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前共軍中校:執行絕密任務 中共卸磨殺驢

人氣 6782

【大紀元2021年07月26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一(7月26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林瀾(主持人)。

今日焦點:專訪前共軍中校參謀姚誠:賣命為中共偷直升機,卻遭中共卸磨殺驢;海軍絕密任務成為中共權鬥槓桿。

問: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大家談。自上世紀美蘇冷戰起,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自由社會,就對社會主義陣營,實施科技封鎖和武器禁運。在長期的封鎖狀態下,中共憑藉著非正常的進口渠道,以及俄國的出口支持,繼續發展軍備和軍工。

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參謀姚誠,1997年奉命執行海軍的一項絕密任務,通過非正常的渠道,購買了一架當時非常先進的卡-28反潛直升機,然而事成以後,他非但沒有被論功行賞,反而鋃鐺入獄。這是一段怎樣的經歷,今天有請姚誠先生,來談一談他的故事。

姚誠先生您好。

答: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好。

問:非常高興邀請您參加我們的節目,首先可否請您跟觀眾朋友簡單介紹一下,您在中共軍隊和軍校中的履歷呢?

答:我是1978年3月份入伍的,3次進軍校,畢業於海軍航空技術學院、海軍飛行學院和海軍指揮學院,歷任海軍航空兵第二十七團第九師、南海艦隊航空兵、海軍航空兵、作戰訓練參謀、海軍中校軍階,大概的部隊經歷。

絕密任務:走私卡-28反潛直升機

問:您在很多場合都談到1997年的時候,您奉命執行海軍的一項絕密的任務,走私一架卡-28反潛直升機,能詳細地說一說,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嗎?

答:可以,1990年開始吧,中央軍委每年拿出15個億美元,給海、空軍發展裝備,逢雙(年)給空軍,逢單(年)給海軍,那麼1993年的時候,15億美元,就要買俄羅斯兩艘現代級956導彈驅逐艦,這個驅逐艦排水量在八千多噸,是最大的一個,當時最大的驅逐艦,這個驅逐艦上面,可以停2架反潛直升機。

中共以前反潛它都用「海豚」,就是中國講叫做直-9,仿造法國「海豚」的,因為那個飛機很小,必須要2架配合才能完成反潛任務,一架裝聲納和磁探儀搜潛,搜到以後,告訴另外一架掛彈的去攻擊,效率很差,那麼俄羅斯這種卡式直升機,它跟別的飛機不一樣,大家可以看的到,它是叫做共軸雙懸翼。

也就是說,直升機本來是一個軸,上面一個懸翼在轉,它這樣會產生一個偏轉力,所以要帶一個長長的尾巴,後面搞一個小螺旋槳,去平衡它的扭轉力矩。

卡式飛機是共軸雙懸翼,它上面二個懸翼,一個這樣轉,一個反的轉,它就沒有偏轉力矩,它不需要拖一個長長的尾巴、後面帶著一個螺旋槳,這樣這個飛機二個優點,一個是短,適合於艦艇著艦,第二個,因為兩個懸翼,升力大,這樣子的話,這一架飛機就可以裝搜潛設備,同時掛兩枚意大利的A44魚雷,所以非常好,是世界上唯一,獨一無二的。

當時買956導彈驅逐艦的時候,就跟俄羅斯政府間協議,1993年的時候定下來,要買24架(卡-28),就是組織一個團,直升機。因為商務部談判一直在往後拖,到了1995年的時候,台海關係比較緊張,俄羅斯人發現這是一個機會,起價,他知道中共迫切地要這種飛機,所以起價,從650萬美元一架,一下子提到了1350萬,翻了一倍還多50萬,然後我們跟軍委打報告,要國務院增加撥款,不幹,為什麼呢?以前空軍也是15億,也說軍費不夠,要求增加撥款,也沒同意,他說給你海軍了,以前的空軍沒有給,我也擺不平,你們自己想辦法。

