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深圳銀行限提存款到底怎回事?

林保華

人氣 19
標籤:

【大紀元11月22日訊】11月中旬,深圳多家商業銀行限制存戶提款,每個戶口一天提取現款不能超過 3萬元,一星期不能超過5萬元,一個月不能超過20萬元。為了證明這個措施的合理,中央電視臺15號晚的「經濟半小時」節目突然播出一宗早於今年6月深圳警方破獲並在8月宣佈的地下錢莊案。香港各大電視臺即從16日午間新聞開始,將這則新聞作為頭條大肆報導。這個地下錢莊老闆杜玲是來自粵北的香港人,一年半的時間處理了43億元人民幣的款項。今年8月播出這則新聞時,與香港股市毫無關係,但是這次重播,特別指出其中有2億元在香港「炒股炒樓」,由於明顯針對香港,當天香港股市暴跌一千多點。

存戶在銀行存款時,銀行沒有做出限制提款的規定,現在突然限制存戶提款,不但破壞銀行的信譽,也剝奪存戶應有的權利,完全是一種無法無天的行為。有甚麼理由認為超過那個限額的存戶,就一定是拿到香港炒股、炒樓?現在香港每天的股票交易額達一千多億元,那2億元算甚麼?不是沒有中國資金到香港炒股、炒樓,問題是散戶的金額有限,中國大機構的資金流出炒股,才是重點,問題是他們都有辦法透過「合法」形式匯到香港,根本不必提取現金。香港某些中資股與中國股市默契式的互動,不是散戶可以操控的。

由於這個規定是在兩個資料公佈後推出的,難免讓人覺得問題並不簡單,絕不是深圳的銀行分行可以擅自決定的。這兩個數字是:11月12日官方宣佈人民幣存款下降的趨勢仍在繼續,10月國內居民戶存款比去年同期多降了5052億元。13日,官方宣佈10月份的居民消費價格總水準比去年同月上漲了6.5%;由於數字比預期為高,公佈前夕總理溫家寶進行信心喊話,避免因為「通脹預期」引發居民的搶購與搶投資潮。這兩個數位都顯示銀行的存款還要大幅減少,如果許多居民都是提取現金,很可能造成銀行的現金短缺。深圳在人民幣流出的「前線」,是不是擔心可能出現銀行擠提而防患未然做出危機處理呢?

然而隔了幾天,到19日傳出在新加坡開會的溫家寶並不贊同這種做法。溫家寶是對香港媒體說的,為何到新加坡前在中國不能制止,而必須到新加坡向香港媒體說?在這之後,也才有中國的專家學者出來說話,認為這樣會造成信用危機。這之前,連號稱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專家、學者也不敢說出不同意見。於是人們難免會出現疑問:是溫家寶被架空,還是有比溫家寶地位更高的領導人主張這樣做?須知,能動用中央電視臺為這個措施造輿論,絕非等閒之輩。如果聯想到8月底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胡錦濤強調金融安全,「港股直通車」緊急煞車,是不是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溫家寶贊成港股直通車,被胡錦濤的金融安全煞住,並且發展到要銀行限制提款?

在溫家寶海外發話後,有消息說,深圳的銀行要取消這個規定,但是並未立即執行,看來高層還有角力。

溫家寶在朱鎔基內閣裏擔任副總理時就主管金融工作,雖然他不是金融專家,但是相對來說,應該比胡錦濤懂得甚麼叫「市場經濟」與熟悉金融;而胡錦濤作為政治輔導員,更喜歡政治干預市場,用行政命令解決經濟金融問題。如果這種做法被合理與合法化,將來誰敢把存款存在中國的商業銀行裏?那麼中國的外資銀行前途無量。

當然,這個背後有甚麼利益集團的內部糾葛,非我們局外人所能瞭解,但是退了休的李鵬最近突然在廣東亮相;而李鵬禁臠所在地的重慶市市委書記汪洋又要到廣東履新,李鵬是給他開路,還是有甚麼其他利益方面的事情需要他老人家親自出馬?這裏面反映了甚麼問題,大概要隔一段時間後才能釐清。總之,十七大前溫家寶有倦勤之說決非空穴來風,來自各派系與利益集團的壓力,以及有關他的妻子的鑽戒以及兒子、女婿的種種傳聞,肯定也是來自有因。十七大不是中共權力鬥爭的暫時結束,而是緊接的新開始。這種鬥爭下的經濟調控,會有明顯成效嗎?難怪人大副委員長成思危要危言聳聽了。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林保華:「骨肉同胞」與「魚肉同胞」
林保華:香港「漢奸」熱
林保華:包遵信的來生
林保華:喝采汪兆鈞卓見 觀胡政治智慧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北約衛星和遠程武器令俄羅斯脊背發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