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藝術聖典(三)

2007年05月21日 | 00:43 AM

【大紀元5月21日訊】二、美國篇 (2)

華人新年前夕,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在紐約世界文化和藝術薈萃之都、最華貴的室內劇場無線電音樂城連續七場演出結束,覆蓋三萬多紐約觀眾。這場以華人為主要陣容組成的龐大藝術團所呈現的藝術內涵和藝術形式,引起紐約各界的關注,一些藝術界人士開始研究和探討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給紐約帶來的震撼。

新唐人新年晚會以大型舞蹈為主、大型交響樂隊現場伴奏,穿插聲樂獨唱、弦樂表演,藉助頂級舞台技術、精良製作的特大電子液晶顯像天幕,呈現出一台世界一流水平的至純、至善、至美的光明藝術。晚會震動了紐約百老匯藝術界,觀眾好評如潮。

紐約市長彭博把紐約新唐人晚會的首演日——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定為「新唐人華人新年晚會日」。

紐約無限電音樂城的一些工作人員表示,在紐約被寒流襲擊的日子,演出能有這樣熱烈的場面,特別是最後一天的演出,劇場爆滿,他們感到很驚訝,這樣情況實屬罕見。

紐約演藝界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在百老匯的劇院,和紐約一些著名劇院,演出時能夠有七成的座位被坐滿,行內人都稱為情況非常好。

現場觀眾讚歎藝術形式光彩奪目,美不勝收,文化內涵意義深遠。他們說新唐人新年晚會不僅是美國百老匯的頂級演出,而且創造全球華人文化奇蹟,將成為今後世界的主流和典範。

晚會開場的大型舞蹈《創世》,呈現的場景震撼人心,《創世》描述了萬王之王的天上主佛沿各層天國世界層層下走,帶領著眾神們來到人間,創造了神傳文化的故事。主佛下世後曾為大唐皇帝,各界眾神下世成為文武百官,創造了中國乃至人類古代文明典範的盛世大唐文化。該節目色彩光明,服裝華麗,樂曲豪邁,仕女華貴。隨著無線城巨大的金色帷幕升起,會場內馬上歡呼一片、掌聲群起。

工程師馬先生說:「整台演出以『創世』大型舞蹈開始,既古老又現實,既遙遠也很貼切。我從哪裏來,會向哪裏去?這個晚會給出了一個答案,我們都是從天上來的客,生命有前因後果,有它的實在意義。」

「我看整個晚會覺得這是展現一個新的文化,特點是很純淨,以善良為基點,和諧,充滿關愛和快樂,講究人倫與人性的文化。對於神的敬仰,尊天聽命,安於自己所做的事,沒有狂妄與放縱。

那些清純的舞蹈,如彩虹、迎春花開、牧馬,反映了一種女子的柔美,男子的陽剛,互補互敬,和諧和平,是中國文化中嚮往的境界。」

觀眾奧姿(Audrey)說:「中國的朋友不要以為《創世》中描述的只是神佛下世到你們的國家、給你們開創了文化。作為一個猶太人,我們文化中就有摩西下世的事跡。所以,我完全能夠看懂和理解《創世》,它講了一個神下世給人類開創文化的一個普世真理。」

82歲的退休老兵寧先生說:《創世》的表演,把天人合一、人神同在的現實用舞台表達了出來。我不能用喜歡、或者欣賞來讚賞這場晚會,應該用聖靈兩字來描述這台晚會的藝術境界。由《創世》的表演,把天人合一、神界的藝術表現出來。我們在舞台下看戲,也感到是表現人神同在的現象。演員們也表現出屬神的特質,這種美不是一般的美,是屬於神的美麗藝術境界。服飾露背不露肩,把天使美也展現出來,這點很難。」

