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斌取保被拒 維權人士:應讓更多人了解他

人氣 712

【大紀元2021年01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獨立作家、紀錄片製作人杜斌被以「尋釁滋事」拘留一個多月仍未獲釋。知名維權人士向莉表示,杜斌有記者、學者、人權捍衛者三重身分,呼籲更多人的來關注杜斌,希望他早日獲得自由。

大陸知情人日前告訴大紀元記者,杜斌的律師到看守所申請取保被拒。此前1月12日、13日律師都去會見過杜斌。得知杜斌並無罪狀,原以為37天就能放人了。

「說是因為他給馬三家受害人拍過照片,提審他五次也沒有什麼事,再就問他出書、寫書的事。拘留通知書一直沒有給,他沒有理由定罪,有理由當時24小時就應該給拘留票子。」知情人說。

記者致電杜斌律師燕文新,但未能取得聯繫。

 

杜斌遠在山東的妹妹向記者確認她也得知了杜斌取保被拒的消息。「他16號被抓走,到明天就37天了。」由於離得遠,她沒有會見過哥哥,也不明白哥哥所犯何事。

杜斌案引發外界強烈關注。有網友表示,「世界所關注的、聚光燈下的人士也被抓起來了,中共已經瘋狂了。」「杜斌的書太真實,真實到殘忍,不忍卒讀。但是,總要有這樣無私無畏的人,記錄這一切……」

原北京律師賴建平向大紀元表示,毫無疑問這是因言獲罪。現在「口袋罪」有的是,所謂的尋釁滋事什麼事情都可以放進去。中共無法無天,這麼一個政權,比歷史上任何一個政權都更殘暴、更邪惡,沒有這樣做的。

賴建平說,「專制政權從來就是這樣,一貫就是這樣的手法,他沒有任何的法制觀點,他一拍腦門,想辦誰啦,看誰不舒服、不順眼,誰一句話、一篇文章,一本書,就可能觸犯了『上峰』,就可能有人要遭殃、有人要被治罪。這種情況已經很常見。」

揭露中共的酷刑

知名維權人士向莉告訴記者,她大約在2013年杜斌被抓出來之後認識他的,一起參加過歐盟組織的一些人權活動,包括一些反歧視、反酷刑的活動。

向莉介紹,2013年杜斌拍過一個紀錄片,叫《小鬼頭上的女人》,他帶了幾個馬三家勞教所見證人一起在歐盟主辦的人權活動上做了一個關於馬三家的酷刑報告。

「我當時聽了很震驚,什麼死人床,十字吊,電擊乳房,生殖器,這個是很可怕的。因為我以前能夠想像出來的就是那種打打你或者怎麼樣,這種非常近距離的酷刑報告,我是第一次聽,所以我是非常震驚。那一次開始,我就開始逐漸地認識、了解杜斌。」她說。

向莉說,「聽到他12月份被抓,昨天又聽到他不能夠取保,我感到非常的傷心,也是非常痛恨中共。他們把人往死裡逼,就是說他不給人任何一點喘息的空間,不給民眾任何一個說話的機會。」

「而杜斌恰恰是他要去表達,他要去說,他要去展現真實的一個中國。所以他是一個非常勇敢的人,包括他拍《小鬼頭上的女人》,把中共的這種酷刑赤裸裸地揭露出來,當時如果沒有看到他那個片子,我不了解,我真不知道中國有這麼嚴重的酷刑。」

「杜斌有三重身分」

向莉認為,杜斌是一個願意冒一點風險,講實話的人。杜斌應該有獨立記者、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三重身分。

「在我的心目中,他首先第一個身分,原來是紐時的攝影記者,所以他有一個記錄的身分,就是說他是記者這樣一個身分。

「那麼這個記者的身分很不幸在習近平當政的期間,他們對記者的打壓非常非常嚴重,尤其是2020年在疫情期間,你看那麼多的一些公民記者,包括張展,方斌他們,都是被抓,很多人都不知道去向。所以他們對於記者的打壓,已經到了巔峰的這種狀況。那麼杜斌很不幸,他也曾經是記者。

「然後他還有一個歷史研究的學者身分。他做了一些歷史研究,我記得他13年出版過《天安門大屠殺》,還有17年在台灣出版了一個長春圍城的歷史研究書。他對於這種歷史性的學術研究有自己獨特的愛好和研究方式。他有一個研究者這樣的身分。

「我覺得他應該還有一個人權捍衛者的身分。就是他在記錄的同時,他也是在譴責這些破壞人權的人,參加酷刑的人。所以他是有這樣一個綜合的身分。」

向莉認為,杜斌算是關注比較高的人,因為他有三個身分,接觸到各方。杜斌對記錄中國的人權是非常有奉獻的一個人,聯合國的官員,歐盟官員他們也都接觸過他。

「我覺得大家都應該來關注杜斌,希望能呼籲中共釋放這樣一個做研究的人,這樣一個人權捍衛者和曾經的記者。」她說,「因為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個溫和的,理性的,和平的一個人,如果這樣的人都不能容忍,我不知道共產黨還能容忍什麼人。」

讓更多的人知道杜斌和他的書

人道中國主席曾是六四天安門運動學生領袖的周鋒鎖表示,尋釁滋事這是莫須有的罪名。杜斌這些年一直都在專心寫作,無非做為一個調查記者,繼續他的本行,但是他所寫的書都是這個政權所害怕、痛恨的,這是為什麼把他抓起來的原因。

他說,「這個政權是靠著暴力和謊言,怕的是真相,所以像杜斌這樣追根問底,願意揭露真相,通過寫書、記錄片這種方式來揭露真相的人,他們是容不了他的,他們也非常害怕。專制政權害怕自由的言論。」

周鋒鎖認為,杜斌的事情受到的關注還不夠多,因為他沒有家人在身邊,沒有人專門為他呼籲,所以在海外的人應該多為他發出聲音來。

他說,「他(杜斌)非常有勇氣,他寫的這些書我也不是全部都知道,像最近他要寫列寧的邪惡的共產主義實踐,具體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長春圍城』也是中共很害怕的題目。」

「對他最好的聲援就是能夠了解他,讓更多的人知道他,知道他在寫什麼、關心什麼樣的事情。中共想通過把他們抓起來讓他們的聲音消息,我們是要讓他們的聲音被更多的人聽到。最後讓抓人、恐嚇起到反面的效果。」

▼ 相關影片

責任編輯:李沐恩 #

相關新聞
專訪作家杜斌:《長春餓殍戰》寫作歷程
作家杜斌:我書中的主人公去世了
遭言論打壓 前紐約時報攝影記者杜斌被刑拘
傳大陸獨立作家記者杜斌取保候審被拒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新聞大家談】習有備胎?遭內外合擊難安
【思想領袖】蓬佩奧:中共稱霸 世界反擊須脫鉤
【微視頻】中國第一村騙貸搞發展 華西爆擠兌潮
【思想領袖】Parler執行長:抵制封殺文化
【財商天下】印花稅帶崩港股 中共圈錢放大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