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20大前絞殺激烈 黨媒再提鐵帽子王

人氣 4033

【大紀元2021年07月14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7月13日晚上6:30,北京時間7月14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20大前絞殺激烈,趙樂際釋放新信號,打虎要上「鐵帽子王」?諾貝爾獎得主莫言被踢出百年名作家之列,文學要講「紅色基因」。

Sydney:中共所謂百年黨慶展現的虛假黨內團結的局面,僅僅維持了10天。近日,中共喉舌新華社刊文,提周永康、薄熙來等落馬「大老虎」,警告「誰也沒有免罪的『丹書鐵券』,誰也不是『鐵帽子王』」。與此同時,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再次離開北京,到吉林調研。這一系列的舉動,或釋放了強烈的政治信號。

秦鵬:曾經被中共當局高調報導的諾貝爾獎得主、著名作家莫言,近日遇到了特殊待遇:被踢出紅朝百年名作家之列。這是怎麼回事兒呢?

中共內鬥 黨媒再提「鐵帽子王」又有大老虎要落馬?

Sydney:七一剛過,七月才過不到一半,我們現在看到,中共內部可能又掀起了驚濤駭浪,習派與江曾派系的內鬥浮出水面。

首先,7月11日,中共喉舌新華社發文,看起來是給黨內高層釋放了強烈的警告信號。

文章提及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等落馬「大老虎」,同時更警告「誰也沒有免罪的『丹書鐵券』,誰也不是『鐵帽子王』」。

「鐵帽子王」指的是誰呢?

丹書鐵券是免死金牌的意思。不過,秦鵬,「鐵帽子王」這個詞是哪裡來的,指的是誰呢?

秦鵬:對於「鐵帽子王」一詞,現在外界普遍認為是指江、曾派系的江澤民、曾慶紅。

鐵帽子王,我們知道是對清代世襲罔替的宗室王爵的俗稱。清皇朝建立後,建立了一整套封爵制度,分為12等,這些爵位在傳給子孫的時候,每一代都會降級,但是對清朝開基創業或統一全國立有大功的皇室宗親和官員,則無需降級,一代一代都可以世襲王爵,所以叫鐵帽子王。

「鐵帽子王」最早出現在《人民日報》2015年1月15日頭版評論員文章中,文章說,「腐敗沒有『鐵帽子王』,反腐敗絕不封頂設限。」當時引發了網絡瘋狂猜謎。

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在《誰是人民日報所指「鐵帽子王」?》一文中表示,《人民日報》所說的「鐵帽子王」只有江澤民、曾慶紅夠格。這個看法被各界認可。

不過有人指出,「鐵帽子王」不是《人民日報》首創,而是習近平首次親自提出的。

2015年2月2日,習近平在一次專題研討班上講話說,法治之下,任何人都不能心存僥倖,都不能指望法外施恩,沒有免罪的「丹書鐵券」,也沒有「鐵帽子王」。

Sydney:是,這文中還舉了個例子,暗示的意味就更明確了。是今年1月,曾慶紅心腹、華融董事長賴小民因受賄、貪污、重婚,被判的死刑判決。而且,賴小民從判處死刑到執行死刑,中間只有24天,相當驚人。

習近平當局處決了曾慶紅的心腹賴小民後,官媒稱貪腐沒有免死金牌,無法外之人,無法上之權;稱反腐敗鬥爭永遠在路上。分析認為,影射賴小民背後的終極大老虎,江澤民、曾慶紅的意味明顯。

秦鵬:是,習近平多年反覆,一直沒有開殺戒,但是去年,把曾慶紅的心腹賴小民緊急執行死刑,這被外界認為,是習近平與江澤民曾慶紅公開分裂的標誌性事件之一。

不過,我一直認為,這種分裂只是一種權力內鬥,在保黨上,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

中紀委發文44次提「鬥爭」

Sydney:還有一個警告信號,7月12日,中紀委官網發文,短短的文章中,也是44次提到「鬥爭」,顯示中共戰狼般的鬥爭氣氛,還稱「找準靶心、一擊即中」。有一種肅殺氣氛。

