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黨媒一文打掉四千億 緣何自殘?

人氣 9658

【大紀元2021年08月04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8月4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在此前的節目中,我們和大家曾經開玩笑說,習近平現在治國理政的一大特色就是「你對我狠,我對自己更狠」。從螞蟻上市臨門一腳被硬生生叫停,到滴滴出行暗度陳倉後被公開弔打,再到一夜之間將整個教培產業打到與黃賭毒等同待遇,其出招之猛、力道之狠,讓無數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而更加令投資從業者膽戰心驚的是,這一波狂風暴雨式的七傷拳顯然還沒打完。就在昨天,黨媒一篇政策定性式的批鬥文章出台,眨眼間就引發騰訊等幾家電子遊戲巨頭的股價暴跌,更讓無數電遊產業的從業者瞬間如墜冰窟,大呼這是在玩產業自殺遊戲嗎?這就是昨天堪稱引爆全網的「黨媒炮打網遊精神鴉片事件」。

此外,倍受關注的奧運賽場上也發生了一個引發爭議的焦點事件,有兩位中國運動員居然旁若無人佩戴著毛澤東像章高調上台領獎,引發輿論大譁,同時也立即受到國際奧委會的調查。

這些事情為什麼會出現?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這兩個焦點事件……

黨媒炮打網遊產業 災難性後果

3日上午,中共官媒新華社旗下的《經濟參考報》突然出手,發表了一篇題為「『精神鴉片』竟長成數千億產業」的文章,指網絡遊戲對青少年造成的危害越來越成為社會共識,公眾經常用「精神鴉片」、「電子毒品」來形容網遊,更點名騰訊遊戲「占據行業半壁江山」,尤其「王者榮耀」這款遊戲,對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造成不可低估的影響,必須及早予以規範。

文中甚至發出了「任何一個產業、一項競技都不能以毀掉一代人的方式來發展」這樣的嚴厲警告,同時還呼籲「處罰的力度要同步跟上」。

這篇文章一出台就很快得到各大黨媒的轉發,其輿論效果之大誰都沒想到:騰訊在香港股市一開盤,僅5分鐘就從468.8港元跌至432.40港元,最低時只有423.60港元,跌幅達9.64%,市值一度蒸發4,339億港元。

其它網遊大拿處境就更慘,網易暴跌了15.03%,市值蒸發46.5億港元。中手遊最低點的時候跌幅高達20.86%,市值蒸發25.46億港元。

急刪「雪崩」文章 低調另發

這樣的結果,當然是災難性的,這也在瞬間給《經濟參考報》造成了強大的壓力,我甚至懷疑這家媒體的編輯自己也沒料到這篇文章會有如此威力。所以僅僅4小時後,這篇火藥味十足的文章就被刪除了,包括主要轉發的黨媒也都同步屏蔽了。

當然,港股的遊戲板塊隨後迅速迎來了一波反彈,但幅度有限,基本都只有跌幅的一半左右。

而引人注目的是,這篇堪稱引發了雪崩的文章,在刪除約5小時後的晚上6點左右,再度出現在《經濟參考報》的主頁上,我們對比一下可以看到,除了文章的標題和正文中修改了「精神鴉片」和「毒品」等少數詞彙,其它內容都是原文照發。

也就是說,中央級官媒當前對遊戲產業的定性和定調實際上沒有改變,只不過考慮到輿論引發的經濟損失太大,在語氣上做了緩和處理,讓人看上去似乎從敵我矛盾降級到了人民內部矛盾。

但這是一種錯覺,就像把「失業」換成「下崗」一樣,只是中共慣用的名詞維穩手法而已,這篇文章的實際分量並沒有因此而減輕多少。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首先一點,發文的《經濟參考報》是比較有來頭的,這報紙不怎麼被大眾熟悉,但它是由新華通訊社主管主辦的全國性報紙,創刊於1981年,是中共建政後第一份專門從事經濟和財經報導的日報,其報名來自於鄧小平的題字,其分量可想是不輕的。

其次,這篇文章從它的內容看,可以說屬於比較標準的中宣部一貫風格的那種「官稿」。也就是說這基本可以肯定是中宣部統一安排的,包括各大黨媒在第一時間統一轉發、然後又統一撤稿,都是這種安排的一部分。撤稿當然是因為股市反應太大,隨之而來的壓力讓《經參報》當時沒頂住。但隨後文章稍作調整重新上線,顯然是通過請示上級得到了力挺。

為何自廢武功?整治網遊產業

這個過程,再次說明了一點:整治網遊產業是當局的既定政策,可能在具體操作上會有時間、力度的調整,但大方向不會變。

這就帶來一個令很多人都大惑不解的問題:誰都知道現在因為國際關係空前惡化,脫鉤制裁已經成為常態,又加上疫情反覆,經濟形勢和就業形勢越來越嚴峻,為什麼當局還要自廢武功,頻頻對自家企業甚至整個產業下重手打擊呢?這看上去非常奇怪對吧。

從螞蟻金服上市風波到現在,我們看到當局明顯是有序有步驟地在挨個整治,這反映出習近平並非一時興起心血來潮了下一步隨手棋,而是沿著一個明顯的既定方向在走。尤其是對教培一刀切、整頓飯圈亂象以及打擊網遊「電子毒品」這連環三招背後,體現了一個逐漸清晰的輪廓。

什麼輪廓呢?

