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
史丹福胡佛研究院研究員郭岱君應北加州中華民國軍事院校校友聯合會邀請﹐11月18日在南灣文教中心演講﹐解讀蔣介石日記及其時代意義。她表示,從日記在胡佛研究院公開以來,大多數看過蔣日記的學者,包括中國大陸學者,都認為他功大於過。北伐和抗日是蔣的大功,他最大的過失是失去了中國,造成中國大陸數億人的痛苦。
蔣介石先生在二十世紀六零年代,以「復興中華文化,光復大陸國土」為口號,所推行的「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對台灣在承傳五千年的中華文化精神上,產生了一種移植「原生文化」的現象…
當前台灣社會由於藍綠的尖銳對抗,幾乎所有的問題都會被高度政治化,對於台灣光復節以及與其密切相關的蔣中正當然不在話下。我們一方面憂心於台灣政黨政治的惡質化,一方面憂心由此而生的對歷史的扭曲,試圖超越當前藍綠惡鬥而重觀蔣中正與台灣的關係,遂有此文。
蔣介石,曾被西方媒體評為遠東地區骨頭最硬的領導人,其性格堅強倔強,在日寇大舉入侵的時候奮起抵抗。在外國人看來,抗戰簡直是發瘋,可是他不畏強暴,寧肯戰死也不作亡國奴,其性格之堅毅可見一斑。尤其是抗戰前景最暗淡的時刻,連曾經的革命領袖汪精衛都投降了日本。其實汪精衛並不是一個怕死的人,他曾經刺殺清朝攝政王,也曾在獄中寫下「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的壯烈詩句。在我看...
台灣執政的民進黨在推動「去中華民國化」的同時,也進行其「去蔣介石化」,繼去年將「中正國際機場」更名為「桃園國際機場」之後,近期為「貶蔣」作出一系列的「改名」。歷史是人類的記憶。藉此時機回憶先總統蔣公一生為光復台灣、保衛台灣、建設台灣的豐功偉績。是非功過﹐留待後人評說。
台灣執政的民進黨在推動「去中華民國化」的同時,也進行其「去蔣介石化」,繼去年將「中正國際機場」更名為「桃園國際機場」之後,近期為「貶蔣」作出一系列的「改名」。歷史是人類的記憶。藉此時機回憶先總統蔣公一生為光復台灣、保衛台灣、建設台灣的豐功偉績。是非功過﹐留待後人評說。
在八年抗戰中,300万蔣介石川軍出川抗戰,64万多人傷亡,參戰人數之多、犧牲之慘烈居全國之冠!謹以此文紀念在抗日戰爭中作出巨大貢獻和犧牲的川人。
余程万師長指揮該部一万三千名將士孤軍奮戰,經三天四夜浴血搏斗,日軍除在四面城下堆尸如山外,未能前進一步。在日軍飛机和大炮連日不斷的轟炸下,常德城變成一片火海。但守軍在余程万督率下,官兵士气格外高昂,處處都響著鋼鐵般誓言:寸土不讓,誓与常德共存亡!橫山勇在常德城外急得團團轉,他做夢也設想到這個常德城竟如此難攻。一廂情愿地認為,余程万軍抵抗如此頑強,肯定是四面都...
日本終于在二次世界大戰的棋盤上,投下了一顆最不合常識﹑最冒險的棋子——奇襲珍珠港,向美國人開戰。這場開戰使國民政府的存在多了一些時日﹐這種存在起到了保邪惡的蘇聯共產黨的作用。因為日軍如果不進攻美國及南洋﹐必全力向極其困難的國民政府進攻。征服了國民政府﹐則日本會會同希特勒進攻蘇聯共產黨﹐將共產黨徹底擊碎﹐人類的歷史將徹底改寫。
重慶政府宣布:抗戰頭三年中,華僑捐獻飛机二百一十六架;救護車汽車一千余輛;坦克二十三輛;其他如棉衣、麻袋、醫藥用品等無法計算。重慶國民政府統計宣布:從1937年到1941年底,國民政府的總收入為:二百二十六億元。其中華僑匯款為:五十三億元,相當于國府總收入的四分之一,將近國府軍費開支的二分之一。國民政府對此評价:華僑龐大之外匯,對于祖國之抗戰,實予以巨大之助...
