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北京運動群眾下的“網民效應”

林保華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6月17日訊】北京運動群眾下的“網民效應”

台灣藝人張惠妹在杭州因為網民的叫囂﹐導致當地學生上街抗議﹐不得不取消演唱的事件,不但在台灣引起強烈反應﹐在大陸學生內部也有不同意見﹐不同意見當然是少數。據台灣《中國時報》的報導﹐一位國台辦官員坦率表示,張惠妹是無辜的。他說,張惠妹是因為四年前在陳水扁就職大典上演唱中華民國國歌,而成為這波大陸網友點名台獨“綠色藝人”排行榜的頭號撻伐對象,事實上這絕非大陸官方政策。官員說,整個事件是網友把阿妹列為綠色藝人,透過網路引來杭州學生到現場去抗議,而當地主管機關對於這種自發性反台獨的“愛國行為”又不好制止,才演出這場風波。

《中國時報》第二天又報導﹐近來有關大陸計劃嚴懲“綠色台商”的傳聞不斷,北京權威人士澄清指出,大陸的不滿主要是針對極為少數搞台獨的台商,而不是所謂的“綠色台商”。當局既然表示不是要對付“綠色台商”﹐更不可能去對付像張惠妹那樣的所謂“綠色藝人”。這或者也可以證明國台辦並不願意封殺阿妹。

然而國台辦對這個事件就沒有責任﹐責任全在網民身上嗎﹖事實是﹐國台辦首先恐嚇綠色台商﹐在5月23日的記者會上﹐國台辦發言人張銘清表示,不歡迎在大陸賺錢又回到台灣支持台獨的台商投資﹔然後才由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點名奇美集團的許文龍﹐於是就出現“擴大化”的現象﹐不但台商人人自危﹐而且擴大到“綠色藝人”。在這個情況下﹐所謂“權威人士”才又發明“台獨台商”來縮小對“綠色台商”的打擊面。這不是中共對台商的厚愛﹐而是擔心危害到中國經濟的發展和貪官污吏的個人收入﹔也擔心影響兩岸經濟﹑文化的交流而影響中共對台灣的“統戰”。

甚麼叫“支持台獨的台商”﹖這不是法律語言﹐也不需要法庭裁決﹐就憑官員﹑媒體﹐乃至網民與普通民眾的個人好惡﹐這就是中共“人治”的特色。這同WTO的公平競爭與自由市場的法治精神完全背道而馳﹐是中共屢教不改的“政治掛帥”在作怪。要做到“全球化”與“完全市場經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因此﹐也不能把責任完全推在國台辦身上﹐這是中國“一黨專政”的體制決定的﹐由中央對台工作小組決定﹐再由中共中央宣傳部與國台辦號召推行的。即使不想擴大化﹐但是中共平時對民眾進行的仇視台灣﹑仇視美國的所謂“愛國主義教育”﹐難免使網民們“自發”起哄。此外﹐中共在“路線鬥爭”中必然是“寧左勿右”﹐因為“右”是政治立場問題﹐在台灣問題上更是“愛國”還是“賣國”的問題﹐而“左”只是認識問題﹐甚至是擁有“樸素的階級感情”或“樸素的民族感情”﹐在這種政治氣候帶動下的“網民效應”自然也是“寧左勿右”。

也因為如此﹐網上作家如果被認為犯“右”的錯誤﹐中共就毫不猶豫的逮捕入獄﹐如關了一年多的劉荻﹐最近被判刑的杜導斌﹐以及著名的新青年四君子等。但是如果顯示極左的“愛國”言行﹐哪怕是充滿暴力的語言﹐也沒有任何責任﹐例如兩岸關係緊張的時候﹐美國軍機誤炸貝爾格萊德中國大使館﹑海南島上空中美軍機誤撞﹐乃至同中國並沒有直接關係的美國九一一事件的時候﹐以及對法輪功的鎮壓﹐那些下流與血淋淋的語言蜂擁而出使人寒心。由於受到當局縱容﹑鼓勵﹐以及中共豢養下網特們的煽風點火﹐網民們的調子就越來越高﹐越來越亢奮﹐一直到聲嘶力竭和事件淡化為止。

為了恐嚇美國和台灣﹐中共把這些粗暴的網民叫做“民意”﹐現在對“綠色台商”與“綠色藝人”的點名與行動超出當局預料﹐則把責任推給網民﹐但是還稱這是他們的“愛國行為”﹐這不是進一步縱容是甚麼﹖對強迫性拆遷的抗爭中共都要抓人﹐對下崗工人與農民反對貪官污吏橫徵暴斂的抗爭中共也要抓人﹐更不要說是反對中共專制統治的任何示威與請願﹐但是這次攻擊阿妹的集會居然可以順利進行﹐就如當年打砸美國駐北京的大使館一樣﹐難道當局不就是整個事件與具體活動的幕後黑手嗎﹖中共當局既要台商的錢財與技術﹐又要把台商完全玩弄在他們的手裡予取予求﹐對這種強盜行徑﹐還要裝出和自己沒有關係的樣子﹐台商與台灣人民就這樣容易被欺騙嗎﹖

中共是“運動群眾”的能手﹐現在“與時俱進”到運動網民了。但是別以為民眾都是傻瓜﹐特別是煽動狹隘民族主義情緒﹐這個雙刃劍最後必然刺傷中共自己﹐現在已經看出一些苗頭了。因此現在站在懸崖上的是中共自己﹐玩火自焚的也將是中共自己。 (自由亞洲電臺)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林保華﹕台灣總統選舉觀選札記
林保華:勿以族群藉口撕裂臺灣
林保華:端午節成為人類遺產將鼓勵“臺獨”
林保華: 北京可能承認「兩個中國」?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發源地疫情再起 武漢再爆確診
【重播】川普總統簽署「美國大戶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軟買抖音?納瓦羅暗指不適合
【拍案驚奇】美欲黃岩島開戰?閆麗夢再揭內幕
【有冇搞錯】李克強受辱 習近平的北戴河危機
細思極恐!大陸手機記錄日常對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