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瀾對話】栗戰書奉命「演戲」 習為何隱身?

人氣 22352

【大紀元2022年09月26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林瀾對話

今天焦點:揭祕習近平為何神隱?「腳滑」怕曝身體隱疾?三號人物栗戰書公開唱反調,或奉命演戲;普京「支持一中」只為騙北京,「核按鈕」根本按不動。

普京習近平9月15號在上合組織峰會上見面,回國後不到一個星期,普京驟然升級了對烏克蘭的侵略行動。

9月21號,普京發布了俄烏戰爭以來第一個動員令,宣布徵召30萬預備役人員。動員令,意味著國家武裝力量從平時狀態,轉入戰時狀態,並對用於戰爭的人力、物力、財力進行統一指揮,使政治、經濟、文化等活動一律服從戰爭狀態。一切被動員和徵招的人員和物資,必須按照規定的時間和地點到達,聽候調配。任何違反動員令的行為,都要受到刑事處罰或軍法制裁

動員令也分為全國總動員令和部分動員令兩種。雖然次普京發布的是部分動員令;但這是俄羅斯今年2月入侵烏克蘭以來,第一個動員令。外界普遍認為,這是為即將到來的冬季大決戰做準備。國際社會也再次表達擔憂和譴責。

然而,普京悍然升級局勢,最尷尬的人之一,或許是習近平。

栗戰書的話與習近平相互矛盾

今年2月,普京借冬奧會之機和習近平會面,短短20天後,普京就發動了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這次借上合組織峰會見面後,不到一個星期,又升級了行動。

是習近平給普京某種承諾,表示會支持俄羅斯嗎?然而,根據法新社等媒體的報導,在9月份的普習會上,普京針對中方對烏克蘭危機的態度,對習近平說,「我們理解你們在這個問題上的疑問和關切」。這意味著,習近平當面向普京表達了針對俄烏戰爭的某種「疑問和關切」。

那麼,中共的疑問和關切會是什麼?專家認為,中共擔心被深度綁定在俄羅斯的瘋狂戰車上,成為西方制裁的目標。

但與此矛盾的是,就在普習會面前幾天,中共三號人物、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卻專程訪問俄羅斯,對俄羅斯國家杜馬主席說:中方「充分理解和支持」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並且從不同方面給予「策應」。

所謂「策應」,是指戰友在戰鬥中互相配合應對敵人。那麼栗戰書或者中共的假想敵會是誰呢?

但與此同時,栗戰書的話與習近平相互矛盾:

一個宣稱充分理解、支持和策應;一個卻表達疑問和關切。到底哪句是中共的真心話,哪句是欺敵之計呢?
台灣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主任鄭欽模教授的分析,與不少人的視角有所不同。來看我對他的專訪。

林瀾:您怎麼分析栗戰書和習近平「不同調」的現象呢?

鄭教授:基於對習近平主政以來的外交政策,特別是後來戰狼外交的強勢。我覺得栗戰書的出訪,在我看來比較像是對於佩洛西(議長)訪台的一種報復。

也就是說栗戰書藉由參加所謂東方經濟論壇這個機會,一樣是由所謂的國會的議長,前往俄羅斯的議會進行訪問,然後發表演說,而且發表的演說是明顯踩到美國的紅線的。中共非常喜歡搞這種對等報復的一個策略。在戰狼外交裡面,我們經常看到的這種報復。

而且栗戰書只是三號人物,在集權體制裡面,所有的事情其實都是習近平說了算。我想(栗戰書)比較可能就是去演一場戲,報復佩洛西對台灣的訪問,然後也踩踩美國的紅線。

隨後習近平前往撒馬爾罕,跟普京面對面的會談。在那場一把手的對談裡面,才真正反映出普習之間,真正的一個過招,以及各方立場的一個表述。

栗戰書只是人大委員長。那之後的習近平發表的,才是中共的政策。

從「合作無上限」到「疑問和關切」中俄貌合神離

林瀾:今年2月普習會時,中共曾宣稱「中俄合作無上限」,現在半年多過去,變成向普京當面表達「疑問和關切」,中共的顧慮在不斷升級。

鄭教授:之所以有所升級,當然首先是西方的制裁,恐怕來的比俄烏戰前,他們在北京冬奧的會面的時候,所預期的可能要來得高,也來得急。而且拜登總統多次警告習近平,不要破壞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所以特別是中共,其實中共現在也受到西方的制裁,它們又得面對非常拙劣的清零政策、外資的撤離,其實也遭受了相當的困境。所以以現在的中共,是不是有那個底氣,比較大規模地去援助俄羅斯,這是一般外界存疑的部分。

