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澜对话】栗战书奉命“演戏” 习为何隐身?

人气 22352

【大纪元2022年09月26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林澜对话

今天焦点:揭秘习近平为何神隐?“脚滑”怕曝身体隐疾?三号人物栗战书公开唱反调,或奉命演戏;普京“支持一中”只为骗北京,“核按钮”根本按不动。

普京习近平9月15号在上合组织峰会上见面,回国后不到一个星期,普京骤然升级了对乌克兰的侵略行动。

9月21号,普京发布了俄乌战争以来第一个动员令,宣布征召30万预备役人员。动员令,意味着国家武装力量从平时状态,转入战时状态,并对用于战争的人力、物力、财力进行统一指挥,使政治、经济、文化等活动一律服从战争状态。一切被动员和征招的人员和物资,必须按照规定的时间和地点到达,听候调配。任何违反动员令的行为,都要受到刑事处罚或军法制裁

动员令也分为全国总动员令和部分动员令两种。虽然次普京发布的是部分动员令;但这是俄罗斯今年2月入侵乌克兰以来,第一个动员令。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为即将到来的冬季大决战做准备。国际社会也再次表达担忧和谴责。

然而,普京悍然升级局势,最尴尬的人之一,或许是习近平。

栗战书的话与习近平相互矛盾

今年2月,普京借冬奥会之机和习近平会面,短短20天后,普京就发动了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这次借上合组织峰会见面后,不到一个星期,又升级了行动。

是习近平给普京某种承诺,表示会支持俄罗斯吗?然而,根据法新社等媒体的报导,在9月份的普习会上,普京针对中方对乌克兰危机的态度,对习近平说,“我们理解你们在这个问题上的疑问和关切”。这意味着,习近平当面向普京表达了针对俄乌战争的某种“疑问和关切”。

那么,中共的疑问和关切会是什么?专家认为,中共担心被深度绑定在俄罗斯的疯狂战车上,成为西方制裁的目标。

但与此矛盾的是,就在普习会面前几天,中共三号人物、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却专程访问俄罗斯,对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说:中方“充分理解和支持”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并且从不同方面给予“策应”。

所谓“策应”,是指战友在战斗中互相配合应对敌人。那么栗战书或者中共的假想敌会是谁呢?

但与此同时,栗战书的话与习近平相互矛盾:

一个宣称充分理解、支持和策应;一个却表达疑问和关切。到底哪句是中共的真心话,哪句是欺敌之计呢?
台湾淡江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系主任郑钦模教授的分析,与不少人的视角有所不同。来看我对他的专访。

林澜:您怎么分析栗战书和习近平“不同调”的现象呢?

郑教授:基于对习近平主政以来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后来战狼外交的强势。我觉得栗战书的出访,在我看来比较像是对于佩洛西(议长)访台的一种报复。

也就是说栗战书藉由参加所谓东方经济论坛这个机会,一样是由所谓的国会的议长,前往俄罗斯的议会进行访问,然后发表演说,而且发表的演说是明显踩到美国的红线的。中共非常喜欢搞这种对等报复的一个策略。在战狼外交里面,我们经常看到的这种报复。

而且栗战书只是三号人物,在集权体制里面,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是习近平说了算。我想(栗战书)比较可能就是去演一场戏,报复佩洛西对台湾的访问,然后也踩踩美国的红线。

随后习近平前往撒马尔罕,跟普京面对面的会谈。在那场一把手的对谈里面,才真正反映出普习之间,真正的一个过招,以及各方立场的一个表述。

栗战书只是人大委员长。那之后的习近平发表的,才是中共的政策。

从“合作无上限”到“疑问和关切”中俄貌合神离

林澜:今年2月普习会时,中共曾宣称“中俄合作无上限”,现在半年多过去,变成向普京当面表达“疑问和关切”,中共的顾虑在不断升级。

郑教授:之所以有所升级,当然首先是西方的制裁,恐怕来的比俄乌战前,他们在北京冬奥的会面的时候,所预期的可能要来得高,也来得急。而且拜登总统多次警告习近平,不要破坏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所以特别是中共,其实中共现在也受到西方的制裁,它们又得面对非常拙劣的清零政策、外资的撤离,其实也遭受了相当的困境。所以以现在的中共,是不是有那个底气,比较大规模地去援助俄罗斯,这是一般外界存疑的部分。

