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愛宗:新聞民工的不幸

昝愛宗

人氣 2

【大紀元11月23日訊】新聞界有個怪現象,幹活的是真記者,卻沒有資格獲得國家壟斷的新聞記者證,被稱為”新聞民工”;所謂真記者卻不幹活,不但持有真正的新聞記者證,工資還比”新聞民工”高。每月寫不寫稿都可按時拿到薪水,他們除了採訪報導一些官方指定報導外,幾乎不寫獨立調查的稿件,也不存在職業風險,這樣的記者其實是真正的假記者。

中國新聞機構轉型,或稱加速”市場經濟化”,直接造就了聘用型新聞民工的大量湧現,一些新聞機構多半逃避《勞動法》制約,沒有工傷保險,不支付聘用記者基本工資,不簽訂就業協議,只是以”按勞分配、多勞多得”標準支付獎金,要求這些”新聞民工”的獎金收入隨報導任務量而浮動,靠自己一步一步採訪出來,也就說他們的飯碗是靠自己一個字一個字寫出來的,這樣的記者叫”新聞民工”在中國不低於25萬——中國官方數據是有55萬新聞工作者,但一半以上是幹活的”新聞民工”。

眼下,正當科學發展觀鋪天蓋地進行全國宣傳,中共執政黨既得利益集團加速”權力私有化”之時,當那些懷揣新聞出版署”欽點”記者證的所謂真記者,每天忙於寫軟文、媚文、官文等”規定動作”報導時,可還是有一些”新聞民工”,以及通過網絡維權揭露官場腐敗”泥腿記者”、”赤腳律師”們,從後台走上了前台,通過輿論監督”權力私有化”。儘管有一些報導得罪了權貴勢力而很容易失去工作,甚至有生命危險,但他們很快就能夠換一家新聞機構繼續維權下去。如網名被稱為”中國名記”的”新聞民工”徐祥,10月25日因受當事人委託專程到湖南長沙市幫助一位曹姓求助者維權,撰文批評湖南長沙市政法委書記謝樹林為”了難書記”(指收人錢財替人消災),被指控招搖撞騙給予拘留十天。徐祥本人持有《民主與法制》雜誌社廣東記者站的聘用協議,卻因為不能出示大多數 “新聞民工”要必要的證件——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的記者證而被視為”假記者”,其名譽也受到了政府方面的歪曲。

2007年1月,原《中國貿易報》記者蘭成長因不能出示官方記者證,被當作騙錢的”新聞民工”而慘遭黑礦主暴力毆打致死,另一同行的”新聞民工”也被打傷。當時,黑礦主侯振潤因不知記者真假,經請教一瞭解”新聞民工”內情的知情人提示,”如果是真記者,就好好招待給點錢;如果是假記者就收拾他。”後查驗蘭成長沒有官方的記者證,隨後就動用暴力”收拾他”。

目前,新聞出版總署明確指出在近55萬名中國記者隊伍中,只有約18萬名中國記者有新聞出版總署頒發的新聞記者證。該數字證明絕大部份中國記者沒有新聞出版總署頒發的新聞記者證。2007年1月12日,山西大同市新聞出版局還發佈了《大同市打擊假報假刊假記者專項行動通告》,通告稱,”凡不持有新聞出版總署核發的《新聞記者證》,從事採訪活動的人員均為假記者。”按照”沒有新聞出版總署頒發的新聞記者證就是假記者”的荒唐決定,不知今後還有多少個”新聞民工”會遭遇蘭成長、徐祥等人的不幸?

──轉自《六四天網》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央視清退大量「新聞民工」原因何在?
保護記者協會要求中國提前釋放被拘禁記者
心言:脅迫媒體停播 中共恐懼真相的傳播
外電﹕當美公司違反美國外交政策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大法官退縮 彈劾勢必難產?
【遠見快評】中共舞劍意在拜登 習喊話投石問路
【財商天下】美盯上新疆棉花 品牌服飾背後故事
【新聞大家談】中共軟硬兼施 拜登首提戰略忍耐
【珍言真語】劉銳紹:人大將改香港特首選規
【有冇搞錯】捕風捉影 說中南海異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