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歐洲議會副主席致信潘基文 籲制止迫害法輪功

電話連線425法拉盛集會發表演講 要求聯合國調查中共針對法輪功的群體滅絕罪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先生(Edward McMillan-Scott)(大紀元圖片)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4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洪紐約報導)十年前的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的向中國政府上訪。他們的大善、大忍和修煉人特有的風範,在人類歷史上留下了一座不滅的豐碑。

十年後的今天,紐約的法輪功學員和支持法輪功的民眾在法拉盛遊行並集會,紀念這個偉大的日子。

在2009年4月25日下午的集會中,許多政要、民間組織代表和法輪功學員發了言。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通過電話作了演講,支持法輪功學員捍衛人權、自由和尊嚴的正義歷程。同時他也表示將通過紐約的法輪功學員,向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遞交書信,要求潘基文關注、調查法輪功在中國受到的迫害,並敦促他採取行動制止這場迫害。

另外,斯考特先生還在幾天前的四月十五日,在洲議會主持了關於中國宗教信仰自由及法輪功受迫害十週年的國際聽證。

以下是斯考特先生致聯合國秘書長的信(全文)(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尊敬的秘書長,

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已經十週年

今天,是自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以來,最系統的對一個特定群體進行迫害的十週年的日子。作為歐洲議會副主席,和(歐洲議會)外事委員會最資深的成員,近三年來我一直在呼籲關注中(共)國極權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系統的迫害。法輪功是一種佛家精神修煉運動,曾有七千萬到一億修煉者。他們遭到迫害,是因為法輪功的興盛出現在一個世界歷史上最偏執狂妄、殘暴、獨斷的政權統治下。

中共迫害法輪功 犯下群體滅絕

我給您寫這封信,是想敦促您發起對這場迫害的調查,這些迫害包括不經審問的刑拘,不斷升級的身體折磨、和對成千上萬無辜人的虐殺。這一切超越了人對人的不人道,這已經構成了「群體滅絕公約」(Genocide Convention)第二條所確定的群體滅絕罪。豁免權的時代已經過去,那些瞭解正在中國發生的事情的人期望您採取行動。

早在1942年,當Pole Jan karski告訴美國高等法院法官Felix Frankfurter在納粹死亡集中營所發生的事情時,Felix Frankfurter說,「我不是說這個年輕人在撒謊,我只是說我很難相信他所說的,這兩者是有區別的。」秘書長,現在有充份的證據表明正在中國進行的群體滅絕,只要您願意去看一看、去聽一聽聯合國虐刑與宗教自由專員們的報告。

法輪功是精神修煉

法輪功是一種精神修煉運動。他與中國傳統信仰中關於人可以通過身、心與宇宙溝通的思想是相呼應的。中共政權把法輪功描述為「cult(邪教)」,但是國際法所定義的「cult」應當包括(對成員)經濟上的控制、對家庭的背棄、嚴密的組織、洗腦和反社會等行為。所有這些沒有一樣適用於法輪功。與其他氣功與精神修煉相似,法輪功也有一位師父,在1992年出版了煉功書籍,在大多數人來說這或許就是唯一與經濟有關的了。

我親自了解到的迫害事實

我的讓人了解法輪功受到的迫害努力開始於2006年5月。當時我到中國訪問,旨在為一份行將提供給歐洲議會外事委員會的人權與民主報告搜尋事實證據。在北京,我面見了兩位曾經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曹東和牛進平。這(樣的會見)對他們個人來講是非常危險的。曹東事後被再次拘捕並被投入了天水監獄,罪名是「會見有身份的外國人」。在那裡,(中共官方)用酷刑折磨逼迫他放棄信仰,同時指責他與我的會面。牛進平是代表他的妻子來向我申訴的。他的妻子叫張連英,2005年被關入強制性的北京女子勞教所。由於酷刑,她曾經在2007年4月被折磨到昏迷。後者(牛進平)也在北京奧運大搜捕中被再次關押。

曾與我聯繫的另外一個人是身為基督徒的人權律師高智晟,他被認為是「中國的良心」。2005年時,他曾經調查並代理了幾名法輪功學員的案子。在中國高智晟對中共獨裁政權的批評眾所周知,尤其是在政府腐敗方面。2007年9月,他通過我向歐洲議會遞交了一份公開信,同時也遞交給了美國國會。結果是他被扣上「顛覆罪」而被關進監獄。後來雖然曾經被短暫釋放進入軟禁,但是不久再次被抓捕入獄。2008年中他曾經遭受嚴重酷刑,甚至兩次試圖自殺。2009年1月他的妻子和孩子成功逃脫,後來經過泰國到了美國。而後高智晟被中國安全機構綁架,目前下落不明。

