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習近平訪中亞事關中共一個長期野心

人氣 4132

【大紀元2022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李新安報導)9月12日,中共外交部確認習近平將從本週三(9月14日)至週五(16日)出訪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並出席15日和16日在烏茲別克斯坦城市撒馬爾罕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峰會。這是習在近三年來首次外訪,他或在峰會期間與俄總統普京會晤。

兩位海外華人學者分別對大紀元做出分析,認為習近平這次外訪,不止為維穩「一帶一路」,還涉及中共一個聯合專制政權聯盟對抗民主世界的長期戰略野心。

戰爭陰影下 習訪中亞事關中共一個野心?

上海合作組織(簡稱上合組織)是由中、俄和中亞國家於2001年成立的區域安全集團。該組織於2017年擴大成員,將印度和巴基斯坦加進來。2021年9月該組織又啟動了接收伊朗為成員國的程序。土耳其是上合組織的對話夥伴國,但土耳其是北約成員。

旅美學者、《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9月13日對大紀元分析說:對中共來說,上合組織地位還是相當重要。因為上合組織是中共「一帶一路」很重要的部分。尤其是現在面臨著中共和西方國家日益對立之下,所以習近平會非常重視這次會議。

這次峰會開在俄烏戰持續的巨大陰影之下,上合組織成員哈薩克斯坦支持烏克蘭,中共則不同程度地支持俄羅斯的入侵。而烏克蘭本來是最早接受中共「一帶一路」的國家之一。

胡平說,由於中共支持俄國打烏克蘭,當然烏克蘭就很不高興,加上烏克蘭處於戰爭狀態,中共「一帶一路」的計劃必然也被擱置,受到很多負面的影響。但是他(習近平)還是希望能夠中亞國家在這方面能夠維持住。

習近平週三訪問哈薩克斯坦,九年前他在那裡首先提出了後來被稱為「一帶一路」的貿易和基礎設施計劃。但近年來「一帶一路」日益成為以美國為首的G7國家關注的焦點。G7在今年6月舉行的峰會上正式啟動「全球基礎設施和投資夥伴關係」,承諾籌集6,000億美元的私人和公共資金,以資助發展中國家所需的基礎設施,對抗中共的「一帶一路」。

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9月13日對大紀元表示,從地緣政治看,現在世界是歐亞大陸與海洋國家的抗衡,實際上是專制與民主世界的對壘。

「民主國家就是以美國領頭,包括五眼聯盟,還有歐洲的聯盟,這是自從十七世紀以來的海洋國家控制全球的優勢。現在的俄國、中國和中亞國家,屬於另外一個板塊,叫歐亞大陸。這一塊曾經是在第一次冷戰時期由蘇聯主導。當時的共產主義陣營,中國、俄國還有東歐,連成一片。他們是要跟這些海洋國家抗衡的。」

他說,中共長期以來一直有一個野心,就是以歐亞大陸為腹地來抗衡歐美,在世界政治上變成一個專制政權和民主世界的對壘。現在俄國衰落了,中共就想主導歐亞大陸來跟歐美抗衡。

馮崇義說,中共在鄧小平時代曾經想放棄這樣的目標,但是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在胡錦濤的末期就已經開始繼續。從2008年西方的金融危機時期開始,中共文宣系統不斷談中國崛起、軍事崛起,到習近平上台後更是變本加厲往這方面推進。

2007年8月17日。上海合作組織的六個成員國合影,左三是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右三是俄羅斯總統普京(MAXIM MARMUR/AFP/Getty Images)

馮崇義說,習近平的具體目標是要跟俄國聯手,建立軸心同盟,就是屬於專制政權的同盟。而關鍵是對於俄烏戰爭,習近平所得到的信息和他做的判斷,和外界可能是不一樣的。

「俄國已經慘敗,可是按習近平的性格,哪怕撞了南牆,他也不一定回頭。這是對中華民族和世界的一個威脅,就是他哪怕同歸於盡,也不回頭。所以目前他要去中亞跟俄國繼續聯手,除了地緣政治(因素),還有專制統治者的個人因素,是他的性格和判斷力的問題。」

不過馮崇義認為,包括哈薩克斯坦這些國家,跟中共並不是一條心。他們有一些利益交往。這些中亞國家有天然氣的資源,其實他們最希望打通跟歐洲的通道,目前是兩頭吃,兩邊都想關聯。至於像烏克蘭和東歐這些國家,他們的目標都是要加入歐美這個聯盟,而不是向中國和俄國這邊靠攏。他們在相當程度上完成了憲政民主轉型,向心力是向著歐洲的。

「所以習近平根本沒有這樣的能力去整合歐亞大陸這個專制的軸心,來跟歐美抗衡,他做不到。而且中共現在是風雨飄搖,這個政權也很不穩固,很可能一年兩年它就垮下來了。就是說他的能力是相當有限的,他在力量對比中屬於弱勢,但是他的野心非常大。」

中共對俄羅斯的表態還有顧忌

中共喉舌新華社報導,中共人大委員長栗戰書7日至10日訪俄,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會見總統普京,在莫斯科與國家杜馬主席沃洛金、聯邦委員會主席馬特維延科分別舉行會談,並會見國家杜馬五大黨團負責人。

