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警方濫權 P2P受害人遭生命威脅

人氣 771

【大紀元2021年0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逾期五年無法回款的借貸寶出借人詹志華近年四處上訪、維權,卻長期遭受當地警方的打壓騷擾。疫情期間,更是受到死亡威脅,警方被指借疫情把權力發揮到極致。

四川成都的借貸寶出借人詹志華日前告訴大紀元記者,他被騙了55萬,多次報案、維權,經常被打壓,去北京上訪被綁架過多次,還受到威脅。

「警察三更半夜到你家裡面,威脅你的家人和親戚。他們就想通過這種施壓的方式,給我家裡人和我心裡面造成很大的壓力。」他說,「他們從來不管這個案子本身,他的目的就是不讓你去北京上訪。」

去年,詹志華上訪維權被當地政府報復。「他們(警察)說我在推特發表辱罵領導的言論,讓我去認罪,隨便給我找了一些東西讓我認罪,我沒有這些事,也沒有認,還被他們暴力抓過去毆打折磨。」

「他們警察很明確地說,他們可以用法律來制裁我,還有一種家法,在家裡打你,不需要通過法律。他們的邏輯就是強詞奪理。」

長期的威脅和騷擾給詹志華帶來恐慌和壓力,他一度擔心自己因為一直維權,哪一天會被失蹤了。「當時他們威脅我的時候就說,趁現在疫情,他們權力特別大,就是一種戰時狀態,他們隨便把一個人就搞死了,就有這種權力。以前派出所搞死一個人的話要通過上級的允許,現在的話沾一點疫情的邊他有把人搞死的這個權力。」

他說,「然後他就可以說不配合他們,反正跟疫情扯上邊,上面也是默許,他們當然可以去發揮他們極致的權力。」

詹志華舉例說,去年他被派出所抓過去,直接在大廳裡遭毆打,他自己還被監控。但是他舉報上級部門,也沒有任何結果,後來他在自媒體發了新聞,督查部門才回覆,說經調查沒有發現違規行為。

談到當前的疫情,詹志華表示普通老百姓沒辦法知道實際情況,但他認為應該還是比較嚴重的。

「以前我出門是可以不戴口罩,但是最近聽說路上有專門的警察會叫你戴上,如果不戴的話,他直接把人抓走。平時去寫字樓或者進小區必須要有健康碼、戴口罩、測體溫才會讓你進去,以前沒有發現這麼嚴重。」他說。

逾期5年 平台被指違規操作

公開資料顯示,借貸寶的運營公司是九鼎投資旗下的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人人行)。借貸寶曾公布了上線一周年的運營數據,宣布平台註冊用戶達到1.28億。

「借貸寶背後的九鼎公司是一個上市公司,宣傳搞得很火,廣告包括電梯廣告,平時在網絡、各種新聞媒體到處都有,在央視也有廣告。」詹志華說。

他表示,「平台公布的是這麼多用戶,但是有一些可能是虛擬的用戶。他通過各種方式或者網上的宣傳,送別人一點小禮品,獲得別人的信息去進行借款。比如說就像在超市去做個宣傳,讓人去錄一個人臉識別。」

從2016年5月份開始,借貸寶爆發大面積逾期。詹志華介紹,「當時有很多受害人組織起來,有一些群啊,就發現有一些借款人都是不存在的,身分證都是假的。」

此外,平台的逾期費是很高的。「這個平台承諾是不收費,賺錢的途徑是收逾期費。比如當時我看到借款人提供的截圖,有時候借1萬塊錢的,逾期後續一天可能那個逾期費就高達5萬,完全就是通過逾期費進行非法的占有,可能也涉嫌詐騙的行為。」他說。

借貸寶的天價逾期費,本金10萬一天逾期費四萬二千多;本金2.3萬,一天逾期費九千八百多。(受訪者提供)

詹志華透露,平台甚至可以同時借入借出,無限制操作。以前還可以直接去掙利差。

平台曾推出「先秒先回」功能。「就是借款人已經逾期了,再去借錢給他的話,他就會優先的還錢,其實這是他們公司的一些違規或者違法的一些操作,後面可能會欠更多的錢。」

詹志華表示,「一開始被騙只有十多萬,群裡估計都是他們內部的員工、高管就說,不再多出些錢把借款人救活,他就破產了。結果最後投入的那些錢都不夠借貸寶收的逾期費,被他們全部收走了,對借款人一點效果都沒有。」

維權無門

由於詹志華堅持到北京拉橫幅、舉報公司,寫新聞,2016年,借貸寶以詹志華侵犯名譽權為由,將其告上了法庭。法庭宣判借貸寶勝訴,詹志華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