秦鵬:把7月11日新華社和7月12日中紀委的文章連在一起看,很明顯,這是中共最高層在對政治對手發出警告。

Sydney:被視為警告信號的,還有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再次離開北京,7月9日至11日到吉林調研。這已是趙樂際今年第三次離開北京前往外地進行調研。相當高調。

外界認為,這是釋放最新反腐信號。調研時,趙樂際還強調,凡是損害民眾利益的行為都要堅決糾正。

7月11日,趙樂際在吉林省紀委監委主持召開部分省紀委書記座談會。他強調,「各級紀委監委要認真組織學習習近平『七一』重要講話,堅持讀原文悟原理,……要提高政治站位……」

這也像在傳遞習近平的警告信號。意思可能是:誰不效忠習近平,不執行習近平的命令,我就拿誰開刀。和新華社的警告信號形成呼應。

秦鵬:是,「提高政治站位」,意思其實就是要效忠習近平,中共體制內的話叫「兩個維護」,反腐敗為什麼還要和效忠連在一起呢。貪污就是貪污,但是如果你站隊正確了,那麼可以不算或者輕輕放過去,這也顯示中共所謂的反腐就是笑話。

滴滴出行遭懲治 習近平動手前奏?

Sydney:是。除此之外,還有一警訊,我們之前聊過的,7月間,滴滴出行在美國上市後,接連的被懲處和整改。消息稱,滴滴不聽勸告、先斬後奏祕密赴美上市,令北京震怒;中南海用「陽奉陰違」四字定性滴滴,中共官媒密集發文批滴滴出行,暗示滴滴出行與習中央博弈。而外界是起底了滴滴出行背後的江派權貴。

以上這些警告信號形成呼應。一系列政治信號,似乎預示著習近平正準備對政壇對手,也就是江、曾派系,進行新一輪圍剿,或許又要有「周永康、薄熙來」等等一級的大老虎落馬。

現在外界說,從7月底的北戴河會議前後,直到2022年中共二十大,中共政壇與時局發展充滿變數,中南海驚濤駭浪。

這個時間點的特殊性,導致可能引起的這些變數的關聯,能不能和我們講講?

秦鵬:中共20大,將決定習近平能不能連任,以及他選擇的軍委副主席人選,還有其它常委是不是習近平鍾意的,所以對習近平來說非常關鍵。

但是,對於黨內其它派系,特別是1989年以來勢力最強大的江曾派系來說,當然也非常關鍵,它們也想把自己的人馬安插進去,而且現在習近平把外交搞得一塌糊塗、幾乎跟所有國家的關係都搞砸了,那麼當然這些力量也會利用開會和操縱的其它機會,包括動用國內外的政治經濟力量,對習近平發難,所以,對習近平來說這之前的每一天也是面臨著驚濤駭浪。

北戴河會議也是類似的,也是中共高層瓜分權力的一種方式,所以習近平要儘可能保障結果按照自己的想法推進,至少在權力討價還價的過程中,不能吃太大虧。

那麼怎麼辦呢,習近平就祭出了他習慣用的反腐的手法。

習最大政敵:江澤民一夥

Sydney:習最大的政敵,就是江澤民、曾慶紅。江澤民可能是半死不活了,所以「江澤民利益集團」現在繼續運作的幕後老闆,就是曾慶紅。習近平真的會動曾慶紅或江澤民嗎?如果現在動,那為什麼不更早,在2015年高調喊打鐵帽子王的時候,直接抓捕?

秦鵬:從2015年到2017年底,這個過程,習近平經歷了作勢打擊江澤民和曾慶紅的一系列動作,但是如果抓捕江曾,那麼意味著會把中共的很多罪惡,包括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等暴露出來,這樣中共就會崩潰。所以,習近平面臨著拋棄共產黨、走民主道路的選擇。但是,到了2017年底19大習近平定於一尊,很明顯,習近平選擇了用保黨的方式保自己的權力。所以,反腐從那個時候發生了很大變化。