1. 意識形態控制加強

我們如果退遠一點,可以看到校外教培、飯圈文化和網絡遊戲,這些領域都有兩個比較突出的共同點:一個是都與思想、價值觀和意識形態相關。另一個是這些產業在經濟領域中都屬於服務型產業,都是比較虛的部分。

從這裡可以看到,中共當局下重手整治這些行業,首當其衝的原因是出於對意識形態控制的加強。

我們都知道,校外教培行業由於課本講義等等很多都是自己主編,雖然教培的重點是為了應試教育或提升職業技能,但對中共來說這是思想控制與意識形態洗腦的一個漏洞,這是中共最不放心的敏感點。

而青少年終日沉迷於飯圈追星或網絡遊戲,這個人群在不斷擴大,其影響也越來越大。飯圈群體經過多年發酵,已經開始出現極端化、跨圈惡鬥、以及黨同伐異的趨勢,這次吳亦凡事件中甚至罕見出現了要「劫法場」、和黨的暴力機關公開對峙的現象。

這可以說是犯了中共的大忌,因為中共從來最怕的就是有組織、結黨的行為,無論你是追星還是學習馬列,都一概要扼殺於萌芽之中的。更何況,在中共宣傳的話語體系中,飯圈與網遊,幾乎就是造成青少年不思進取,造成家庭教育成本飆高甚至出現躺平主義的罪魁禍首之一。

也就是說,中共現在不但面臨人口數量的下降,同時還出現了人口素質的下降,這韭菜不但數量少了而且成色營養也越來越差了,這對中共經濟的後續發展,已經造成嚴重影響,是政治和經濟雙重領域的風險。

2. 擠壓「虛」的產業 需要藍領技工?

其次,我們都知道,由於國際環境的空前惡化,以及疫情反反覆覆,導致中共實體經濟遭受的打擊非常大,尤其以中共視為逐鹿全球最大本錢的製造業為甚。當局現在大力擠壓這些比較「虛」的產業,當然會出現大量失業人員,但是可以把這個人群都驅趕到比較「實」的製造、交通、基建甚至農業等領域,去做大量的藍領技工類工作,做一顆新時期社會主義需要的螺絲釘。

也可以說,這是一種變相的隱形的「上山下鄉」。在極左思潮泛濫式洗腦之後,大批的紅衛兵式人群勢必越來越失控,越來越危險,是必須要及時處理的。用疾風暴雨式打擊整頓產業人群的方式,可以起到最直接的「接受再教育」作用,讓他們都去為社會主義最艱苦的工作添磚加瓦,不允許躺平。

所以,習近平的招數,其實大體上仍然在抄毛澤東的作業,只不過換了一件比較現代時髦的馬甲,做的比較隱蔽而已。

3. 所有妨礙生娃的產業都挨打?

第三,習近平大力推出三孩政策以來,一直形同一紙空文,但人口老齡化危機已經是迫在眉睫。在他看來,無論教培、飯圈還是網遊,都是造成家庭養育多胎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所以有網友半開玩笑,說現在所有妨礙生娃的產業可能都要挨上一兩記社會主義鐵拳,這可以說也是一部分原因。

此外,官方大力抨擊網遊產業,實際上也包括了針對性打擊整肅騰訊這種政商混合的巨型企業。騰訊遊戲占據整個大陸網遊市場的56%,可謂一家獨大。對巨型科技企業進行整頓「瘦身」,防止所謂無序擴張,一直都是當局最近的整治重點,所以,對網遊的打擊,客觀上起到了「削藩」的作用,有助於鞏固當局權力。

從這裡看,中共當局最近的「七傷拳」風暴,在牆外的人看來是難以理解的自廢武功,但在當局看來,這是收緊意識形態、防止當代紅衛兵失控、剪除科技巨頭羽翼、以及減輕生多胎負擔的措施,可謂一箭四雕。

當然,習近平想的是很周全,但能不能真正達到目的是另外一回事。因為他不僅要面臨來自這些產業人群及相關政策執行者的阻力,而且黨內同樣會有人因為利益攸關或認為有機可乘,從而對其進行抵制。

質疑中央黨媒做法 江蘇省報挑戰

比如說,就在當局以掃黃打非之勢橫掃校外教培之時,黨媒《新華日報》突然在7月20日發表了一篇署名評論,標題是這樣下的:既要嚴肅整治,也要因勢利導。

這篇文章一開頭就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發布的關於給學生減負的《意見》提出質疑,聲稱整治校外教培機構,應該是針對性的糾偏,而不是不加分析一棍子打死。

文章聲稱隨意關停培訓機構涉嫌「違法行政」,同時質疑政策效果,說「地上培訓」被禁止了,但「地下培訓」方興未艾,並未真正給家長減負等等。文章最後甚至痛批「一刀切」式的全面叫停校外培訓機構屬於懶政、怠政行為,用詞不可謂不嚴厲。

