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再發「推特檔案」 揭露祕密黑名單

人氣 3741

【大紀元2022年12月09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Caden Pearson報導/陳霆編譯)《自由報》(The Free Press)創始人兼編輯巴里‧韋斯(Bari Weiss) 週四(12月8日)發布了「推特檔案」的第二部分,揭露了該社交媒體平台的「祕密黑名單」。

近來,韋斯一直與推特(Twitter)新東家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和獨立記者馬特‧泰比(Matt Taibbi)合作,披露有關Twitter審查制度的內部信息。

據韋斯的說法,在斯坦福大學醫學院教授傑伊‧巴塔查里亞(Jay Bhattacharya)博士警告說COVID-19封鎖措施可能對兒童造成傷害之後,Twitter已祕而不宣地將他列入了所謂的「熱門話題黑名單」(Trends Blacklist)。她解釋說,這一行動讓他的推文無法成為熱門話題。

韋斯透露,保守派的脫口秀主持人丹‧邦吉諾(Dan Bongino)也被列入了所謂的「搜索黑名單」(Search Blacklist)。

韋斯還指出,保守派活動家、美國轉折點組織的創始人查理‧柯克(Charlie Kirk)被列入 了「不要擴大」(Do Not Amplify)名單。

在發布「推特檔案」(Twitter Files)第二部分的一週前,泰比在馬斯克的支持下,發布了該社交平台決定壓制和審查《紐約郵報》2020年10月亨特‧拜登報導的細節。

韋斯在推文中說:「一項新的#Twitter Files調查顯示,Twitter員工團隊建立了黑名單,防止不受歡迎的推文成為流行話題,並積極限制這些帳戶乃至熱門話題的可見性——所有這些都是祕密進行的,並未告知用戶。」

「Twitter曾有個使命:『讓每個人都能無障礙地即時創造和分享想法和信息。』但在這一過程中,障礙還是被建立起來了。」她補充道。

祕密屏蔽(Shadow Banning)

韋斯說,Twitter的普通員工和高管將所謂的「祕密屏蔽」(Shadow Banning,又稱影子禁令)稱為「可見度過濾」(visibility filtering)或 「VF」。她說,多個「高層」消息來源在Twitter證實了這一點。

韋斯在推特上發表的報告證實,這家社交媒體公司部署了所謂的可見性過濾工具,使用戶難以搜索到特定的個人,換句話說,將該帳戶列入了黑名單。

韋斯說,可見性過濾工具還限制了特定推文的可見範圍,阻止某些用戶的推文出現在「熱門」(trending)區域,並阻止他們出現在標籤搜索中。

她寫道:「所有這些都是在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

一位Twitter高級員工告訴韋斯,推特利用可見度過濾「將人們看到的東西壓制到不同的水平」,該員工稱「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工具」。

據報告,Twitter的一位工程師告訴韋斯,Twitter對用戶的影子禁令「相當多」。

「我們控制了相當程度的能見度。我們對你的內容的擴大效應(amplification)也有一定的控制,一般人不知道我們做了多少。」該工程師說。

韋斯說,這一點得到了另外兩名Twitter員工的證實。

將用戶列入黑名單的「祕密小組」

韋斯說,Twitter有一個「祕密小組」(secret group),他們超越了策略反應小組—全球升級小組(SRT-GET)的日常內容管理人,專門將用戶列入黑名單。

這個祕密小組被稱為「SIP-PES」,代表著「網站誠信政策,政策升級支持」(Site Integrity Policy, Policy Escalation Support)。

據報告,該小組由Twitter前法律政策和信任主管維賈亞‧加德(Vijaya Gadde)、Twitter前全球信任和安全主管約爾‧羅斯(Yoel Roth)、前CEO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和帕拉格‧阿格拉瓦爾(Parag Agrawal)等人組成。

