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教授陳剛涉電信詐騙 大陪審團起訴(下)

學術界43起案件共同點:領取美國政府資助進行研究 同時與中共合作 兩頭通吃

人氣 3205

【大紀元2021年01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許多研究中共統戰的人都發現,中共的統戰術縝密,如果說紅的行為涉及違法,政府能採取反制行動,但一大片的淡紅、淺紅則屬法律灰色地帶,難以識別。

上週四(1月14日),麻省理工學院(MIT)知名教授陳剛在波士頓被捕,聯邦大陪審團本週二(1月19日)已正式起訴陳剛兩項電信欺詐(wire fraud),未報告外國銀行帳戶(FBAR),和在稅表中作虛假陳述罪。陳剛上週已以100萬元保釋金獲釋,定於1月22日通過Zoom出庭回應。

此事在美國華人圈裡引起巨大關注。

如何辨別哪些類型的合作可能帶來潛在風險?全美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NAS)一直在跟蹤因與中國非法聯繫而被指控的美國教授、行政人員、學生和政府研究人員,共統計了43起與中國非法聯繫的案件。這些案件或可以幫助大家辨別問題所在。(接上)

⇒推薦閱讀:麻省理工教授陳剛電信詐騙 大陪審團起訴(上)

(12)2020年5月14日,王擎,凱斯西儲大學。

根據刑事起訴書,王擎(Qing Wang)及其研究小組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收到超過360萬美元的資助,卻刻意隱瞞他在中國華中科技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擔任院長一事,違反NIH資助條款。

同時,王擎更獲得中國(中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CNSF)的資助,在中國進行與美國相似的研究,意圖複製美國研究的成果。美方指,王擎是中共「千人計劃」的參與者。

調查人員說,王擎加入「千人計劃」後,中共提供了300萬美元,資助王擎在中國的研究計劃並改善研究設施。在中國旅行期間,中共也為他支付旅費與住宿費,包括在校園內供王擎個人使用的三房公寓。

克利夫蘭醫學中心(Cleveland Clinic)得知王擎隱瞞與中國(中共)的關係後,已把他解僱。華中科技大學官網上,也迅速刪除了王擎的個人簡歷頁面。

(13)2020年5月11日,洪思忠,阿肯色大學。

司法部說,63歲的洪思忠(Simon Saw-Teong Ang)從1988年開始擔任阿肯色大學教授和研究員,任該校高密度電子中心(High Density Electronics Center)的主任。

洪思忠被指在申請聯邦資金時,向美國宇航局(NASA)和阿肯色大學隱瞞了他與中共政府和中國公司的緊密聯繫,並在大量的電郵中使用了虛假陳述。

司法部說,調查人員發現,洪思忠在接受美國各政府機構撥款的同時,還接受了來自中國的金錢和利益,並與設在中國的多家公司有密切聯繫。即使阿肯色大學和NASA明確要求他披露這些利益沖突,他也沒有這麼做。

(14)2020年5月11日,李曉江,埃默里大學。

63歲的華裔生物學家李曉江(Xiao-Jiang Li)對提交虛假的納稅申報表認罪。他是埃默里大學的前教授,也入選了中共「千人計劃」。

根據司法部文件,從2012年開始一直持續到2018年,李曉江在埃默里大學(Emory University)從事研究工作之餘,還曾在兩家中國研究單位工作過,首先是中國科學院,然後是暨南大學,進行與埃默里大學類似的研究。在這六年裡,李曉江獲得了至少50萬美元的外國收入,這些收入他從未在聯邦所得稅申報表上報告過。

(15)2020年3月10日,劉易斯,西弗吉尼亞大學。

54歲的劉易斯(James Patrick Lewis)於2006年被西弗吉尼亞大學聘用為終身教授,他的專業領域是煤炭轉化技術。

他於2017年7月,通過「千人計劃」與中共簽下合同,同意在中國科學院擔任教授3年。工作職責是參與中科院的研究計劃,幫助中科院在業界期刊發表論文,並為中科院培訓學生。根據合同,劉易斯需每年為中科院工作不少於9個月,酬勞是100萬人民幣的生活津貼,400萬人民幣的研究補助金以及60萬人民幣的工資。

2018年3月,劉易斯向大學請「育兒假」,拿到假之後就前往中國上任。在這期間,他的新生兒寶寶依然留在美國,而劉易斯仍然接收著大學所發的薪資20,189美元,而這筆薪資就成為了他從學校詐騙來的錢。他向學校隱瞞了整件事。