這樣的話,就是海軍的,賀副司令賀鵬飛(現在去世了)和哈飛(哈爾濱飛機工業集團)公司的老總楊守文,他們就在一塊商量,將來這個飛機,光靠買是不行的,因為中共數量要很龐大,買不起,必須走國產化的道路。第二個,就是零部件,你也買不起,因為飛機的零部件消耗很大,所以就是準備幹這個(山寨),然後就是派了很多人到俄羅斯去,那時候蘇聯解體不久,有些工廠一些部門就向外面賣,賣先進的飛機和零部件。

我記得通過哈爾濱國家安全局,找一個商人,買了一架卡式飛機的變速器,花十八萬美元,但是這個變速器買來以後,也沒有用,就一個變速器,也造不出這種複雜的飛機,就開始說,去偷,去竊取。

問:就是要竊取整機了,是嗎?

海軍成立933辦公室「偷飛機」

答:嗯,因為我當時在,因為1993年,海軍為了完成這個任務,成立一個933辦公室,

問:專門成立的一個933辦公室?

答:專門成立的,933辦公室,就是怎麼去運作這個東西,我在933辦公室裡面,是負責界面系統,就是飛機這一塊,我負責,那麼他們當時就決定,由我和哈爾濱一個叫做羅海濤的,其實這個羅海濤不是哈爾濱人,也不是哈飛的人,他是早年海軍裝備論證中心,在清華大學選的一個學生,他到了俄羅斯莫斯科航空學院學習,其實不叫做學習,他拜訪了卡式飛機之父,叫做達林教授,達林教授的二個學生,就是俄羅斯卡式飛機的設計和建造者,卡莫夫設計局和格羅莫夫試飛院,他進入以後就竊取這方面情報。

情報竊取出來以後,就開始動手,他就到了哈飛(哈爾濱飛機工業集團),做為哈飛的一個直升機的工程師。然後哈飛和海軍就共同協商,由我們2個出去,弄這個飛機。因為當時哈爾濱國家安全局配合、中國國家安全部配合,我記得哈爾濱國家安全局一個叫白處長,他具體協助,給我們做了一整套的,從工作證、身分證、護照,都是假的,讓我們2個出去(出國)。

與老撾國會主席女兒套關係

出去之後,他們找到一個地方,就是說,前蘇聯的時候,這種飛機,在越南和老撾各放了一個中隊,其實老撾就二架,越南多一點,但是越南與我們關係不好,所以指使我們到老撾去弄。當然這裡面很有意思,就是他們做好了很多的布局,找到老撾國會主席,他的女兒,在上海外國語大學讀書,把她情況搞清以後,知道她1997年的2月份,要回家過年,過春節,在昆明機場轉機。

我跟羅海濤2個,就故意的,因為(國安把)她的照片都給我們了,我在機場就故意找到這個人,就故意跟她套親近,認識,然後在飛機上又跟她談交易,就說我們在老撾缺翻譯,你能不能當翻譯,或者問她父親是什麼人,她不說。當然我知道她父親是幹什麼的,我們後來就說,我一天給你一百美元(做翻譯),她幹了。

因為老撾當時很窮,這樣的話,通過她在老撾,認識了國會主席,認識了老撾國防部辦公廳主任,認識了山區公司總裁,認識了空軍司令,認識了這一大幫的人,然後在那邊就公關,花錢,當時我們一共花了30萬美元拉關係,然後把國會主席的兒子,也搞到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讀書,一切費用都哈飛出,這樣的話,在那邊跟他們私下交易。

這裡面很複雜了,就不細說了,就以150萬美元買下了這個飛機,老撾一直在懷疑,我們搞這飛機幹什麼,開始我們是說租,後來他們說,你要租,不見得(划算),我就賣給你吧,我工資都發不出來了,就是花150萬(買)。

問:他懷疑您買這個飛機的目的,怎麼還會要賣給您呢?

