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當局勒緊江派錢袋子 或為二十大連任布局

從阿里到恆大 習近平20大前清場?(下)

人氣 28843

【大紀元2021年09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龍騰雲報導)從提出「共同富裕」、整肅娛樂圈到恆大的爆雷,習近平當局近期異動連連。種種跡象顯示,去年至今習當局掀起的各種風暴,或都是在為準備二十大的召開進行最後的清場,一系列動作指向被習暗批為「野心家」的江澤民派系勢力。

(接上文

馬雲江澤民孫子 不得不說的故事

一手締造阿里商業帝國的馬雲,創業不久便嶄露頭角。公開報導顯示,江澤民長孫江志成初出道時,便盯上了這顆冉冉升起的商業新星。

馬雲近期遭習當局整肅。多家外媒披露江派高官家族在馬雲公司中持有大量股份。(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江志成(Alvin Jiang)是江澤民長子江綿恆之子。路透社2014年曾刊登特別報導《私募股權基金行業的太子黨》,披露說中共太子黨藉助權勢,利用透明度不高的私募股權基金聚斂財富,而江氏長孫江志成就是最突出的代表。

2010年,24歲的江志成創立了博裕資本(Boyu Capital),從事私募投資業務。大紀元3年前的一篇報導(原文鏈接)曾揭祕江志成的斂財術。其中包括,博裕資本2011年低價購入中共特許免稅店「日上免稅行」的控股股權,單筆交易獲利逾5億美元,投資回報率至少700%。

但江志成更看重的是馬雲。當時阿里巴巴推出的「支付寶」(螞蟻的前身),成為江志成覬覦的目標之一。

2011年5月,阿里公然違反合約和國際規則,無視雅虎等股東的權益,強行剝離支付寶,並轉給旗下的浙江阿里巴巴(「螞蟻金服」前身)。市場傳言,江志成是阿里強奪支付寶的幕後推手。

儘管大紀元無法獨立核實該傳言,但江志成確實在阿里巴巴和雅虎的關鍵交易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2年9月阿里巴巴引入中信資本和國開金融等中共背景投資者,從大股東雅虎手中回購了所持有的股份。

公開報導顯示,促成該筆交易的,正是創立僅兩年的博裕資本。

博裕資本2012年對阿里巴巴投資4億美元,兩年後在阿里上市時賺取了逾20億美元,獲利5倍以上。但江志成的胃口遠不止這些。

據港媒和《華爾街日報》等外媒披露,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等公司的股權結構,透過複雜和不透明的VIE架構和離岸公司,隱藏了大量股份的持有者信息,為中共權貴提供了權錢交易,包括利用資本市場圈錢的溫床。

在2017-2018年年,歐美監管層嚴查離岸逃稅的風口期,阿里股權結構突然「詭異瘦身」,無意泄露了背後「紅色大鱷」的蹤影。

根據阿里巴巴2014年IPO(首次公開募股)公告,阿里僅公布了約70%的股份持有者,並未披露剩餘30%流通股的股東身分。

Alibaba股權結構/時間 2018年7月18日 2017年12月31日
Alibaba美國登記股東/機構數量 128家 1,926家
Alibaba美國登記股東/機構持股數量(比例) 16.7億股(64.4%) 10.5億股(40.54%)
數據來源:Alibaba(阿里巴巴)2018年20-F年報&Yahoo! Finance對2017年13-F季報的分析(大紀元製表)

對比阿里巴巴從2017年底到2018年7月提交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年報信息,2018年前半年中,阿里巴巴的美國登記股東從1,926家銳減至128家,所持股份反而從10.5億股激增至16.7億股。這種變化意味著,大量阿里股票流入美國,並被轉移到少數股東手中。

2017年11月,一家大型離岸金融公司泄露了被稱為「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的1340萬份財務信息文件,曝光了全球多國政客名流利用離岸公司來逃避稅,或隱匿不當財富;其中也包括中共權貴家族在海外隱藏巨額財富。

