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調查】戒毒所太多太密 紐約華埠社區憂心

人氣 1124

【大紀元2020年09月13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華人青少年經常使用的華埠圖書館旁有可能在今年9月初設立一個戒毒治療中心。對此,華埠社區9月2日在中華公所舉行的警民會上表達了強烈的擔憂,質疑為何華埠在方圓1/4英里這麼小的範圍內竟有四個戒毒所?戒毒所服務的人群中有多少比例是華裔?

據悉,下東城服務中心在東百老匯46號已設有一間美沙酮戒毒中心,在旁邊的62號也有戒毒所,均以服務海洛因吸食者為主。而在東百老匯35號擬增設的戒毒所,是針對流行美國的類鴉片——芬太尼使用者派發納洛酮(NALOXONE)。

一條街上就有三個戒毒所,5分局社區事務聯絡警員張立勇(Vincent Cheung)說,這在全紐約市是最密集的一處。此外在華埠勿街(mott street)也供給美沙酮。這幾家彼此位置很靠近,方圓1/4英里內就有四家戒毒所。

「華埠戒毒所太多了!」中華公所主席於金山說,華埠使用這兩項毒品的居民非常稀少,卻集中這麼多戒毒所。此外華埠鄰近也至少有兩個遊民收留所,分別為拉菲逸街90號紐約市救援所和包厘街救濟所,市長白思豪還要在華埠蓋全世界最高的摩天監獄,「明顯因為華人不講話」。

於金山:「剛剛警察跟我們報告,說在一個方圓1/4英里的小距離內,有四間戒毒所,一個在堅尼路,三個在東百老匯,這種聚集的情況實在太多了,剛剛警方也講,在整個紐約市裡面戒毒所最聚集的區域。但是,我們華人社區沒有什麼人用這些戒毒所,為什麼要設在我們這裡?主要是我們平常不講話,然後他們認為戒毒所可以設在這裡。目前為止,戒毒所太多了。」

中華公所對下東城服務中心在未與社區諮商的情況下,擅自在華埠東百老匯圖書館旁增開一所戒毒中心表示極大不滿及抗議。戒毒者進出戒毒所對華埠治安及居民、青少年的身心都有負面影響。

中華公所表示,下東城服務中心在東百老匯46號已設有美沙酮戒毒中心;來往進出的戒毒者,一向都是令東百老匯商家居民頭疼的麻煩,因他們經常騷撓商戶、居民。長期以來,每日領取美沙酮聚集的戒毒者,是這一帶社區治安的大問題。

於金山主席:「一般來說,美沙酮中心,吃了美沙酮跟打了海洛因一樣,這個人會產生幻覺,當然就會對附近的居民有語言和行為上的騷擾。第二戒毒所這些進進出出的人,經過中國城的時候也常常搗蛋,到糕餅店賴住不走;或者經過水果攤時抓一個蘋果、橘子或香蕉就跑,你拿他怎麼辦?或者經過雜貨店在門口拿了東西就走,這種事情頻繁得不得了。」

「針對芬太尼的新的戒毒所是納洛酮,這是類鴉片的戒毒所,納洛酮吃了以後人也會有不正常的表現,或影響你的神經,吃了以後會很不正常。特別是這個納洛酮中心設在我們圖書館旁邊,平日進進出出這麼多小朋友,萬一他對小朋友採取不友善或者攻擊行為,怎麼防?!這是我們很擔心的一個問題。」

來往進出的戒毒者會在社區發生犯罪行為。五分局局長張保羅說,如果戒毒所病患有犯罪行為,警察會到戒毒所查詢,但戒毒所常以隱私權擋住,不提供任何個人信息給警察。

中華公所主席於金山說,接下來將密集與市政府、州政府及戒毒所談,抗議政府在未與社區諮商的情況下,擅自在華埠過度擴張戒毒所。其次,將強烈要求現有的戒毒所與社區合作,提供犯罪病人的資料給警察。

於金山:「平常這些人進進出出,會在社區裡面帶來犯罪行為。凡是有犯罪行為,警察會到戒毒所問關於犯罪的資訊,平常戒毒所都用隱私問題來擋住警察,不提供任何消息給警察。我們需要這樣,如果他們所謂的病人犯罪,應該把所有的資訊提供給警察;第二,按照州政府規定戒毒所的設施,需要每一個戒毒所配一個(穿)制服的警衛,可是我們可以看到,在華埠的四個戒毒所裡面,沒有一個戒毒所配置了穿制服的警衛,我們會在未來的幾天,密集地和市政府、州政府的民選官員,及戒毒所的本身談論這些事情。