答:不是,因為當時我們一開始去的時候,是打著中國海洋直升機公司,海上石油鑽井平台用(的名義),因為這個飛機小,升力大,海直(海洋直升機)公司使用比較好。因為海直公司,他的老闆王冰,是王震的二兒子,小兒子。他是我們南海艦隊的副參謀長,然後整個地把南海艦隊的一個獨立團,轉為中海直公司,他的私人企業。

他投資,他把整個一個部隊轉過去,因為他跟鄧小平關係很好,因為那時候,粉碎四人幫的時候,王冰就開著車,葉劍英家、鄧小平家,這麼跑。所以鄧小平就把他安到南海艦隊當副參謀長,然後他就把這個團拿過去,因為中海直公司起來以後,完全就是股份制了,最大的股東是他哥哥王軍,就是榮毅仁的女婿,這樣的話,我們就以中海直公司的名義,要租這個飛機。

借中海直公司身分 打消老撾顧慮

問:你們拿的證件也是中海直公司的證件嗎?

答:不,我們專門到中海直公司去了,要求跟中海直公司,簽一個假合同,假的。你得有個東西給老撾看嘛。中海直公司總經理孫德隆,以前是副總長李景的祕書,也是我們海軍的,我跟他就認識。他一看到是這個項目,他就什麼話沒說,要什麼就給什麼,就簽定了一整套的資料,然後寄到,給了老撾當局。

老撾還在問,你們用這個飛機幹什麼?是不是在南海用啊?我們說不在南海,如果說在南海,他也不會跟我們配合的,因為老撾怕越南,南海所有的動作,越南會有意見,我們就說在渤海。扯謊扯一大堆了,就騙嘛,打消了老撾的念頭,在最後一階段,就是很快就準備租的情況下,老撾就提出來,他已經打消了念頭,打消了懷疑了,(他說)不行你們買下來。我們還半推半就的,「還買啊?」他們就說,你們買吧,我缺錢。

就這樣。150萬美元就給他了。其實這個飛機是俄羅斯無償援助(老撾)的,前蘇聯解體以後,俄羅斯也不供應裝備、零部件了,他(老撾)也養不起,其實我們早就打算到這一出,最後我們就把它買下來。買下來,我們就在哈飛公司,做好接機的準備。

我就帶了幾個人到老撾去訓練,訓練完了以後,就轉場到朗博拉班,靠近中國,到了朗博拉班以後,黃昏的時候,太陽快落山的時候,我們把它飛過來,飛到雲南景洪,就是西雙版納的首府景洪機場。因為這個飛機是,飛行應該報航行預報,但是這個是祕密的,不能報,我們的飛機就突然停在了,黃昏的時候,突然停在了景洪機場,景洪機場的邊防部隊就把我們包圍起來,他沒有見過這種飛機,又沒有航行預報。

問:從天而降,一架不認識的飛機。

答:從天而降,而且這個飛機古裡古怪的,他們也搞不清什麼飛機,就把我們看起來。看起來以後,我們就跟他說,「我沒必要告訴你」,我們給個電話給他。他那個(邊防)武警的一個政委和支隊長找我們,我們把(海軍裝備論證中心主任)劉卓明的電話告訴他。他一打電話,劉卓明就講,這是我們海軍的項目,你們放行。這個事不就了了嘛。

中共軍委高層籍此內鬥

本來(計劃)進來以後,就測繪仿造。那天奇怪,那段時間奇怪,軍委有四個副主席, 張震、劉華清 ,後來又上來一個,張萬年和遲浩田。張萬年和遲浩田上來以後,張震和劉華清不願退,張萬年對劉華清肯定不高興,因為你佔了位置,我上不來,因為劉華清的位置是常委。

所以(張萬年)就去了解,他就抓海軍的事。他先問成都軍區空軍,這一架飛機飛進來,你們都沒發現,你們邊防怎麼弄的?成都軍區說,他們超低空飛進來的,我們也不知道,我們雷達也不好。然後就問是誰幹的,說海軍。海軍誰幹的?劉卓明。這一下子,他就來勁了 ,他就想通過(這個扳倒)劉華清,劉卓明是劉華清的二兒子,他是總負責人。

問:劉卓明是這個項目的總負責人,是嗎?

