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楊慧妍:中共金融爆雷的犧牲品?

【大紀元2023年09月06日訊】她是典型的富二代,踏入職場的那天就成為中國女首富。但當她正式接棒父輩創下的江山時,家族企業早已千瘡百孔,往日依靠的「政治人脈」也在中共頻繁發動的黨內清洗中自身難保,而她正在一步步淪為中共的犧牲品。她就是碧桂園二小姐楊慧妍。

今年7、8月份,北京、河北等地爆發的大洪水再次證明,洪水的流向並不完全由地理高度決定,而是取決於受災的人們在權力、等級方面的落差。如今,以恆大、碧桂園等房企爆雷為代表的金融危機正如同洪水一般,衝擊著中共的金融防洪堤。

8月7日,碧桂園未能按時支付應付的2,250萬美元利息。隨後,碧桂園在香港上市的股票應聲大跌近15個百分點。自今年年初以來,碧桂園港股已被腰斬,目前的市值約為60億美元,與2021年中國房地產市場開始下跌之前相比,碧桂園的總市值已經蒸發了近200億美元。

緊接著,碧桂園在8月14日將旗下11支境內發行的債券暫時停牌,這些債券的發行規模超過了22億美元。而在今年上半年,碧桂園的虧損額度估計高達76億美元。

金融危機的洪水正滾滾而來,中共會向何處洩洪?它可以給國企、央企不設限制的貸款,但為什麼不能給恆大、碧桂園等民營企業貸款續命呢?

今年3月初,68歲的碧桂園創始人楊國強正式卸任,把公司主席的位置讓給自己的二女兒楊惠妍。但楊慧妍接手的碧桂園早已千瘡百孔。而就在此時,中共蓄謀已久的,以「共同富裕」為名的均貧富運動與即將決堤的金融洪水都逼到楊惠妍的面前,她和碧桂園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

楊慧妍,1981年9月出生於廣東省順德。父親楊國強在上世紀80年代依靠房地產起家,他的創業之路和萬達集團的王健林相似,最初都是從包工頭幹起,在90年代初的房地產市場化的過程中,逐漸積累起一些財富。

1992年,楊國強創辦自己的房地產開發公司碧桂園,那年楊惠妍11歲。幾年後,楊國強帶領碧桂園走出順德老家,進入外地市場。1999年,碧桂園廣州樓盤開售時,創下了當月銷售3000套單位的紀錄。

在一些人的口中,楊國強常常被描繪為最土的富豪。據熟悉他的人說,楊國強早前是個放牛娃,做過建築工人,17歲之前沒穿過鞋,做企業之後也是不修邊幅,總穿大一號的西裝,一開會就脫鞋、盤腿,搞房地產開發從來不進市區,專撿別人看不上的荒地,「像賣白菜一樣賣別墅」。

也許是因為自己窮怕了、苦怕了,這位放牛娃出身的中國最土的富豪極為重視對下一代的培養。

在楊惠妍讀初中的時候,常常被楊國強帶到碧桂園懂事會會議現場,那時她只有十三、四歲,還不能完全聽懂大人們討論的話題,但會議結束後,楊國強就會給她講每個人說了什麼話,以及他們都是什麼用意,也會向楊惠妍傳授自己駕馭公司的經驗。

楊慧妍讀高二的時候,被父親送去英國留學,後來轉往美國俄亥俄州州立大學學習,獲得市場營銷及物流專業學士學位,楊惠妍還擁有文學學士學位和清華金融學院進修班的經營管理碩士學位。

2005年,楊惠妍在父親的安排下進入碧桂園,擔任採購部經理,並參與制訂發展策略。2007年初,她獲得楊國強贈送的碧桂園70%的股權,並以160億美元身家被2007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評為中國大陸首富。

這意味著,楊國強主動將中國首富的桂冠戴在了自己女兒的頭上。那時楊惠妍只有25歲,剛結婚一年,在這之前,她還是一個極少在公眾場合露面的女孩子。

或許由於這件事造成的轟動效應波及到碧桂園的正常營運,楊國強在當年4月2日特意公開回應稱,「將股權轉讓給女兒楊惠妍,是希望訓練她成為碧桂園繼承人。」 同時,楊國強說,自己有三個女兒,並不會只將股權轉讓給其中一個,楊惠妍只不過是代表家族持有股份。

楊國強把女兒立為中國首富不久,碧桂園於2007年4月20日,在香港聯交所主板塊掛牌上市,並發展成為中國最大民營建商。但到了今年8月中旬,碧桂園股票跌破1港幣大關,首次淪為香港人口中的「仙股」,碧桂園面臨被迫摘牌退市的風險。

