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其人》
沒有一個人會像江澤民那樣身居最高位而身世遭到重重質疑,也沒有一個人像江澤民那樣一次又一次急於為自己立碑作傳。
【大紀元6月24日訊】乙酉年初春,韓國京畿道儀旺市冠岳山龍珠寺及全羅南道順天市海龍面之須彌山禪院佛像上有優曇婆羅花盛開。此花非同小可,自青銅佛像臉上生成。中國有成語曰「曇花一現」,此曇花實為優曇婆羅花也,三千年開放一次。按佛經記載:優曇婆羅花開乃法輪聖王,或曰轉輪聖王駐世說法之徵兆。
在經濟的表面繁榮之下,江澤民“改變了中國”,留下了一個危機四伏的未來。但是,有多少人看到了這一點呢?有多少人看到了江給中國社會帶來的災難呢?
2004年除夕的晚會又開始了,一樣是主持人高分貝的嗓門,一樣是各路藝人竭盡全力地搞笑,江澤民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了。宋祖英的節目本來年年都是開場第一個的,這次卻被拿到了中間靠後的位置,給人感覺江已經開始失勢。
《江澤民其人》19:流年不利成被告
2000年3月初,《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評論員文章,推出三句話,即「三個代表」,首次作為江澤民的「思想」理論在全國範圍內推出。但不久,這場轟轟烈烈的宣傳就被證明是一出鬧劇。
自從江澤民一意孤行開始鎮壓法輪功,就把一切賭注都壓了上去。江有著強烈的預感,似乎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這使他更加恐懼和失去理智。
江澤民當政十五年(包括後來垂簾聽政的兩年)經歷了很多中國歷史上的大事,比如香港和澳門的回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及鎮壓法輪功,前面的事不是運氣碰上了,就是利用其他人為己賣命而獲,只有鎮壓法輪功是江澤民的獨家「專利」。
儘管中共新聞媒體統一口徑稱此次洪水為「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但許多水利專家們卻認為,這場洪水本身其實並不算「特大」。衡量一場洪水大小的重要標準是最大洪峰流量。根據長江宜昌水文站的觀測資料,此次洪水期內最大洪峰流量是8月16日出現的63,600立方米/秒,略大於宜昌站5年一遇的洪水流量60,300立方米/秒,但遠未達到20年一遇的洪水流量72,300立方米...
胡耀邦和趙紫陽下台後,鄧小平失去了推動改革開放的最得力助手。「第三代領導核心」的江澤民不僅不推動改革開放,而且從理論上批判改革開放。鄧想來想去,萬般無奈,只有親自出馬,在女兒鄧楠的幫助下南巡,以老邁之軀推動停止轉動的改革開放車輪。
在江澤民當總書記一年有餘時,美伊之間爆發了海灣戰爭。美國在代號為「沙漠風暴」的軍事行動中取得的巨大成果讓鄧小平重新考慮中國今後的發展方向。
江澤民是「六四」最大的受益者。但是,準備退休的江澤民如何能從上海市委書記突然被任命為手握黨政軍三權的「核心」,卻一直眾說紛紜。這個疑團可以從江氏的御用工具庫恩寫的《他改變了中國──江澤民傳》裡找到答案。這本「傳」是江的「漂白傳」,庫恩所採訪的也都是被精心安排的人。好在中國人在專制下生活了這麼多年,從其傳中所描述的語言就能知道哪些地方是實情,哪些地方要反過來看...
江澤民似乎與上海有著不解之緣。他在南京當漢奸,卻因為轉學到上海交大而成功地隱瞞了一部份漢奸歷史;他在電子工業部成績平平,卻因為到上海當市長和市委書記,而有了用鎮壓學潮的鮮血染紅頂戴花翎的機會;當上總書記之後,江澤民更是不遺餘力地經營上海幫以穩固其權力,一遇到像SARS這樣的危機,就立馬躲到上海。
1956年,是江澤民的而立之年,他滿了30歲。這一年初,江澤民結束了在莫斯科斯大林汽車廠的實習,回到東北長春,參加籌建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準備夏天正式投產。江澤民先被任命為該廠動力處的一個科長,到了那年夏天第一輛解放牌卡車生產出來以後,他又被任命為副處長,頂頭上司是一位蘇聯技師和處長陳雲衢。陳雲衢是個專家,但不是黨員,江澤民因此理所當然地擔任了黨支部書記。
江澤民給人的感覺是能歌善舞,至少可以擺弄三種樂器,鋼琴、二胡和吉它。為顯擺自己的樂器才能,江澤民常常到了不管不顧的地步。1999年3月30日,江在奧地利總統克萊斯蒂爾的陪同下到莫扎特故鄉薩爾斯堡參觀。莫扎特故居最有價值的收藏品是這位大師1785年在維也納購買的一架鋼琴。
且說大唐武德九年,高祖李淵賴次子李世民削平天下十八路反王,滅盡七十二道煙塵,安享富貴,江山一統。高祖有四子,建成、世民、元吉、元霸。李元霸早夭,建成封英王、世民封秦王、元吉封齊王。建成、元吉與高祖寵妃張艷雪、尹瑟瑟私通,曾被秦王撞破,雖事後囫圇過去,心中畢竟深以為恨。
且說大唐武德九年,高祖李淵賴次子李世民削平天下十八路反王,滅盡七十二道煙塵,安享富貴,江山一統。高祖有四子,建成、世民、元吉、元霸。李元霸早夭,建成封英王、世民封秦王、元吉封齊王。建成、元吉與高祖寵妃張艷雪、尹瑟瑟私通,曾被秦王撞破,雖事後囫圇過去,心中畢竟深以為恨。按照過去帝王繼承規矩,高祖千秋萬歲之後,建成當繼位,但李世民功高蓋世,大唐江山幾乎為他一人打...
共有約 3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儘管接連傳出朝鮮人出逃至韓國的消息,但實際的出逃數量遠遠比報導出來的更多,並且精英層脫北者在張成澤被處決明顯增加,顯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權正在眾叛親離。 日前,韓國政府證實負責對朝工作的朝鮮偵察總局出身的朝鮮軍大佐投奔韓國,這也是迄今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