這個《新華日報》大家聽起來應該很熟悉,其前身就是中共建政前曾經在國民政府時期公開發行過的那份報紙。後來幾經演變,現在變成了中共江蘇省委的機關報。

也就是說,一家省級黨媒公開挑戰最高當局親自部署的百年變局大計,這顯然不太尋常。我們簡單查證一下,就會看到,對習近平來說,江蘇這個地方多少是有一點特殊性,因為前黨魁江澤民的老家就在江蘇揚州。

所以,要往深了去探究,其實這裡面的水挺深的。當然,中共內鬥是常態,越是臨近二十大這種人事大變動的時候斗得越激烈,連河南水災追責這些事情都被捲進來。只不過這是另外一個話題了,今天由於時間關係,我們就不作延伸了。

中國選手佩毛像章上領獎台 引調查

好的,接下來我們來聊聊中國運動員佩戴毛澤東像章站上奧運領獎台的事件。這個事件現在仍然還在發酵,暫時還沒有最終的結果。

這個事件發生在8月2日,在東京奧運會自行車女子團體競速賽的頒獎典禮上,獲得金牌的中國選手鍾天使與鮑珊菊在登台領獎的時候,兩個人都穿著白色的官方領獎服並在左胸別上了一枚圓形的、紅底金邊的毛澤東像章,非常顯眼。

這個細節很快引起媒體注意並被報導出來。8月3日,國際奧委會發言人亞當斯(Mark Adams)在每日新聞發布會上證實,國際奧委會已經開始著手調查此事件,他們已經聯繫了中國奧委會,要求他們提供有關情況的報告。

今天,亞當斯表示中國奧委會保證將迅速給出圓滿的正式解釋,並保證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次發生。

國際奧委會為什麼對此很重視呢?是因為《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第2款規定,運動員、體育代表隊官員等均不得在衣服或裝備等上展示政治或商業宣傳,違者有可能導致取消比賽資格,甚至吊銷大會通行證。

為什麼毛澤東像章會如此敏感?了解文革歷史的人可能都知道,中國大陸普遍興起毛澤東像章熱潮,是1966年毛澤東首次在天安門廣場接見紅衛兵之後,這一年也是文革的第一年。1971年林彪出逃事件發生之後,「毛像章熱」迅速冷卻,直到文革結束。

也就是說,毛像章不僅是崇拜毛澤東的標誌,更是作為文革十年浩劫的象徵而存在。

神化毛澤東極度崇拜 文革延續

非常詭異的是,在改革開放以後,最先從廣東等地出現了一些出租車司機,在車裡懸掛毛澤東像章,說可以保佑平安。後來逐漸蔓延開來,現在甚至在有些地區成為萬能的崇拜對象,被很多人當作神仙一樣供奉起來。

比如2008年北京奧運會羽毛球男單決賽中,中國球員林丹的黃色球衣上就別了一枚很小的黃色毛澤東像章,不仔細看還不容易發現。搜狐體育當時的報導曾經引述林丹的說法是,他希望藉助毛的力量,贏球之後,他要去好好地「拜一下」毛澤東以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

從表面上看,這似乎只是一種形式,但實際上,這是文革中神化毛澤東極度崇拜的另一種方式的延續。我們多次說過,中共其實是一種邪教,而且是政教合一的邪教,對教主的崇拜是這個邪教的第一教義。

如果說,林丹戴著毛像比賽是一種迷信,是為了奪冠而採取的個人行為,還多少有些低調的話,那麼這次的兩個運動員高調佩戴毛像領獎,更像是某種刻意安排的結果。因為這一次我們看到包括環球網和觀察者網這些經常衝在第一線的黨媒迅速進行了炒作式報導,這個事件也迅速進入微博熱搜。

對鍾天使與鮑珊菊這兩個從事冷門項目,賽前幾乎無人知道的運動員來說,不太可能有林丹那樣的大牌地位和可以特立獨行的特權,她們在這種國際頂級大賽的場合,其一舉一動幾乎可以肯定都是聽教練或領隊的安排。

所以,要麼這是自行車項目某些領導想要以此搏出位,撈取一點政治資本,也測試一下習近平;要麼就是更高的上面有人出面安排了這一齣鬧劇,測試一下大眾輿論的水溫。

為什麼測試這個?很簡單,既然大陸整個輿論氛圍早就在鋪墊毛習並列這個主題,「習主席像章」的推出,並不是什麼異想天開的事情對吧。既然事實上的「習語錄」已經有了,萬事俱備,唯一欠的東風,就是這個曾經鋪天蓋地的主席像章,這是毛習並列最重要的一個標誌。

當然,那個死後才能躺進去的水晶棺除外。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瘋狂圍攻外媒 中共文宣失控?
【遠見快評】地鐵最後倖存者哭訴 驚悚電影再現
【遠見快評】中共帶動粉紅暴民化 美國突下重手
【遠見快評】中美再爆疫情信息戰 中共死結難解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專訪廖天琪:六四和中共決裂
【未解之謎】穿越時空 二戰飛行員的奇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