我相信俄羅斯大概也不指望,中俄之間的結盟關係這兩個國家多年的交手,普京也不期望了。

我想(下一步)比較多應該著重在民間貿易部分,能夠讓俄羅斯透過民間貿易,彌補俄羅斯在後勤方面的一些窘困,就像我們聽到的俄羅斯,連冰箱電視的晶片都拿出來用了。彌補俄羅斯在後勤方面的一些窘困。我想民間貿易部分,應該是他們接下來的合作上,比較可能進行的部分。

林瀾:您剛才談到了中俄之間的貌合神離,有很多的歷史因素。其實白宮官員這個星期也說,中俄不是戰略結盟,更像是權益的夥伴關係。但是,如果中美、或者是美俄關係越來越差,那麼中俄為了抱團取暖,是不是有可能走向所謂的戰略結盟?

鄭教授:中俄之間現在其實就是一個抱團取暖的現象,但是他們的合作是基於彼此(各自)的利益,特別是針對跟美國的抗衡。是一個貌合神離的盟邦關係。中俄之間的矛盾其實很多,歷史的仇恨也很多。

對中共來講,它可能逐漸走向所謂的閉關鎖國,它需要像俄羅斯這麼大一個盟邦。雖然他們之間有很多的矛盾,但是在對於國際現有秩序的挑戰、針對美國的制裁,他們都必須保持相當程度的合作,這是目前中俄之間關係的主軸。

但是在合作之間,它們也會有相當的競爭,包括日前的上合組織高峰會裡面。其實中亞一直是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跟普京的所謂的歐亞主義之間的爭奪戰,現在也進入了白熱化。普京的「歐亞主義」,他希望他一直是中亞的霸主;中共也希望不斷地在滲透中亞,只是普京目前在烏克蘭戰場,遭受比較大的挫敗,所以他在氣勢上似乎就低了一些,不過這兩國在中亞之間的權力平衡互相合作跟抗衡會持續進行。

針對中共所謂的「21世紀海上之路」,其實它就是一個能源補給線,延伸到中東、延伸到非洲東岸。這個部分西方很容易透過,包括封鎖馬六甲海峽,對中共的能源補給,造成一個很大的制約。

這次在中俄蒙高峰會裡面,其實我相信他們討論到的,應該主要是油氣管線,經過蒙古輸入亞洲。如果這個協議談妥的話,俄羅斯就會大量減少對歐洲購買俄羅斯能源的依賴。

其實俄羅斯跟歐洲的能源是互賴關係,不僅僅是歐洲依賴俄羅斯,其實俄羅斯也非常依賴歐洲的買家。那這個部分其實可以從東方,特別是從中國這邊來做彌補。所以整個趨勢其實越來越像新的冷戰。

但是在新的冷戰裡面,軍事已經不再扮演主要的角色,主要雙方可能是在經濟、金融、能源、各方面的。我把它歸納,其實是新冷戰應該是一個價值的對抗。

上合峰會及會見普京 北京最後才公布 各有打算

林瀾:談到新冷戰,冷戰時期有北約和華約兩大軍事集團的對峙,一些人認為,現在中共主導的「上海合作組織(上合組織)」就是新冷戰中的「華約」。而習近平自疫情以後第一次出國,就是為了出席這次的上合組織峰會。您怎麼看上合組織的性質和作用?

鄭教授:上合組織跟華約還是有所區隔了,華約其實主要是針對北約。結合所謂的衛星國家的力量,共同跟西方對抗,它的針對性很強,它是一個所謂的軍事防禦組織。

那上合組織其實更多是著重在經濟,其實有人說中共放棄了上合組織,甚至在這次上合組織並沒有表現很積極。在我的看法裡面,上合組織畢竟是唯一一個由中共首先發起的,而且在名稱上,也用上海這樣子的一個中國的名稱。

我想中共對它是非常在意的,特別像習近平,他這次的出訪我認為習近平是心不甘情不願去的。有人說他怕死、怕染疫,這應該也是原因了。另外就是習近平出訪前,各國的媒體都已經公布了習近平即將出訪烏茲別克斯坦。