例如《紐約時報》2014年7月21日報導《阿里巴巴上市背後的「紅二代」贏家》披露說,博裕資本當時對阿里的股權投資,是透過在英屬維爾京群島和開曼群島註冊的多重空殼公司持有。如此複雜的股權設計,唯一的作用就是隱藏股東身分。

美國、歐盟隨即開始打擊開曼、百慕大等離岸避稅天堂。受此影響,大量匿名投資被迫從海外回流美國。有美國市場人士分析說,2017-2018年阿里巴巴的股東變化,可能是中共權貴通過離岸公司進行交易。

阿里巴巴為江志成攫取了巨額利潤後,支付寶(螞蟻金服)在江派權貴眼中就是一隻會下金蛋的肥母雞。賈慶林女婿李伯潭等江派權貴子弟隨後紛紛插手,欲從螞蟻身上分一杯羹。

但令江志成、李伯潭等江派大鱷沒想到的是,養了10年的「螞蟻」會在最後一刻被習近平打得「雞飛蛋打」。

根據螞蟻集團大股東富達投資(Fidelity Investments)去年對螞蟻IPO的估值,螞蟻市值高達2,350億美元。在習當局叫停上市,並對螞蟻實施強監管後,據彭博社今年報導,富達投資已數度下調螞蟻估值,7月或將其估值削減到670億美元,與IPO前相比削減了三分之二。

大紀元記者已就本文相關內容向阿里巴巴和螞蟻集團尋求置評,並詢問能否披露博裕資本、其董事江志成和它們實際控制的經濟實體,在馬雲公司中所持股份的數量。截至本文發稿前,阿里、螞蟻等原馬雲旗下公司尚未回應。

另據《華爾街日報》今年2月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由於擔心遭到習當局清算,博裕資本從2019年起向新加坡轉移,其兩名聯合創辦人已移居新加坡。

另外一家與螞蟻遭遇相近的中國知名互聯網公司「滴滴出行」,同樣與江志成的博裕資本關係匪淺。

滴滴今年6月底不顧習當局警告、強行赴美上市,旋即遭政府整肅,股價隨之大跌。

2012年上線的「滴滴」因網約車業務的特殊性,一直存在合規性的困擾,但多年來闖過了多地政府、甚至商務部等部委的關卡,成長為IPO估值逾千億美元的行業巨頭。

儘管滴滴利用VIE等架構隱藏了幕後股東的持股比例,但其上市文件證實,江志成的博裕資本是大股東。其招股書顯示,滴滴上市時,最大股東「軟銀」將退出公司董事會,同時博裕資本也會退出董事會。

「花樣年」花樣不再 習近平風暴颳向曾慶紅

除了在「共同富裕」中大出血的螞蟻、騰訊之外,另外一家不太出名的中國房企的境遇,或許是習釋放出的更明確的訊號。

2021年9月14日,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將大陸房地產開發商花樣年控股集團(花樣年)的展望由「穩定」降至「負面」。今年7月,國際評級機構惠譽和穆迪已將花樣年展望下調為「負面」。下調原因主要是花樣年的債務危機,該公司或不足以應對到期債務。該公司發行的債券已被花旗及瑞信的私人銀行部門停止接受作為抵押品。

花樣年於2009年上市,主要在深圳、成都等地開發房地產項目。該公司引人關注的地方不在於其經營業績,而是其創辦人。花樣年由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侄女曾寶寶在1996年創辦,曾寶寶一直是公司執行董事和大股東。

從某種程度上說,曾寶寶「花樣年」陷入債務危機,意味著曾慶紅家族的危機。

大紀元記者已就「花樣年」信評被下調、以及其公司與曾慶紅家族的關聯等問題,向花樣年尋求置評請求。但截至發稿前,「花樣年」並未回應。

最近一本前中共權貴白手套在海外出版的新書,披露了中共官商勾結的深層內幕,相當於為習近平的「共同富裕」做了不一樣的註解。

今年9月7日上架的、揭露中共權貴家族腐敗內幕的新書《紅色輪盤》(Red Roulette),披露了作者前妻段偉紅,同溫家寶夫人張蓓莉,以及孫政才、令計劃、賈慶林、曾慶紅和江澤民等中共頂級權貴打交道的經歷。

