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分析中共衛健委專家內部講話記錄

人氣 5744

【大紀元2022年04月28日訊】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4月27日,京港台時間4月28日,我是秦鵬,歡迎收看《秦鵬政經觀察》時事天天聊。

今天焦點:獨家解讀中共衛健委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副院長內部講話;中國何時解封?張文宏和梁萬年數字為何差那麼大?輝瑞出問題?

這份中國衛健委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副院長的內部講話,到底揭示了哪些祕密?中國接下去如何發展?上海的問題核心,是科學方法問題,還是政治問題?中國到底何時解封?……我們今天做一下獨家解讀。

這到底是不是一個大型感冒?上海專家張文宏和中國CDC首席專家梁萬年給出的數字為什麼差異這麼大?微信群瘋傳的輝瑞問題,到底應該怎麼看?

還是先提醒一下大家,我們節目有自己的YouTube獨立頻道【秦鵬觀察】,會單獨發布一些內容,包括秦鵬看經濟、秦鵬看科技等內容,請大家訂閱。現在【秦鵬觀察】的直播時間是美東時間晚上6:30(京港台時間早上6:30)。我已經上傳了今天在新唐人【新聞大家談】的談目前的中國經濟困境的一個視頻,大家可以在2個半小時之後觀看。

我們今天這期時事天天聊,主要談一份內部講話,還有談一談今天火熱的輝瑞和背後的政治意義。

衛健委專家內部講話 洩露多少祕密?

我拿到的這份是4月25日的疫情交流紀要,主講人是國家衛健委新冠肺炎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副院長。這是一個什麼性質的講話呢?有一些經濟和金融背景的朋友知道,券商要做行業分析,所以內部經常會聘請專家包括一些官員和純技術專家做一些內部分析,這樣得到的消息可靠性很高,比官方公開發布的內容要有價值得多。比如,最近網上就有人披露,很多券商都聘請了中國CDC首席專家吳尊友去講解,有人就嘲笑說,他這是走穴。

這份記錄裡面主講的人是什麼背景呢?我查了一下,應該是北京的專家、地壇醫院的副院長蔣榮猛,地壇醫院是最早參與治療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的醫院之一,這家醫院的院長也參加了北京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而蔣榮猛本人,則參與過武漢救治,是北京應急管理局專家,還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主要撰寫者之一,3月18日還公開解讀了該方案最新版本(試行第九版),稱調整診療方案並非要「放開」防控政策。所以,這是一個中共體制內真正的專家。

蔣榮猛此前還說,奧密克戎(Omicron)引發的症狀不是流感,應該說越來越像感冒。目前看,Omicron比流感的症狀還輕。「近一個多月來,我們醫院收治了400多個感染者,絕大部分症狀都非常輕,沒有發燒超過三天的,也沒有重症病人。」這段話引起外界關注,但是後來相關報導被刪除。

講完專家背景,我們再來解讀一下他的講話主要內容:

第一部分,關於新冠病情,他上來就說了:1. 病情很輕,對肺部感染很小,給很多老年人做CT肺部都找不到陰影。2. 大部分人發燒也就1天病程,超過3天都很少,症狀很輕。

3. 他強調,多少病例數不重要,要關注重症率。「重症率數據看國內國外都在0.3%這個水平,全世界看香港最高,死的也都是老年人,都是有基礎病的,而且沒打疫苗。」

4. 他說,那個病死率0.75%數據,說是流感的7-8倍死亡率,原文其實說的是55歲以上的老人,如果算上所有人沒那麼高。

這是針對最近中共防疫方面的首席專家,國家衛健委疫情應對處置工作領導小組專家組組長梁萬年,最近在央視說的話。蔣榮猛意思是梁萬年瞎說,拿高年齡組的死亡數據嚇唬人,給絕對清零政策背書。實際上沒有那麼高。

5. 蔣榮猛說,美國的標準是從重的,不是死於新冠病毒的總人數,而是死的同時檢測陽性,「die with,這樣可以跟政府要錢,要研究經費,他們不分有沒有基礎病,都算一塊兒。」

死於、和死時陽性,這兩個的區別,我理解就像是人如果手被割破了可能會感染死亡,但是一個人因為其它原因死亡之前可能磕破了皮,在美國這種標準下,都算進去了。

另外,我們週一那期節目中,分析過上海的死者中,有的明顯是餓死的,「重度營養不良,電解質紊亂」,還有什麼其它尿毒症等等,其實可能都是別的病死亡的,但是都算成了奧密克戎,這樣增加一些死亡人數,會看起來更讓外界感覺中共最高層「絕對清零決策正確」。