雖然SRT-GET遵循公司的書面政策,「每天處理多達200個『案件』」,但SIP-PES小組的存在「超越官方政策,超越普通管理者」。

韋斯補充說:「這就是做出最大、政治上最敏感決定的地方。」

她表示,另一位Twitter員工說,該小組會決定如何處理「有爭議性的高粉絲帳戶」,但對於這些「不會有官方政策或類似的東西」。

推特高管曾宣稱:「我們沒有祕密屏蔽」

韋斯在報告中指出,Twitter前高管此前在2018年曾斷言,該公司沒有根據政治觀點對帳戶進行祕密屏蔽。

「推特否認它做過這樣的事情。」韋斯寫道,她引用了推特前法律政策和信任主管加德以及推特前產品主管凱文‧貝克普爾(Kayvon Beykpour)的話。

「我們沒有祕密屏蔽」,貝克普爾於2018年7月26日在Twitter上寫道。

加德使用推特的「引用推文」功能,對貝克普爾的論斷進行了補充。

「偏袒一種特定的意識形態或信仰,違背了我們所堅持的一切。」她寫道。

加德和貝克普爾在一篇聯合博文(鏈接)中寫道:「我們沒有祕密屏蔽。你總是能看到你關注的帳戶的推文(儘管你可能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來找到它們,比如直接進入他們的個人資料)。而且我們當然不會基於政治觀點或意識形態進行祕密屏蔽。」

Libs of TikTok帳戶爭議

韋斯說,SIP-PES小組參與了封鎖「Libs of TikTok」帳戶的決定,這個受歡迎的帳戶已被列入「熱門話題黑名單」(Trends Blacklist),並被指定「在未與SIP-PES協商的情況下,不要對用戶採取任何行動」。

截至12月7日,Libs of TikTok仍被列入黑名單,該帳號由查雅‧賴奇克(Chaya Raichik)於2020年11月創建,並發展到擁有140萬粉絲。

根據韋斯的報告,僅在2022年,賴奇克的帳號就被暫停了七次,並被阻止發帖長達一週之久。

Twitter多次通知賴奇克,她因違反Twitter的「仇恨行為」政策而被停權,但2022年10月的一份SIP-PES內部備忘錄顯示,該祕密小組指出,她的帳戶「沒有直接從事違反仇恨行為政策的行為」。

韋斯表示,小組內部為賴奇克的停權提供了理由,稱她的帳戶暗示「性別肯定激素治療等同於虐待或誘導兒童」,並鼓勵對「醫院和醫療機構」進行在線騷擾。

「將此與2022年11月21日賴奇克本人被肉搜(doxxed,指在網上擅自發布可識別身分的個人資料)時相比。一張印有她家地址的照片被貼在一條推文上,獲得了超過1萬個讚。」韋斯寫道。

「當賴奇克告訴Twitter她的地址被傳播時,她說Twitter支持部門以這樣的信息作為回應:『我們審查了報告的內容,並沒有發現它違反了Twitter的規則。』最終,Twitter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這條『肉搜』推文仍在上面。」韋斯補充說。

在韋斯的報告之後,賴奇克指出,韋斯分享的一張截圖顯示,截至12月7日,她的Libs of TikTok帳戶仍被列入黑名單。她向馬斯克提出了這個問題,馬斯克回答說他正在「調查」此事。

英文大紀元已聯繫賴奇克請求置評。

韋斯指出,「關於這個故事的更多內容」將在她的網站上發布。韋斯表示,她與馬斯克就訪問Twitter文件達成的部分協議是,該材料將首先在Twitter上發布。

「我們的報導才剛剛開始。這些文件不能說明全部情況。」她說。

韋斯說,泰比將發布關於所謂「推特檔案」的第三份報告。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美國專家:微信是中共另一個特洛伊木馬
布林肯押後訪華 中共回應被指「面子外交」
組圖:德國經濟部長訪問西門子風機工廠
官方定性胡鑫宇自殺 外界質疑中共活摘器官
最熱視頻
【中國禁聞】習最新講話洩密:中共科技陷絕境
【晚間新聞】中國多少胡鑫宇?十餘青少年近日失蹤
【全球新聞】美上空驚現疑似中共偵查氣球
【十字路口】擺平大案 中共精緻維穩反露馬腳
【財商天下】中國新年消費復甦 最糟時刻過去了?
【菁英論壇】瘟神有眼塑造歷史 翻天覆地衝擊社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