(16)2020年2月27日,胡安明,田納西大學諾克斯維爾分校(UTK)。

51歲的胡安明(Anming Hu)是UTK機械航空與生物醫學工程系的副教授。從2016年開始,他隱瞞了與中國北京工業大學的聯繫,聯邦法律禁止美國宇航局(NASA)把撥款用於與中國或中國大學合作的項目。起訴書稱,由於胡安明的謊報和漏報,UTK錯誤地向美國宇航局認證該校符合該項聯邦法律。

(17)2020年1月28日,葉延慶,波士頓大學。

29歲的中國公民葉延慶(Yanqing Ye,音譯)被控簽證欺詐、虛假陳述、充當外國政府代理人和串謀罪。根據起訴書,葉延慶是中共軍方中尉,卻在申請赴美簽證時隱瞞軍方背景。

(18)2020年1月28日,查爾斯·利伯(Charles Lieber),哈佛大學。

60歲的利伯是哈佛大學化學與化學生物學系系主任,從2011年開始,他成為中國武漢理工大學的「戰略科學家」。檢方宣稱利伯為了每月5萬美元的酬金及一筆超過150萬美元的資金,在武漢理工大學建立實驗室。檢方認為,他未向調查員誠實告知與武漢理工大學的關係,也沒坦承自己參與「千人計劃」。

(19)2020年1月24日,盧克曼(Turab Lookman),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

67歲的盧克曼是新墨西哥州人,曾是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科學家,參與了中共的「千人計劃」。

(20~22)2020年1月2日,身分不明的三人,佛羅里達大學。

這幾名教授任職期間,均與中國的大學或研究機構有聯繫,有的還接受了來自中國(中共)的科研資助,有一人入選了中共的「千人計劃」。但是他們並未向佛羅里達大學,以及為他們提供資助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披露這一事實。

(23~28)2019年12月18日,塞勒斯等6人,莫菲特癌症中心(南佛羅里達大學)。

被解僱的研究者和他們離職前擔任的職務為:Alan List,莫菲特CEO;Thomas Sellers,莫菲特研究項目主任;魏升(Sheng Wei),免疫學家;Daniel Sullivan,莫菲特臨床科學項目主管;Pearlie Epling Burnette,癌症生物學家;Howard McLeod,藥物基因組學專家,莫菲特個性化醫療相關研究所領導。以上6人被解僱的原因是隱瞞與天津醫科大學腫瘤研究所和醫院(TMUCIH)的合作關係。

其中,魏升為天津醫科大學校友,從2011年開始獲得「千人計劃」的資助,並在接下來數年招募了List等4名同事加入合作。而McLeod已經參加了由其它中共機構資助的「千人計劃」,並且將中國科學家何以靜(Yijing He,音譯)當作自己在中國的代理人,通過莫菲特為其發放工資長達5年,儘管何從未在莫菲特位於坦帕(Tampa)的研究所工作。

(29)2019年12月9日,鄭灶松,哈佛大學。

2019年12月10日,鄭灶松(Zaosong Zheng,音譯)在試圖把21瓶研究樣本偷偷帶回中國時,在波士頓洛根國際機場被捕。鄭說,他打算將這些小瓶帶到中國,在自己的實驗室進行研究,並以自己的名字發表結果。

(30)2019年8月29日,毛波,德克薩斯大學阿靈頓分校。

37歲的毛波在紐約東區聯邦法庭對虛假陳述的罪名認罪。檢察官表示,毛波與加州硅谷一家技術公司達成了協議,表面上獲得其電路板用於學術研究,但是最終與華為共享專利信息。法官稱,儘管毛波只對說謊認罪,但他的犯罪行為「要更廣泛、更嚴重」。

(31)2019年8月21日,陶峰,堪薩斯大學。

47歲的陶峰(Feng『Franklin』Tao音譯)是堪薩斯州立大學環境效益催化中心(CEBC)副教授。根據司法部聲明,他被控隱瞞為中國福州大學全職工作,作為「長江學者」的特聘教授,並同時在堪薩斯大學領取美國政府資助進行研究。

(32)2019年7月6日,張康,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

「inewsource獲悉,希利眼科學院前眼科遺傳學負責人張康(Kang Zhang)是中共『千人計劃』成員,我們的報告還發現,張康是一家公開上市的中國生物技術公司創始人和主要股東,該公司專門從事他在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開展的同樣類型研究工作。在大學政策和聯邦法規要求填寫的表格上,他沒有向美國政府或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透露這個信息,以及他在中國的其它制藥企業的業務。」