但是,這樣的均衡是不穩固的,中共的特點決定了爭權奪利必然會引發高層鬥爭。最近兩年又發生了一些新故事。

中共前體制內官員、大紀元評論員王友群曾經說過,去年11月,他聽朋友說,美國華爾街的金融巨頭,準備在拜登上台後,聯手江澤民、曾慶紅的勢力,換掉習近平。今年1月28日,美國大西洋理事會發表匿名文章《更長的電報:邁向新的美國對華戰略》,其關鍵就是建議美國政府聯手中共內部的反習勢力,換掉習近平,然後,回到過去美中權貴「悶聲發大財」的好日子中去。

這些背後顯然是習近平對裡面幹的。也就是說,扳倒習近平,是一場持續了八年多的行動,在去年加劇。

而明年是中共二十大,八年多來,江、曾的代理人不停地給習挖坑,已經把習置於極其危險的境地上。

他還說,當斷不斷,反受其亂。習明知曾慶紅是最大政敵,而不動手,最後,很可能自食其果,反過來成曾慶紅手中的犧牲品、替罪羊。

諾獎得主莫言被批「媚外」 踢出中共百年名作家

Sydney:我們今天還想談一下中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他在2012年被中共高調報導、倍受禮遇之後,卻在前一陣的中共百年黨慶前的100年名作家排行中被踢出,還被官方人士批評「媚外」。這背後的故事和因果,我們想進行一下探討。

首先,莫言在2012年獲得了諾貝爾獎文學獎,他的得獎在當時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激烈爭議。不過,中共官方當時高調報導,說是中國人的驕傲。還派一名官員陪同莫言參加了諾貝爾獎頒獎儀式,完全不同的待遇。

秦鵬:是,隨行的中共官員,是莫言老家的山東省高密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局長邵春生,他自己說陪同莫言除了領獎外,還有一個任務是向世界宣傳高密的紅高粱文化。另據大陸媒體報導,莫言抵達斯德哥爾摩後,中共駐瑞典外交部指派一名大使館專員前去接機,並在莫言逗留期間一直陪同。

這裡面有多少擔心莫言現場說出對中共不利的話來,我們不得而知。不過,當時,莫言面對記者追問,拒絕重提兩年前的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看起來也是在保護自己,減少麻煩。

Sydney:當時,中國大陸雅虎的網上民調,約有83%的人認為官員不該陪同去,另有14%認為如果非要去,官員就得自掏腰包。大陸媒體也評論說,諾貝爾獎是一個文化的盛宴,但政府當局和官員把其當成了一個經濟或是政績盛宴,顯得格格不入。

廣西網絡作家荊楚表示,中共之前對諾貝爾得獎華人封殺叫罵,而這次卻對同獲此獎的莫言高調宣傳,是自相矛盾,打自己的嘴巴。

他說:「高行健得到諾貝爾文學獎的時候,達賴喇嘛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時候,共產黨對諾貝爾是一片叫罵聲音,只有對莫言高調宣傳,還給他抬轎。這就是典型的一個雙重標準嘛,這樣共產黨就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我認為中共對莫言這樣高調宣揚是莫言自辱。」

莫言的書裡提到很多中共的邪惡

秦鵬:不過,後來,很多人發現,莫言的書裡面,提到了很多中共的邪惡。比如,他那個獲得了第八屆茅盾文學獎的小說《蛙》,就被認為揭露了中共的計劃生育政策,還被翻譯成了英文等語言,《紐約時報》的評論認為,小說,把無法無天、殘酷之書講述共產黨國家公務員的滅絕人性、中國人的無能為力,乃至於後毛澤東中國核心的道德真空,等等,揭露得淋漓盡致。

諾貝爾獎組委會給予莫言評獎介紹:莫言是個詩人,他扯下程式化的宣傳,使個人從茫茫無名大眾中突出出來。他用嘲笑和諷刺的筆觸,攻擊歷史和謬誤以及貧乏和政治虛偽。他有技巧地揭露了人類最陰暗的一面,在不經意間給象徵賦予了形象。

Sydney:莫言給自己的定位是:寫人性,講真話。所以,有人認為,身為作家協會副會長的莫言,雖然很多書看起來很荒誕、魔幻、離奇,但是實際上巧妙地利用了一些文學手法,在揭露他對中共政策的不滿。