寧先生有從軍經驗,對花木蘭從軍的表演感慨多。「以前從軍,父母不叫小孩去,因為捨不得。出去從軍生死一瞬間,能否回來,不得而知。戲中在這方面詮釋的很好。此外,藍心顯天,綠地顯地,坐而欣賞,天地之間。有些年齡稍長的歌唱家與演員在中國受過音樂或舞蹈訓練,目前整場表演都沒看到樣板的味道。」

整場的演出,寧先生說他個人大有:「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之感。

James Faraguna 從事幫助殘障人員的公益事業,他說:「中國傳統文化都是基於道德的,他們應該完好的保留下來和其他文化一樣讓人們分享。我感到今天這台晚會的所有表演節目都是源於愛的基礎。我很吃驚那個女高音的歌聲讓我的心感動。音樂是無國界的,我能從心底感受到演員的祥和,這是百老匯一流的演出,有機會我明年還要來觀看演出。」

西人觀眾的讚語不絕於耳,David Wese 說這個秀「Excellent!」 Christ Hall 說:「Wonderful!」Sophia Nasim說:「非常壯觀,光彩奪目,意義深遠,祥和平靜。」

在法律事務所工作的Felyie Bayard,在孫子的介紹下來觀看演出。他說:「這個表演太棒了,太美了,有很深沉的意義,讓我看到中國文化的不同凡響,給人無限的啟迪。我喜歡晚會中所有的歌唱表演,不管是女高音還是女低音。關於法輪功受迫害的節目,我認為不管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因信仰而被迫害是不應該的。」

Esperania P. Field 說:「那位冥思者(meditator)在那兒打坐靜思,卻被送往監獄的表演讓我印象深刻。另外,小孩的表演很可愛,也顯得很有天份。」在採訪的當兒,旁邊有其他的小孩觀眾,Field表示,能全家帶著來看表演,對小孩具有潛移默化之中接受文化與傳統,既自然又具效果。

從事保健食品銷售的甄淑蘭已經移民美國16年,她最喜歡《忍辱濟世》這個有教育意義的節目。她說:「在美國對孩子的教育太自由了,年輕人有太多的好奇心,自律性差。中國傳統內涵的藝術表演對孩子成長有良好正面的引導。」

紐約羅徹斯特大學教育學博士、紐約州教育局、SAT 考試中心主管黃金利博士說:「這是一個很好的宣揚中華文化的機會,很多故事帶有啟發性,看過後給人很多思考和從善的作用。有些劇情確實可以教化人心,不同於迪斯尼製作的影片,新唐人詮釋的是真正的歷史傳統故事。」

黃金利博士讚歎,那些歌詞中英文字幕翻譯精準,文句優美,對故事背景做了很好的交待。景色美輪美奐,各朝代各民族都有他們的代表性的服裝。」

黃金利博士的夫人陳素蘭表示,演員舞技相當高超,借用高科技,佈景製作逼真,立體效果非常好還善於變化。新唐人的製作水平是越來越高了。她觀察無線電音樂城最近的天幕製作有變化,增加了立體效果和拉近拉遠等變化,也許是借鑒於新唐人天幕的製作。

66歲的張女士在分享看秀心得時,說到感動處不禁濕了眼眶:「太好了,太感動了。 演出水平精湛,節目內容太深刻,歌曲唱得非常動聽、感人。我感到節目的內涵很慈善、慈悲,能來看表演覺得有福份。」

前台灣商會會長張清志和前全僑民主和平聯盟大紐約地區會長郭靜子與兒女和外孫們一家八人前來觀賞。郭女士不僅是古道熱腸的社區名人,而且有頗深的藝術造詣。早先學習編劇,後在紐約布魯克林大學獲戲劇評論碩士學位。郭女士說:開場白《創世》很特殊,吸引全場,天上人間的金碧輝煌,讓大家都有「哇」,很驚艷的感覺。

