肯尼斯‧布萊納(Kenneth Branagh)的出色演繹下,很快便能將該角色的負面形象建立的頗為到位;凱特則素來與丈夫薩托不合,她也成了男主角接近薩托的重要切入點,相關情節亦讓人對凱特在婚姻中的艱難處境有深刻的認識,成為牽動觀眾情感的一條重要脈絡。

有關男主角設法接近這對夫妻的戲碼,《TENET天能》對此的刻劃也包含了多重看點,有的情節是男主角設法幫助凱特擺脫困境,此一情節甚至還大動干戈,他與尼爾特地在機場安排一場大事故,具體執行的過程更兼具了動作片與諜報片的觀賞性,同時還埋下令人好奇的伏筆,為往後謎底的揭開創造一定的趣味性。種種情節的安排,可說是以小份量任務為基礎,盡可能的將看點予以放大。

《TENET天能》劇照。(華納兄弟提供)

往後男主角與尼爾設法對付薩托的情節,相關場面的營造亦展現了足夠的特色,一場在街道上攔截目標的戲碼,同時出動了多種大型車輛,將逼車圍堵目標車輛這項看似不算稀奇的事務,塑造的頗有氣魄。過程中也充分利用男主角對於凱特的同理心,讓任務過程的挑戰性與緊張感增加,達到毫無冷場的效果。

為了保證作品的戲劇張力,主角與反派交手的過程絕不可能一帆順遂,本片自然也不例外。有關男主角不幸遭逢挫折的戲碼,相關內容再度充分運用穿越時空這項重要看點,薩托一角正是活用穿越時空的能手,電影也因此出現了與時間有關的戰術運用:「時間鉗形攻勢」,此為一組人按照正常計畫推進,一組人了解情況後再穿越到過去修正問題,是應對穿越時空衍生出的獨特元素,特殊戰術的運用,自然也使電影觀賞性得到提升。

《TENET天能》劇照。(華納兄弟提供)

穿越時空後 一切彷彿陷入顛倒

往後男主角也曾嘗試穿越時空,試圖解決問題,相關情節更進一步體現,在片中人類若這麼做會面臨的嶄新處境,例如,空中的鳥變成會倒著飛行,街上的車輛同樣變成倒著行駛,本來很燙的火焰接觸時反而會感到十分冰冷,必須戴呼吸器才能呼吸。諸多與穿越時空有關的創意設定,在此時大量的浮上檯面,讓電影的趣味性明顯增加。

最終目標的完成,牽涉了諸多層面,包含男主角與尼爾攜手回到過去,此一戲碼與電影先前的橋段起到良好的前後呼應作用,類似情節在全新視角下得以展現不同看點。有的情節則是場面較大、參與人數眾多的大戰;而凱特此前與薩托的種種恩怨情仇,也在片尾得到合理的了斷。就結局的安排而言,既有最終高潮的氣勢,也讓故事得到較為合理的收尾。

《TENET天能》劇照。(華納兄弟提供)

就整體的敘事風格而言,《TENET天能》稱得上資訊量相當大,稍不留神就可能無法跟上劇情腳步;一些細節或許未必能讓人100%明瞭,但在故事推進的過程中,仍能保證起承轉合的合理性,不至於讓人無法掌握劇情主要脈絡。儘管本片是在故事理解上較耗費腦力的作品,但仍能保持基本的通俗性與娛樂性,體現了諾蘭的執導功力。

在諸多好萊塢大片因中共肺炎疫情而延期的當下,《TENET天能》的進入院線可說是一劑強心針,本片擁有名導加持、故事風格亦展現足夠創意,相信足以作為電影產業逐步復甦的標竿。

《TENET天能》劇照。(華納兄弟提供)
《TENET天能》海報。(華納兄弟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