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下的乞討大軍

(大陸)高峰

標籤:

【大紀元6月13日訊】中國大陸現在據說已是「盛世」,但煞風景的是流浪乞討者卻越來越多。於是近來一些地方出台了「禁乞」措施,並在不斷強調流浪乞討已經職業化、收入如何高、如何危害社會治安、如何影響城市形象。但是有關方面是否認真調查過真正富裕的流浪乞討者和所謂「丐幫幫主」的比例究竟有多高。可以非常肯定地說,至少還有相當一部分的流浪乞討者處在流離失所、忍饑受凍的境地。他們急需得到政府和社會的關愛與救助,而又往往被忽視和冷落。救助站制度實施以來,情況並不盡如人意。一些救助站不是主動實施救助,而是坐等流浪乞討者上門求助。流浪乞討者不願向救助站求助,而且不少城市的救助站位置偏僻,連本地市民知道的都不多,更遑論這些從外地來的流浪乞討者。

乞丐是怎麼造成的?周星馳的電影《武狀元蘇乞兒》可以給出答案:乞丐的多少是取決於皇上的,如果皇上英明神武,使得國泰民安、百姓安居樂業,鬼才願意當乞丐呢!誠哉此言!就現代社會而言,乞丐的多少取決於政府,如果不再有百姓為生計發愁,不再有農民兄弟姐妹來到城市因為缺乏一技之長而無法維持生計,不再有貧困家庭為孩子的學費發愁,人人都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具備勞動技能,家家戶戶的孩子都能夠健康快樂地進學校學習、成長、成材,人人安居樂業,這個真正「盛世」 的社會就不會再有乞丐,也不會再有乞丐這個職業!

流浪乞討無論是職業,還是被迫,都與貧困有關,而且他們大多來自中西部貧困的農村。當前,中國的城鄉差距已經達六比一,西部比東部經濟落後十年以上,教育至少要落後二十年。如果不是因為缺乏基本的生存條件、缺乏良好的教育、缺乏必要的謀生技能,沒人願意走上這條路。這也是一些兒童、殘疾人被那些利慾熏心者所控制,成為騙取錢財工具的一個重要原因。貧富差距、地區差距、城鄉差距的不斷拉大,也在一定程度上「激發」了部分貧困人員以行乞致富的慾望。而一些地方出現「丐幫幫主」操縱行乞,甚至虐待殘疾人、拐賣殘害兒童,還有流浪乞討者行騙、偷竊、打劫,對這些問題,公安、民政、救助等部門是難辭其咎的。

「身多疾病思田裡,邑有流亡愧俸錢」,時任蘇州刺史的唐代詩人韋應物,面對流亡的百姓不僅寄予深切的關注與同情,更因自己為官沒能解除民眾的疾苦卻享受俸祿,而感到深深的愧疚和自責。「身為野老已無責,路有流民終動心」,南宋大詩人陸游寫下這兩句詩的時候已致仕(退休)在家,作為「野老」(民間老人),他已無為官之責任,但看到路邊流亡的百姓也為之而痛心,關注民生之情讓人共鳴。

對於流浪乞討,禁止、驅趕絕非治本之策,只有發展經濟,消除貧困,縮小貧富、城鄉、地區差距,保障每個公民受教育的權利,創造更多更好的就業機會,健全社會保障和救助制度,才是消除流浪乞討現象的根本出路,而這一切都是政府不容推卸的職責和義務。

轉自《爭鳴》2006年6月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美日將進一步檢討新安保文件
伊朗總統將訪問中國並與胡錦濤討論核子議題
村里長選舉十日登場  台中選會籲勿賄選
奧地利:7月八大工業國峰會前 伊朗需做出抉擇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黃偉國:港八大學遭赤化 分三類型
【紐約調查】美國選戰白熱化 恐持續到明年1月
【有冇搞錯】拜登中國生意危害美國安全
【重播】FBI:逮捕5人 中共獵狐行動令人髮指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永遠不要社會主義
【薇羽看世間】加強版川普 頻說錯話的拜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