答:對,劉卓明總負責,他是具體的負責,當然海軍石雲生司令和賀鵬飛司令知道,海軍航空兵的馬司令知道,海軍航空兵還有一個人,(副參謀長)姚普民具體負責,然後劉卓明。然後哈飛楊守文,就這幾個人知道,誰都不知道。

張萬年抓到了劉卓明(的把柄),他惡人先告狀,他跑到江澤民那去,江澤民不懂,他對軍隊不了解,張萬年就在裡邊挑撥離間,說海軍這麼大個項目,居然沒向軍委報,不僅把我蒙在鼓裡面,把你也蒙在鼓裡面。

你知道,江澤民本來就跟劉華清不高興,這個時候,好了,機會來了,把劉華清要逼下去,和張震推下去。劉華清很壞,他跑到中航總,過去的航空工業部,中航總,讓中航總寫了個報告,把來龍去脈寫下來。中航總寫了報告,應該說實事求是,是這麼回事。

但是劉華清在上面簽了個字,劉華清講,海軍首長機關根本不知道這個事情,就是我個人所為。天大的笑話,我一個參謀,我搞這個東西幹什麼,我哪兒弄錢,這個不可能。而且身分,護照,都是你們辦的,任務都是你們下達的。為什麼(委過於我)呢?俄羅斯知道了。

為取悅俄羅斯 中共判他7年刑

俄羅斯知道這個事以後,就揚言不賣給中國導彈驅逐艦和24架飛機,就是卡28飛機不賣了。然後劉華清一方面在推託責任,推託責任很重要一個原因,就是保他兒子,他說海軍首長不知道,機關也不知道,就是我個人所為。當然我這個信上,到時候都能看到,白紙黑字。

然後劉華清又跑到俄羅斯,跑了5、6趟,就是解釋這個事情,他為了能解釋這個事情,他們決定就把我判刑,做真的給俄羅斯人看。給我判了七年,判七年他又沒有根據說我搞飛機判我,不成立,它就說我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祕密」,把我判了刑。

問:那他的證據是什麼呢?

姚誠:他要證據嗎?又不開庭,他就是說一下就完了。

問:就是軍事法庭,就只是給你一個罪名,什麼證據都不需要,「莫須有」是嗎?

姚誠:對,到哪裡說去,他說我向境外人員提供國家祕密,提供給誰啊?你說提供給誰?你把人喊出來吧。我提供了什麼呀?你們都沒有任何證據啊,我殺人我還得要一把刀啊。共產黨就這麼幹的。為了保他兒子,為了他們的共產黨的「國家」利益,為了能跟俄羅斯買到武器。因為從共產黨建政以來,西方國家就對中共武器禁運,他們買不到。台海局勢又這麼緊張,他只能買俄羅斯的,俄羅斯一不賣給他,他什麼都沒有。所以就犧牲我的個人利益,把我當成替罪羊。主要的情況就是這樣。

問:那當時這個任務到底是誰批準的,為什麼沒有向中共中央的軍委報備呢?

姚誠:因為我們當時是這樣說,我們把飛機搞回來以後,測繪完了以後,再申請立項。一般的都是這個(流程),你飛機沒搞回來,你報什麼呀?所以呢,搞回來以後,我們測繪完了再報備,不是這個(流程)問題,是張萬年跟江澤民兩個想跟劉華清鬥,政治鬥爭。還有一個就是,買飛機又(涉及)跟俄羅斯關係,才給我判。

問:也就是說,如果是像其它類似的項目,這個流程本身是正常的,對嗎?但是只是因為他們的權力鬥爭,而以這個為名義。

海軍裡面出去偷東西的多了

姚誠:正常,太正常了,海軍裡面出去偷東西的多了。你像我本身就是一個作戰參謀,作戰訓練參謀,我不是情報人員,就把我派出去幹這個事情,那你像海司情報部的,還有一些其它專業的,雷達、導彈都出去偷。每個部都有出去偷啊,它不偷沒辦法。

因為俄羅斯一開始賣一些武器,後來賣的武器,說實在的,質量都不太好,他最後賣武器的時候,到什麼程度啊,他賣飛機的時候,俄羅斯把發動機電焊焊起來,就不讓你去仿造,中共它的本身,它這個山寨本事,真的是世界上沒有誰能超過的。

問:俄羅斯對這一點是非常心知肚明,是嗎?也是在防著中共。

姚誠:心知肚明,你仿照以後,你自己造出來以後,我的東西就沒人買了。我價格就提不上來了。這個也是生意問題。是這樣的。

問;當時買飛機這150萬美元是從哪裡來的?是從什麼渠道給老撾的呢?

