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影評:愛搗蛋的鳥 促成死對頭化敵為友

文/蔡宜霖

《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劇照。(Netflix提供)
人氣: 37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4年04月13日訊】「啄木鳥伍迪」是美國卡通界著名的搗蛋型角色,不過在最新的相關作品《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Woody Woodpecker Goes to Camp)中,他的冒險經歷也成為兩個死對頭團體和解的契機,讓故事具有足夠的溫馨與歡樂色彩。

故事背景為,啄木鳥伍迪老是與人類發生衝突,因而被視為麻煩製造者,最終被趕出原本居住的森林,此後牠便來到夏令營營隊「武虎營」的營地,打算將當地視為新家。不過,武虎營與鄰近的「武狼營」是多年來的死對頭,而且也面臨失去場地的危機。不想再失去新家的伍迪,自然不會坐視不管,而牠的奮鬥過程則無心插柳柳成蔭,意外成為兩大營隊化敵為友的契機。

《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劇照。(Netflix提供)

與一般的動畫電影或真人電影不同,本片是將動畫角色與真人演員、真實場景結合的作品,因此故事發展的過程中,觀眾能感受到動畫角色融入現實世界後,所產生的諸多樂趣,讓動畫獨有的誇張效果與真人作品的現實面貌,兩大風格恰到好處地融合。

伍迪的特殊形象成趣味來源

就主角伍迪而言,這是一隻形象鮮明的擬人化動物,其身為啄木鳥的「啄木」功力,在片中得到有力塑造,能雕塑出各類精美物品或藝術品,而且完成的速度極為驚人,迅速奠定宛如動物界超強木匠的形象。與一般鳥類相比,牠的翅膀則化身為靈活的雙手,而且仍無礙其展現鳥類的飛行能力,身體的伸縮彈性也較為突出,能讓角色一舉一動的外在形象,成為樂趣來源。

《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劇照。(Netflix提供)

搗蛋形象鮮明,是伍迪的另一項重要角色特色,一場與人類網紅的大戰,能讓其對物品的破壞力得到有力刻劃,並讓伍迪最終被趕出森林顯得事出有因;而來到新家武虎營的營地後,其生活舉止、與他人的互動,也能持續體現麻煩製造者的面貌,讓武虎營面臨的存亡危機,直接與牠的舉動呈現正相關。其如何擺脫負面色彩,並拿到象徵個人成長的「團隊勳章」,則讓角色個人成長曲線成為潛在看點。

伍迪或許調皮色彩鮮明,不過其角色定位仍屬於好人範疇,《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便從角色形象對比來做出明顯區隔。片中除了伍迪外,還有其他動畫動物角色—禿鷹巴茲,其總是抱有邪惡想法,自初登場起就與罪犯的定位直接掛鉤,各種舉止也與惡意密切相關,連帶也讓本片具有正邪大戰與動物交鋒的看點,不會僅止於喜劇的歡樂性。同時,巴茲還延伸出尋寶這項伏筆,能為故事增加額外懸念。

《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劇照。(Netflix提供)

兩營隊的恩怨具有歷史厚度

就人類面向而言,武虎營、武狼營兩大營隊的恩怨情仇,是片中的重要設定。該戲碼的詮釋除了當下的交鋒與敵意外,還具有歷史厚度,營造恩怨由來已久的氛圍,使往後突破隔閡、化敵為友的走向顯得更有分量。除了恩怨層面外,武虎營在營隊競賽中的表現,更屢屢輸給武狼營,這讓人類戲碼還包含弱者設法實現蛻變的面向,劇情觀賞性更為豐富。

伍迪設法帶領武虎營克服當前困境,則是《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的重頭戲,許多戲碼聚焦在日常訓練,儘管屬於前奏性質,但禿鷹巴茲的攪局能讓娛樂性昇華。(以下涉及劇透)此類戲碼的面貌較為多元,部分橋段能充分體現「做壞事必有報應」,藉著巴茲的搗亂屢次自食惡果,創造諸多場面樂趣;部分戲碼則突顯巴茲的陰險,使伍迪的上當受騙,成為替主角陣營創造挫折的要素,故事發展得以有更多波折。

《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劇照。(Netflix提供)

武虎營與武狼營兩大營隊的正式對決,則讓營隊交鋒的層面正式白熱化。過程中的賽事稱得上較為多樣化,包含通俗性的划船競賽、大胃王比賽、比腕力,還有應對各類高難度設施、拚速度與耐力的特殊競技、說鬼故事等面向,使營隊競賽的戲碼較為豐富,視覺與場面特色也更多元。

武虎營在賽事中鹹魚翻身

就賽事過程而言,有的戲碼能體現武虎營的先天弱勢,藉著運動細胞不理想,有效貼近其多年弱者形象,賽事發展也具有展現韌性、設法實現逆轉勝的潛在看點。部分戲碼則能對弱者鹹魚翻身展現說服力,讓武虎營諸多角色的潛在天賦,成為實現突破的有力依據,營造出體育競賽也能以智取勝的風貌。就賽事進展而言,能彰顯以弱勝強不是夢,並讓最終的賽事更有總決戰的氣氛。

《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劇照。(Netflix提供)

最後一場賽事屬於「搶旗幟」的範疇,就劇情塑造而言,也能讓這場大戰的變數更多。重要設施的毀壞,便能有效渲染武虎營的逆境;而武虎營要角梅姬提出的作戰策略,則讓搶旗幟遊戲更有「戰爭遊戲」的風貌,戰術的靈活運用與創意發想,對心理因素的把握,均能使營隊大戰更有戲劇張力。

值得一提的是,營隊的最終大戰其實並非《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的最終高潮,男主角伍迪的處境才是其中關鍵。伍迪與反派巴茲的交鋒,如今便得到妥善運用,反派一度位居上風、主角陷入逆境等常見劇情公式,成為營造觀賞性的事務。動物角色的交戰,在過程中屬於場面看點範疇;而人類角色的作用,則能彰顯做出正義抉擇的道德風采,使重頭大戲在文武兩大層面均具有合理水準。

《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劇照。(Netflix提供)

克服逆境、扳倒邪惡反派,是故事必然走向。本片則能在角色情境下,營造武虎營、武狼營、伍迪等諸多要角必須攜手合作的氛圍;就角色心態而言,儘管不以心路歷程的深度刻劃取勝,但仍讓人感受到,多年敵意的化解有其基本調理可循,並非過於理想化。

尋寶元素帶來諸多看點

反派想尋寶這項伏筆,如今也成為頗具分量的關鍵。主要角色的破解謎題、巴茲企圖奪寶的動向、寶藏的真實位置等,諸多要素能讓最終高潮具有足夠的看點與波折。最終的故事發展,也能緊扣邪不勝正、死對頭正式化敵為友、伍迪終於得到肯定等喜氣色彩,使電影具有鮮明的喜劇風貌。

《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的故事走向較為直白,並非屬於以驚喜感取勝的作品,不過動畫角色的趣味屬性、營隊大戰的看點、恩怨情仇有效化解等面向,均能為電影增色,確保本片成為娛樂性合格的系列新作。◇

《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劇照。(Netflix提供)
《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劇照。(Netflix提供)
《啄木鳥伍迪來去夏令營》劇照。(Netflix提供)

責任編輯:黃珊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