第二部分,蔣榮猛講了中國國內什麼時候能放開。

他給出五個條件:1. 有藥,這個估計半年不夠。2. 老年人疫苗率80%,這個半年有可能做到。3. 有隔離床位,這個也容易。4. 有ICU救治能力,這個不太行,跟歐美差距太遠,短期也不可能,設備容易買,培養一個ICU醫生要5年。5. 輿論環境要改,現在老百姓恐懼病毒,一旦放開有點兒發燒都往醫院跑,一下子擠兌了。以上條件具備了,才能放開一部分,比如我們現在是1分,美國10分,我們可以逐步放開到3分5分,重症少的話ICU才忙得過來。

這五個條件,我們看到,半年內全國放開夠嗆,因為藥物沒有,ICU數量不夠,這就是我們經常說的一個房間裡的大象,中國醫療資源分配嚴重不足,大城市資源豐富,現在其實足以應對奧密克戎,包括在上海北京等地。但是中小城市和農村地區,包括ICU在內的醫療資源嚴重不足。

當然,我們的觀眾都知道,能不能放開還有一個因素,蔣榮猛沒有講,也不敢講:政治因素。我個人認為二十大之前,恐怕都不會放開。這也是中共的輿論宣傳強調奧密克戎如何嚴重的一個重要原因。

第三部分,蔣榮猛談了上海困境,他沒有具體說什麼叫困境,但是相信大家都知道的:陽性人數居高不下,集中檢測其實造成了大量新增感染,遲遲無法放開,導致了上海本身和全國產業鏈出現嚴重問題。

他說,拋開政治因素,從專業角度看,有折中的辦法:

1. 輿論環境要引導好,病毒本身不可怕,這是為下一步居家隔離做準備。

2. 政府為居家隔離做好整個配套流程,比如派人做家庭環境評估、設施配備、整個流程標準化,這樣比方艙好多了,也不占用資源。

3. 重症要送到醫院,保證治療,新增可以不管,直接居家就好。

4. 密接不要管了,可以閉環不出區,不停做核酸。

「這樣1-2個月就基本下去了,主要現在上海整個人力不夠,衍生的後果不少,醫護感染也不少。其實之前已經出過一個居家隔離指南,後來又沒聲音了,可能還是政治問題,開會之前應該不會放開,還是要從嚴。」

第四部分,他回答了一個重要問題,即如果不採取現在這種絕對清零政策,而是像其它國家那種躺平模式、或者說之前的上海模式,需要多少時間解決問題?

他的答案是:「按照國外的經驗看,一般70~80天,也就是3個月左右也就下去了,上海已經2個月了,再過十天半個月也差不多了,但是因為有人為干預,收尾可能會比較長。」

後面這半句話,但是「因為有人為干預,收尾可能會比較長」什麼意思呢?我的理解,就是我們昨天的節目中談到的,葉劍英的孫女葉靜子說有人在搗亂上海,我分析了現在有五股力量,主觀或客觀上不讓疫情那麼容易結束,包括集中檢測加劇感染,一些利益集團,也包括政治鬥爭,還有中央決策的干預。

蔣榮猛講話裡面其實也含蓄地說了,這裡面有政治因素:「比如你看蘭州大學之前預測都很準,現在人為干預的因素多了,他們也把預測收回了。」不過他還是認為,總的來說病毒的規律就是再堅持一段時間就差不多了。

第五部分,他解讀了北京疫情的情況,說法比較樂觀:總體來說北京是不太擔心的,主要五個原因:
A、政治站位沒問題,統一思想,執行力很強,很快,執行力很強(解讀:北京政治上不自己搞一套,嚴格清零那一套)。
B、很快準備很充分,檢測做得很好。
C、北京公交地鐵系統這幾年一直都沒放鬆過,沒出現過病例從南到北傳一圈這種事情。
D、北京有5家定點醫院,最近方艙也蓋了幾個,16個區每個區都建,收治沒問題。
E、北京管的比上海嚴格,比如密接判定量就是上海的3倍,前4後3都算密接。

他認為北京能夠在最短時間控制住,不過我個人持觀望態度。因為這是奧密克戎的特點決定了的:傳播快、無症狀感染者為主,而且北京至少已經傳播了一個多星期了。官方數字也不可信。