(33)2019年7月2日,石怡馳,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

工程學兼任教授石怡馳(Yi-Chi Shih,音譯)被定罪「非法向中國出口軍事應用的計算機芯片」。石怡馳被控從2005年初起,開始將限制級的技術產品運往中國。檢方說,從那時一直到2009年,石怡馳將多個軍事級芯片在新加坡交給他在中國的聯繫人,有時則將芯片交給中國國際航空在洛杉磯的飛行員帶去中國。

(34)2019年5月6日,李世華,埃默里大學。

埃默里大學宣布學校醫學院的一對華人研究員夫婦李曉江和李世華雙雙被解僱,因為他們沒有充分公開來自國外的研究經費,以及在中國的工作範圍。李曉江2010年入選中共「千人計劃」,該計劃旨在有針對性地引進一批海外高層人才回中國,是美國政府關注的重點。

(35~37)2019年4月19日,身分不明的3名研究人員,MD安德森癌症中心(德克薩斯大學)。

MD安德森癌症中心罷免了3名華人研究員,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認為這些人很可能「嚴重」違反了該機構的規定,包括同行評審的保密性和公開海外關係兩項規定。

(38)2019年2月25日,張以恆,弗吉尼亞理工大學。

張以恆(Yiheng Percival Zhang)於2012年成立了一家名為「Cell-Free Bioinnovations Inc.」(CFB)的研究公司。CFB完全依靠聯邦撥款來資助其研究活動。檢方提供的證據表明,至少從2014年起,張以恆同時領中美兩份全職薪資,一方面,以研究員的身分在中國科學院天津工業生物技術研究所工作領薪。另一方面,張以恆在2015年交出已在中國完成的研究作為申請案,向美國NSF騙取研究經費,再用於他已經在中國進行的研究,而不是用於申請的項目。

(39)2018年2月22日,王春在,大西洋海洋和氣象實驗室(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

長江學者、「千人計劃」成員、知名科學家王春在,被控在美國商務部下屬的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大西洋海洋學與氣象實驗室(AOML)工作期間,接受中共的酬薪。從2010年開始,王春在在受僱NOAA期間,簽訂了中國長江學者計劃,「千人計劃」的協議,還參與了中國的973計劃。

(40)2018年,謝克平,MD安德森癌症中心(德克薩斯大學)。

(41)2013年12月12日,顏文貴,美國農業部大豐收國家水稻研究中心。

47歲的張偉強(Weiqiang Zhang),以及63歲的嚴文貴(Wengui Yan)被指控合謀竊取美國文特里亞生物科技公司(Ventria Bioscience)專利種子,並將其交給訪美的中國某研究所代表團。嚴文貴2016年認罪,承認對FBI做出虛假供述。張偉強被控犯有合謀竊取商業祕密、合謀實施跨州運輸被盜財產以及實施跨州運輸被盜財產三項罪名。他於2017年2月15日被判罪名成立。

(42)2013年4月11日,趙華軍,威斯康星大學醫學院癌症中心。

(43)2010年,劉若鵬,杜克大學。

劉若鵬在2006年進入杜克大學,成為史密斯的學生。在2007年末,劉若鵬獲得史密斯的允許,帶了兩名中國舊同事訪問史密斯實驗室。這兩名中國研究人員的訪問行程完全由中共出資。他們在史密斯實驗室待了三到六個月,參加了幾個項目,包括隱形斗篷。

有一天在史密斯不在的時候,劉若鵬等三人給實驗室照相,並側重於測量隱形斗篷的設備。他們將照片和所有製造隱形斗篷設備的參數帶回中國。

令史密斯大吃一驚的是,一個一模一樣的設備在劉若鵬原來的實驗室建起來了。「這聽起來是偷竊」,史密斯說,「如果我們是一家公司的話,你可能會這樣想。」

FBI同意史密斯的看法,在2010年啟動對劉若鵬的調查。

劉堅決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當NBC的麥克法登(Cynthia McFadden)前往劉的深圳公司總部詢問他,是否中國政府將他送往杜克大學向史密斯博士拜師,並帶回隱形衣核心技術時,劉稱這一說法「荒謬」。◇ #

責任編輯:陳玟綺

相關新聞
涉電匯欺詐與虛假陳述 MIT教授陳剛遭起訴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陳剛被捕案 華人圈熱議
MIT教授陳剛被控4項罪名
麻省理工教授陳剛電信詐騙 大陪審團起訴(上)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左媒揭趙小蘭 兩會報告除一國兩制
【時事縱橫】拜登失言洩真相 兩會招「兩晦氣」
【新聞大家談】紐約州長連環醜聞 戲中有戲?
【財商天下】天下第一村華西村 神話背後的真相
【有冇搞錯】收購西方學校 中共悄悄啟動文化戰
【秦鵬直播】9成美國人厭惡中共 台欲懲中港貪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