但是中共官方一直沒有公開的報導,甚至連普京都已經說他要跟習近平會面了,習近平還不甘不願的。我想他其實不是太願意出去了,不是太願意出去的原因,應該還是他跟俄羅斯見面要談什麼。但是上合組織還是很重要。所以這應該是一個已經表排已久的行程,特別是他首先出訪的第一站,有相當大的象徵意義,他是去了哈薩克。

哈薩克,我認為它是一帶一路最重要的國家。因為整個一帶一路沿線最後是匯整到哈薩克,那薩克又有能源、貴重金屬、各方面的的資源。所以在拜訪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的時候,他們也針對「中哈建交30周年」發表了聯合公報。

也提到了彼此之間,要互相所謂的捍衛國家主權、領土完整,跟安全的部分,其實對哈薩克的安全(合作),就相當程度地針對了俄羅斯。而且哈薩克從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開始,甚至追溯到2014年,從俄羅斯占領克里米亞開始,哈薩克從頭到尾就是持反對的。

哈薩克也不支持所謂烏東兩省的獨立,所以習近平訪問哈薩克,也有相當程度的一個象徵性的意義,也跟俄羅斯在中亞搶所謂的「老大」。不過目前對中俄來講,他們在對抗西方的時候,他們必須有所謂的內循環、外循環,必須拉幫結派,上合組織就是一個非常好的場域,這也是為什麼習近平這次,即便是不願意面對普京,但是他還是參加了上合組織(峰會)。

不過上合組織現在問題很多。其實就在高峰會要召開的時候,亞美尼亞跟阿塞拜疆又邊界衝突,有開戰的。這在以前俄羅斯還很強盛的時候,是不會發生的事情。

也就是說目前俄羅斯的四周圍,可能造成相當程度該地區的權力真空。那中共習近平似乎想要去填補這一塊,變成上合組織的一個老大,然後利用上合組織做一個結盟,對抗美國。

而這樣的對抗,當然不只是在安全的部分,也包含了經濟、政治、金融、甚至網絡還是回到價值的對抗。

上合組織接下來很有可能,在所謂的新冷戰裡面,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前線。

習近平缺席晚宴 把舞台讓給了普京等人

林瀾:談到這個上合組織的,有一個花絮、但也是比較有意思的現象,就是習近平這次難得出了國門,但卻缺席了上合組織領導人晚宴,把舞台讓給了普京等人。您怎麼看這個現象呢?

鄭教授:這個現在有很多猜測了,當然有人說後方著火了,我倒覺得有一個解釋了,就是說習近平在各地強力推所謂的清零政策。在執行上,已經完全脫離了所謂的醫藥衛生的範疇,它已經變成一個政治運動。

其實在中共這樣的政權,任何的一個社會現象,都有可能變成所謂的政治運動。變成中共各級黨官員,表達效忠的方式。

所以即便沒有陽性的確診者,他也要把整個區域所謂的lock down封閉起來。中國現在有幾億人,現在是在一個封控的情況之下。如果習近平在上合組織峰會的晚宴裡面,拿掉口罩在那邊social(社交)、吃喝,我想首先這個觀感是一個非常不好的。

另外有人提到習近平可能沒有小本本不會講話,或者是沒有稿子不會講話。他不習慣這樣的social,他喜歡高高在上。我倒也不完全認為,我反而覺得在那個場域,第一 會有一些比較尷尬的。包括跟俄羅斯的碰面,他如果在晚宴這麼輕鬆的場合,如果在話語上面有什麼,造成國內對他有藉口可以攻擊,特別是在二十大之前;怕多話會造成更多的問題。

另外還有一點我個人覺得也蠻有可能的,就是說很多人對習近平的健康其實有很多的關注,包括這次在哈薩克斯坦,他下飛機,他走樓梯的時候有滑倒的現象。他走路上一直有雙腳不平衡的現象,參加一個晚宴在吃東西這麼長的時間裡面,特別是暴露在這麼多的攝影機下面,很容易被人家發現他健康上的問題,這也很有可能是他顧慮的一個部分。

林瀾:您剛才也談到了,上合組織內部雖然有分歧,但為了跟西方對抗,被迫地也會加強聯合。但是我們看到現在西方社會,雖然也有加強聯盟,但分歧仍然非常大,就比如在北約內部,關於如何對待俄烏戰爭,都有相當大的分歧。

