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滬維權人士遭非法拘禁 20餘天不見天日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上海當局在六四前後加緊打壓維權人士及訪民,在六四前遭非法綁架的上海維權人士沈佩蘭金月花於17日傍晚獲釋,2人被非法關押在上海市松江區的蘭筍山莊長達20多天,當局派出16人看管她們,她們只能呆在陰暗的房間裡,見不到一絲陽光,導致2人身體虛弱,目前在家中靜養。

據2人透露,在遭到非法綁架後,2人的手機、鑰匙、錄音筆、圓珠筆等私人物品均被沒收,至今未還給她們。她們先是被非法關押在上海市滬民路1744號的黑監獄裡,6月3日,2人被轉移到蘭筍山莊,金月花在2樓,沈佩蘭在1樓。她們分別被2名便衣貼身看守,不許他們與看守人員說話,大門口還有12人把守,不許她們離開房間寸步。

由於終日被關在陰暗,窗戶密閉的房間裡,2人的身體受到極大傷害。沈佩蘭在關押期間一度出現頭暈、嘔吐,膽囊炎發作,被送往醫院進行了檢查後又送回山莊,她只有依靠輸氧、打點滴來維持。

上海當局對於此次非法綁架、關押沒有出具任何書面手續,2人在被釋放的前幾小時當局對她們做了一次筆錄,並且警告她們今後不許參加冤民大同盟的一切活動。

金月花說:「17日7點的時候找我作筆錄,當時我因22天沒見過陽光,沒有呼吸到新鮮的空氣,心臟很悶,身體很虛弱,我當時吃了一顆保心丸,見到我們閔行區的區長時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說:『我們的培訓班經過你的配合下到今天為止已經結束了』,我聽到這話眼淚不停地流,沒有一隻筆、沒有一本書,辦的什麼學習班,我是被他們非法綁架來的,還說什麼對我的事情政府很重視,重視九年了為什麼沒有給我解決問題,我當時就是一個冤字。」

沈佩蘭在被3名警察進行訊問筆錄時,他們對於5月13日200多名訪民在馬橋鎮的飯店聚會的事情進行了詳細的詢問,沈佩蘭說:「做筆錄時他問我5月13日聚會是不是我召集的,發表言論的人是誰,我什麼都沒有回答他們。13日的活動好像觸動了他們什麼神經,說我們搞什麼非法聚會。最後要求我在筆錄上簽字,我在上面寫上了上面的問話與事實不符,並且把我5月24日遭到綁架的經過寫上了,他們氣急敗壞地把筆錄搶過去撕毀了,他們又另寫了一份由他們自己簽字了。」

據悉,5月13日,上海200多名訪民在馬橋鎮的飯店進行了一次聚會,所有訪民在現場為在四川地震中震死的災民和上海冤死的訪民進行了默哀,並且大家自發地為遭上海當局迫害致殘的訪民馬敏珠捐款3000元。

沈佩蘭在被釋放回家後發現家裏存有2萬元的存折不翼而飛,她隨即到當地派出所進行了報案,但是並未給她立案,也沒有給她報案回執單,警察稱:「我們必須向上級匯報後才能給你回執單。」並且告訴她經過調查她存折裡的2萬元錢沒有被人取走,讓她不要再多事。

5月24日,沈佩蘭在去教堂做禮拜,剛一出家門就被四、五名穿迷彩服的不明身份人員抓上車,前後過程不到一分鐘,他們動作非常迅速。她的先生在事發後到派出所進行報案,但派出所給予的答覆是她人現在很安全,不受理報案。

金月花於5月28日出家門到附近的菜市場去買菜的時候,被一直監視她的監控人員非法綁架,她和她的兒子在爭執過程中遭到毆打。

記者另外獲悉,6月4日在天安門廣場穿白衣、戴黑紗喊冤的上海訪民單廟法在6日被截回上海後,由上海市虹口區乍浦路派出所對他進行了審訊,整個審訊過程中他一言不發,只說了一句話:「我對這個政府無言可語。」最後,當局以「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為由將他治安拘留10天,於6月16日下午2點被釋放回家。(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6-19 11: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