高智晟的朋友,環保人士胡佳,是另外一位與我聯繫的人。在2008年他曾通過電話向歐洲議會人權委員會提供證詞。事後他被捕入獄。胡佳被授予歐洲議會的言論自由薩哈羅夫獎。胡佳的妻子曾金燕開設布落格支持胡佳的活動,為此她被時代雜誌列為世界上最重要的100人之一。

以上這些只是成千上萬例子中的寥寥幾個。這些例子顯示了中共極權政府對任何有可能威脅或使該黨不穩定的活動的態度是何等的偏執狂妄。

425是中共當局為迫害而挑起

1999年4月25日,一萬名法輪功學員用了一整天的時間向中國政府和平請願,抗議在天津發生的警察粗暴對待學員的事件。曾經參加過那次活動的人告訴我,當天的活動是當局為迫害法輪功製造藉口而挑起並策劃的。

令人發指的酷刑和殺戮

通常法輪功學員被拘禁都是以行政關押的名義,也沒有任何審判。學員為了保護家人的安全常常不透露自己的名字。被中共當局打上邪教標籤的法輪功學員在被關押期間遭受的折磨尤其嚴酷,施刑者(除了當局)常常還包括其他囚犯,甚至一些曾經練習法輪功而後放棄的人(當局依此作為判斷一個人是否真的放棄了法輪功的憑證)。我所接觸的大多數人,包括事實上放棄修煉的,都經受了被剝奪睡眠幾個星期的折磨,接下來是被迫一動不動的站幾天,被尖銳的物件戳刺,以使他們保持清醒。而後便是越來越殘忍的折磨,比如電擊……總是包括對生殖器和肛門的電擊,還有毆打等。曾被折磨至昏迷的張連英向我羅列了50種她曾經經歷的漸進式折磨。我已經將這些內容轉交給了聯合國酷刑與宗教自由專員:Manfred Nowak博士和Asma Jahangir女士。我與這兩位專員曾會面數次。

Manfred Nowak表示目前在中國被勞動教養的人中,有三分之二是法輪功學員。中國的勞動教養所是類似蘇聯古拉格式的集中營。據專家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表示,中國有大約900個勞教所,關押了3百萬到六百萬犯人。中國以外的法輪功學員追蹤記錄了被關押者所遭受的迫害,還有施害者的情況。現有的記錄表明1999年以來有超過3000人被酷刑折磨致死。

活摘器官的邪惡

一個特別令人擔憂的事是,法輪功是唯一在押期間被常規性的驗血和血壓的群體,雖然他們不吸煙也不喝酒。這不是為了他們的健康,他們事實上成了中共軍方利潤豐厚的器官移植生意的庫源。2001年以來,中國有4萬件來源不明的器官移植案例。儘管採用死刑犯器官在中國司空見慣(中國某省就有16個改裝的器官切除車)。許多人,包括我在內,相信法輪功在押者被活體摘除了器官。事實上,曹東告訴我他的一位獄中好友在一天晚上被帶走,後來曹東看到好友的屍體上留有切除器官後的空洞。

聯合國應采取行動 制止迫害

其實法輪功在一開始的時候曾經因為對健康的功效而受到北京政府的鼓勵。這場殘酷迫害至今已經10年了,卻絲毫沒有緩解的跡象。我認為,對法輪功的迫害符合了「防止與懲罰群體滅絕罪公約」的二條。

「任何以下的行為,旨在毀壞,全部或部份的,一個民族、組群、種族或宗教團體。例如:殺死其成員,對該群體成員的身體和精神造成嚴重傷害;有意的破壞該群體的生存條件,從而造成其整體或部份的毀滅。」

很顯然,法輪功對於中共來說就像(當年)猶太人對於蓋世太保。雖然說上百萬人在古拉格死亡,但他們主要是因飢餓而死,而不是像在今天的中國那樣被系統的酷刑折磨和銷毀。

時值(對法輪功迫害)十週年之際,考慮到您作為聯合國秘書長所允許的職責範圍,我敦促您採取行動制止發生在中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

附: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2007年9月寫給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先生的信。

以下為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先生給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信件及高智晟2007年9月寫給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先生的信件(英文版)原文:

高精度圖片
第一頁

高精度圖片
第二頁

高精度圖片
第三頁

高精度圖片
第四頁

高精度圖片
第五頁

高精度圖片
第六頁

評論
2009-04-26 8: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