也可能是這樣,在剛過去的中共七一黨慶之前,莫言從官方列舉的百年名作家之列中,被踢出來了。

秦鵬:是。6月22日,中國作協黨組成員祕書處書記吳義勤在中共黨報《光明日報》上寫了一篇文章,叫《中國文學的紅色基因》,文中列出了中國百年來上百具有紅色基因的作家和作品,新中國建立後作家的作品也有數十部,而莫言和他的魔幻大作卻不見蹤影。

另外,《文藝報》總編梁鴻鷹《讓人們重回百年文學現場一一寫在『紅色經典初版影印文庫』出版之際》,文章也列出了大量紅色作家和作品,莫言也榜上無名。

這其實代表的是中共官方現在一種態度。

Sydney:實際上7月5日,大陸的「今日頭條」就公開發出,或是轉發一個叫「莫言的問題不可容忍」的文章,列舉莫言多年來作品「抹黑」中國、「詆毀」文革、「仇視」毛澤東時代、「崇洋媚外」等等罪狀,有口誅筆伐的文革火藥味。一天後文章就被刪除,從網絡消失,但相信很多人已經讀過了該文,也就是說文章的意圖也達到了。

秦鵬:是。這體現了中共真實的對文學藝術的看法。在這方面,中共奉為圭皋的是1942年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裡面明確講文化藝術要「為政治服務」。也就是為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服務,而不是為人性和民主服務。

從中共權威媒體對所謂百年名家的評定標準可以看出,只有歌頌中共極權的作品,才是有紅色基因,才能成為名家名作,才能符合中共定義的為人民大眾服務,也才能被中共命定為受到人民歡迎的作品。

而莫言曾經在一次採訪中表示:文學藝術絕不是唱讚歌的工具。這當然不符合中共極權統治的需要與對文藝評判的標準,自然也就無法得到中共官方的認同。

中國大陸的網絡環境越來越嚴酷

Sydney:我們看到中國大陸的網絡環境越來越嚴酷。有這樣一句名言,「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網絡還盛傳這樣一段文字:「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如果溫和的批評也不被允許,沉默將被認為居心叵測。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許,讚揚不夠賣力將是一種罪行。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那麼,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

你認為,從莫言的際遇改變,有沒有可能,接下去,中國大陸的文學和網絡環境,會變成從鎮壓反對者,走到鎮壓不歌頌者,或是鎮壓歌頌不夠賣力者的新階段?

秦鵬:非常有可能。實際上現在已經不僅僅是萬馬齊喑,正義的聲音越來越稀缺,從中共100年黨慶前後的媒體報導可以看出來,中共已經在利用各種方式,讓演員、作家等等,都被迫替中共讚美,幾乎在搞人人過關。中共還發動了那些小粉紅,在監督、逼迫不同人表達對中共的讚美。

不過,我覺得這不僅僅反映出中共向文革的全面倒退,而且也反映出中共現在的極度空虛和恐懼。這樣的結果,也一定會被越來越多的人唾棄,在國際上我們看到更多國家在對它瘟疫追責、在圍剿它,在國內也湧動著對中共邪惡的不滿,這是一個王朝滅亡的前奏。

Sydney:中共升級言論控制,越來越多民眾「道路以目」、「三緘其口」。但是不要看好像在中央媒體和網上他們營造了所謂的大部分支持它的假象,真實的狀態是,離分崩離析也不遠了。

秦鵬:是。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造超級戰士?中共採全球孕婦基因
【秦鵬直播】美日台灣戰略清晰 中共還敢動武?
【秦鵬直播】基辛格以肚痛訪華?王岐山喊話
【秦鵬直播】中共沒錢 追討獎金?威脅對日核武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近平強調「鬥爭」軍方兩大詭異
【秦鵬直播】普京吞烏東 北京詭異做出這舉動
【財商天下】美元強勢「任他強」 人民幣能挺得住?
【橫河觀點】習密集露面造勢 普京批准四州入俄
【方菲訪談】韓秀:走進藝術巨匠的人生(上)
【神韻早期節目】劈山救母(2010年製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