第5軍在巍峨的昆侖關上,建立了一座“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以永遠悼念和呼喚,為中華民族的獨立自由流盡了最后一滴血,而長眠在昆侖關上的二万七千零四十一名將士的亡靈。
武漢會戰,中日雙方軍隊在縱橫千里的戰線上,激戰五個多月,日軍投入几十万兵力,會戰期間又補充了五、六次兵員,日軍中央統帥部在會戰后期,已無力再向武漢增援兵力。整個會戰,殲滅日軍二十多万,使日本陸軍大傷元气,無力再發動新的進攻。中日戰爭至此進入相持階段。蔣介石也動用了几乎所有的部隊,所有參戰部隊都打得英勇頑強,為武漢會戰付出了重大代价,傷亡与敵倍之。
1937年7月7日。 日軍在中國的駐屯軍步兵第1聯隊一部,在蘆溝橋附近同中國軍隊駐守該地區的二十九軍第37師219團一部發生激戰。
四月五日是中華民國先總統蔣介石先生逝世三十週年,在台灣的國民黨、親民黨和新黨,三黨領袖都前往蔣介石先生的陵墓所在地:桃園慈湖謁陵。同時,這一天的中文媒體都有很多文章,悼念蔣介石先生以及評價蔣介石先生的一生功過。在今天的節目裡,我們特別請到本台評論員李天笑博士,來跟大家分享一下他的想法。
主持人:在後來抗戰結束以後,後來經過內戰期間,國民黨的勢力不得不退到了台灣,您覺得在這之後,是不是中共它的統戰方法、統戰策略和手段一直都沒有停過?
他年輕的時候并不特別得志,后來跟隨孫中山參加革命,后來擔任了黃埔軍校的校長,在國民党里面逐漸斬露頭腳,如果回頭去看他這一生,有三件比較重要的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統一中國,第二件事情是領導抗日,第三是反共,這三件事情在他一生的政治作為當中是比較突出的。
今天是蔣中正先生逝世三十週年紀念日,對於這位中國近代史中叱風雲的人物,世人雖有不同評價,但其領導北伐統一、八年對日抗戰,及對台灣的發展貢獻等事蹟,不容忽視。
傳說,在蔣先生的一生事業中,《易經》術數給了他很多幫助,他的侍衛隊長宓熙在《我在蔣介石身邊的時候》一文中,記述過這樣一件事:
蔣先生的名字來自《易經》。我們翻開《易經》64卦,其中有一卦叫「豫」卦,其卦辭為「利建候行師」即有利於建國封候和行軍作戰的意思。我們翻開《易經》64卦,其中有一卦叫「豫」卦,其卦辭為「利建候行師」即有利於建國封候和行軍作戰的意思。
一九三七年全面抗戰開始以後,因中華民國政府軍、即國民黨軍隊在全國戰場上的浴血苦戰,乃使所有曾經指責中華民國政府、中國國民黨、尤其是蔣介石先生「不抵抗」或「不積極抵抗」的誣蔑不實之詞,立即煙消雲散。但是,一九三七年全面抗戰開始前,中華民國政府、中國國民黨和蔣介石先生之所以受到「不抗日或不抵抗」的指責,如前所說,提出指責者,一是企圖借抗日之名而叛亂和叛國者,二是...
九一八事變發生前,雖然新舊軍閥的大規模叛亂已經被蕩平,但“九一八”以后,新舊地方軍事勢力的小規模叛亂和陰謀發動叛亂,仍時有發生。所不同的是,這一伙地方軍事獨裁者,在以“反對獨裁”名義反蔣失敗之后,從此竟為“死了有板子”,而死死地抓住了“抗日”這塊牌子,即以抗日為旗號,動輒發動叛亂,或動輒圖謀發動叛亂。
什麼是新權威?顧名思義,就是“老權威”不行了,才會、也才需要一個“新權威”。但是,如果這個新權威所要維護的又仍然是老權威所要維護的,比如舊的專制制度和專制統治,那麼,這個“新權威”就喪盡了“新”的意義,無非是“老權威”的再現、翻版和繼承而已。
共有約 8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1月28日下午,佳能表演藝術中心(Canno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神韻北美藝術團本季在孟菲斯的首場演出,全場爆滿。當節目中創世主率眾神下世的一幕出現時,全場瞬間響起熱烈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