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榮休主教陳日君站在被告席:黑暗中等待黎明

人氣 2116

【大紀元2022年09月30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理爾、張瑛瑜綜合報導)年屆90、遭港府拘捕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9月26日站在被告席上。羅馬天主教廷對此的默不作聲,遭到天主教內外的批評,同時亦引發了對中梵關係的熱議。

有評論認為,陳日君「被教宗拋棄」;有意見認為中共是看準梵蒂岡現時的軟弱,所以毫不避諱高調拘捕陳日君。事實上,無論天主教香港教區以至教宗,就該事件均在中共面前顯得遲疑。

陳日君因作為香港「612人道支援基金」信託人被指涉嫌勾結外國勢力,早前被警方國安處以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拘捕,這是港府在中共治下首次拘捕現任樞機

陳日君28日主持彌撒,被拘捕對他來說只是再次歷練。他今年5月被警方拘捕之後曾說教會「要殉道是很正常的事」。

曾任教於國家神學院 深刻感受大陸教會苦況

陳日君成為「敏感」人物,源於他長期以來對抗中共。陳日君1948年來港入讀修院,1961年在意大利晉鐸,正式成為神父。直到1973年,陳都在香港聖神修院神哲學院執教。

1989年至1996年,陳日君每年回大陸教書半年,總共到過七個不同的教區:上海、西安、武漢、河北石家莊、瀋陽、浙江省以至北京的國家教區神學院。

「在中國教學的七年間,我儘量規行矩步,從來沒有公開指責當時那些不理想的情況。我需要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想犧牲這個可以教育年輕中國神學院修生的機會。這時期,我最重要的責任是去了解、觀察,和明白這個時代的真實情況。」

中國共產黨嚴格管制宗教信仰,根據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2020年的報告指中國所有宗教領袖都必須接受政治可靠性審查,例如遵守中共政策。中共藉由控制一切宗教活動和信仰,來確保國家認可的思想。因此很多不承認官方宗教的人士轉而成立地下教會。

七年的生涯中,陳日君深刻感受到大陸教會的苦況,也自此開始積極反對中共極權,並為1200萬的大陸天主教徒爭取宗教自由。

陳日君堅拒中共剝奪港人自由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陳日君擇善固執,率直敢言,更堅守港人自由,多年來多次公開高調聲援社會事件並批評港府某些決策。

在2001年居港權爭議中,大陸父母在港誕下子女被界定為沒有居港權,當時正以法律途徑爭取居留權,而港府則指在判決前兒童不得上學,當時陳日君作為香港教區助理主教,公開呼籲天主教學校收留無證兒童讀書,被政府警告「可能犯法」。

2002年陳日君任香港教區主教。

2011年他反對政府強推「校本條例」,認為會削弱辦學團體自主權,並為此與政府打官司,敗訴後又禁食三日表示哀痛。

2006年,陳日君強烈批評北京政府將民間修煉團體法輪功,以企圖顛覆中共政權為名定為非法組織。他說:「如果你要幫那些弱勢的人講話,那些沒有機會出聲的人講話,你要講得大聲一點才行,否則人家聽不到。」

2014年他支持「占領中環」爭取香港特首由市民普選,他又說:「無民主等如無自由,無自由就好像奴隸。」

到2019年反送中運動後,中共圖窮匕見打壓港人。陳日君2020年1月在英文《大紀元時報》的訪問中,形容情況是一場戰爭:「因為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極權國家——中共。所以不是僅僅面對香港政府,香港政府可能只是一個傀儡。」

陳日君當時直言,如果香港人被剝奪了所有的自由,將會變得和中國的其它城市一樣:「我們都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也許他們現在已經達到了某種程度的繁榮。也許現在許多人已經脫離了貧困,但是整個國家的精神層面都沉淪了,絕對是『奴隸制』了。我們都知道(在那裡)天主教教會所受到的迫害是如何愈演愈烈的。」

2020年中共繞過香港立法機構,強推《國家安全法》,其中被指定義含糊不清的危害國家安全罪,陳更公開反對其立法。

陳日君被捕 天主教香港教區隔一天才回應

二次大戰後,樞機被捕的事件寥寥可數,但在中共極權面前,天主教官方對陳被捕事件的反應顯得遲疑。事隔一日,天主教香港教區才發長約120字的新聞稿回應,指極度關注陳的情況及安全,促警方和司法機關,以合乎情理及公義原則來處理事件,並指天主教香港教區「熱切地為樞機祈禱」。

天主教香港教區當時引來信徒和網民批評,指「多謝教區過去到現在持續地令人失望,我才學習到原來信仰同教區兩者其實可以分得很開,到今日才可以免於因教區所為而影響信德」、「這份聲明比祈禱更無用」等。

教宗拒就事件表態 不願評論中國是否民主

梵蒂岡以至教宗方面的反應,亦引來批評。梵蒂岡官方至今未表態支持陳日君,教宗方濟各早前被問到事件時,指陳日君在表達他自己的想法時,明顯有一些局限;不過他不能判斷,說此問題有很多看法,自己一向主張溝通。