我相信俄罗斯大概也不指望,中俄之间的结盟关系这两个国家多年的交手,普京也不期望了。

我想(下一步)比较多应该着重在民间贸易部分,能够让俄罗斯透过民间贸易,弥补俄罗斯在后勤方面的一些窘困,就像我们听到的俄罗斯,连冰箱电视的晶片都拿出来用了。弥补俄罗斯在后勤方面的一些窘困。我想民间贸易部分,应该是他们接下来的合作上,比较可能进行的部分。

林澜:您刚才谈到了中俄之间的貌合神离,有很多的历史因素。其实白宫官员这个星期也说,中俄不是战略结盟,更像是权益的伙伴关系。但是,如果中美、或者是美俄关系越来越差,那么中俄为了抱团取暖,是不是有可能走向所谓的战略结盟?

郑教授:中俄之间现在其实就是一个抱团取暖的现象,但是他们的合作是基于彼此(各自)的利益,特别是针对跟美国的抗衡。是一个貌合神离的盟邦关系。中俄之间的矛盾其实很多,历史的仇恨也很多。

对中共来讲,它可能逐渐走向所谓的闭关锁国,它需要像俄罗斯这么大一个盟邦。虽然他们之间有很多的矛盾,但是在对于国际现有秩序的挑战、针对美国的制裁,他们都必须保持相当程度的合作,这是目前中俄之间关系的主轴。

但是在合作之间,它们也会有相当的竞争,包括日前的上合组织高峰会里面。其实中亚一直是习近平的一带一路,跟普京的所谓的欧亚主义之间的争夺战,现在也进入了白热化。普京的“欧亚主义”,他希望他一直是中亚的霸主;中共也希望不断地在渗透中亚,只是普京目前在乌克兰战场,遭受比较大的挫败,所以他在气势上似乎就低了一些,不过这两国在中亚之间的权力平衡互相合作跟抗衡会持续进行。

针对中共所谓的“21世纪海上之路”,其实它就是一个能源补给线,延伸到中东、延伸到非洲东岸。这个部分西方很容易透过,包括封锁马六甲海峡,对中共的能源补给,造成一个很大的制约。

这次在中俄蒙高峰会里面,其实我相信他们讨论到的,应该主要是油气管线,经过蒙古输入亚洲。如果这个协议谈妥的话,俄罗斯就会大量减少对欧洲购买俄罗斯能源的依赖。

其实俄罗斯跟欧洲的能源是互赖关系,不仅仅是欧洲依赖俄罗斯,其实俄罗斯也非常依赖欧洲的买家。那这个部分其实可以从东方,特别是从中国这边来做弥补。所以整个趋势其实越来越像新的冷战。

但是在新的冷战里面,军事已经不再扮演主要的角色,主要双方可能是在经济、金融、能源、各方面的。我把它归纳,其实是新冷战应该是一个价值的对抗。

上合峰会及会见普京 北京最后才公布 各有打算

林澜:谈到新冷战,冷战时期有北约和华约两大军事集团的对峙,一些人认为,现在中共主导的“上海合作组织(上合组织)”就是新冷战中的“华约”。而习近平自疫情以后第一次出国,就是为了出席这次的上合组织峰会。您怎么看上合组织的性质和作用?

郑教授:上合组织跟华约还是有所区隔了,华约其实主要是针对北约。结合所谓的卫星国家的力量,共同跟西方对抗,它的针对性很强,它是一个所谓的军事防御组织。

那上合组织其实更多是着重在经济,其实有人说中共放弃了上合组织,甚至在这次上合组织并没有表现很积极。在我的看法里面,上合组织毕竟是唯一一个由中共首先发起的,而且在名称上,也用上海这样子的一个中国的名称。

我想中共对它是非常在意的,特别像习近平,他这次的出访我认为习近平是心不甘情不愿去的。有人说他怕死、怕染疫,这应该也是原因了。另外就是习近平出访前,各国的媒体都已经公布了习近平即将出访乌兹别克斯坦。

