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國家移民警告:勿讓悲劇在美國重演

人氣 2124

【大紀元2020年09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高杉編譯報導)最近的美國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最值得紀念的時刻之一,就是在古巴出生的馬克西莫·阿爾瓦雷斯(Maximo Alvarez)警告美國人說,社會主義正在美國潛行。多位已經在美國定居的來自社會主義國家的移民也指出,最近美國國內的政治變化,使他們回憶起了自己曾經逃離的環境,勿讓悲劇在這裡重演。

據「福克斯新聞網」(Foxnews)報導,針對美國近期在各地出現的騷亂和暴動,阿爾瓦雷斯上個月說:「我以前見到過類似的運動。」他還警告美國民眾說,要當心一些政客所做出的「社會主義的空頭承諾」。

在逃離社會主義國家的外來移民中,阿爾瓦雷斯這位佛羅里達州的成功商人,並不是唯一一個做出上述表態的人。在社交媒體和福克斯新聞的採訪中,還有一些已經定居美國的外國移民也表示,最近美國的政治變化——包括所出現的階級鬥爭、騷亂和語言政策,更不用說要求擴大政府權力的呼聲——都開始提醒他們,他們曾經從怎樣的環境中逃離出來。他們和阿爾瓦雷斯一樣,也傳遞著同樣的警告信息,敦促美國人不要讓悲劇在美國重演。

委內瑞拉

伊麗莎白·羅格利婭妮(Elizabeth Rogliani),這位年輕女性在談到自己之前的所在國時表示:「在委內瑞拉,所有的百萬富翁和任何有錢人都是『人民的敵人』。」2008年,羅格利婭妮離開委內瑞拉前往美國,現在居住在佛羅里達州。

她一直在使用自己在TikTok上的頻道,試圖告訴人們委內瑞拉的這段歷史。

羅格利婭妮說,她看到了政客們頻繁攻擊「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的相似之處。

她說:「查韋斯想要的就是在階級之間進行分化——以確保社會中較貧窮的階層憎恨所有較為富有的人。」

委內瑞拉前總統烏戈·查韋斯(Hugo Chávez)經常公開宣稱,富有是件壞事。

他把資本主義國家定義為「不平等的利己主義王國」,把社會主義國家定義為「愛、平等、團結、和平與真正民主的王國。」

在查韋斯於1999年成為總統之前,委內瑞拉曾經是南美洲最富有的國家。委內瑞拉擁有的未開發地下石油比世界上任何國家都多,甚至沙特阿拉伯也無法與之相比。

但是,在查韋斯統治了十多年之後——他實施了嚴格的價格控制,並沒收私營企業——委內瑞拉的經濟崩潰了。就在上個月,經過幾十年的管理不善之後,該國最後一座石油鑽井平台關閉。數百萬人在大規模饑荒和暴力中逃離家園。

羅格利婭妮說,在美國,她最大的恐懼不是來自某一項政策提案,而是來自整體文化氛圍。

她說:「看到這些雕像在暴亂中被推倒……真是太相似了。」

在鮮為人知的歷史上,查韋斯政府於2002年正式將「哥倫布日」(Columbus Day)改名為「原住民抵抗日」(Indigenous Resistance Day)。

羅格利婭妮說:「2004年,委內瑞拉的哥倫布雕像都被推倒了。它被暴徒們拆除了。人們被查韋斯的花言巧語所鼓舞。」

當然,美國發生動亂的根源是非常不同的,對這個國家來說也是獨特的。抗議人士多年來一直要求拆除那些紀念南北戰爭中南方聯盟領袖的雕像。他們認為,美國不應該紀念那些為奴隸制而戰的人。然而,近幾個月來,這種運動已經擴大到針對更多的歷史人物。目標是爭議較小,但卻與奴隸制或其它制度有關的歷史人物。同時,在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警方拘留過程中死亡後,於今年夏天在美國多個城市爆發的抗議,以及經常與搶劫相關的騷亂事件,據稱是源於對種族不公正和警方過度使用武力的憤怒。

雖然一些抗議活動仍然是和平的,但像芝加哥、波特蘭和西雅圖這樣的城市,已經連續幾個月一直面臨著持續的暴力事件。

然而,羅格利婭妮警告說,這種動盪可能會被利用。羅格利婭妮說,查韋斯之所以鼓勵這種階級分化和仇視的想法,因為他認為,憤怒的暴徒是一個可以被利用的強有力的工具。

尼加拉瓜

多個拉丁美洲國家面臨著大批民眾逃離社會主義的情況,尼加拉瓜就是其中之一。

現在住在德克薩斯州的尼加拉瓜移民羅伯托·本達納(Roberto Bendana)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談到了美國最近發生的暴力事件。他表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情況與我在那裡看到的一模一樣——暴力、搶劫、破壞私人財產。」