姚誠:當時哈飛公司跟海軍有個協議。哈飛公司希望海軍出這個錢。當時海軍說,前期,立項之前由哈飛出錢,立項立好了以後,測繪完了以後,這一架飛機我海軍花錢買下來。所以分兩步走。就第一步是哈飛的行為,所以哈飛一共掏了180萬美元,有30萬美元,我們在外面開銷,150萬(買飛機)就這樣。

問:當時您說到,海軍933辦公室是準備購買24架卡-28反潛直升機,那您走私的這一架,等於是算做模板,那後面都準備仿製是嗎?

姚誠:沒有買24架,最後只買了8架。然後我弄進飛機以後,(中共)自己再造。因為15億美元不夠。他(俄羅斯)翻了一倍啊,(原價)650萬,我們按照650萬預算的,是應該15億美元嘛,他都翻了一倍了,你哪夠呢?那最後只能買8架,意思一下,然後其它的自己造。

問:您後來是被判刑判了7年,那您走私進來的這一架飛機,是被怎麼處理的呢?

江澤民趁機把海軍司令政委撤掉

姚誠:現在海軍那。

問:還在海軍。

姚誠:對呀,哈飛買下以後,他們該幹嘛都幹嘛,他不在乎我。他把我關起來以後,你翻不了天,說你有罪就有罪。你就一點辦法沒有,你在中共這個體制下真的是,我後來就是這麼想,(海軍)石司令,2003年石司令因為海軍的一個潛艇沉掉了,江澤民趁機就把海軍石司令和政委楊懷慶給撤掉。

然後呢,我估計是這樣的,石司令在被撤職之前,我聽朋友們說過,他找到了司法部門,說這個(卡-28)飛機已經弄成了、仿造了,還把我關著就不合適了。

問:這架飛機已經仿造出來了。

姚誠:嗯,現在很多啊。現在中共有多少架,我也不是很清楚了,反正就不止8架了。而且很多零部件。因為他那個直-9(直升機)一直是太小,不能用,去年才搞出一架,一種飛機叫直-20,那直-20是個大型的綜合性飛機。它不適合於著艦,太大了。所以呢這種屬於共軸雙旋翼的反潛直升機,現在是他們的主力。所以說,這個(石司令)就給我申冤吧,就是說把我放出來吧,我就放出來。抓我就隨便抓進去,放也就是隨便放出來,共產黨就是幹這個事。

問:您當時接受這項任務的時候,有沒有意識到它的風險,包括操作風險,政治風險等等。

姚誠:那時候感覺到是一種榮耀。因為在海軍作為一個軍官,能出國,那不是一般的,就是老百姓出國都不太容易,尤其是我們現役的軍人,能出去溜達溜達,一般人享不到這個。而且我們身分保密得都很好。第二個我們總認為,這是「為國家做事情」,有什麼風險?當時我們走的時候,保衛部門相關人員找我談過,說海外出了什麼事你自己承擔,我們不承認。

問:他明確地告訴您了。

姚誠:明確告訴我,不承認。我說承認不承認沒關係,我說我應該沒多大問題,對吧?你們拿錢、身分證都齊的,而且中國跟老撾關係,老撾也不敢隨便得罪中國人。而且我們的身分保密得都很好。沒有人知道,不會有問題。最後沒有在國外被抓,最後回到國內,把事情辦成了以後,他們自己把我抓起來。

偷是最主要一條路 很多中國留學生海外搞情報

問:那根據您的了解,中共體制內還有和您這樣的遭遇類似的嗎?

