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傳入台灣的歷史概述

楊佩璇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0日訊】早期西洋音樂傳入臺灣與傳入中國大陸的情形,基本上是一樣的,主要是由天主教或基督教傳教士帶來的。

清代光緒年間,臺灣北部和南部的基督教會裡,有幾位傳教士及他們的眷屬善長鋼琴,配合傳教工作,開始介紹西洋音樂。當時主要有原屬於英國長老會的臺南教會自1865年起在南部宣教,屬於加拿大長老會的淡水教會自1872年起在北部宣教,於是彈奏風琴或鋼琴的風氣開始在臺灣興起。由於這些傳教士熱心的提倡西洋音樂,所以今天臺灣老一輩的音樂家多與教會有密切關係。

在馬關條約的簽訂之下,臺灣自西元1895年至1945年接受日本統治長達五十一年,因此臺灣早期專業音樂家,幾乎全部都是赴日深造,在日本接受西洋音樂的訓練,重要的有張福星(1888-1954)、柯丁丑(1889-1979)、李志傳(1902-1976)等為臺灣新音樂的第一代音樂家。

由於1919、1922年台灣總督府所公布修訂的「台灣教育令」暨其「日台共學」的教育主張,促使更多以音樂為志願的青年,無論出身於教會學校、師範學校或公學校,都紛紛前往日本接受音樂專門教育。在這樣的政策驅使下,林秋錦(1909-2000)、江文也(1910-1983)、陳泗治(1911- 1992)、高慈美(1914-2004)、張彩湘(1915-1991)、呂泉生(1916-2008)、郭芝苑(1921-)等人,亦相繼成為台灣第二代的新音樂家。
  
自1945年光復後,臺灣在音樂教育方面,中國大陸五四運動時代的「學堂樂歌」,開始在臺灣的學校裡傳唱起來;「國樂」亦於此時從中國大陸傳入臺灣樂壇。到了1949年,國民政府遷臺,早期由於「動員戡亂法」,兩岸仍屬於敵對狀態,大陸如:國樂(又稱民樂)並未在臺灣流行,當時臺灣的作曲家有高子銘、王沛綸、董榕森等等,其中如:王沛綸的『城市歌聲』、董榕森的『踏青』等二胡獨奏曲皆採用鋼琴伴奏。直至1985年兩岸解嚴,大陸國樂正式進入臺灣,而有關鋼琴方面的各種音樂也相繼被臺灣樂壇所接納。@*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鋼琴經利瑪竇、畢方濟等傳教士由明代傳入後,長期被保存在宮廷中,成為帝王的珍藏寶物,民間鮮有機會聽到演奏,也沒有推廣到社會各階層
  • 新發現的兩份鋼琴琴譜、專家幾乎確定是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作品,今天在莫札特故鄉奧地利薩爾斯堡(Salzburg)公開演奏。
  • 奧地利的莫札特研究機構表示,他們從館藏中新確認出兩件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791)早年的作品,並於星期日(8月2日)以古鋼琴演奏,讓莫札特的樂迷們一飽耳福。
  • (中央社記者陳淑芬台北30日電)為籌募「身心障礙者職能訓練計畫」經費,伊甸基金會將邀請台灣視障音樂家許哲誠及韓國「四指鋼琴家」李喜芽推出「給生命的一個支點,愛的相對論」公益音樂會。
  • (大紀元記者鄭宜芬台北採報導)台灣視障鋼琴家許哲誠24日在伊甸基金會的邀請下,與韓國四指鋼琴天使李喜芽四手連彈,舉辦「給生命一個支點」巡迴音樂會,替身心障礙朋友打氣的同時,鼓勵大家欣賞音樂會支持公益。

  • 費城交響樂團將於7月28、29和30日,在曼恩表演藝術中心(Mann Center)舉辦三場音樂演奏會。演出由指揮家羅森‧米蘭諾夫、胡安久‧門納和約翰‧艾克索羅指揮,將有女高音安吉拉‧布朗的獨唱、小提琴家朱麗葉‧康和鋼琴家赫比‧漢考克和郎朗的演奏。
  • 胡安‧卡洛斯‧希亞葉亞的談話開門見山,他最有感於演出中的音樂:「沒想到中國的古典音樂文化有著如此高的水平,這讓我非常驚訝。我是教授音樂的老師,我知道一位音樂大師,比塔格拉斯(Pitagoras)是音樂這門科學的創始人,他就曾經和中國人學習過。中國這個民族一向是一個非常理性非常智慧的民族。但是當我聽到晚會現場的音樂時,我仍然感到激動,神韻這樣的團體能來這裡真是太好了,把中國的古典文化傳遞給我們。作為音樂家,我認為這是非常珍貴的一場晚會,是激發我靈感的源泉,就我所使用的樂器音響應該模仿今天晚會中的音樂。同時,對於舞蹈和歌曲的歌詞我有著同樣的評價,這些歌曲的填詞我認為非常好的配合並幫助音樂本身發揮光芒,使得音樂更能深入人心。」
  • 普池先生對晚會的水準讚嘆不已,「整場晚會的相互配合非常的精準,沒有任何一處瑕癖,挑不出任何毛病。非常的完美,非常有水準,非常非常的好。能看得出是一場國際水平的演出,準備非常充分,非常好。」「他們(舞蹈演員們)的身體都非常的強壯,非常讓人震驚。但是我最喜歡的二胡的表演,也許因為我是搞音樂的吧。」
  • 斯洛尼女士對神韻歌唱家、樂器演奏家和舞蹈演員讚賞不已,「那位鋼琴家的伴奏非常出色,讓我想起我的阿姨;還有就是那三名美聲歌唱家,他們內在的力量充滿著整個劇場,甚至都不需要麥克風了;還有二胡演奏我也非常喜歡;還有舞蹈演員們,用他們完美的微笑牽動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心,西方的舞蹈演員基本上都不笑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