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
你是否已知道川普(特朗普)竞选团队对选举舞弊的指控“证据不足”;根本没有“证据”支持指控吗?你现在肯定应该知道了,因为这一直是被有礼仪感的大肆宣扬,被主流媒体(...
正如我在前些日子的专栏中所言,根据公开呈现的证据,在乔‧拜登(Joe Biden)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拜登家族就可能是一个国家安全威胁。且我们甚至尚未看到据称被亨特‧拜登(Hunter Biden)遗弃的笔记本电脑上的所有证据。
国父们将决定总统选举人选择方式的权力和庄严责任完全赋予了各州的立法机构(《美国宪法》第二条,第1款,第2项)。
“当你受到高射炮袭击时,你就知道你已经越过了目标”,这是一个来自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习语,它有多种版本。我不知道事实核查员(Fact Checkers)这一职业是如何发展起来的,也不知道官方的事实核查员的认证流程是什么,但是在斯诺普斯(Snopes,一家事实核查机构)或者其它机构之上自封为事实核查员最高委员会的似乎是《纽约时报》,最近《大纪元时报》亲身经历了...
如果这个国家要在保持其自由核心价值不变的情况下摆脱这种大流行病,就必须解散那些将科学当作施加威权的工具的人,必须要求民选官员对最终的决策负责,同时确保为这些决策提供依据的流程具有更高的透明度。否则,将威胁到这个共和国的民主制度。
推特的泛政治化,标示着一个珍贵的机会——我们原本可以看到网路力量的真实改革以及国家对言论自由的深刻探讨,已从我们身边消失。现在更多的是,到处充斥着政治敌意及左派为确保其永久政治权力的野心。
川普(特朗普)总统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只是在福克斯商业台主持人卢‧多布斯(Lou Dobbs)的节目中,含糊地解释了川普法律团队为何与西德尼‧鲍威尔分道扬镳,称他们对此案有“不同的意见”。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个话题。
许多保守派人士对阿林斯基心怀恐惧和敬畏,保守派组织者和活动家都在思考如何才能在符合道德的前提下有效地回应阿林斯基所拥护的以及社会主义者所采用的方法。
最高法院不能选择退出这一争端。在这样的特定关头,无所作为也等于是一种选择。尽管它做出的任何实际裁决都会聚焦于特定事实和宪法的局部要点,但这些裁决的结果将会确定一种世界观,而削弱另一种世界观。鉴于美国今天所处的位置,这种结果是不可避免的。
所有这些指控都与鲍威尔的网络专家证人拉塞尔‧拉姆斯兰德(Russell Ramsland)令人震惊的说法无关。拉姆斯兰说,“在最近的大选中,乔治亚Dominion软件允许恶意行为者渗透和操纵该软件,(因此,我)得出的结论是,至少96,600张邮寄选票被非法清点,因为这些选票不是由合法选民投的。”
共和国已经失败了近半个世纪。伟大的首都被派系所分裂,贪污腐败横行﹐政治对手在街头被暴力袭击﹐选举通过恐吓和贿赂选民来决定。
律师西德尼‧鲍威尔在乔治亚州发起一项主要法庭诉讼,宣誓声明和宣誓证词佐证了选举舞弊的惊人程度,同时还违反宪法以及多项违反州法律的行为。
在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六个州的选举结果出现异常,它们分别是亚利桑那、乔治亚、密歇根、内华达、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人们不禁要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4年前的10月29日时任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宣布,重新启动对希拉里电子邮件案的调查。今年10月29日,美国司法部再次报出一条重磅消息。司法部承认,FBI在一年多前就启动了对亨特·拜登的调查。据称,特工们调查了亨特与中国、乌克兰及其它外国政府的交易——这些内容在据说是亨特的笔记本电脑中,也有记载。
在11月3日之前的几周内,美国人投票选出总统选举人。大多数州的投票结果都很清楚。但是有六个州的情况尚不清楚,而且短期内也不太可能。尽管媒体努力忽视这一点,但是投票违规的证据仍在不断增多。现在有可信的报导称,宾夕法尼亚州和乔治亚州的选票积累模式表明,这两个州的官方结果是虚构的。
进步主义教育在北美和欧洲持续已久,虽然不一定更为深入,但已产生令人吃惊的效果:它极大增加了支持极权主义的人数。我们的年轻人受此教育影响之深,以至于他们正以扭曲的意识形态看待世界。这种意识形态日后可能会转变,但其带来的一味狂躁的心态却将持续。 现在如果有人否认“变性女人”是女性,或相信生物学在男女性别差异上有所定义,他将在道德层面被等同于黑衫军(意大利的一个法...