「如果他們要在中國城設,而且得到州政府的批准也行,我們趕你不走,但是如果你違反任何情況之下,我們一定提出嚴重抗議,第一,你要和社區合作,把犯罪的病人資料給警察;第二,一定要配制服的警衛,在戒毒所的裡面、外面和附近,保障社區的安全。」

市議員陳倩雯的助理陳少峰當日到場說,了解居民的想法和擔心,他們也希望找到一個解決方案,確保該中心繼續為需要的人提供服務,同時解決當地社區關注的問題。他也指出,第三社區委員會已經一致批准了這個地址。原因還是華人社區成員參加第三社區委員會的人很少,未能充分反映社區意見。

該戒毒中心在紐約州衛生部的管轄下。記者查詢當地第三社區委員會今年2月的會議紀要,發現小組成員投票支持將原先位於艾倫街25號的戒毒所搬遷至東百老匯35號,支持的理由包括阿片類藥物的注射量正在上升,並且是紐約市的公共衛生突發事件;紐約州衛生部(NYSDOH)和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USDHHS)已將注射器針頭交換計劃(SEPs)視為保護社區健康的干預措施,認為有助於降低靜脈注射吸毒者因連續使用一次性針頭引起包括愛滋病、丙型肝炎在內的病毒傳播和疾病感染。

也就是說,東百老匯35號戒毒所已經被紐約州衛生部授權成為注射器針頭交換站,在華埠圖書館隔壁發放毒品注射器針頭。這或會吸引更多吸毒者前來。

不過,中華公所9月1日給市長、市議長、區長及民選官員的信中說,戒毒所開在紐約市使用頻率最高的華埠圖書館隔壁是絕不能接受的。華人居民對納洛酮戒毒中心又開在華埠非常氣憤,「我們要給居民及青少年一個安全的生活環境」,「疫病之後華埠極需遊客來繁榮社區」,戒毒所的設立,破壞了華埠居民的努力。

在9月3日晚第三社區委員會衛生小組的會議上,小組主席李寶霞(Mae Lee)表示,已收到中華公所的公開信,得知「社區很多人會不高興」,她預計該項目會在社區掀起很大爭議。

美國毒品問題嚴重,尤其是中國產的化學合成毒品芬太尼趕超海洛因,近年更成為頭號藥物殺手。根據美國禁毒署(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的數據,2016和2017財年,在美國執法部門從國際郵件服務中查獲的芬太尼中,來自中國的占97%。

華埠和下東城遊民庇護所有15家?

華埠不單戒毒所多,遊民庇護所也有不少,導致遊民集合滋事,加之市長要在華埠蓋新監獄,讓很多華人居民氣惱。在9月2日舉行的警民會上,華埠退伍軍人會的譚煥瑜反映,過去56年來他從未見到過如此多的遊民盤踞在華埠。日前軍人會發現,有遊民一大早9點在軍人會位於勿街大樓的門內撒尿,氣味薰鼻。

第三社區委員會在9月3日晚召開的衛生小組討論中說,疫情前轄區(見CB3地圖)內的街頭無家可歸現象已經有所增加。根據曼哈頓的希望計數(Hope Count),最近的街頭遊民數據顯示,2016年街頭遊民人數增加了40%,其後減少了2%和5%;然後在2020年1月的報告中增加了55%。

瘟疫大流行後,更加劇了街頭無家可歸現象,他們預計紐約市將在2022財年陷入遊民危機,因為似乎沒有有效的途徑來解決遊民相關的諸多問題。

根據小組討論,第三社區委員會地頭上可能有15個遊民庇護所,名列全紐約市第一。許多住過庇護所的遊民認為庇護所不安全,這可能導致許多遊民拒絕到庇護所,除非他們所在的社區能提供安全的住所。

小組說,目前,紐約市拒絕在非遊民服務局(DHS)運營的成人庇護所中提供DHS警員。這些庇護所會吸引毒販和其他搶劫犯,帶來犯罪問題。

紐約調查》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曾經的海洛因之奴 一本奇書幫他脫離毒海
【紐約調查】紐約酒店收遊民 每晚200萬美元
華埠一條街三個戒毒所 華人擔憂
紐約華埠兩大議題或發酵:遊民和戒毒所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民主黨意圖竄改美國體制
【新聞大家談】拜登過渡 川普勝算幾何?
【重播】川普和夫人舉行感恩節火雞赦免儀式
【欺世大觀】「奇襲白虎團」翻轉 陳屍10萬主演打臉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作人鮑爾斯
【遠見快評】「移交」啟動 拜登「白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