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的狡詐和無情

整理:袁斌

人氣 1392

【大紀元2022年08月26日訊】司馬璐18歲時加入中國共產黨,19歲任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圖書館館長,20歲擔任《新華日報》延安辦事處主任。脫離中共後,長期從事黨史研究,被稱為黨史專家。

我在大紀元網站8月23日刊登的「黨史專家司馬璐破碎的「延安夢」(5)」一文中說過,司馬璐在延安新華社工作時,因為他的直接領導認為他「組織關係不清楚」,很快被踢出了新華社,接著又被「組織」踢出了延安,要他去國統區接受「考驗」。這個直接領導叫徐冰。沒想到幾年後,司馬璐與徐冰又在重慶重逢了,而且由此延伸出了一段周恩來和司馬璐的故事。

事情的來龍去脈是這樣的:

1940年8月,司馬璐到重慶後,因為他在延安參加過中共的外圍組織中國青年記者學會(以下簡稱青記),所以就住進了張家花園的青記宿舍。不久,青記的負責人范長江又介紹他擔任了朝鮮義勇隊總隊長金若山的祕書兼該隊中文部主任。

據司馬璐介紹,朝鮮義勇隊的隊員,當年都是由國民黨的干訓團訓練的,全隊約有三百餘人。人數雖不多,但素質極好,政治文化水平都高。他們在二十五歲上下。朝鮮亡國以後,他們隨親人顛沛流離,不斷受著革命的薰陶,體健力壯,生活刻苦,意志堅定,思想純潔,社會關係單純,而且每個人至少懂韓、中、日三種語言。可以說他們是國共兩黨都想爭取的對象。

由於司馬璐當時擔任金若山的祕書,又在中共的《新華日報》、《群眾》和《國際新聞社》上發表過一些有關朝鮮問題的文章,還出版了兩本書——《朝鮮義勇隊勝利的四年》(1942 年)和《朝鮮革命史話》(1944年),中共認為他的職業崗位對黨有用,在延安時曾是司馬璐領導的徐冰,這時正在重慶擔任周恩來的政治顧問,便把他請到「周公館」去。

和周恩來見面時,周對司馬璐說:「中朝關係將來的確太重要了。第一次中日戰爭中,中國在朝鮮的失敗,是滿清帝制崩潰的信號。」

此後,徐冰又和司馬璐見了幾次面,向他了解朝鮮義勇隊的一切,如朝鮮人在中國的黨派活動,他們與中國當局的關係,朝鮮義勇隊的內部組織情況,朝鮮革命者個別人的分析等等。

有一次,徐冰對司馬璐說:「你經過黨的考驗,真金不怕火燒;黨現在對你完全信任了,我也對你很了解。」「你離開黨以後,表現很好,我們都知道。現在我打算考慮恢復你的組織關係——不過我還沒有向組織上提出過,你的意見怎樣?」司馬璐沒有像初入黨時那麼興奮,但聽了徐冰這一番話,心裡也很高興,隨口說出:「假如組織上信任我,相信我還能為革命工作,我自然是願意的。」不久,司馬璐被通知,正式恢復黨籍,並由周恩來和董必武當面交待,擔任中共駐朝鮮義勇隊的代表,具體工作對周恩來的另一政治祕書陳家康負責。

司馬璐回憶說:「在周恩來、董必武的領導下,我的主要工作是掌握朝鮮義勇隊。周恩來說:『朝鮮革命與中國革命配合是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在我的安排下,周恩來和金若山在上清寺半山一座朝鮮醫生的住宅見過面。

周交代他的祕書陳家康和我作日常聯繫,遇有重大問題由周恩來或董必武親自處理。陳家康中英文都很好,生得又瘦又小,顯得短小精幹。他的記憶力也十分好,往往我說過的話,或數目字,過了若干時日他還清楚的記得。家康每次見金若山,都在南岸大佛寺的金宅。金夫人做得一手上好的朝鮮菜,家康非常愛吃。若山夫婦對家康非常尊敬,大家邊吃邊談,就像一家人一樣。談話中每提到共產黨和八路軍,若山夫婦就流露出一種崇敬的天真的笑容。