但是中共官方一直没有公开的报导,甚至连普京都已经说他要跟习近平会面了,习近平还不甘不愿的。我想他其实不是太愿意出去了,不是太愿意出去的原因,应该还是他跟俄罗斯见面要谈什么。但是上合组织还是很重要。所以这应该是一个已经表排已久的行程,特别是他首先出访的第一站,有相当大的象征意义,他是去了哈萨克。

哈萨克,我认为它是一带一路最重要的国家。因为整个一带一路沿线最后是汇整到哈萨克,那萨克又有能源、贵重金属、各方面的的资源。所以在拜访哈萨克总统托卡耶夫的时候,他们也针对“中哈建交30周年”发表了联合公报。

也提到了彼此之间,要互相所谓的捍卫国家主权、领土完整,跟安全的部分,其实对哈萨克的安全(合作),就相当程度地针对了俄罗斯。而且哈萨克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开始,甚至追溯到2014年,从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开始,哈萨克从头到尾就是持反对的。

哈萨克也不支持所谓乌东两省的独立,所以习近平访问哈萨克,也有相当程度的一个象征性的意义,也跟俄罗斯在中亚抢所谓的“老大”。不过目前对中俄来讲,他们在对抗西方的时候,他们必须有所谓的内循环、外循环,必须拉帮结派,上合组织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场域,这也是为什么习近平这次,即便是不愿意面对普京,但是他还是参加了上合组织(峰会)。

不过上合组织现在问题很多。其实就在高峰会要召开的时候,亚美尼亚跟阿塞拜疆又边界冲突,有开战的。这在以前俄罗斯还很强盛的时候,是不会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说目前俄罗斯的四周围,可能造成相当程度该地区的权力真空。那中共习近平似乎想要去填补这一块,变成上合组织的一个老大,然后利用上合组织做一个结盟,对抗美国。

而这样的对抗,当然不只是在安全的部分,也包含了经济、政治、金融、甚至网络还是回到价值的对抗。

上合组织接下来很有可能,在所谓的新冷战里面,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前线。

习近平缺席晚宴 把舞台让给了普京等人

林澜:谈到这个上合组织的,有一个花絮、但也是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习近平这次难得出了国门,但却缺席了上合组织领导人晚宴,把舞台让给了普京等人。您怎么看这个现象呢?

郑教授:这个现在有很多猜测了,当然有人说后方着火了,我倒觉得有一个解释了,就是说习近平在各地强力推所谓的清零政策。在执行上,已经完全脱离了所谓的医药卫生的范畴,它已经变成一个政治运动。

其实在中共这样的政权,任何的一个社会现象,都有可能变成所谓的政治运动。变成中共各级党官员,表达效忠的方式。

所以即便没有阳性的确诊者,他也要把整个区域所谓的lock down封闭起来。中国现在有几亿人,现在是在一个封控的情况之下。如果习近平在上合组织峰会的晚宴里面,拿掉口罩在那边social(社交)、吃喝,我想首先这个观感是一个非常不好的。

另外有人提到习近平可能没有小本本不会讲话,或者是没有稿子不会讲话。他不习惯这样的social,他喜欢高高在上。我倒也不完全认为,我反而觉得在那个场域,第一 会有一些比较尴尬的。包括跟俄罗斯的碰面,他如果在晚宴这么轻松的场合,如果在话语上面有什么,造成国内对他有借口可以攻击,特别是在二十大之前;怕多话会造成更多的问题。

另外还有一点我个人觉得也蛮有可能的,就是说很多人对习近平的健康其实有很多的关注,包括这次在哈萨克斯坦,他下飞机,他走楼梯的时候有滑倒的现象。他走路上一直有双脚不平衡的现象,参加一个晚宴在吃东西这么长的时间里面,特别是暴露在这么多的摄影机下面,很容易被人家发现他健康上的问题,这也很有可能是他顾虑的一个部分。

林澜:您刚才也谈到了,上合组织内部虽然有分歧,但为了跟西方对抗,被迫地也会加强联合。但是我们看到现在西方社会,虽然也有加强联盟,但分歧仍然非常大,就比如在北约内部,关于如何对待俄乌战争,都有相当大的分歧。

