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
實現自由的第二個途徑是語言控制。歷史上人們早已試圖控制話語權,而且非常成功。英國左翼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在他的反烏托邦政治長篇小說《一...
北約祕書長對來自中共的威脅發出警告,包括中共對民主國家關鍵基礎設施的投資,並呼籲加強北約各國的防禦。
由於抵制商品、簽證障礙、政府對國有企業補貼,以及隨意修改法律等因素,外資企業在華經營日趨困難。
數十年來,中國經濟一直得益於有目的的間諜活動,包括獲取西方技術、知識產權和經濟發展經驗。
在1965年到1975年,甚至到2010年左右,大學校園都是充滿最多新思潮、新觀點的地方。
曾經積極幫助中共在澳大利亞擴大影響力而被澳大利亞驅逐出境的的黃向墨,日前入選香港「選舉委員會」。
脅迫在醫療領域中無處不在。這不僅僅是疫苗的強制令。很多醫生、護士和藥劑師反對道德上有爭議的治療程序,但越來越多這樣的醫護人員正被迫選擇:是繼續從事其職業,還是違背他們所深信的宗教信仰。
中國對稀土加工的嚴密控制加劇了全球供應鏈的中斷。
「精英」的定義有助於我們現在的討論。根據Dictionary.com,「精英」一詞的意思是「(一個人或一類人)被他人或自己視為在智力、才能、權力、財富或在社會中的地位方面,優越於別人的人。」
英國學校在中國的分校,沒有維護民主和人權等價值觀。中共很可能影響英國的教育,而不是英國的價值觀影響中共。
中國共產黨(CCP)嚴格管制宗教信仰,為了宣揚社會主義政策,以支持國家目標。
近段時間以來,圍繞公民權概念的討論不由得令人想到權利概念:我們擁有權利,因為我們作為公民生活在一個保護公民權利的國家。這個想法的理論支撐是《美國獨立宣言》,宣言宣布:所有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我們所有人某些「天賦」權利。
美國前總統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的關稅和貿易制裁,讓中國的經濟陷入困境,新政府正在實施這些關稅和限制。
北京一直辯稱本國的債務問題可控,而華盛頓則不斷聲稱自身的結構通脹問題會自然消失。事實上,這些國家的領導人都在自欺欺人。
隨著世界進入能源危機,石化燃料向綠色轉型正在瓦解。印度和中國正在世界各地尋找煤炭,德國則在教其公民如何在斷電時做飯。天然氣、原油和煤炭的價格飛漲,加拿大卻在關閉其能源開發,雖然世界急需它們。
我鼓勵大家都去競選公職,至少嘗試一次,無論是市議會,或是當地的用水或學區委員會。
全球供應鏈問題、成品短缺以及美國和世界各地的價格上漲,都因商品海運中斷而加劇。
中共政府對其子民的壓迫方式駭人聽聞,現在他們用對待本國國民的強權手段對待全世界,歐盟開始加緊對抗北京。這不是歐盟新擺出的態度,但是其強硬程度絕對是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對許多美國人來說,「公民學」要麼是一個模糊的謎團,要麼類似於洗牙:我們知道應該這樣做,但如果可能的話,我們會避免。遺憾的是,在過去50年裡,我們的國家選擇了迴避和忽視,將學校,包括高等學校在內的公民教育降級,高等教育也認為公民學無足輕重、令人不快或不那麼重要。
2021年秋季令人想起1980年的情景。物資短缺,搖搖欲墜的供應系統,通貨膨脹,失業率上升。
這些天來,關於中國經濟的負面消息似乎源源不絕。持續發酵的恆大違約和迫在眉睫的影子債務危機,已經夠讓中共頭疼的了。而現在,全世界又突然發現,自己正身處現代歷史上最嚴重的供應鏈危機之中。
美國南部邊境一直聚集了大量海地人,他們的處境堪憂。他們正經歷著巨大的磨難,而且近期得到緩解的希望渺茫。善良的人們都很牽掛他們,希望他們平安並為他們的福祉祈禱。
中國和台灣之間的戰爭,幾乎是無法避免的。再者,如果美國軍隊介入,很容易將戰事升級,吸引世界上幾個最強大的軍隊跟進。
推特最近封鎖了批評中共的帳戶。這是可悲的,但它也迫使我們真正開始考慮西方社交媒體和大型科技公司應該如何捍衛言論自由,而不是被中共政權等專制國家用做反對我們的工具。
在美國製造多餘的胚胎並冷凍或丟棄它們,應屬非法;這在德國現行的法律中是如此,而我們也應該在美國採用這項法律。
今天對兒童教育的最大威脅是什麼?是全球新冠疫情(COVID-19),還是無知?我會選擇後者,且有越來越多的證據來支持我這個觀點。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賈慶國(Jia Qingguo)最近觀察到,台北、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互動,充滿侵略性,好像正在醞釀一場災難俱全的「完美風暴」。
中國共產黨即將禁止非國有媒體,這擴大了習近平的權力,打擊了國內競爭對手,犧牲了中國經濟的利益。
美國西南航空的飛行員們正在抗議公司強制所有員工接種COVID-19疫苗的決定。有新聞報導揣測,西南航空從週末開始的大規模航班取消是飛行員請「病假」的結果。但是,如果強制接種疫苗,那麼員工抗議、請病假、罷工和離職可能還不是雇主們面臨的最大威脅。
韓國下任總統熱門人選希望美國將1991年撤出的戰術核武器重新部署到韓國境內。
共有約 111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中國江蘇省國安廳副處長徐延軍(Yanjun Xu,音譯,又名瞿輝、張輝)間諜案週一(10月25日)繼續在美國接受審理。他是第一位被引渡至美國接受審判的中共政府情報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