國際社會越來越看清中共

鄭教授:成立北約,是在蘇聯在推動所謂全球革命的時候,為了捍衛所謂的西方自由民主的價值。

其實蘇聯解體之後,也就是說冷戰結束之後,北約從來沒有團結過,我記得我2016年還曾經受邀參加北約的一個專家學者論壇。寫了一篇文章,就是「團結分裂的北約」,就是試著去團結。每年都這樣做,但是都沒有達到效果。那誰讓北約團結起來?俄羅斯,俄羅斯讓北約團結起來。

如果不是俄羅斯對一個主權國家進行這樣赤裸裸的侵略,破壞了國際秩序裡面,非常重要的主權至上原則讓西方受到威脅。但也只有在受到威脅的時候,才會團結起來。

其實就像中共很多年來,它披著改革開放的外衣,所謂的和平崛起,在國際上扮演一個大善人,國際社會其實非常的眩惑,也是一直到習近平所謂的戰狼外交中共可以平視世界、東升西降這些東西……

讓西方進一步地看清楚了中共的本質,才會慢慢有所謂的民主國家聯盟,然後有印太戰略。印太戰略相當程度就是應對所謂中國一帶一路的海線的部分。都是在刺激之下去做的因應了,那接下來中俄之間的的結盟。也是對應他們要對國際現有的秩序,進行挑戰。

我相信國際社會其實被中共玩弄很久了,那它現在其實再美麗的詞彙,大概都已經很難掩蓋它對新疆、香港、法輪功、對很多人權團體、對國內一些記者,一些真正有改革理念的人的迫害,對台灣的壓迫。

這些世人都已經看得很清楚了,這個時候以價值體系對抗的一個新冷戰的時代,我想就要展開了。

新冷戰的前沿就是台灣 俄羅斯會不會去「策應」中共

林瀾:您剛才提到新冷戰,一些人認為,新冷戰的前沿就是台灣,台灣就新冷戰的西柏林。而在這次普習會上,普京也對台海問題表態,說他支持一個中國原則。一些人擔心,如果中共武力侵台,俄羅斯會不會去所謂「策應」中共,您覺得呢?

鄭教授:我想普京在那個時候講的,支持一中政策,比較像場面話了。

如果從國際政治的現實來講,所謂的中共武統台灣,並不符合俄羅斯的利益,從前蘇聯時期,我們發現其實俄羅斯的戰略,它希望包括在中國,或者在德國,對它可能有威脅的強權,如果處在一個分裂的狀態之下,它是比較有籌碼的,南北韓、南北越、東西德。當年其實斯大林原來他是希望毛澤東把蔣介石的軍隊,趕到長江以南,希望中國劃江而治。

北方屬於所謂毛澤東的共產政權,南方屬於蔣介石的民主主義政權,中國的分裂是最符合俄羅斯的利益的,所以當年中華民國政府在內戰中一路敗退,很多的西方各國的外館留在北京,慢慢承認北京政府了。但是俄羅斯的大使還跟隨國民政府一路撤退到廣州。所以俄羅斯的態度其實非常明顯。

一直以來它都是在戰略上,都是採取希望周邊國家是在一個分裂的狀態。另外,其實在普京執政早期,其實是非常積極在做相當多的改革。雖然他當然也是集權,不過他跟台灣也有很多的接觸,只是說礙於國際政治的現實,台灣基本上都採取一個比較保留的態度。

甚至俄羅斯的國防部一直是台積電非常大的客戶,如果兩岸之間目前這樣的狀態,俄羅斯反而可以在關鍵的零組件部分,不要受到中共的制約。

而且國際社會對一中政策的解釋都不一樣。

當然俄羅斯現在非常需要中共的援助、協助。

所以他必須先表達善意了,至於說中共會不會發動武統,美國特別是拜登總統,多次的發言,是在提高中共武力犯台的代價,目前西方世界,包括歐洲的主要的國家,都對台灣表達了所謂的同情跟支持的立場。

當然在所謂台海對抗的主體,包括美國跟日本,日本在增加導彈部署,美國也不斷地在對中共提出警告,包括拜登總統提到的,美國會出兵協防台灣,都在讓中共覺得這是一個它很難負擔得起的代價。

普京稱用「所有手段」保護俄羅斯

已經有消息放出來,他要用所謂衛國戰爭,提升到一個戰爭的形態,而不是所謂的特別軍事行動。在這樣的條件之下,我想普京接下來面對的恐怕都是一個很難預測的未來,也就是俄羅斯的未來,其實不確定性非常地高。俄羅斯的政治精英,很難接受一個戰敗的領導人,這在俄羅斯歷史上屢見不鮮。

所以如果在未來可能的中共犯台,俄羅斯會不會對中共予以協助,我想這個可能要做比較長遠的觀察。

林瀾:普京最近宣稱,會有俄羅斯掌握的「所有手段」來所謂保護俄羅斯。法新社說,所謂「所有手段」顯然是指核武器。如果投入更多兵員仍然拿不到戰果,俄羅斯會不會用小當量的戰術核武器來扭轉頹勢?您的觀察呢?