根據俄羅斯國家杜馬的一份聲明,栗戰書在會面期間保證,「在涉及俄羅斯切身利益的問題上,特別是在烏克蘭局勢上,中方理解並支持俄羅斯。」

但中共新華社發布的新聞通稿中,栗戰書只籠統地表示,中俄願意「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問題上相互堅定支援」,隻字未提烏克蘭。

9月7日,栗戰書在海參崴的論壇上已宣布將與俄羅斯展開「全方位合作」。普京則表示,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和中方決定以50:50的比例用盧布和人民幣結算天然氣費用。

旅美學者胡平對大紀元表示,中共自己對俄羅斯的官方公開表態還是有顧忌。「第一他不敢給俄國軍事物資方面的支持,另外他不能明確肯定俄國的侵略行為,他得換一種說法,而且同時還得高唱尊重國家主權這些高調。當然他和俄國本身的表態就會有所不同。但大家都知道中共實際上是對俄國入侵烏克蘭最主要的幕後推手和支持者。」

他認為習近平借這次上合組織峰會和普京會面,也是因為這樣比較自然,習要藉此表示對俄國的支持。

俄烏戰況不利影響普京和習近平的權位

過去一週,烏克蘭開始大反攻,俄軍被趕出三大烏東戰略重鎮。《莫斯科共青團報》援引軍事分析員的話說:「我們顯然低估了敵軍,(俄軍)花了太長時間來反應,崩潰最終來臨……」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9月12日說:「從9月初到今天,我們的官兵已經收復了烏克蘭東部和南部6,000平方公里的領土,我們正進一步推進。」

從地圖上看,俄軍占領的烏克蘭東北部地區,已從大片地區縮成沿俄烏邊境的一條狀土地。

旅美學者胡平對大紀元表示,俄烏戰爭的狀況,對中共影響是很大。「現在俄國遭受開戰以來最大的一次挫敗,對於烏克蘭來說,只要他們能夠把俄國人趕回到2月24日之前,也就是普京宣布發動對烏克蘭的所謂軍事行動之前(的地方),就算贏,也就是俄國的失敗。何況烏克蘭還有可能把2月24日之前俄國人占領的地方又收回一部分,如果那樣,俄國就敗得很慘了。」

他認為西方看到烏克蘭打得這麼好,更願意提供更多的武器,戰局今後的演變可能會更不利於俄國。這樣普京在國內能不能坐穩他的位置也有很大的疑問。而且一直支持俄國的中共當局也將陷入了很大的困難,對習近平的地位會產生相當大的影響。

CNN援引12日推特上發布的一份請願書說,來自莫斯科、聖彼得堡和科爾皮諾的18個市轄區的議員要求普京辭職。

法廣報導說,聖彼得堡的斯莫爾寧斯科耶市一組議員向下議院杜馬發出一封正式信函,要求解除國家元首的職務。

2017年5月15日,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出席在北京舉辦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Thomas Peter-Pool/Getty Images)

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對大紀元表示,俄羅斯若戰敗,不但普京有事,直接衝擊的還有習近平。因為習在黨內是堅決主張聯俄抗美的,黨內有很多人認為不應該跟俄國捆綁,習近平做了一些讓步。如果俄羅斯戰敗的話,就是習決策的重大錯誤。

「所以(中共)不再像2月份那時說關係不封頂,沒有公開地去挑戰西方民主世界對俄國的制裁,是偷偷地幹。比如說沒有直接賣武器,通過別的地方賣,然後也沒有派軍隊進去,主要是在貿易上、在財政上給俄羅斯支持,是這麼一個狀況。」

就栗戰書近日訪問莫斯科,中方聲明還說,栗戰書感謝俄方在台灣問題上給予中方的堅定支援。但俄羅斯杜馬的聲明只稱,俄羅斯譴責美國對中方的行動,沒有提到台灣問題。

馮崇義表示,台海問題也還是習近平個人的因素在起作用,他要把拿下台灣變成他政績工程的最核心的內容,但是中共黨內未必這樣看。

「習近平得出的一個概念就是東升西降。這是他對全球(形勢)的判斷。但中共黨內的很多人不認為中國現在真的有實力去挑戰美國和民主世界。而且他們的錢,他們的情人都送到了歐洲、美國、澳大利亞。如果(中共)跟整個民主世界開戰交惡的話,他們積累的財富都會打水漂。所以他們是不主張跟美國攤牌的。」

但馮崇義說,中共黨內目前各種反習的力量無法匯集起來,掀翻桌子,阻止習連任,是因為反習各派也並沒有說跳船、放棄一黨專政。

「只要說你不推翻黨,不改變一黨專政這個機制,那麼黨魁就有權力來控制整個局面,掌握軍權,掌握警察的權力,掌握特務機關的權力。這套機制只要存在,那麼他就相對安全。」馮崇義說。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中亞觀察】哈薩克事變 中俄的裂縫
從哈薩克危機看出實力 俄國在中亞影響力勝中共
周曉輝:不去聯大要去中亞  習近平之行透信息
習近平兩年半首次出國 為何選中亞不選美歐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烏軍決心多大 艾布拉姆斯的作為就多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