方濟各又指,沒資格評論中國大陸(中共)是民主還是反民主,「因為這是一個複雜的國家」,不過「有些事情我們看來是不民主的」。

德國樞機批:「我們遺棄了他」

梵蒂岡未支持陳日君,引來德國天主教的穆勒樞機(Cardinal Gerhard Muller)批評,形容「我們遺棄了他」。

穆勒樞機續指,教廷由於中國主教任命問題上與中共達成協議的關係,因此放棄協助陳日君,直言此舉不符合教廷的教義。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前助理教授黃偉國,今年5月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曾指,教廷一直對中共軟弱,部分教廷領袖更妄想在中國大力發展天主教,作為解決全球教徒數目不斷下降的唯一方法。中共看準梵蒂岡軟弱這一點,所以毫不避諱高調拘捕陳日君,這一定程度上是梵蒂岡的無能及無知所導致的。

陳日君批教廷簽主教任命協議:如同「附和魔鬼」

雖然梵蒂岡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曾經在今年5月表示,對陳被捕感到非常難過;但他正是被陳日君指控制著教宗,推進主教任命臨時協議這個「妥協的政策」的人。

2018年9月22日,中共和梵蒂岡祕密簽訂為期2年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並建立雙方正式對話,協議細節一直保密,不過外界大致得知,是就任命中國大陸主教而與中共合作。協議在2018年10月22日起生效,有效期兩年。

梵蒂岡代表團與中國當局的祕密會談在天津舉行。意大利《亞洲新聞》報導說,梵蒂岡代表團拜訪了92歲高齡的天津主教石鴻禎,石鴻禎因拒絕加入中共承認的官方教會,而長期被當局軟禁。

陳日君當時亦指出,在達成協議後的2年間,中共對教徒的迫害加劇,包括讓地下教會消失、禁止18歲以下未成年人進入教堂及參加宗教活動等。所謂的「天主教中國化」,讓天主教變成共產黨的宗教,以國家和黨為領袖。

2020年10月22日,中國和梵蒂岡續簽臨時協議,決定把有效期延長兩年。該協議允許教宗對中國任命的主教擁有最終決定權,中國政府允許所有主教,包括官方教會的主教承認梵蒂岡和教宗的權威。

陳日君在該次續簽前夕,於2020年9月23日在中共病毒疫情下,隻身趕赴梵蒂岡求見教宗,但苦等4日無果。陳日君批評教廷欲與中共續簽主教任命協議的想法很「瘋狂」,如同「附和魔鬼」。多家意大利媒體也替他發聲。

陳日君指責帕羅林是「無恥大膽的騙子」 勉勵信眾黑暗中等候黎明

2020年雙方續簽協議時,帕羅林揚言協議「有助中國教徒獲得正常信仰生活」,又澄清拒絕以政治目光來解讀協議,並表示對大陸的人權和宗教自由問題,不能操之過急。

陳日君當時公開指責帕羅林「根本就不是為了信仰,可能是為了虛榮,我不知道有沒有其它的與中共的交易,這個東西我不知道,我不敢講。」並形容帕羅林為協議護航,虛假陳述協議草案,早在前教宗本篤十六世任內已經批准,是「令人噁心」,直斥他是「無恥大膽」的騙子。(a liar, not just shameless but also daring)

現在時值中梵主教協議再續簽前夕。教宗今年7月接受路透社專訪時說,希望能在10月續簽臨時協議,認為協議執行得很好,更形容是外交成果。

帕羅林更在9月16日受訪中表示,教廷準備將駐香港辦公室遷至北京。中國問題專家、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爾肯商學院終身講習教授謝田認為教廷是在進一步討好中共,「是把(天主教徒)港人僅有的自由信仰和對神的信心徹底葬送」。

陳日君今年5月被捕獲保釋後,主持為中國教會祈禱的彌撒時說,教廷與中共簽署了主教任命協定之後,可能表面上看中國教會有了進步,全中國的主教都獲教宗承認,中國主教也承認教宗。但他形容,協定「可能是教廷出於好心,但是做了不明智的事」。

他認為地上、地下教會合一的條件還未成熟,並未見到中國教會與教宗「在真理裡合一」。

他又勉勵信眾要在磨練下繼續忠於信仰,在黑暗中等候黎明。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陳日君樞機被捕 學者:中共看準梵蒂岡軟弱
陳日君等6人被控未為「612基金」註冊不認罪
梵諦岡欲將駐港辦遷北京 學者:葬送信仰自由
前教廷部長費洛尼樞機指 陳日君不應被港區國安法定罪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對白紙革命表態?防疫政策大變
【拍案驚奇】真實死期遭疑 江澤民黑歷史再曝光
【時事金掃描】各地抗議封控 一張照片看哭中國
【舞蹈三劍客】舞蹈演員才有!意想不到的8個「怪」習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