《迎春花開》,每位舞蹈少女像跳躍的音符,活潑爛漫。《傣族少女》在水邊,戲水說笑,加上輕甩秀髮,舉手投足間,把女性的活潑和柔美表現的淋漓盡致。

《草原牧歌》,忽而感到是騎士的勇猛,忽而聽到噠噠的馬蹄聲,騎士黑色的馬靴,模仿馬的飛奔動作唯妙唯肖,像萬馬奔騰在草原上,將馬的動感表達到最高藝術境界。

《燭光》,滿天的星斗,與點點燭光遙相呼應,像在喚醒世人的迷夢,燭光雖柔和,但數量多時就帶給人內心深深的震憾。

關於出現的有關法輪功題材的節目,我想如果是法輪功的修煉者也許會覺得太少,意猶未盡,舞台所能呈現的內涵還遠遠不夠。對於像我們還沒有修煉法輪功的觀眾來看,很好哇,勸人為善,不要做壞事,迷途知返,才能回到天神的懷抱。

對迫害法輪功的惡徒的惡形惡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牢獄鐵窗和風雪寒霜,因為深植人性的喜怒哀樂和高超的舞台藝術表達,看的真的覺得是順理成章。一點都不突兀。

我看演到與法輪功相關的每一幕,觀眾都致以如雷掌聲,很感動的,可見大家感覺也都不錯。講的是一個普世的道理,世間的人都迷失於這個浮華世界,墜於聲色名利場,忘了回去。甚至有的作奸犯科,如能改邪歸正,才是正途。這是新唐人電視台晚會除了表現真善美藝術意境外,另一個振聾發聵的社教功能來自Medgar Evers學院的Dorothy Dowling帶了75個學生來觀看演出。她把新唐人新年晚會形容成是一種「奇蹟」,而她的學生們則用「酷」來表達對節目的感受。Dorothy說,「我喜愛那些天幕設計,服裝美極了,對天堂甚至是對地獄的描述都讓人感動。」

超過100位舞蹈演員在舞台上投入地演繹著好人和壞人,無辜和榮耀的故事。在曼哈頓無線城巨大液晶顯示屏的映襯下,這些舞蹈演員好像真的成為這一古老或者說是神聖故事中的一員。(編者註:這裡指舞蹈《善惡有報》)

堅韌和克服巨大的困難是這台晚會中很多節目表現的主題,這正符合這台晚會的製作者新唐人電視台目前所處的情況。首先得挑戰是讓繁忙的紐約客來慶祝一個外國人的節日,其次是中國政府顯然不喜歡新唐人的這台晚會。中國官員甚至與更加過分的去恐嚇、威脅這台晚會的贊助商。

「這場晚會非常好,我們學到了很多好東西」從印度Mumbai來紐約的旅遊的Narayandas Chowdhry說。「歌曲背後的內涵太棒了」 Narayandas的妻子Jyoti引用關貴敏的歌曲說,「天地茫茫我是誰,記不清多少次輪迴。」“我只能記住這些了」 Jyoti 說。

曾在1963年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的派翠莎.尼爾(Patricia Neal)說:「我非常喜歡,我度過了一個非常美好的夜晚。我喜歡每一個節目,每個歌曲,每個舞蹈,我喜歡所有的節目。我明年還會再來。」

非營利文化組織「The Source is One」執行主任保羅.卡特法戈(Paul Catafago)說:「這場晚會非常豐富,很難相信在兩個多小時內能夠這樣完美的把這麼多不同類別的節目做成這樣引人入勝的效果。把這場晚會放到百老匯,可媲美百老匯任何劇目。我最喜歡的是晚會的音樂。可以看出作曲家對編舞、背景的瞭解非常深刻,簡直是為這些量身定做。編舞對音樂的處理也很到位,可把他們稱為『Musical Choreographer』。我很想見見這些音樂家們。」

紐約曼哈頓有線電視「與禪納對話」節目總監兼製作主持人海洛德.禪納(Harold Channer)博士對中國文化很感興趣,他在看完上半場後連聲表示:「真的是太美了,服裝、舞蹈……還有,在歌曲中直接講出了中共的邪惡和它的行將崩潰,非常有意思。」禪納博士還說:「我喜歡新唐人,他們能製作出這樣好的節目,分享給人」。