《紅色輪盤》一書通過結交權貴的中國商人的角度,講述了中共紅色家族利用權勢、內幕消息和監管審批權來攫取財富的內幕。

該書作者沈棟現居英國,寫書原意是為紀念失蹤4年的前妻段偉紅。但在新書上架前夕,段偉紅突然從中國打電話給沈棟,警告不能出版該書。

段偉紅與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過往甚密,2017年孫落馬後,段隨即失蹤,下落不明,疑似遭當局控制。

2017年7月15日孫政才突然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一職。2018年5月8日孫政才被判處無期徒刑,步了其前任薄熙來的後塵。

在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通過的中紀委工作報告中,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六人被習近平當局定義為「野心家」和「陰謀家」。

孫的仕途發跡與江澤民家族密切相關,他受江派大佬賈慶林、劉淇、曾慶紅等長期栽培,並被立為中共接班人選。

趙薇涉「二十年資本布局」

最新被捲入中國娛樂圈整風運動的趙薇,成為習當局政治風暴的又一個風向標。

網傳9月14日趙薇(圖中戴帽者)現身安徽蕪湖移動營業廳,並與營業廳工作人員合影。(來源:中國網民在微博上爆料)

8月26日,趙薇的影視作品突遭影音平台悉數「除名」和下架,其微博超話被關閉,並被點名為「劣跡藝人」。

與那些涉嫌偷漏稅、強暴或吸毒等明確事由的同行有所不同,趙薇這次遭封禁,幾乎是毫無徵兆。

8月底多家陸媒揭批趙薇「20年資本布局」,稱趙薇和其夫黃有龍以6000萬元自有資金,用51倍槓桿撬動30億元併購交易,擾亂資本市場。陸媒抨擊趙薇交好馬雲,入股阿里影業,頻頻與馬雲出席各種活動。

9月6日中共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發文揭露演藝圈資本市場亂象時,直接點名趙薇,影射了她出事的背後原因。

有官方背景的《中國經營報》旗下新媒體「等深線」2017年曾刊發多篇報導,起底趙薇、黃有龍發家經歷,暗示黃有龍與江澤民親信、前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有瓜葛,並指趙薇夫婦與肖建華的「明天系」關係密切。

肖建華是最早為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等多個家族撈錢洗錢的「白手套」之一,2017年疑似被習當局從香港押解回中國大陸。2020年7月,「明天系」公司被中共當局接管。

值得一提的是,遭陸媒口誅筆伐的馬雲和趙薇,近日多次在大陸互聯網上被露臉。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指出,「從馬雲到趙薇,這些被捲入最新政治風暴的明星富豪們所擁有的共同點,就是他們都是習近平掌權之前先富起來的一部分人,而且結交的都是江派權貴。」

他表示,馬雲、趙薇能夠在被嚴格管控的中國互聯網上露臉,雖然不一定代表他們今次逃過一劫,但至少代表著習近平當局尚未決定對他們下狠手。

恆大危機來襲 分析:習近平是敲山震虎 還是直搗黃龍?

同樣被捲入最新政治漩渦的,還有引爆債務炸彈的恆大集團。

昔日的中國地產龍頭,今日落魄至破產邊緣,恆大的變遷似乎預示了一個舊時代的結束。

8月31日恆大發布2021年中期業績報告披露,截至6月底,集團總負債達到1.97萬億元。恆大債務危機迅速登上全球新聞頭條。

在中國大陸的輿論宣傳中,恆大的危機是十多年激進擴張的惡果,而且作為民企,恆大也並非「大到不能倒」。廣東地方政府的袖手旁觀,以及中國銀行系統的抽身止損,似乎都預示了許家印和恆大的窮途末路。

但對恆大而言,近2萬億的負債並非無可救藥,這不僅是尚未資不抵債,也是因為高負債本就是中國經濟、尤其是房企的典型特徵。

真正將恆大推下深淵的,是當局態度的微妙轉變。具體表現包括,近年來恆大越來越難以從中國資本市場籌措資金,而這本是恆大老闆許家印能夠成功的底牌之一。

去年在網絡上曝光的恆大2020年8月24日發給中共廣東省政府的「求救信」,揭破了恆大自2017年起借殼上市受挫,進而面臨償還戰略投資的流動性危機。隨後,在多省國企接受債轉股的「幫助」下,恆大逃過一劫。