朝鮮義勇隊的經費和配備全由國民黨支持。陳家康要我幫金若山出主意,以提高素質為理由,向國民黨要錢和裝備。我直接見到周恩來和董必武,談到這些問題時,周的意見是編製圖表和預算騙國民黨,董的意見是據理力爭。當時的朝鮮義勇隊實際上已由中共暗中掌握,這件事主要是我和陳家康兩個人幹的。陳家康對我說:『恩來同志指示,你的任務是說服金若山,把朝鮮義勇隊調到華北去。』我提供了很多資料給金若山,告訴他,日本人正把朝鮮人向華北大量移民,朝鮮義勇隊只有在敵後,在華北發展才有前途。他本人對我是信任的,他周圍的親信也支持我的意見。直到把百分之八十的朝鮮義勇隊隊員調去華北,國民黨才知道。」

多年後想起這件事,司馬璐沉痛的說:「這件事我是一個罪人。」

朝鮮義勇隊被中共拉走以後,國民黨當局非常震怒,司馬璐首當其衝,傳他問話。司馬璐說:「我怎麼能指揮朝鮮人呢?」於是國民黨又找金若山,金若山根據過去周恩來的指示回答說:「這是朴孝三(朝鮮義勇隊副總隊長)違抗我的命令,私自調動。我要把朴孝三撤職查辦。」實際上這時朴孝三已經在華北由中共直接指揮,另立門戶,改稱朝鮮義勇軍,金若山如何能把他查辦呢?於是,國民黨就把金若山的朝鮮義勇隊撤了。

朝鮮義勇隊完了,司馬璐的利用價值也完了,金若山的利用價值也完了。

當金若山的幹部全部被中共抽空以後,金若山又通過司馬璐向中共提出,他也要到華北去。這時周恩來拒絕了,理由說的也很堂皇。「周恩來同志的意思,要金先生繼續留在重慶,這裡的工作比過去重要得多了。革命工作在哪裡都是一樣的。」這是陳家康對司馬璐說的。

然而真實的原因其實是,金若山是當時朝鮮革命運動最有威望的領導者,他在朝鮮人民中是一個英雄的傳奇性的人物。共產黨最初必須利用他,才能把一批朝鮮青年騙到華北去。如果金若山也到了華北,領導權自然又落到金的手裡,中共就不易直接掌握了。

金若山要司馬璐約周恩來見面,沒有想到周恩來連司馬璐也不見了。據金若山從國民黨得到的消息,國民黨的康澤曾為此事和周恩來吵了一架。康澤對周說:「你們口口聲聲聯合抗日,為什麼要拆我們的台?」周說:「你說的這件事我全不知道,你說的中共幹部馬義(即司馬璐)我不認識,你們要抓要辦我不管。」同時,周恩來又要他的左右不准與司馬璐接觸。

二戰後,金若山回到韓國。先到漢城,南韓政府認為他是左派,甚至說他是共產黨,不接受他。於是他轉去平壤,北韓任他為勞動相。當時北韓親中和親蘇的兩派鬥爭激烈,金若山當然屬於親中一派的,不久就以中國國民黨特務的罪名被金日成處決。

想到這件事,司馬璐滿腹愧疚。「金若山的遭遇令我終生不安。往事縈迴,故人依稀,我常為此淚下。

金若山,金若山,我真對不起你啊!」

司馬璐也好,金若山也好,其實都是周恩來眼裡的棋子。今天你有用,他會想盡辦法利用你,明天你沒利用價值了,他會毫不留情的拋棄你。可見周恩來的狡詐和無情!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史海】周恩來卑躬屈膝助江青上權力高峰
【史海】紀登奎匯報林彪案 毛稱周恩來老奸巨猾
周恩來曾要求斬草除根 槍決劉少奇
曾慧燕:司馬璐走入歷史 功載千秋
最熱視頻
【全球新聞】一國兩制破產 王滬寧要編對台新論
【環球直擊】中國衛星公司暗助俄羅斯 被美制裁
【中國禁聞】機密文件揭中共謊報染疫死亡數據
抓捕傳聞紛擾 江澤民嫡孫能躲過大劫嗎?
【時事金掃描】中共準備大饑荒 世衛備核戰?
【馬克時空】美德軍援主戰坦克 烏克蘭何時才能扭轉戰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