Claire Newton曾是旅行社的顧問,她對關貴敏唱的「法輪聖王」這首歌非常喜愛。「萬王之王,覺者風采,帶著如意真理而來……迷中的人快快醒來,切莫錯過萬年的等待,你可聽見神在召喚,萬古機緣不會再來」。

「雖然我聽不懂具體的歌詞,但通過英文字幕,我就甚麼都明白了。」Claire說,從中「我體會到每個人都來自神界(Every one belongs to high power),我覺得歌曲中有一種無限的愛在給於所有的人。」

到紐約暫住的Claire Newton,是15日一大早接到侄女Frederica Cadiz的電話邀請才來看晚會的。85歲的她表示:「整場的表演都很讓我陶醉在其中,舞蹈演員與歌唱家的舉手投足都很優雅。」她很希望新唐人新年晚會能到她的居住地亞利桑納州的鳳凰城表演。

感受到神奇的還有多倫多抗日老兵寧仲康,他在談到對新唐人晚會舞蹈節目的感受時表示,這些跳舞的小姑娘「有種別人絕對沒有的內涵」篤信基督教的寧仲康說,「漂亮的舞蹈演員很多,那些舞蹈動作也都能做,但我看到這些小姑娘站在台上就感到是一個個神站在那裏」。

Uloan McMillan說:「整場表演從頭到尾都令人渾然忘我,我喜歡故事表演,頗富啟發;我也喜歡歌唱家的演唱,尤其是關貴敏的歌藝可與意大利頂尖歌唱家並駕齊驅而毫不遜色。」

楊清梅生活在海外30多年,曾是舞蹈老師,她說:「這兩天紐約下雪,儘管今天的天氣非常寒冷,路面很滑,但我們風雨無阻還是來觀看表演,非常值得,舞蹈演員的笑容特別純和自然。 」

Jenny 范是東方醫學博士研究生的臨床指導老師,她特地從舊金山趕來看表演, 她說:「晚會的節目不管是從藝術的角度,還是思想內涵的表現都很有水準,晚會氣氛很祥和,讓人心靈昇華,我的家人和同事朋友都有同感。」

一家醫院的營養師姜女士出生在香港,長在南美,在美國生活了20多年,她說:「這是20年來她第一次看中國的演出,的確是在展現中國自己的文化、服裝、舞台設計方方面都很美好。和他一起來觀看的朋友都讚歎不已,是所有華人驕傲。」

尼可.基爾,NICOLE GILL是紐約155公立學校5年級老師帶全班學生女觀看了15日上午演出,晚會很美,服裝很美,看了晚會,學生都瞭解了中國的歷史和法輪功。」他們已經在一月前觀看過在百老匯演出聖誕奇觀, 他們被中國博大精深的文化震撼。

65歲的韓梅來美國18年,她表示節目非常正,說出了老百姓的心裏話。她說:「聽說新唐人的晚會受到中共特務干擾和破壞。我希望他們堅持到底,我們全家人都支持新唐人。我感到很高興,晚會將我們祖先留傳給我們的神傳文化在世界的國際舞台上發揚光大。」

Ora Koch 是一位毛線編織物的圖案設計人員,她說:「我覺得新唐人的節目應該帶到更多的大、中、小學。讓學生多些機會瞭解中國文化的內涵,讓他們知道中國的現實社會,比如迫害法輪功。比如當他們買中國便宜商品時,是否知道背後廉價勞動力的背後。 讓學生理解和討論甚麼是自由,甚麼是堅信。」

Paul Wollman 是一位繪畫藝術家,很喜歡中國文化,學習中國書法,他說自己是第一次在舞台上現場觀看中國傳統文化的表演,感受很精彩、特別。他理解楊健生的歌「天安門廣場請告訴我」是對自由追求的哭訴 「cry for the freedom」。他說:Communist Party is hatred「共產黨是可恨的」。不管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任何時候,人們都應該有權利享有信仰自由。