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在1797年的就职演说中指出:“如果任何片面或无关紧要的因素影响到我们自由、公正、诚实和独立的选举,使选举失去了纯洁性,使我们忽视自由所面临的危险,我们就会自欺欺人。”
今年9月联合国2030年全球持续发展议程视频会议上,加拿大自由党总理特鲁多称,正好利用疫情大好时机,加速推动疫前就商讨好的全球“大重构”计划。这番话,使许多人联想到此前的全球经济论坛大重构计划。两者都强调全球集中规划,阻碍经济复苏,大搞不可逆的全球权力转移,扼杀当前的选民问责制。
在11月3日之前的几周,美国人为总统选举人投了票。大多数州的结果是明确的。
李‧史密斯(Lee Smith)在最佳畅销书《针对总统的阴谋》(The Plot Against the President)中写了一篇关于与俄罗斯勾结的骗局的爆炸性叙事,成为一部热销的纪录片。
由于可怕的新冠(中共病毒、 COVID-19)疫情,我们要告别感恩节,随后也要告别圣诞节。在那之后,谁知道呢﹖
在时间的迷雾中,比如说在世纪之交,虚伪是当时在媒体上占主导地位的左派自由主义者眼中最大的罪恶。有时,这似乎是唯一的罪,或者说是他们唯一还愿意视之为罪的东西。
企图劫持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窃贼们肯定会在某个地方失手,现在他们正试图在他们的罪行完全暴露于美国公众之前,把他们犯罪行为的明显证据清理干净。我们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否则我们可能永远无法再相信我们选举的公正性了。
本周,纽约市洛克菲勒中心竖起了圣诞树。我已经看了好几遍这个视频,就像看火车失事一样,无法移开视线。当圣诞树立起来时,下方的许多树枝都掉了下来,露出了难以置信的巨大缝隙。除非有魔术师负责装饰这棵树,否则它最终会成为2020年的完美象征,可怕地提醒人们今年的残酷。2020年是诸事丑陋的一年。
五角大楼似乎已经变成了对国家安全的威胁,这种说法听起来很奇怪,但如果国防部的工作人员泄露了涉及总统和他的高级顾问的超级秘密会议的消息是真的话,那就不足为奇。
不管奥巴马现在是否能够巩固自己留下的遗产,事实上,他已经在美国历史上树立了自己的独特地位。他是四年来第一位干预权力和平转移的总统,并且为了重塑他的形象,以他的名义发起的一场政变将这个国家推到了深渊的边缘。
现在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乔治亚州,这个正在重新计票过程中,且很可能决定总统职位的蜜桃之州。
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轻松赢得了全民投票,但是---与所有民意测验和几乎所有权威人士的预测相反---她输掉了选举,因为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赢得了选举学院的选票。
印象里,我并不认识凯莉•吉利斯(Kerrie Gillis)这个人,可我基本上每天都会收到她的邮件,催促我订阅一本名叫《新共和国》(The New Republic,常以简写TNR自称)的月刊。这个人,显然是这本杂志的发行人。我想,自己能收到邀请,应该觉得荣幸,这大概是因为,我在很久以前曾经是订户。那时候,老版的《新共和国》,即使观点与我不尽相同,却也是一本...
很少有人会想到,在2020年,普通公民将再次有义务,捍卫无记名亲自投票,这一神圣的民主原则。
共有约 52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一位对受操纵的投票机调查了十多年的前高级情报官员,向《大纪元时报》讲述了他的研究结果:极权统治者打造投票机,是为了给独裁披上民主的外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