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河南以反恐為名收集民眾個人隱私數據

人氣 5926

【大紀元2021年09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龍騰雲報導)今年以來,中共當局對騰訊、阿里、螞蟻等中國互聯網公司掀起一場「監管風暴」,目標之一直指這些網絡巨頭手中的大數據。而大紀元近期獲得的一批政府內部文件顯示,中共甚至打著「反恐」旗號,祕密收集中國民眾的個人隱私數據。

獨家:河南以反恐為名收集民眾醫療、繳費等隱私數據

中共河南省商丘市梁園區反恐辦2020年7月的一份通知披露,當局以反恐為名「開展社會數據資源整合工作」。

2020年7月商丘市梁園區反恐辦收集民眾個人數據的內部通知。(大紀元)

梁園區反恐工作領導小組《關於做好社會資源數據整合工作的通知》,要求商丘市的醫院、醫保局以及自來水公司等「反恐成員單位」,根據商丘市反恐辦的有關要求,將收集的各類個人信息,加密傳輸至市反恐辦。

文件聲稱,整合(收集)社會資源數據是為了貫徹落實中共的《反恐怖主義法》、《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進一步加強反恐怖工作的意見》(中發【2014】13號)、《反恐怖工作履職報告、問題通報、約談和問責規定》(國反恐發【2018】2號)等反恐法規。

梁園區反恐辦通知以反恐名義,要求各單位收集民眾的醫保信息、健康數據和自來水用戶繳費等隱私數據。(大紀元)

該通知對各單位提出了三點要求:

一、打通數據採集傳輸渠道。各單位需安裝專用信息採集設備,並通過加密數據專線實時傳輸至市反恐辦。而且「相關費用自行承擔」。

二、保持數據字段採集完整。各單位應採集實名登記人員的所有相關信息。

反恐辦要求各單位採集的信息包括:醫保刷卡信息、門診登記信息、住院登記信息、體檢信息、自來水用戶開戶和繳費信息等數據。

三、注意數據安全保密。通知要求各單位做好各個環節的保密措施,「嚴防社會關注炒作和洩密事故的發生」。

通知強調各單位不能聲張,偷偷地幹活;聲稱「鑒於反恐工作的特殊性,此項工作應嚴格控制知曉範圍,不宣傳、不聲張」。

針對該通知中作為政策依據的反恐法規,大紀元記者暫時未能獲取中發「【2014】13號」和「國反恐發【2018】2號」文件,進行查證。

不過,記者核查了中共公開發布的《反恐怖主義法》後確認,中共自己制訂的反恐法規,並無任何條款要求或授權任何機構,收集普通民眾的健康數據或自來水繳費等與反恐無關的個人隱私信息。

中共《反恐怖主義法》相關規定。(中共全國人大官網截圖)

2018年修訂的《反恐怖主義法》僅在第三章《安全防範》中,第二十一條要求電信、互聯網、金融、住宿、長途客運、機動車租賃等從業者「應當對客戶身分進行查驗」;第二十條要求鐵路、公路、水上、航空的貨運和郵政、快遞等物流運營單位應當對客戶身分、物品信息進行登記;以及第三十六條,針對空襲風險高的重點目標,要求「公安機關和有關部門應當掌握重點目標的基礎信息和重要動態」。

中共的這一法案並未對什麼是「重點目標」,以及「重點目標的基礎信息和重要動態」,做出解釋或說明。

獨家:會議文件洩中共以反恐為由為所欲為

梁園區政法委2020年反恐會議文件截圖。(大紀元)

梁園區政法委2020年的《反恐社會資源數據整合工作會議》文件,洩露了中共反恐工作的更多祕密。

中共梁園區委政法委副書記竇福義在去年的反恐會議上聲稱,《反恐怖主義法》明文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都有協助、配合有關部門開展反恐怖主義工作的義務」,「公安機關和有關部門應當掌握重點目標的基礎信息和重要動態」。

梁園區政法委2020年反恐會議披露說,中共收集的所謂反恐數據其實都是個人信息。(大紀元)

竇福義同樣未對反恐法規中的「重點目標」或「基礎信息和重要動態」,做出任何說明。但他在會議上披露了所謂的社會資源數據整合,「整合的各類數據都是醫院、新農合、醫保、水務等行業與辦事群眾相關聯的個人信息」。

另外,梁園區公安局長張世興的《會議主持詞》文件顯示,商丘市第二人民醫院、第三人民醫院、第五人民醫院、第六人民醫院、市中醫院、市中心醫院、市婦幼保健院、市長征醫院、市眼科醫院、梁園區中醫院、區醫療保障局、商丘市正源水務有限公司等單位,作為反恐成員也參與了反恐工作會議。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這些內部文件揭開了中共「反恐」的真面目,「中共自己制訂的反恐法律從來沒有,也不可能公開授權政府收集民眾的健康、財務等等與反恐毫無關聯的個人隱私。」「中共假借這種含糊不清的反恐法規,暗中收集中國民眾的隱私大數據,其實就是打著反恐旗號為所欲為,實施全民監控。」

以反詐騙為名 中共推軟件監控民眾翻牆

英國《金融時報》今年9月14日報導說,中共公安利用兩億多隻手機上的「反欺詐應用程序」,識別和訊問瀏覽海外金融新聞網站的人。多名中國用戶透露說,自己訪問了海外金融新聞網站後,遭到公安盤問。

這款名為「國家反詐騙中心」的手機App,由中共公安部國家反詐騙中心於今年3月推出,當局稱目的是打擊激增的欺詐行為。

強制安裝「反詐」軟件的通知。(網絡截圖)

儘管公安部是建議使用,但多地民眾反饋說,遭當地政府機構強制安裝和使用,例如不安裝該款App就無法入住酒店、乘坐地鐵、進入居住小區和政府大樓等等。

來自全國各地的家長說,他們必須下載該應用程序,才能讓他們的孩子報名上學。在深圳,一些租戶被要求在簽署租約前安裝該軟件。

註冊該軟件需要姓名、地址、電話號碼、身分證號、人臉識別等資料。App需要麥克風、攝像頭、電話、短信等高達29項權限。

李林一表示,中共以反詐騙為由,強制中國人安裝App來監控民眾,並竊取個人隱私數據,「這本身就是一種欺詐行為,跟河南省政府內部文件洩露的『反恐工作』是異曲同工,都是掛羊頭賣狗肉。」

從去年起,中共開始要求阿里巴巴、騰訊及字節跳動等科技巨頭,將收集的中國人的個人數據與官方共享。

9月22日螞蟻集團通過社媒宣布,正在將旗下的花唄服務接入央行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該宣告證實了早前外媒報導的,螞蟻將向當局交出手中的用戶個人信用大數據的傳言。



責任編輯:葉梓明 #

相關新聞
中共公安部強推手機App 全民遭監視監聽
王友群:致北京東城區法院院長趙軍的第二封信
【遠見快評】歐金中自殺疑雲重重 中共擔憂什麼
白宮不置評中共測試導彈 稱不希望競爭變衝突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共產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珍言真語】潘焯鴻:港發人民幣債券 考驗富豪
【新聞大家談】法國參議員李察訪台幕後故事
【直播】美智庫論壇:中共對宗教開戰
【舞蹈三劍客】意外發現:京劇挑戰
【拍案驚奇】台商大舉撤出大陸 幾乎跑掉一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