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穎:小保安和老收荒匠

─民間記事

曾穎

標籤:

【大紀元3月29日訊】在城裏生活的人都知道,保安和收荒匠是天敵,像貓和老鼠,因其職業特徵的不同本能地對立著。

保安的職責是守門,把一切有可能影響小區安全和安靜的因素堵在小區大門外。而收荒匠的職業特徵,則是要在小區的旮旯裏四處轉悠,把城裏人不要了的舊電視機冰箱洗衣機以近乎白給的價格收回去,再轉賣到鄉下,他們南腔北調的吆喝,就成了影響小區安靜的主要因素,因而他們也成爲保安們主要防範的物件。

在我所住的小區裏,前些日子新來了一個小保安。由於物管公司經營不是很理想,保安的生活待遇一降再降,因而,換保安之類的事也算稀鬆平常。小保安來了很長一段時間也沒引起人們太大的注意。但收荒匠們卻注意到這樣的細節,因爲每換一次保安,就意味著他們前一階段所做的公關工作包括賠的很多笑臉和說的很多套近乎的話都白搭了,一切還得從頭再來。小保安嘴上無毛一臉嫩相雖然不值得尊敬,但他身後那幾百戶人家中的舊彩電冰箱洗衣機卻值得。

於是,新一輪公關工作開始,賠笑臉套近乎發煙,這些對小保安似乎都沒什麽效果,因爲小保安不吃這一套,他這個工作,是費盡千辛萬苦托熟人介紹的,他非常愛惜,決不願意輕易的拿一支煙和幾個陌生的笑臉去做交換。

收荒匠們公了幾次關之後,見小保安水潑不進,於是各自心灰地走了。小保安耳根清靜了,每日穿著嶄新的保安制服,提著高壓電棒手電筒在花園裏轉悠,感覺良好極了。

然而,這種好日子終於沒有維持太久。

六月裏的一個中午,太陽把蟬兒烤得慘叫,小保安照例在認真巡視院子,在烈日下,他覺得自己頭上有焦糊的味兒。當他巡視到後門時,他發現一個老收荒匠在鐵柵牆外面睡午覺按道理講,這是在他的管區以外,他沒必要管,但老收荒匠那頭花白的頭髮和身後那塊小得可憐的樹蔭使他隱隱有點難受的感覺,老收荒匠那滿臉油汗甜甜的睡相使他想起他那當了一輩子鐵匠的爺爺,他老人家勞祿一生,最大的快樂也無非就是抽張木頭板子在別人家高房子的陰影下睡個午覺,他沒吃過什麽好的也沒穿過什麽好的,最知足最快樂的也就只有中午這1個多小時的清涼和安靜。

想著他那位死于食道癌的鐵匠爺爺,小保安心裏酸酸的,他在最短的時間裏,做出了他進城以來最大的一個決定,他要讓老收荒匠到小區的地下車庫的通風口去睡午覺,那裏既安靜又蔭涼,而且很少有人經過。

天大的好消息落在老收荒匠頭上猶如橫空砸下一個大餡餅,把老頭砸得有點懵,他很惶惑地看著小保安,遲遲不敢接招。在端詳了小保安半天,確信他的笑臉背後沒有什麽陰謀之後,他最終決定接受小保安的好意,到小區的地下停車場的通風口去睡午覺,他們約定,不許在小區裏吆喝,不許做睡午覺以外的任何事,不許讓人知道。

老收荒匠從烈日的小樹蔭下進到小區的地下停車場,仿佛乞丐從茅草棚進了皇宮,一連幾天中午反而睡不著覺了,總覺得擔心吊膽。小保安於是就安慰他說:你放心睡吧,我已向領導彙報過了,他同意了。

小保安一句謊言,讓老收荒匠從此安靜地睡著了,夏天就在這平靜幸福中慢慢地走進了秋天。

中秋節前夕,天氣依舊還是悶熱,幸福了整整一個夏天的老收荒匠決定要感謝那些讓他幸福的人們,他把目標鎖定在小保安和他的領導身上,當他把他這輩子買過的最貴的20元一盒的月餅送到保安主任面前,並誠惶誠恐地感謝他的時候,他看到主任的臉像豬肝一樣充滿了烏血。

小保安被掃地出門,像老收荒匠送的月餅一樣,主任點著他的鼻子說:你以爲你是誰?你有什麽資格幫助人?你配嗎?

小保安沒言語,從地上撿起月餅,很脆地咬了一口。這時候,中秋節的月亮從東邊的樓群背後探出頭來,像一隻困惑的眼睛,驚愕地注視著讓它越來越搞不懂的人間。(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曾穎:在鄉下被查暫住證
曾穎:民工鬥雨
曾穎:龜兔賽跑
曾穎:買米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疫情疊加危機 中共政局像明末
【十字路口】中共沒錢了!習王朝三大恐懼
【有冇搞錯】從瘟疫化石談官員躺平
【時事軍事】西方與俄羅斯 歷史性坦克對決似已就緒
【財商天下】上海港航運取消率極高 中國經濟恢復艱難
【探索時分】專訪雄三總工程師張誠博士(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