但恆大去年的「求救信」泄露出許家印命運轉折的一個時間點,即從2017年起,許和他的恆大似乎不再能享受當局的關照,其中包括銀行資金的支持。

熟悉中國大陸的人都知道,能夠幫助民營企業打開銀行大門的,主要是所謂的人脈或者說權錢關係。而以前的許家印不缺這種朋友。

「等深線」2017年揭露趙薇、黃有龍的發家經歷時,披露了一個背景不凡的組織,而許家印和趙薇同為該組織成員。

這個組織就是所謂的「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時任香港特首梁振英是其榮譽贊助人,董事成員包括新世界集團主席鄭家純、信和置業主席黃志祥、英皇主席楊受成、星島集團主席何柱國等香港重量級富豪和恆大集團主席許家印。

該協會註冊的公司,董事名單包括了趙薇、許家印、楊受成、鳳凰集團董事局主席劉長樂、明天控股集團(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等人。這份名單中的大多數人都屬於許的朋友圈。

許和他的香港富豪朋友圈,有一個人盡皆知的紅色「朋友」,那就是把持香港數十年的曾慶紅家族。曾慶紅被認為是江澤民派系的二號人物;其弟曾慶淮以文化部特別巡視員的身分駐守香港,暗中操持香港黑白兩道。

2017年,江澤民、曾慶紅等紅色家族的白手套肖建華東窗事發,被習當局綁回大陸。許家印一度被傳涉案,最終雖安然脫身,但恆大自此頻傳債務危機。

許家印那個顯赫的「朋友圈」曾經支持其公司上市,更助其渡過了多次難關。但這一次,許的朋友們並沒有,或未能出現。

就債務危機等問題,恆大沒有回應大紀元記者的置評請求。

評論員李林一認為,恆大如今的境遇頗具象徵意味,代表了江派「先富起來」時代的終結。

「從馬雲、趙薇到許家印,這些被捲入政治風波的富豪明星們,他們先富起來的經歷都被烙上了江澤民貪腐治國的時代特徵,他們的背後或多或少都有江澤民、曾慶紅等中共權貴家族的身影。這或許就是他們引火燒身,成為習近平最新打擊目標的原因。」

他分析說,這些中國富豪、明星們的境遇勾勒出習近平監管風暴、共同富裕等政治運動背後的暗線。「這些政治運動表面上各有動機,背後卻暗藏機鋒,都是在整肅和打擊習的政治對手的勢力。」

李林一表示,所謂的江習鬥從未停止過,前幾年習近平為攬權與江派妥協,在反腐鬥爭中放了江曾一馬,結果打蛇不死、自遺其害。「現在二十大臨近,習近平可能是發現養虎為患了,他的連任夢想可能又遭到江派狙擊。所以習近平要為他明年連任進行布局和清場,至少要勒緊江派的錢袋子,從經濟上打擊、遏制江曾勢力。」

「現在唯一不確定的,就是習近平會做到什麼程度。」他補充說,恆大迄今仍未等到當局的最後發落,馬雲、趙薇還不時被露臉,「這有兩種可能性,一個是習反覆敲打與江派牽涉甚深的明星人物,是在敲山震虎,警告江派不要阻擾二十大布局。另外一個可能,就是習還在猶豫,要不要徹底打掉最後的大老虎。」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中國房地產不景氣持續 易綱講話透露啥信息
【重播】蓬佩奧余茂春演講 提出對抗中共三要點
王友群:致北京東城區法院院長趙軍的第二封信
【遠見快評】歐金中自殺疑雲重重 中共擔憂什麼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共產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珍言真語】潘焯鴻:港發人民幣債券 考驗富豪
【新聞大家談】法國參議員李察訪台幕後故事
【直播】美智庫論壇:中共對宗教開戰
【拍案驚奇】台商大舉撤出大陸 幾乎跑掉一半
【舞蹈三劍客】意外發現:京劇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