第六部分,他談了全國其它地方情況,認為早期嚴格會比較容易控制住。

第七部分,他講了:為什麼上海這麼拉跨,和其它城市都不一樣?他認為原因是:其它地方是不惜代價控制,上海的管理就更多的權衡利弊、成本效益,專家們的看法也不一致。

第八部分,後遺症,他說:「後遺症還是很罕見的,基本都在個位數。說的最多的是對神經系統的影響,但這個你比如流感,也會影響神經,日本是報的最多的國家,流感影響的也就100多例,新冠的很少很少,不用太考慮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我個人持不同看法,我跟病毒專家董宇紅博士溝通過,她認為早期其它變種的後遺症還是比較多的,而奧密克戎要輕得多。由於基數大,神經方面受影響的人數比較大。

、對兒童的影響,他認為:可以用兩個字總結:無害。可以不考慮。香港的幾個兒童死亡病例大都是有基礎病的。

、最近其它國家的兒童肺炎跟疫情有關嗎?大概率是腺病毒,和新冠沒關係。

十一、疫苗問題,他認為:「疫苗防重症不防傳染。對有基礎病的人、老年人,疫苗還是很有用的,要打上。普通人、年輕健康的意義有限,小孩可以不打。目前國產有mRNA疫苗已經做完三期了,在統計數據。」

十二、為什麼上海很多人、老年人不打疫苗?他認為:主要還是很多官員以前在疫苗這個事情上做得不太好。

十三、以後全國的相關政策會怎麼搞?會不會一直這樣嚴控?

他認為:
1. 不可能完全清零,一方面是等藥、疫苗這些都逐步跟上,另一方面就是檢測,這樣零星有幾個病例都沒關係的,精準去封控,全封肯定不是最好的。

2. 標配應該是核酸+口罩。核酸要常態化,在樓下小區、報攤、便利店都有檢測點,不用再像現在這樣排隊,大家都隔天檢測,這樣很容易及時就查出來,其實很多地方已經在這麼做了,比如武漢,有核酸通行證。

最後這一段,代表他認為中共當前的政策會持續。

張文宏的數字其實打臉「絕對清零」?

我們再來簡單說兩個問題,第一個是,張文宏最近露面說了幾個關鍵數據,其實是對絕對清零這種極端防疫政策的否定;第二個,是4月27日,輝瑞疫苗的可能引發自身免疫性肝炎的報導引發了中國社交媒體的強烈轉發。

張文宏最近兩次露面,主要談了接種疫苗可以較大降低死亡率和重症率。他說: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提供的亞太地區國家今年前三個月的新冠病死率數據,新加坡、紐西蘭和澳大利亞的新冠病死率為0.1%,新加坡未接種疫苗的人口比例為6%,紐西蘭和澳大利亞僅2%的人口未接種疫苗;日本和韓國的新冠病死率為0.2%,日本有4%的人口未接種疫苗;韓國有9%的人口未接種疫苗。

他還透露了上海本輪疫情關於病死率的最新情況。他講話的時候,上海本輪疫情感染人數已經超過43萬人,死亡人數25人,病死率不到0.006%。

而考慮世界範圍的接種情況,他認為後面關鍵是:覆蓋脆弱群體,這樣我們就可以把病死率維持在較低的水平,這也是我們走出疫情的科學手段。

也就是通過更高的疫苗接種率來控制疫情,尤其是要提升老年人以及有基礎疾病的脆弱人群中的疫苗接種率。

我們提到,張文宏4月25日的講話被《人民日報》等轉載,但是我分析過,這代表當前中共清零政策太差,所以他才由雪藏狀態露面,給中央一點背書。而張文宏也確實含糊地讚揚了當前的形勢,說上海管控區外的社會面病例數呈逐步下降趨勢,病毒傳播的基本再生數,也就是大家熟悉的R0值從封城前9.5左右,下降到了現在的有效再生數Rt值=1.0左右。

但實際上,張文宏沒有說出來的是,R0和Rt是兩個不同的概念,R0代表一名確診者從染疫到康復或死亡期間,對無免疫力人群能夠傳染人數的數值。而Rt代表病毒在一定時間內傳播給人的能力,這個數值會隨著人群因為曾被感染獲得免疫力而變動,通常用最近7天的確診個案數來進行估算。Rt值如果低於1以下,代表疫情開始反轉。

而上海R0多少?上海超過50萬的感染數據,對比封城前大約4萬出頭的數據,就會發現,封城二十多天,病毒的R0值其實基本沒有變化,依然維持在9~10之間。

這其實是打臉中共的絕對清零政策的。但是張文宏沒有說,也不敢說。但是他又不肯睜著眼睛撒謊,所以說了Rt沒有說R0。

輝瑞再成網絡熱點 中共為何遲遲不批准mRNA疫苗?