姚誠:哎呀,多得很。很多。別的軍種我就不敢說,海軍太多了。所以說美國政府說,很多中國留學生在海外幹這個事情,這是真的。因為跟我去搞飛機的叫羅海濤的,他就是留學生。其實他不是去學業務的,他去拉關係,去搞情報,多得很。包括我們海軍,有我認識的,還有叫林國華的,偷導彈的。太多。你看看那個軍隊,最多的是什麼呢?是研究所。

你想,飛機我知道的就是,我比較熟悉的是殲擊機。殲擊機,有一個研究所叫601所,那邊的人都出去。他搞不出來啊。中共是這樣的,他研發研發不起來,一個是研發周期太長,花錢多,他不如偷過來以後,七搞八搞的它就行了,你看看中共的這個裝備,1949年到1960年,那是俄羅斯援助的。

1960年以後,中蘇關係鬧翻了,他們就沒有辦法,他們就自己在家裡瞎搗鼓。殲六,就是俄羅斯的米格19,殲七是俄羅斯的米格21。然後中共弄一個殲八,殲八是什麼呢?是殲七的頭,殲六的尾,兩個湊合起來,裝了兩台渦噴七發動機,不倫不類。他搞不了。

然後到了1990年開始,蘇聯解體了,中共那時候江澤民跟俄羅斯關係不錯嘛,他在俄羅斯留學的嘛,幾次一訪問,然後俄羅斯就賣,那時不叫俄羅斯啦,就賣給武器。賣的武器,我剛才講了,也不是最先進的,他賣給中共的,和賣給印度的完全就不一樣。他就是同型號的也不一樣,印度的就好。中共也知道。

一開始像我們那時候是偷俄羅斯的,俄羅斯偷完以後,就感覺到偷得不過癮,俄羅斯的武器,還是比美國的武器差遠了。那我還跟你說偷技術的,它為了造預警機,他們就是軍方,就我知道的,海軍航空兵裝備科技處幾個人,跑到英國去偷那個天霸五O五雷達。最後被英國人發現了,不賣給他。

然後他跟以色列合作,造預警機,最後美國人發現了以後,不讓(以色列)跟中共合作,然後因為撕毀合同,以色列還賠了中共好幾個億。有空就鑽,有縫就鑽。花大錢,因為他們不僅僅是在,當時是台灣問題,需要大量的武器。

另外中國(中共)那一段時間,它的武器裝備,甚至在南海都不占優勢,你看看那個殲六、殲七用了三四十年。你看越南那時候都有蘇22(攻擊機)。中共沒有,他們急啊。加上「改革開放」以後,他們確實有點錢了,發展武器裝備。偷就是最主要的一條道路。

對關鍵人物情報追蹤 西方世界已經警覺

問:就像您剛才講到的,中共是通過非常嚴密的系統,包括國安部配合去偽造身分文件,包括對一些關鍵人物,進行非常細密的情報追蹤,安排看似偶然的偶遇,來為你們後面的一系列行為來做鋪墊,可以說讓人感覺是防不勝防。雖然這兩年,西方社會對此也有一些防範,在您看來,這樣的防範是否足夠,您會給西方社會什麼樣的建議呢?

姚誠:這一、兩年要好一點,西方世界警覺了,他們偷不到了。也能偷到,但是比以前好一點,以前是鋪開地偷啊。海軍機關的軍官,很多人都出去偷過。現在好一點,現在西方世界警覺了。

問:從您剛才提到一些細節,比如說您說933辦公室有另外一個關鍵人物,他就是軍方從清華大學挑選的一個人,以非軍方的身分,在外面活動;包括您還講到,中海直有一個成建制的軍隊,後來轉為民用的,以民用的面目在外面活動,可以說,是不是中共所謂這種「軍民融合」其實早就開始了,只不過美國這幾年才真正地對它展開重視。

姚誠:你這點講得很好。其實中共這一塊,它是所謂的「國家利益」,他就是(靠)民間的企業,(民間企業)它一遇到這種事情,它也是全力配合。當然它在裡面也會有好處了。你像中海直公司,整個公司的飛機包括人員,就是海軍的獨立第7團,說拉過去就拉過去。我們到那去辦任何手續,暢通無阻,要什麼給什麼,都是假的。他們不敢不配合,他們也不敢。說實在的,你像哈飛公司,哈飛公司為了搞仿造飛機,把莫斯科航空學院的教授專門請到哈飛來當顧問。

中共沒有底線 不把別人生命及權益當回事

問:那在經過這次的事件以後,您對中共有什麼認識呢?

