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大學生做證:遭COVID-19政策傷害

圖為1月29日加拿大卡車司機在渥太華抗議強制疫苗政策。(任喬生/大紀元)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06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Andrew Chen報導/周行編譯)大學生凱拉·畢曉普(Kayla Bishop)在一個公開聽證會上說,她曾被迫接種COVID-19疫苗以繼續學業,但在接種後心臟受損。

加拿大COVID關注聯盟(Canadian COVID Care Alliance)正在就加拿大應對病毒大流行的措施進行一項獨立調查,並於6月22日至6月24日舉辦了聽證會。多倫多Metropolitan大學的學生畢曉普是第一天做證的證人之一。

畢曉普表示,她對COVID疫苗的開發時間短有疑慮,並從閱讀一些文章中得知這些疫苗可能帶來的風險,鑑於自己年輕並且很健康,她認為不接種疫苗是更好的選擇。

在學校規定必須接種疫苗後,畢曉普因擔心學生貸款增加和職業生涯延誤,決定接種疫苗。她說,在打第二針後,她出現了劇烈的胸痛並被送往急診室。她後來被診斷為心臟損傷,其症狀目前仍不時復發。

《大紀元時報》為此採訪了Metropolitan大學。校方的回應是:他們的政策是為了「保護個人和集體的健康」,也是在遵守政府疫苗令的規定。

被迫試針

多倫多大學計算機科學專業的學生亨利·陸(Henry Lu)在做證時說,學校推出疫苗政策時,他只差一門課就可以畢業。他說,他是一名癌症倖存者,非常注重保護醫療隱私,不想接種疫苗。

他說,校方在開始時,對他這類學生有一些替代選擇,但很快就沒有了。人們如果想免於接種疫苗,必須先打第一針,並且發現身體有不良反應。

「你必須打第一針就得了心肌炎,……或者你必須打第一針後有一些嚴重的過敏反應。所以,他們迫使人們去打第一針,玩俄羅斯輪盤遊戲——如果你活下來了,他們會給你豁免。這是我不能接受的。」

當陸同學被問,加拿大對COVID-19的反應是否動搖了他對科學的信念時,他說:「這完全沒動搖我對科學的信念,因為他們吹捧的科學不是科學。我遵循的是真正科學。」

他說,許多所謂的科學家只是重複政府聲稱COVID-19疫苗安全有效的說法。「醫生應該是一個觀察每個患者,並為他們的問題提出個性化解決方案的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問題,每個人的身體都不同。」

與民主制度的衝突

畢曉普說,她所在的大學在推動疫苗政策時,沒有為學生提供風險收益分析。「大學就是強制要求疫苗。據我所知,大學管理層和學生之間沒有任何對話。」

前加拿大國會議員普雷斯頓·曼寧(Preston Manning)是曼寧民主建設中心(Manning Centre for Building Democracy)的創始人,也是該聽證小組的成員。他說,畢曉普的故事引發了加拿大民主進程中的一個更大問題:就是學術、商業和其它機構的當權者,在沒有諮詢學生或雇員的情況下實施類似的強制性政策。

他說:「政府向機構授予命令,在此個案中是一所大學。就像政府對公司和其他所有人所做的一樣,事實上,該機構和參與其中的人之間沒有如何把相關工作做好的對話。這有意義嗎?」

「它產生的影響不限於學生與大學的關係。公司在沒有與員工討論的情況下就執行強制性措施,其它機構也做了同樣的事。」曼寧說,「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一種不民主的處理方式。」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