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大批美國企業遷入紅色州

藍色州相信他們的墮胎政策可以使大公司搬回來

人氣 2092

【大紀元2022年07月06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Kevin Stocklin撰文/曲志卓編譯)人們預測在即將到來的中期選舉中會有一場政治的「紅色浪潮」(共和黨大勝)。其實一場經濟的浪潮已經形成很多年了。在這場浪潮中,企業從藍色州(民主黨占多數的州)湧入紅色州共和黨占多數的州),源源不絕,看不到盡頭。

由於政治分歧,美國現在似乎正在分裂成繁榮、高增長的州和長期衰落的州。但民主黨管理的州認為,他們的墮胎政策可能是吸引企業回歸的關鍵因素。

卡特彼勒(Caterpillar)和Citadel在六月份宣布搬出伊利諾伊州。他們只是最新一批離開高稅收、高監管州的公司。特斯拉(Tesla)、惠普(Hewlett Packard)、甲骨文(Oracle)和雷明頓(Remington)也是從加利福尼亞州、伊利諾伊州、紐約州和新澤西州湧向德克薩斯州、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和田納西州等商業友好地區的數百家公司之一。搬遷的公司跨越了科技、金融、媒體、重型製造業、汽車和槍枝在內的各種行業。

「一個偉大的移民潮正在進行中,我預計它會加速。」德克薩斯州商業協會(the Texas Association of Business)主席格蘭‧哈默(Glen Hamer)告訴《大紀元時報》。「卡特彼勒和埃隆‧馬斯克(Elon Musks)搬入德州,這是一個向整個國家和整個世界的廣告,表明該州正在發生一些積極的事情。而且有放大效應。」

根據2022年對700名首席執行官的調查,對企業最友好的的州是德克薩斯州、佛羅里達州、田納西州、亞利桑那州和北卡羅來納州。最糟糕的是加利福尼亞州、紐約州、伊利諾伊州、新澤西州和華盛頓州。

即使是像蘋果這樣沒有將總部遷往德克薩斯州的公司,也選擇在那裡為員工建立第二大園區。亞馬遜選擇休斯頓作為其主要樞紐之一。福特、大眾和日產選擇田納西州作為主要新製造工廠的所在地。在某些情況下,槍枝等整個行業正在向南移動,這些行業正在成為藍色州的立法和訴訟的打擊目標。

佛羅里達州邁阿密的天際線,2021年9月29日。(Joe Raedle/Getty Images)

「我們在過去15年中一直在追蹤這個更廣泛趨勢。」美國立法交流委員會(the American Legislative Exchange Council)政策副總裁李‧沙爾克(Lee Schalk)告訴《大紀元時報》。該機構在其年度報告《富州窮州》(Rich States Poor States)中跟蹤了各州的經濟趨勢。

「你不會看到企業搬到紐約、加利福尼亞州和新澤西州等州」,沙爾克說,「他們從這些州搬到鄰近的州,因為那裡的政策好一點,或者他們將搬到德克薩斯州、佛羅里達州、北卡羅來納州等地。」

「德克薩斯州是首批恢復在疫情期間失去的工作崗位的州之一。」哈默說,「現在我們的勞動力處於歷史最高水平,經濟具有多樣性和實力。無論是能源、製造業、醫療保健、技術、金融,各行各業,德克薩斯州的經濟正在全力前行。」哈默說,自2015年以來,德克薩斯州已經吸引了250個新的公司總部。

當工作崗位離開時,人們也會和他們一起離開。根據美國人口普查,民主黨管理的加利福尼亞州、紐約州、新澤西州、密歇根州和伊利諾伊州在2010年至2019年期間共失去了400萬人,即所謂的「左翼難民」(leftugees)。在同一時期,人口湧入最多的州是佛羅里達州、德克薩斯州、田納西州、俄亥俄州和亞利桑那州。

各州能夠通過減稅、減少監管條例和制定工作權政策來吸引企業。2013年,北卡羅來納州通過了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稅收改革方案,以削減企業和個人所得稅。那裡的商業所得稅現在為2.5%,並將在未來幾年內完全取消。

與各州通過減稅而破產的預期相反,企業和新居民的湧入往往會增加州政府從財產稅、銷售稅和個人所得稅中獲得的收入,即使這些比例降低。佛羅里達州在2020年吸引了624,000名新居民,收入超過400億美元,相當於估計有237億美元的新稅收收入。佛羅里達州已經享受了二十年的淨移民,總收入增加了1,970億美元。

沙爾克說,北卡羅來納州最新的預算包括一項逐步取消企業所得稅的協議,同時也給教師加薪,甚至填補其「雨天基金」(rainy day fund,應急的小額基金)。「北卡羅來納州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是因為他們不僅大膽地降低了稅收,而且還控制了支出方面。當公司搬進來時,它們也會帶來無形的利益。」

