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報導北京街頭的真假名牌

標籤:

【大紀元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陳常鵬、白玉編譯報導) 舊金山記事報網路版(SFgate)2月6日報導了北京街頭穿着的變化。生于1974年北京,李偉慶 (音譯) 先生是在中國以國營企業為經濟骨幹的年代下成長的。當李先生還是個小孩的時候,大部份的中國家庭都在追求所謂的 “三大必需品” :一只手錶、一輛自行車和一台縫紉機。他的雙親來自於兩個地主家庭,在文化大革命的時期 (1966-1976) 被標為“右派同情者”(rightist sympathizers)。他還記得儿時第一次見到原本是一位教授的爺爺時,正是他老人家剛結束十年的農村勞改回來團聚的日子。李先生回想起當時北京最時髦的是有几百樣款式的毛主席像章,他說:「那時正是流行毛主席的時候。」

但在鄧小平將中國的經濟環境開放后,毛的像章也于1980年代退出流行潮。李先生記得還是個小孩的時候,大家都把自己的毛像章丟掉。他說:「每幢公寓外丟棄的像章堆得像小山一樣。」他懊悔當時沒有留下几個那種古董像章,因為現在北京市面上的毛澤東紀念品都是膺品。他說:「我早該發大財了!」

23歲的宋菲(音譯)在北京熱鬧的西單商業區開一家精品店,她說:「當我還在讀高中時,學生并沒有穿著流行時裝,我們只能穿著簡單的制服,只有一種顏色。大部份中國小孩都是在這種模式下長大的。」她還記得說:「整個中學時期,我都沒有自己外出過。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樣騎腳踏車到天安門廣場。」

幾年前,李先生在廣東省逛街買鞋子時,看見一雙真品Airwalks,是在中國製造的,他拿起包裝盒并与生產的工廠接觸。李先生向家人借了相當于美金1000元的資金開始作小本經營。簽下合同購賣工廠所生產的非規格品与多餘存貨。李先生表示:「大部份的工廠會多生產約2000件產品,為以防万一有不合規格的產品或設計上有瑕玼的情況。他們也不想把這些貨丟掉,于是我就收了。」然後他以遠低于美國售價的價格推上精品店与批發商市場。

走在北京著名的幾處賣外國名牌衣服的商場,比如秀水街、三里屯等, 看到 眼里的是很多名牌, 如GUESS、LIZ等牌子的服裝。但是這些名牌盛名之下的貨色,你需要仔細看端詳,雖然國內廠商生產的像李先生所賣的正牌黑市貨在國內可能有, 但假名牌也有,可以從衣服的袖口、 內邊等處的粗針大線中看出是假的。內行人說, 買這種假名牌服裝的害處不少,因為舉凡這類假名牌往往不按牌理出牌,與其連帶的服裝質地含量以及洗滌要求也與真實衣料不符,比如只能乾洗的衣服標注的卻可能是可以水洗但不能加漂白劑。這樣的衣服,可能下第一次水后就立即吻合了你女兒的身材 。

宋菲的精品店是租的,樓層面積約130平方英呎﹐每月租金相當于美金1000元,是北京最高价位的。她那繽紛的店面陳列著許多精挑細選的收藏,其中包括精緻的日式絲質大衣、Atomic Boy的皮夾,甚至也有瓷的毛主席肖像等。宋小姐表示她之所以能夠這麼成功,是因為她跑遍了中國各處找到來自日本与美國最新的流行品,并以“賤价收購”。不同于李先生的地下批發生意,宋小姐的店是注冊過的,并得向北京市政府繳稅。但就像其它西單區的商店一樣,她也很可能帶回像李先生所賣的正牌黑市貨或假名牌。

李先生說:「只因中國的法律与規定尚未健全,我才能營利;估計我們的榮景還將維持約5到10年。」李先生斡旋于地下市場間,還得回避中國主管當局。因為如果全中國的成衣攤充斥著越來越多的Airwalk、Vans及Etnies等名牌原廠產品,這些跨國公司們會立即對中國政府施壓,查禁這個販售遠低于美國售價的真品名牌鞋与服飾的黑市。李先生希望有朝一日能擁有自己的製鞋事業,并走上國際市場。他說:「等到我賺了足夠的錢后,我希望能建立起自己的品牌,并擁有自己設計的產品。」

李先生和宋菲的故事象徵著中國多變的經濟發展:正當許多國營企業的員工們面臨著失業問題時,像此類鑽法律漏洞的生意人卻大發利市。自從2001年中國成為WTO的會員國后,中國持續著開放政策,任由其13億的人民自行在日益活躍自由市場經濟環境中尋找自己的未來。(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新疆第一家家樂福分店 今天揭幕
台灣民眾看兩岸關係由持平轉趨負面
陳勁松:中國與印度:誰更有前途?
台灣大選北京緊繃 中國實施航空管制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中共竊國 蔣介石開啟反共大潮
【拍案驚奇】黎巴嫩爆炸內幕深?共軍缺錢4原因
【西岸觀察】追責中共 參議員范士丹為何反對
【紀元播報】內幕:中共女軍醫掩蓋身分在美被捕
【紀元播報】習被指是中共滅亡「總加速師」
【一線採訪視頻版】孫春蘭急赴大連的背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