70多歲的嚴先生來自上海已在美國生活20多年。「這個節目太好了, 『善惡有報』表現法輪功學員的遭遇,讓我聯想起自己在文革時期遭受中共的迫害」 嚴老先生憤慨地說,「中共50年來將中國文化傳統內涵破壞怠盡,我相信天滅中共,善惡若不報,天地必有私」。

台灣人Kin何在美國生活了26年。他說:「晚會讓我感到很新鮮,比我想像的還要好,很值得觀看。我能體會到每個節目都在傳遞在真、善、忍的信息。」Kin 特別喜歡「忍辱濟世」,他說:「故事能有完美的結局,一切都是基於寬容。其實生活中很多時候當你受委屈時,並不一定非要口頭上的辯解,行動大於說話。」

40歲的哥倫比亞大學文學院當項目助理(program assistant)Efika Gaynor認為:「晚會的表演令人很受啟發。《草原牧歌》舞蹈的跳躍動作,好像在空中飛騰似的,也像充滿無限精力似的。喜歡《花木蘭》的表演,以前對花木蘭的認識是從迪士尼得知的,今晚才從這出表演瞭解到真正的內涵。」

紐約的Mike,在一家公司從事電腦科技工作,他說:「我感受到晚會的節目都在傳遞真相,不僅僅是包括千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相,還包括人類來源的真相、人生活狀態的真相等等。」

Little Flower Prep School校長Pat Wilson 說:「很高興透過這樣的表演,讓我們以輕鬆的方式瞭解中華文化。最後的《威風戰鼓》節目令人感到威風八面、聲勢浩大,而《迎春花開》手絹的動感與鮮麗的顏色看起來美極了。」

在中學教四年級的弗朗 ‧克蘭菲爾德(Fran Kleinfeld)認為:「《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這首歌是對孩子們最好的教育…」

天安門廣場這首歌詞敘述著,法輪功學員為了講真相,是歷史的見證,在承受著迫害的折磨。克蘭菲爾德表示:「這是第一次聽到法輪功,歌詞背後的內涵激起我想去多了解法輪功的真相。」

教師 Mark 很欣賞舞蹈「燭光」她說: 「天幕背景和舞台上的演員渾然一體,構圖和舞蹈隊形變化給人視覺效果非常宏大但卻祥和, 還有音樂的旋律和歌詞的中文翻譯非常很震撼。」

Jenny 是位在美國長大的華裔, 她說:「中國有著悠久的歷史,我們有權知道她的過去和現在。舞台中有表現法輪功在中國遭受迫害的現時題材,我覺得很好, 在西方社會任何人都有表達自己思想和信仰的權利。」

能說一口流利漢語的西人 Matt Kufolowski 顧孟升(中文名)是哥倫比亞大學東亞文化系博士班的學生。他說:「我們真正等待的正統文化是沒有任何共產黨因素的,新唐人節目非常好,真是了不起,我感到這是中國神傳文化的文藝復興,這台表演非常值得珍惜的,她太寶貴了。」

Matt Kufolowski理解整台晚會在向人們傳遞這樣一個信息:「人生是非常珍貴的,人為甚麼要來到這個世界上,他們又要去哪裏…… 晚會結束後我覺得我整個人煥然一新,周圍一切都是全新的面貌,我看身邊的每一個人,他們的來歷都不簡單,這讓我內心感到喜悅,這讓我不能不笑起來。」

Matt Kufolowski 感到晚會是中國神傳文化的文藝復興。Matt很喜歡「敦煌石窟」的節目,他說:我覺得當人真的對神佛虔誠的信仰的時候,神會給你展現他們的神奇。

Matt 一直在研究中國文化和歷史,去過中國好幾次,他說:「在中國我也看過不少文藝演出,但從來都沒有看過這樣高境界的表演,我覺得很驕傲,這是全人類的文化。」@*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