人人行公司就此案聲明說,「有少量用戶將平台提供的催收服務,惡意曲解為剛性兌付和兜底,肆意向不熟悉的人高息放貸,甚至繞開平台交易規則,採用線下『返利』的方式進行風險交易,這些是造成其債台高築的問題根源……」

對此,詹志華表示,是平台自己推薦的借款人,並且平台的利息剛開始還是可以選擇性的,最高的500%。

「中國合法的利息最高是24%或者是36%,你線上就可以選擇500%。像這種情況,既然你可以選擇的話,出借人肯定有時候他會選擇最高。他的初衷根本就是有問題,一開始就不想把平台弄好,這些細節和法律上問題都沒有人去管。」

「裸貸就是從借貸寶弄出來的。最開始是收集(借款女生)照片,之後變成拍視頻。以前還有『人人催』,線上催款,所有人進去都可以看到借款人的信息,任何人也可以去催收,屬於公開的泄露個人隱私的行為。身分證、地址、電話什麼都有,裸貸被曝光後,『人人催』才下架。」

2018年,該公司的明星代言在北京開演唱會,詹志華等幾十個人打算去演唱會的外面拉個橫幅。才剛到那裡,他們幾十個人全部被派出所的人給抓了。

詹志華說,「每個省都有駐京辦。他們找黑保安的公司,把我綁架到一個麵包車裡面直接送回去。我那次是被三個人抓回去,當地政府給了他們好像是五萬多塊錢。」

回去以後詹志華在派出所被關了2天,之後兩週每天要去派出所報到學習,不能使用手機等電子設備。「所謂學習就是不要去上訪,不要去做這些事情。」他說。

「我從北京被抓回來有兩次,還有兩次是被騙回去,說給解決問題,另外一次是我想去北京找這家公司,還沒到北京,在河南那邊的火車站就被四川政府5個人抓回去了。」

詹志華發現,河南的那邊政府非常配合他們,動作很快。「車停了不到兩分鐘,他們直接到車上找到我,把我帶到西安,又從西安坐飛機回去,他們花錢都是報銷,可以隨便花。」

「清零」不立案

去年年底,中共官方宣稱P2P正式清零了,但詹志華表示,借貸寶沒有宣布退出,公司還在。「政府宣布清零,但是公司實際上沒清。他有些公司人家就不清,也沒有什麼人去管他。」

他說,「去報案的話還是沒有人管你。以前去報案他們有一個理由,就是公司它還存在,也沒有跑路,他就不立案,但是現在不是都已經清了嗎?政府還是特別會推的。正常程序他會各種拖,能搞個好幾年。別說立案了。」

借貸寶稱用戶可通過借貸寶還款、展期、銷帳、轉讓債權、提醒還款、調解、自行訴訟、委託律師訴訟等。

表面上看來,借貸寶追款的機制挺完善的。但詹志華表示,「委託律師訴訟是要收費的,還挺高的,算下來的話每一筆都要花5000塊錢。當時有不少人跟公司簽協議,然後公司就幫他去起訴,但是過了這麼些年,根本就沒有去起訴,相當於再一次騙了一筆錢。」「我自己也有起訴過兩個人,但是也沒有收回來錢,還花了幾千塊車費,沒有請律師,訴訟費還花了幾千塊。」

詹志華的55萬借款,5年來沒有追回。圖為詹志華與借款人及人人行公司簽訂的借款協議。(受訪者提供)

近年來詹志華靠做臨時工、兼職維持生活。「本來要成家的,被借貸寶給騙了,本來要結婚了沒有結。」

「國內的工資太低了,好多工作也去找過,一般的普通人你想掙錢太難了,能維持生活就不錯了。」詹志華表示,自己投入的是全家的錢,一般家庭本來就沒有多少錢,家裡所有的錢和個人存款,還有二十多萬的貸款都投入到該平台。

「剛開始被騙的時候,我什麼法律都不懂,後面我就報案,找各方面的法律。但是你給他講法律,他又不給你講法律了。各種拖,或者暴力的行為。」他說。

記者致信借貸寶和人人行公司,詢問平台運營及高息放貸、逾期率等問題,截至發稿沒有收到回應。

責任編輯:李穹 #

相關新聞
2020年的P2P? 大陸多省長租公寓爆雷
王赫:P2P機構清零:中共又一茬割韭菜
從霸王條款到隱藏合同 P2P應承擔何責?(下)
大陸P2P清零一刀切 8000億欠款成謎(上)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新聞看點】美對台新規猛踩紅線 中共詭異沒聲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探索時分】美軍隱形航母殺手AGM-158C
【預告】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專訪新書作家:成功亞裔與種族歧視的背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