国际社会越来越看清中共

郑教授:成立北约,是在苏联在推动所谓全球革命的时候,为了捍卫所谓的西方自由民主的价值。

其实苏联解体之后,也就是说冷战结束之后,北约从来没有团结过,我记得我2016年还曾经受邀参加北约的一个专家学者论坛。写了一篇文章,就是“团结分裂的北约”,就是试着去团结。每年都这样做,但是都没有达到效果。那谁让北约团结起来?俄罗斯,俄罗斯让北约团结起来。

如果不是俄罗斯对一个主权国家进行这样赤裸裸的侵略,破坏了国际秩序里面,非常重要的主权至上原则让西方受到威胁。但也只有在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团结起来。

其实就像中共很多年来,它披着改革开放的外衣,所谓的和平崛起,在国际上扮演一个大善人,国际社会其实非常的眩惑,也是一直到习近平所谓的战狼外交中共可以平视世界、东升西降这些东西……

让西方进一步地看清楚了中共的本质,才会慢慢有所谓的民主国家联盟,然后有印太战略。印太战略相当程度就是应对所谓中国一带一路的海线的部分。都是在刺激之下去做的因应了,那接下来中俄之间的的结盟。也是对应他们要对国际现有的秩序,进行挑战。

我相信国际社会其实被中共玩弄很久了,那它现在其实再美丽的词汇,大概都已经很难掩盖它对新疆、香港、法轮功、对很多人权团体、对国内一些记者,一些真正有改革理念的人的迫害,对台湾的压迫。

这些世人都已经看得很清楚了,这个时候以价值体系对抗的一个新冷战的时代,我想就要展开了。

新冷战的前沿就是台湾 俄罗斯会不会去“策应”中共

林澜:您刚才提到新冷战,一些人认为,新冷战的前沿就是台湾,台湾就新冷战的西柏林。而在这次普习会上,普京也对台海问题表态,说他支持一个中国原则。一些人担心,如果中共武力侵台,俄罗斯会不会去所谓“策应”中共,您觉得呢?

郑教授:我想普京在那个时候讲的,支持一中政策,比较像场面话了。

如果从国际政治的现实来讲,所谓的中共武统台湾,并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从前苏联时期,我们发现其实俄罗斯的战略,它希望包括在中国,或者在德国,对它可能有威胁的强权,如果处在一个分裂的状态之下,它是比较有筹码的,南北韩、南北越、东西德。当年其实斯大林原来他是希望毛泽东把蒋介石的军队,赶到长江以南,希望中国划江而治。

北方属于所谓毛泽东的共产政权,南方属于蒋介石的民主主义政权,中国的分裂是最符合俄罗斯的利益的,所以当年中华民国政府在内战中一路败退,很多的西方各国的外馆留在北京,慢慢承认北京政府了。但是俄罗斯的大使还跟随国民政府一路撤退到广州。所以俄罗斯的态度其实非常明显。

一直以来它都是在战略上,都是采取希望周边国家是在一个分裂的状态。另外,其实在普京执政早期,其实是非常积极在做相当多的改革。虽然他当然也是集权,不过他跟台湾也有很多的接触,只是说碍于国际政治的现实,台湾基本上都采取一个比较保留的态度。

甚至俄罗斯的国防部一直是台积电非常大的客户,如果两岸之间目前这样的状态,俄罗斯反而可以在关键的零组件部分,不要受到中共的制约。

而且国际社会对一中政策的解释都不一样。

当然俄罗斯现在非常需要中共的援助、协助。

所以他必须先表达善意了,至于说中共会不会发动武统,美国特别是拜登总统,多次的发言,是在提高中共武力犯台的代价,目前西方世界,包括欧洲的主要的国家,都对台湾表达了所谓的同情跟支持的立场。

当然在所谓台海对抗的主体,包括美国跟日本,日本在增加导弹部署,美国也不断地在对中共提出警告,包括拜登总统提到的,美国会出兵协防台湾,都在让中共觉得这是一个它很难负担得起的代价。

普京称用“所有手段”保护俄罗斯

已经有消息放出来,他要用所谓卫国战争,提升到一个战争的形态,而不是所谓的特别军事行动。在这样的条件之下,我想普京接下来面对的恐怕都是一个很难预测的未来,也就是俄罗斯的未来,其实不确定性非常地高。俄罗斯的政治精英,很难接受一个战败的领导人,这在俄罗斯历史上屡见不鲜。

所以如果在未来可能的中共犯台,俄罗斯会不会对中共予以协助,我想这个可能要做比较长远的观察。

林澜:普京最近宣称,会有俄罗斯掌握的“所有手段”来所谓保护俄罗斯。法新社说,所谓“所有手段”显然是指核武器。如果投入更多兵员仍然拿不到战果,俄罗斯会不会用小当量的战术核武器来扭转颓势?您的观察呢?