再來說關於輝瑞的報導,中國媒體說:德國最新研究,輝瑞mRNA疫苗,可能引發自身免疫性肝炎。但是,論文檢索發現,裡面其實只有一個病例,而輝瑞已經全球接種了幾十億了。所以,這樣的報導和熱烈轉發,不科學。而大家也知道,前一陣,莫德納公司也曾經被中共喉舌抹黑過。而輝瑞當時沒有被如此對待,而且,2月份中國應急批准了輝瑞的新冠病毒治療藥物Paxlovid。

幾天前,中國媒體還報導說,上海疫情促使官方考慮引進BNT疫苗,也就是輝瑞疫苗

但是,其實早在去年,BioNTech的中國合作夥伴上海復星醫藥告訴投資者,監管機構將在2021年7月之前批准mRNA疫苗。但是隨後,一切杳無音訊,BioNTech的一名發言人說,中國當局現在表示,他們仍在審查文件,以便「就批准我們的疫苗做出最終決定」。

這背後發生了什麼呢?因為藥物需要漫長的審批時間?顯然不是,中國的國藥控股和科興生物生產,中國監管機構修改了規則,允許它們延遲提交試驗數據。2020年12月,國藥控股的疫苗在公司提交申請一週後獲得批准。

所以,真實的原因,是背後的政治因素。科興疫苗和輝瑞疫苗的有效性有很大差異,以及外界對科興數據的質疑。

先講有效性,據巴西科學家稱,科興疫苗預防出現新冠症狀的有效率為51%。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國藥疫苗的有效率為78%,國藥官方自稱79.3%。而輝瑞和莫德納,美國的兩種mRNA疫苗有效性被認為高達約95%。

另外,大家都知道新冠疫苗存在一個隨著時間有效性降低的問題,所以需要補打加強針,這種情況下,中國產的科興疫苗補打三針之後,有效性(降低感染率、重症率和死亡率)依然明顯低於輝瑞和莫德納。

3月22日,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發布了一份名為「香港第五波疫情的前瞻性規劃」的研究,其中一組來自香港的疫苗有效性數據顯示,對於60歲以上老人來說,接種三劑次的科興和復必泰(BNT162b2,實際上就是輝瑞疫苗)疫苗,防重症、防死亡的有效率,都超過了90%。

但是,該研究同時顯示,對於≧60歲人群,在完成兩劑次全程接種的情況下,科興和復必泰防重症的有效率分別是72.2%和89.6%;防死亡的有效率分別為77.4%和92.3%。就是說,科興防止重症的有效性明顯低於復必泰/輝瑞疫苗。

新冠病毒防疫,疫苗的效率問題是關鍵,中國的抗疫政策一直卡在這裡。疫苗無效(或效率不高),又不承認,只好靠強行隔離、清零。諸如密切接觸的三次方、時空伴隨者等荒謬政策相繼出籠。

所以,近幾個月來,中共官員們開始公開討論引入更好的疫苗技術的必要性。「我們應該了解其它國家的好東西,比如mRNA疫苗。」鍾南山在去年12月的一次會議上說,「他們花了數年時間進行研究,並在短短幾個月內成功開發出mRNA疫苗。」

所以,再回到我們的問題:中國為什麼遲遲不批准mRNA疫苗?香港大學病毒學家金東雁說,「我們不知道現在的中國怎樣做決策,但更好的疫苗肯定有助於維持清零政策。」他敦促中國大陸的同行批准BioNTech疫苗。

「他們在向世界展示他們在疫苗開發方面做得很好」,他談到北京的官員時說,「如果他們向中國人民展示相反的一面,那就太尷尬了。」

為什麼中共最高層要堅持絕對清零呢,為了政治正確,黨不能隨便錯誤、或者不行了,否則怎麼繼續指導全球抗疫,讓世界都來抄作業呢?

現在,不引進輝瑞和莫德納,乃至對它們抹黑,也是同樣的原因。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京東大部隊遭打擊 紅三代也不靈?
【秦鵬直播】王思聰拒檢被禁言 鍾南山反清零?
【秦鵬直播】上海人拜跑路天后 張愛玲的飢餓故事
【秦鵬直播】俄一天2場大火 中共怕制裁拒合作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多地防疫放開 富士康事件謎底在這?
【環球直擊】中共大規模建方艙 江澤民死留血債
【中國禁聞】江澤民綽號大盤點 醜聞笑話一簍筐
【全球新聞】方艙利益鏈曝光 各界聲討江澤民罪行不絕
【晚間新聞】西安住宅起火 消防車被擋 五人罹難
【新聞大家談】防共諜 台反情報系統立大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