本達納在社會主義革命者於1981年奪得政權並沒收了他父親的咖啡農場之後離開了尼加拉瓜。

他指出:「甚至旗幟也一樣!在美國的抗議者使用的也是紅黑兩色旗幟。」尼加拉瓜社會主義革命者使用了同樣顏色的旗幟。

古巴

自從卡斯特羅1959年掌權以來,已經有超過100萬古巴人逃到美國。其中就有馬克西莫·阿爾瓦雷斯。

他在8月份的美國共和黨代表大會上的演講中說:「我曾聽到過卡斯特羅的許諾,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些在我身邊一起長大的人……他們後來遭受了苦難、挨餓、死亡,因為他們相信了那些空洞的承諾。」

他補充說:「你現在仍然可以聽到那些已經被違背的許諾的聲音,這是推動著一家人在大洋上抱著木板偷渡的海浪的聲音,這是淚水打在申請成為美國公民的文件上的聲音。」

阿爾瓦雷斯說:「我的只上過六年級小學的父親告訴我:不要失去這個地方——美國。」「我的家人不會再放棄我們應得的東西了。」

阿爾瓦雷斯雖然出身貧寒,卻在美國創立了陽光汽油公司(Sunshine Gasoline),並成為百萬富翁。阿爾瓦雷斯指出,拜登正尋求加徵「數以萬億計的新稅收」。

他認為,拜登所堅持的增稅措施將嚴重打擊那些年收入超過40萬美元的人士。他在上個月對美國廣播公司ABC表示:「那些非常富有的人應該按公平的稅率交稅,企業也是一樣。」

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發言人馬克西莫·阿爾瓦雷斯也警告稱,拜登已經完全受激進分子所左右。

但這位前副總統否認了川普競選團隊一直給他貼上的支持社會主義者的標籤。

拜登在上個月開玩笑說:「我看起來像是一個對暴徒有好感的激進社會主義者嗎?真的嗎?」他強調,他希望保持國家安全,防止搶劫以及「壞警察」。

從初選開始,拜登就因「全民醫保」(Medicare-for-All)計劃和其它政策與民主社會主義者、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之間關係緊張。但是,民主社會主義派對民主黨政策的影響將會在未來幾個月和幾年中受到密切關注。

中國

來自中國的移民莉莉·唐·威廉姆斯(Lily Tang Williams)住在新罕布什爾州,她親身經歷過毛澤東時代的經濟政策和「文化大革命」。

她說,她看到了今天的美國城市的動盪與當年經歷的相似之處。

她說:「暴亂、搶劫、破壞財產,這些都是那麼的相似。這對我來說很可怕,因為我經歷過這些。」「那些攻擊城市中小商家和企業的人——你看到他們不但拿走別人的私有財產,而且他們還說:『這是我們應得的。這是賠償。」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方式。這是槍口下的藉口。」

最近,華盛頓特區的一些抗議者在一家餐館向周圍的人喊話,要求他們也舉起拳頭支持抗議者的運動;那些拒絕這樣做的人受到了騷擾。

唐·威廉姆斯所提到的是一些抗議者提出的所謂「沉默即暴力」的說法。

她說:「你甚至不能保持沉默。你必須公開表示同意他們的觀點。這根本就不是美國人的風格。」「他們使用的策略非常的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他們在中國就是這樣做的。每個人都必須是台個人電腦。」

「擁有言論自由、思想和觀念自由——這是美國偉大之處。我們不必總是意見一致,但我們應該能夠進行民事討論。」

她說:「我有朋友參加了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結果他們剛剛走出去,就遭到了騷擾。謝天謝地,他們沒有受到傷害……但這很可怕。」

同一天晚上,示威者同樣騷擾了參議員蘭德·保羅(Rand Paul)和他的妻子凱利·保羅(Kelley Paul),後者稱這是她一生中「最可怕的時刻」。

唐·威廉姆斯表示,之所以一些美國人喜歡社會主義,就是因為他們沒有經歷過。

她說:「這裡的人們被允許進行和平抗議。而抗議者們並不感激和贊同他們在這個國家所擁有的自由。他們沒有挨過餓,沒有真正經受過貧窮。」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時事漫畫:社會主義價值標準的陷阱
【名家專欄】四段回憶揭示社會主義真面目
司法部長:Antifa想要在美國搞社會主義
黑利共和黨大會發言:社會主義左派危害美國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再訪密西根演講 雙方爭奪激烈
【珍言真語】馬仲儀:港康碼將上路 免檢有漏洞
【遠見快評】司法部查亨特說明3點 五中釋信號
車評:雙色多變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聞看點】備戰總動員?五中公報洩習近平心頭患
【拍案驚奇】美大選「神算」開口 中共甩鍋新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