鄭教授:我個人是覺得可能性不大,因為這同樣也是普京沒有辦法承擔的。你動用了核武器之後,你等於跟整個國際社會宣戰。核武器主要的功能是拿來嚇阻。

當然沒有人能夠預測一個獨裁者,他可能採取的行動,就像當時大多數的人都不認為,普京會入侵烏克蘭,但是如果普京還是一個理性行為者的話,那他應該會思考到,使用核武的代價不是他所能承擔的。甚至會讓俄羅斯變成國際社會的棄嬰。

而且如果以這次俄羅斯在戰場上的表現,他如果要動用核武的話,是不是能夠很順利地去,因為控制核武設備那個機關,它基本上是在普京、在國防部長,跟在參謀總長格拉西莫夫手上,

我個人認為機率不大3個人同時願意進行一個瘋狂的行為,去挑戰國際社會一個最大的禁忌,我個人是相當保留的。

中國主要受惠於美國 中共只有開放沒有改革

林瀾:1960年代中蘇關係緊張時期,中共曾面對蘇聯的軍事包圍,當時是美國為中國提供資金援助、技術支持、甚至直接提供武器裝備,最後幫中國解了圍。 但現在中共倒向俄羅斯,把美國宣傳為最大的敵人。

鄭教授:鄧小平曾經提過,那些跟著蘇聯結盟、跟蘇聯友好的國家都是比較貧窮的國家,反而跟美國友好的國家,後來都變得比較富裕了。

中共在所謂崛起的過程裡面,其實它主要是受惠於美國,雖然其實相當程度是騙,騙了西方世界幾十年。美國跟西方國家對中共、對中國的民主化有所期待,希望跟中國合作,促進中國的經濟發展,能夠為中國帶來民主改革的一個機會。

當然後來發現這是一場夢,西方世界當然慢慢覺醒了。可是對中共來講,它是一個獨裁體制,它的合法性一直讓人存疑。過去一直以來,它的所謂合法性是建立在所謂的經濟的高度增長。

可是這樣的一個所謂的發展,它會有瓶頸。中共一直用改革開放但是不要忘了,中共只有開放,沒有改革。

而且它的開放,是搭著所謂全球化的順風車。然後跟西方的全球主義者,共同所謂壓迫中國的廉價勞工。

消費中國的自然環境,可是開放到一個程度,它一定會遇到瓶頸。因為你政治改革沒有搭配,它就會遇到瓶頸。跟美國合作繼續賺錢不好嗎?可是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對於中共的獨裁政權,是會有威脅的。

因為經濟持續增長,它需要配合改革,中共不願意改革,它必須保它的紅色江山。這就是我們目前看到的這一切中共目前要走回所謂的遠離改革開放的軌道。我一直不喜歡用「改革開放」了,也就是說回到文革這樣的方式。

它也必須有敵人,「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它必須塑造一個敵人,所以它把美國,也就是說中共在經濟發展到一個程度,國力也發展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它希望去挑戰現有的國際秩序。

中國希望變成國際秩序的制定者,而不是遵循者所以它在內宣的部分醜化美國操作民族主義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在穩固它所謂的紅色江山、跟紅色的政權。

不過中共即便是回到閉關鎖國,它仍然必須面對開放之後,跟國際社會聯結之後所帶來的衝擊。它這樣子的反改革,還能撐多久?我個人抱持相當的存疑。

新唐人《林瀾對話》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林瀾對話】王維洛揭祕墨脫大壩 影響超三峽
【林瀾對話】中共芯片大躍進遭遇美國大封堵
【菁英論壇】江澤民之死 誰拔的管子
【晚間新聞】傳胡鑫宇血型罕見 大官急需器官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舉報殺父凶手 葉婷被抓後精神失常
【遠見快評】北京疫情炸開 清零一大圈後回原點
【菁英論壇】年輕人反了 白紙革命席捲全球
【中國禁聞】習近平訪沙特想得啥?移民再成熱詞
【十字路口】官民都反抗 清零反噬共產黨
【全球新聞】醫院藥房人滿為患 北京疫情高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