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遺產:埃及法老肉身不滅的神話

作者: 馬繼康

人氣 290

悠悠尼羅河,如同淵遠流長的古埃及文明。古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就曾經說過:「古埃及是尼羅河的贈禮,沒有尼羅河,便沒有古埃及文明。」

孕育文明的生命之河

尼羅河由南往北浩浩湯湯進入埃及,在開羅附近散開並匯入地中海,以開羅為頂點,西至亞歷山卓,東到塞德港,形成了尼羅河三角洲,這地區被稱作「下埃及」,而開羅以南的狹長河谷地帶則為「上埃及」。

從地圖上看,尼羅河三角洲就像是一朵盛開的睡蓮,希臘人把這地區叫做德爾他(Delta),因為形狀很像希臘字母裡的「△」,狹長的河谷則是睡蓮梗,睡蓮也是今日埃及的國花。

正由於對尼羅河的依賴,古埃及人的活動都在河的兩岸進行。古埃及人信奉太陽神,因此東邊為日出之地,代表新生,一般民居與神殿皆在此處;西邊為日落之處,象徵死亡,以埋葬法老的金字塔及帝王谷為其代表,凡所有建築皆以此信仰概念進行,滔滔河水也是運送金字塔石塊以及巨大方尖碑的最好載具。

神殿建築如尼羅河縮影

有一傳說,底比斯主要的神明是阿蒙神(Amon),祂原本只是底比斯的地方神,但隨著底比斯的地位愈趨重要,法老將一切功勞歸功於阿蒙神,上行下效的結果,使得阿蒙神結合太陽神的力量,一舉超越了其他神祇的角色。

為了榮耀阿蒙神,也或者說是法老為了與至高無上的阿蒙神取得君權神授的統治正當性,便紛紛興建祭祀阿蒙神的巨大神殿。

對古埃及人來說,神殿是宇宙誕生的縮影,以土磚砌成的塔牆將人隔絕於外,形成神聖的空間,神殿都採東西向,遵循著日出日落的宇宙規則,讓陽光都能射入神殿的最深處,塔牆上通常都刻有法老如何英勇擊退敵人的浮雕,或是記錄其功績的方尖碑。

方尖碑記載著法老的功績。(四塊玉文創提供)

卡納克(Karnak)神殿是底比斯眾多神殿中規模最大的建築群,它並非單一時期建造,而是由歷朝多位法老持續擴建而成。從高聳塔牆進入的狹長通道,猶如從尼羅河的上埃及行向下埃及,通道象徵尼羅河,塔牆則代表因尼羅河定期氾濫而形成的肥沃土地。

神殿內最壯觀的是,由一百三十四根縱橫排列整齊的巨大圓形石柱所構建的多柱廳,讓人覺得彷彿走進石頭森林般。圓柱頂端雕刻出蓮花花苞的圖形,原本多柱廳是有頂的,圓柱上的橫石都依然保留著多樣的色彩,可以想像當時的華麗。北面圍牆刻的是塞堤一世在敘利亞和黎巴嫩的戰爭場景,而南面圍牆則是最有名的法老之一拉美西斯二世對付西台帝國的卡疊什戰役。

談到埃及法老,就不得不談到拉美西斯二世,他在位六十七年,不僅對外開疆拓土,對建築的豐富熱情使他留下了阿布辛貝神殿,今日路克索的神殿也多在他任內進行維修或加建。

從巨大的法老像當中,幾乎隨時都可看到拉美西斯二世的身影。在埃及,有句玩笑話:「如果看到法老雕像卻不知道是誰的話,只要猜拉美西斯二世應該都能對中十之八九。」可見他好大喜功,甚至可能有某種程度的自戀傾向。

生命起始的推手「聖甲蟲」

走到卡納克神殿最深處的神殿中心,供奉著阿蒙神、祂的妻子姆特與兒子月神孔蘇,旁邊的人工湖泊,是供祭司與法老在舉行儀式前淨身的聖湖,聖湖旁還有花崗岩雕刻的聖甲蟲。

在古埃及,聖甲蟲是太陽日出時的化身,牠產卵衍育後代,就如同太陽從地平線升起、由小變大的過程,同樣都蘊含了生命的起始。只見一群人圍著聖甲蟲像不停旋轉,因為據說逆時針圍繞牠走上七圈,心中默念的願望就可以實現。

圍繞植物開展的文明

在古代,古埃及人在新年節日奧佩特節(Opet Festival)會把底比斯三神:阿蒙、姆特及孔蘇自卡納克神殿移往路克索神殿駐蹕約二十四天,然後再把神像循原路運回卡納克神殿,沿途任人瞻仰,頗有台灣媽祖出巡繞境祈福的意味。路克索神殿的內牆上雕刻慶祝奧佩特節的情景,祭司、歌者、舞者和聖牛組成的遊行隊伍圍繞在神像旁,當時熱鬧場景彷彿躍然牆上。

紙莎草是另一種生長在尼羅河流域的植物,最主要的用途是製作古埃及最普遍的書寫材料。許多的歷史藉由莎草紙得以保存,讓今人得以一窺古埃及的堂奧。

帝王谷法老墓室的彩繪。(四塊玉文創提供)

埃及熱,一窺地下神祕墓穴

路克索西岸除了法老的帝王谷外,還有皇后谷與貴族陵墓區。帝王谷的出現,其實是因法老擔心自己的木乃伊被盜而無法順利復活所做的隱藏設計,但多數的盜墓者都是曾參與陵墓建造的工匠,所以六十四座地下墓穴幾乎無一處倖免。

唯獨一九二二年,英國考古學家卡特發現的圖坦卡門墓,奇蹟般地保存完整,鍍金馬車、床、武器、涼鞋等五千多件古物出土,在當時掀起一陣埃及熱。

心臟死後的重量

在古埃及人們認為,不管是王公貴族還是販夫走卒,死後都必須接受冥王歐西里斯的審判。人們相信,審判時會在冥王前將心臟與正義女神瑪特的羽毛秤重,若是心臟較重,代表生前壞事做太多,心臟會被怪獸阿米特一口吞噬而無法永生,因為心是思考的泉源,亦是靈魂的所在。反之,便能上天堂。

因此帝王谷墓穴的通道雖然設計都各有巧妙,但在牆上通常都刻有《死亡之書》,這是為了教導死者在前往陰間途中,如何保護自己,避免路上妖魔的危害;以及審判時如何應答神明的問題。

新王朝是古埃及發展極其燦爛的時代,思想、財富、權力、疆域都曾經轟轟烈烈。就算法老們處心積慮地延續信仰帶來的永生,但依舊不敵現實裡統治階級的腐敗以及祭司階級鬥爭所帶來的衰落,導致古埃及自此走向紛爭多擾,外患不斷入侵的暗黑時期。

如今看來還好有底比斯的存在,讓後人可以一瞥如日當中的新王朝時期。

本文摘自<世界遺產:跟著深度旅行家馬繼康看世界:不一樣的世界遺產之旅2,四塊玉文創>

.史前文明的產物?埃及三大金字塔之謎
.瓜地馬拉 色彩豐富的美景天堂
.大海發出響聲的地方–凱亞馬

責任編輯:陳真

相關新聞
研究:埃及吉薩大金字塔可聚集電磁能量
埃及發現新的獅身人面像
埃及新出土30具木乃伊 考古學家最愛這2具
埃及出土2500年前王后陵廟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新聞看點】美對台新規猛踩紅線 中共詭異沒聲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探索時分】美軍隱形航母殺手AGM-158C
【預告】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專訪新書作家:成功亞裔與種族歧視的背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