姚誠:這是沒有底線的一幫人,也是太自私的一些(人),不把別人的生命,不把別人的權益當回事,就維護他自己的利益。就從我這個事情上,我感覺到,根本一點道德都沒有。我就不在這裡說髒話了,不好說了。石司令被免職以後,到黃山去玩,路過合肥,然後給了我一份(當時定性的)文件。什麼意思啊?

他讓我起訴江澤民。他的意思就是說,未審先判。確實啊,沒有審判就把我抓起來,說我有罪。江澤民在上面寫,說我犯罪了。我拒絕,我好不容易從牢裡出來,我起訴江澤民,我找死啊?所以在國內一直是默默無聞地低著頭。

我終於找到機會跑出來。我跑出來以後,這個事情一定要大白於天下。有兩個方面的意思,一個希望大家接受我的教訓,不要跟著中共幹。這幫傢伙,卸磨殺驢,太過分了。

第二個,中共對海外的滲透、偷技術,永遠不會停止,因為它的研發根本就沒工業基礎。中共的一些先進的東西,也可以說在世界上也能占一部分,但是它的基礎工業不行。你比如說飛機,它造不出飛機,因為飛機是吹出來的,是有大型的風洞吹出來,它搞不出來,它有些東西搞不出來。

所以它還在偷,只不過現在難度大一點,它花多少錢在偷。你看,美國為什麼不賣給台灣F35?你F35賣到台灣,它立馬就能把它搞到中國去,它花多少錢都把它弄走,所以中共在台灣他有「第五縱隊」。

仿造力強但達不到原機水平 打仗不經打

問:是,從當年我們看到,中共還需要走私前蘇聯的報廢的飛機,到現在20多年過去了,中共自稱說,它的軍工實力進步了很多,那麼根據您了解的情況,或者觀察的情況,您覺得是這樣嗎?

姚誠:中共的武器吧,我剛才講它山寨。它仿造能力很強。但是山寨的東西,它達不到原型機的設計水平,這是毫無疑問的。你比如說,他們現在造出的殲20,你從外形一看,它就是美國的F22,一模一樣。但是它的性能根本就達不到F22。他們自己吹牛說「第五代戰機」。

然後它飛行的時候,印度的雷達,印度人告訴它,我看見你。都是仿造。你看看現在他們造的那個殲31,跟F35外型是一模一樣。為什麼?我剛才講的他沒有風洞,他基礎工業不行,他研發的周期太長,他只能投機取巧,走捷徑。

他們現在的東西,表面上看的是很好的,055大驅啊,075啊。那打仗不經打。我們以前我在海軍的時候,我們有一個導彈護衛艦544號。舷號是544。那時候我負責這一條艦的工作。我們就知道,這一條艦是它自己造的,沒有錯,我們喊它「八國聯軍」。

從八個國家偷來的(組合)。你想想看,8個國家的這個理念就不吻合嘛,交連不起來,互相不協調,就像一個人一樣,你胳膊是他的,你腿是他的,你走路肯定不協調。所以中共的飛機,就是武器裝備吧,不是像它講得那樣多強大。它要真的多強大,它早就在海上跟美國人幹起來,他不敢幹。

問:好的,非常感謝姚誠先生跟我們分享您的經歷和觀察,那麼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對姚誠先生的專訪上集就到這裡了。在下集的專訪中,我們將請姚誠先生來聊一聊更多他對中共軍隊的觀察,下集再見。

網絡收看方式:

大紀元新聞網:http://cn.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新聞大家談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為真相護航 為沉默發聲,就在今天,支持大紀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醫師:摘器官時他還在掙扎
【新聞大家談】陳光誠:抗共須跳出2怪圈
【新聞大家談】巴基斯坦爆炸 定性三變 疑雲濃
【新聞大家談】拆鄭州洪災時間線 牽出最慘人禍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習近平險遭襲擊?官方放猛料洩底
【拍案驚奇】華爾街大佬進京救火?許家印兩出路
【秦鵬直播】大陸最慘富豪縮水270億 下個是誰
【新聞看點】福建疫情仍高燒 李嘉誠被逼返鄉?
【財商天下】恆大如炸彈 救或不救中共陷兩難
【十字路口】北京內亂加速 美英澳結盟六原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