郑教授:我个人是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这同样也是普京没有办法承担的。你动用了核武器之后,你等于跟整个国际社会宣战。核武器主要的功能是拿来吓阻。

当然没有人能够预测一个独裁者,他可能采取的行动,就像当时大多数的人都不认为,普京会入侵乌克兰,但是如果普京还是一个理性行为者的话,那他应该会思考到,使用核武的代价不是他所能承担的。甚至会让俄罗斯变成国际社会的弃婴。

而且如果以这次俄罗斯在战场上的表现,他如果要动用核武的话,是不是能够很顺利地去,因为控制核武设备那个机关,它基本上是在普京、在国防部长,跟在参谋总长格拉西莫夫手上,

我个人认为概率不大3个人同时愿意进行一个疯狂的行为,去挑战国际社会一个最大的禁忌,我个人是相当保留的。

中国主要受惠于美国 中共只有开放没有改革

林澜:1960年代中苏关系紧张时期,中共曾面对苏联的军事包围,当时是美国为中国提供资金援助、技术支持、甚至直接提供武器装备,最后帮中国解了围。 但现在中共倒向俄罗斯,把美国宣传为最大的敌人。

郑教授:邓小平曾经提过,那些跟着苏联结盟、跟苏联友好的国家都是比较贫穷的国家,反而跟美国友好的国家,后来都变得比较富裕了。

中共在所谓崛起的过程里面,其实它主要是受惠于美国,虽然其实相当程度是骗,骗了西方世界几十年。美国跟西方国家对中共、对中国的民主化有所期待,希望跟中国合作,促进中国的经济发展,能够为中国带来民主改革的一个机会。

当然后来发现这是一场梦,西方世界当然慢慢觉醒了。可是对中共来讲,它是一个独裁体制,它的合法性一直让人存疑。过去一直以来,它的所谓合法性是建立在所谓的经济的高度增长。

可是这样的一个所谓的发展,它会有瓶颈。中共一直用改革开放但是不要忘了,中共只有开放,没有改革。

而且它的开放,是搭着所谓全球化的顺风车。然后跟西方的全球主义者,共同所谓压迫中国的廉价劳工。

消费中国的自然环境,可是开放到一个程度,它一定会遇到瓶颈。因为你政治改革没有搭配,它就会遇到瓶颈。跟美国合作继续赚钱不好吗?可是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对于中共的独裁政权,是会有威胁的。

因为经济持续增长,它需要配合改革,中共不愿意改革,它必须保它的红色江山。这就是我们目前看到的这一切中共目前要走回所谓的远离改革开放的轨道。我一直不喜欢用“改革开放”了,也就是说回到文革这样的方式。

它也必须有敌人,“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它必须塑造一个敌人,所以它把美国,也就是说中共在经济发展到一个程度,国力也发展到一个程度的时候,它希望去挑战现有的国际秩序。

中国希望变成国际秩序的制定者,而不是遵循者所以它在内宣的部分丑化美国操作民族主义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在稳固它所谓的红色江山、跟红色的政权。

不过中共即便是回到闭关锁国,它仍然必须面对开放之后,跟国际社会联结之后所带来的冲击。它这样子的反改革,还能撑多久?我个人抱持相当的存疑。

新唐人《林澜对话》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林澜对话】王维洛揭秘墨脱大坝 影响超三峡
【林澜对话】中共芯片大跃进遭遇美国大封堵
【菁英论坛】江泽民之死 谁拔的管子
【晚间新闻】传胡鑫宇血型罕见 大官急需器官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举报杀父凶手 叶婷被抓后精神失常
【菁英论坛】年轻人反了 白纸革命席卷全球
【远见快评】北京疫情炸开 清零一大圈后回原点
【中国禁闻】习近平访沙特想得啥?移民再成热词
【十字路口】官民都反抗 清零反噬共产党
【全球新闻】医院药房人满为患 北京疫情高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