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8月11日表示,目前碧桂園尚未償付的美元債務規模約在100億美元左右,而碧桂園暴露的財務問題可能會威脅到其它房企的穩定性。也就是說,穆迪擔心,碧桂園爆雷會引發行業內的骨牌效應。

據一些金融界專業人士分析,中國房企的債務總額可能會遠遠超過外界的估算,因為在房地產市場處於順風時期,為了拓寬融資渠道,很多房地產公司並沒有將所有債務都記錄在資產負債表中。它們通常以合資企業、聯營公司或少數股東的名義,隱瞞債務規模。一旦發生債務違約,外界就會發現記錄在案的債務只是冰山一角。

就在碧桂園暴露債務危機的前夕,楊國強在今年3月份正式退位,把碧桂園主席的職務讓給了楊惠妍。但此時的碧桂園正一步步滑向政治與經濟相交織的陷阱。楊惠妍也像坐上了過山車。

據彭博億萬富豪指數顯示,目前楊惠妍的財富已經比2021年6月時峰值跌了84%,她的身家已經比最高峰時減少了286億美元,現在淨資產約為55億美元,在彭博財富指數追蹤的全球超級富豪中,楊惠妍的資產下降數額最大。

碧桂園、恆大等中國頭部房企的快速崛起與失控,都離不開中共的政策因素。中共為了自身的生存和統治,可以隨時讓這些企業生或滅。

「文革」結束後,中共政權面臨土崩瓦解,鄧小平被迫在上世紀80年代搞「改革開放」再次為中共續命,到後來房地產市場化,中國私有經濟開始活躍。楊惠妍家族正是在那個時期乘勢崛起。但逐漸富裕起來的中國人讓中共感到了恐慌,中共擔心,有了物質基礎之後,人們會向政府要求更多、更大的權力。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曾推薦中共幹部讀一讀出版於1856年的《舊制度與大革命》一書。政論家陳破空認為,這反映了王岐山所代表的中共高層的集體焦慮,而當今中國,像極了爆發大革命前夕的法國社會。

縱觀中共在1949年建立政權之後的所作所為,無不體現出,中共惡政的馭民之術在於:愚民、弱民、疲民、貧民和辱民。說白了,中共要的是國強民弱。如今,中共正在以「共同富裕」的名譽,來推行它的再次「均貧富運動」,即弱民之術。

2021年8月,中共黨魁習近平在中央一級的財經會議上說:「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共同富裕是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不是少數人的富裕。」習近平在會上還提出了「三次分配」論,聲稱要在制度層面確立「三次分配」的基礎,從而實現「共同富裕」。

中共的上述論調,讓如今的一些中國人想起計劃經濟時代的「平均主義」,在那個時期,基本是「全民共同貧困」。

旅居美國的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認為,中共政府一直堅持公有制為主導的經濟指導方針,在所有類型的企業當中,國有企業被稱之為「共和國長子」。而為中共新舊權貴斂財的民營私企則不可避免地隨著「政治靠山」的失勢而受到衝擊。

何清漣的這個觀點似乎正在楊惠妍家族應驗。在今年3月以前,楊國強曾連續擔任兩屆中共全國政協委員,歷時十年,但在今年3月以後,他離開了這個橫跨政商兩屆的精英俱樂部。

習近平提出「共同富裕」的2021年對於碧桂園來說,是一個由盛轉衰的歷史性的轉折點。楊惠妍也透過公司發布的致歉信提到,「自2021年以來,地產行業步入了大調整,房企普遍面臨生存大考」,碧桂園面臨創業以來最大的危機。

目前的一些跡象和中共頒布的政策讓一些人擔心,中共正在朝向所謂社會主義公有制為主體的經濟模式回歸。碧桂園等大型民營企業的生存空間遭到進一步打壓。「公私合營」、「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夢魘,似乎離當今的中國社會越來越近。

42歲的楊惠妍從他的父輩手中接過了千瘡百孔的碧桂園,而當今中國的政治氣候也和其父輩創業時期不一樣了。像楊慧妍式的中國民營企業家,恐怕將成為中共財富再分配的犧牲品,他們是中共傾洩金融洪水、民怨洪水的洩洪區。

人物真相》製作組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還原真相】陷入中共官場百慕大的秦剛
【還原真相】習近平的牽馬人:新火箭軍司令王厚斌
【人物真相】董經緯:埋在香港特務網的暗樁
【人物真相】傅曉田:墮入冷宮的「鳳凰」
最熱視頻
【熱點互動】美阻台海戰事 武裝台灣更快更多元
【全球新聞】中俄領導人缺席G20 印度或逆襲
【晚間新聞】廣東水庫洩洪 民房被淹
【中國禁聞】華為新手機上市 專家:關鍵製程仍受美控制
【環球直擊】習缺席G20 拜登:很失望
【軍事熱點】突破第一層防線 烏反攻大門正打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