「當他們聽到像卡特彼勒這樣已經取得成功的公司搬遷到我們的州時,任何類型的公民組織都會感到高興。」哈默說,「這意味著這些高管將在各種不同的董事會、當地的藝術博物館、歌劇院或商會任職。當公司重新安置他們的員工時,他們在社區中紮根。他們為使社區更具活力的活動貢獻時間和財富。」

對於正在失去企業和人口的州來說,情況正好相反,這造成了一個惡性循環,即不斷提高稅收無法帶來更多收入,因為稅基枯竭,生活質量受到影響。伊利諾伊州經濟研究機構Wirepoints根據美國國稅局數據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對於伊利諾伊州等已經連續21年人口減少的州來說,失去公司和人員的成本是嚴峻的。

自2020年以來,該州總共損失了5,350億美元的收入,包括在此期間約250億美元的稅收損失。該州僅在2020年就損失了40億美元。伊利諾伊州的問題包括2021年114,000名居民的流失,連續21年的州預算赤字,3,130億美元的公共養老金赤字以及該州第二高的財產稅率。

「伊利諾伊州陷入了向下的惡性循環,如果不從根本上改變其治理方式,它就無法逃脫。」Wirepoints報告指出,「結構性財產稅改革,減少養老金債務,削減地方政府單位。如果該州想要說服伊利諾伊州人留下來,並說服其他美國人搬進來,就需要做所有這些事情。」

減少暴力犯罪也會有所幫助。據報導,犯罪升級是Citadel決定離開芝加哥前往邁阿密的眾多因素之一。對沖基金的首席執行官肯‧格里芬(Ken Griffin)是伊利諾伊州最富有的居民之一,並為該州的教育、文化、醫療和公民事業提供了超過6億美元的慈善捐款。

Citadel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肯‧格里芬(Ken Griffin)於2022年5月2日在加利福尼亞州比佛利山莊(Beverly Hills)舉行的米爾肯研究所全球會議(the Milken Institute Global Conference)上發表講話。(Patrick T. Fallon/AFP via Getty Images)

「這是我們這個民主國家擁有50個實驗室(即政策相對獨立的州)的先進之處。」沙爾克說,「我們能夠快速看到在所有問題領域哪些有效,哪些無效。不幸的是,我沒有看到高稅收和高支出的州改變他們的政策。」

「我們可以看到加利福尼亞州、伊利諾伊州和紐約州等州的敵對商業政策加速。」哈默說,「這是一場增加稅收、加強監管的競賽,讓人們的生活更加困難。當你與德克薩斯州和亞利桑那州等州進行對比時,差距正在擴大,我們看到了巨大的移民結果。」

華盛頓的共和黨眾議員正試圖在能源生產方面給予各州更多的經濟權力。共和黨去年推出了《聯邦土地自由法案》(Federal Land Freedom Act)。該法案剝奪了聯邦政府批准石油租賃和許可證的權力,將其還給各個州,並「賦予每個州在位於該州邊界內的聯邦土地上開發所有能源資源的權利」。

然而,最近,藍色州似乎正在覺醒,並正在尋找提高競爭力的方法。加州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最近表示,「一些企業可能已經離開了該州,回來吧!我們很自豪地歡迎您回來。」

新澤西州州長菲爾‧墨菲(Phil Murphy)向紅州的50多家公司發送了私人信件,呼籲他們來到新澤西州。康涅狄格州州長內德‧拉蒙特(Ned Lamont)也進行了類似的嘗試。這些州長強調了一個他們認為將使他們比保守州更具優勢的監管優勢:他們對墮胎的寬容政策。

墨菲在給佐治亞州公司的信中說:「推翻女性的身體自主權會產生寒蟬效應。一個拒絕承認女性生殖自由的州將使你的公司無法吸引和留住頂尖女性人才。這一點不容忽視。」

墨菲的新聞祕書Alyana Alfaro Post說:「墨菲州長鼓勵希望與員工站在一起的企業看看新澤西州,在這個州,他們可以確信婦女、LGBTQIA+(同性戀及變性人)族群和選民的權利將永遠受到保護。」

「我們是一個尊重女性的家庭友好型的州」,康涅狄格州州長拉蒙特在視頻宣傳中說,「我知道你們中的一些人在德克薩斯這樣的州,這些州禁止女性的墮胎權。我們已經制定了法律,我們保護女性的墮胎權……如果你們中的任何一個企業正在考慮搬家,請給我打個電話。我很想聽聽你的意見。」

作者簡介:

凱文‧斯托克林(Kevin Stocklin)是一位作家、電影製片人和前投資銀行家。他撰寫並製作了2008年關於美國抵押貸款融資體系崩潰的紀錄片《我們都倒下了:美國抵押貸款危機》(We All Fall Down: The American Mortgage Crisis)。

原文「More Companies Join the 『Great Migration』 to Red State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美國日益擴大的紅藍裂痕
【名家專欄】保守派需要離開加州嗎
【名家專欄】逃離藍州的都是什麼人?
【名家專欄】哪些人在逃離藍州?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現四大致命跡象 中共將瓦解?
【馬克時空】俄民眾反徵兵抗議延燒 普京會用核武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