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中共干預美國選舉 專家有識別妙招

人氣 1755

【大紀元2024年05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破解中共干預美國選舉,專家有妙招,關鍵是讀懂中共官方宣傳機構的報導,學會依此套用識別虛假宣傳。

由於擔心被指責干涉選舉,北京一直迴避公開支持任何一位美國總統候選人。但是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它正試圖影響甚至干預美國2024年大選。而它不變的反美宣傳因積重難返,已經剎不住車,處處露馬腳。

北京過去曾試圖干預過台灣、澳大利亞、馬來西亞和泰國等國的選舉。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研究員約書亞‧科蘭茨克(Joshua Kurlantzick)表示,不過,中共笨手笨腳的干預努力常常適得其反,導致目標國家的選民更加反共。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馬克斯‧布特(Max Boot)週一(5月20日)刊文表示,他採訪過的中國觀察人士對中共干預美國大選的警告不以為然,部分原因是他們認為在拜登和川普之間難以做出選擇。

中共對美發起2024年虛假信息戰

毫無疑問,中共的虛假信息機器對美國總體來說是一個日益增長的威脅。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最近表示,有證據表明北京「試圖影響甚至可以說干預」美國2024年大選。

美國國務院2023年就警告稱,「北京已投資數十億美元建設信息生態系統」,其中又以建立宣傳和虛假信息傳播列為主導。

美國情報界也對北京的信息行動敲響了警鐘,特別是對中國社交媒體應用程序TikTok在美國的行為。

美國情報總監辦公室3月發布《2024年度威脅評估報告》說,「中國(中共)可能會試圖在某種程度上影響2024年的美國大選,因為它希望排擠對北京的批評,並擴大美國的社會分歧。」

情報機構說:「北京在其影響力活動中表現出更高程度的複雜性,包括試驗生成式人工智能。」

中國問題專家表示,一些中國帳戶目前正在放大「讓美國再次偉大」(MAGA)的信息,並不是因為他們一定希望共和黨候選人川普(特朗普)獲勝,而是因為他們想在美國散布不和。

中、俄兩國一直在散布虛假信息,嘗試破壞美國民主以及美國反擊中共侵蝕的努力。據悉,中、俄兩國每年在此方面的花費高達數十億美元。

警惕中共反美宣傳 專家有識別妙招

美國情報機構的報告指,「中國(中共)一家宣傳部門運營的TikTok帳戶在2022年美國中期選舉中針對兩黨候選人。」

國會最近通過了一項立法,可能迫使TikTok的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在美國剝離該應用程序,但該法律正在法庭上受到質疑,並且要到明年才會生效。即使TikTok在美國出售或被禁止,它仍然可以在許多其它國家/地區使用。

如何提防TikTok上的中共反美宣傳?布特點出了北京的死穴。

「要查看北京試圖傳播的信息,你要做的就是點擊《中國日報》(China Daily)或新華社(共產黨的兩個主要宣傳機構)的網站。」他寫道。

因媒體是黨的喉舌,所以它們的報導通常生硬且立場宣明,反美仇美恨美是中共黨媒的既定立場。

最近中共媒體的宣傳在試圖抹黑美國在促進人權方面的行為,諸如渲染美國警察在校園抗議活動中對學生抗議者的執法行為。還有,北京試圖分化美國與盟友之間的關係,同時放大美國社會的政治極化。

中共在TikTok上的反美宣傳也是一脈相承,從立場上很容易識別。

布特提醒說,比較容易混淆的是,中共經常借用一些表面上與北京政府沒有直接聯繫的社媒帳戶暗中傳播類似的主題——事實上,這些帳戶經常冒充自己是美國人或其他外國人,並偽裝成是在表達個人觀點。

圖為示意圖。 (Antony Dickson/AFP/Getty Images)

警惕獨裁政權利用民主國家的言論自由

美國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弗吉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馬克‧華納(Mark R. Warner)警告說,由於政府和社交媒體公司之間缺乏密切合作,美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受到外國選舉干預,現在的人工智能工具已經到了可以製造「深度贗品」的程度。

布特說,俄羅斯是虛假信息領域的早期領導者,但北京現在正在跟隨。美國最好加強防禦,否則更多選舉將受到外國干涉。

美國記者兼歷史學家安妮‧阿普爾鮑姆(Anne Applebaum)在其新書《獨裁公司:想要統治世界的獨裁者》中說,最初認為互聯網將為獨裁政權敲響喪鐘,現在看來這種希望顯得天真得無可救藥。

她說,事實證明,中共等在審查互聯網方面極其嚴苛,而在美國和其它言論自由天堂,社交媒體平台上充斥著破壞自由民主的陰謀論和謊言。

中共踢到鐵板 拜登、川普都差不多

2024年美國大選的一個特點是,在國會一致抗共的的大背景下,拜登、川普兩位候選人在比賽誰更抗共。

私底下,中國大陸的外交事務學者都普遍認為,無論是在拜登或川普的領導下,美中關係都無法得到顯著改善。

用他們的話說,從北京的角度來看,拜登和川普之間沒太大差異。

美國布魯金斯學院中國中心主任何瑞恩(Ryan Hass)告訴布特,「我不相信北京對川普或拜登有好感。我認為,兩個他們都不喜歡。」

《華盛頓郵報》過去報導說,幾乎所有中國國內的外交政策專家都同意,對北京來說,兩位美國候選人都不是好的選擇,因為都無助於挽回中美之間的困難關係。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趙明浩形容,拜登和川普就像「兩碗毒丸」。

「無論誰上台,北京面臨的壓力都將繼續存在。」他告訴《華郵》,中美關係處於「結構性和長期蕭條」階段。

杜蘭大學在讀美國政治與政治經濟學博士生史嘉辰(Jiachen Shi)在《外交學人》上撰文說,拜登繼續強調美中競爭,但長期的政治經驗使拜登比川普更容易預測,而川普對共和黨的控制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緊。

「在拜登領導下,與中(共)國的競爭已經演變成一個哲學和政治問題,而川普主要從經濟角度看待這一問題。」他總結說。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專家警告:AI以假亂真擾亂2024美國大選
周曉輝:拜登為何再次警告習不要干預美國大選
FBI警告:中俄伊試圖影響美國大選
秘魯邀美投資新港口 制衡中共影響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