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靜芝
又到了六‧四,世界撫摸著中國製造的這個歷史傷口。如今還能記得六四的中國人變得更少了,不是因為我們變得越來越包容,而是我們比別的民族更加善於遺忘。此刻,我們點燃一...
北京故宮展品失竊案告破後,身高不足一米六五的非著名江洋小盜石柏魁的名字便傳遍神州大地並迅速擴散到海外。看了身材魁梧的人民警察像老鷹抓小雞般將小石拎著塞進汽車的電視畫面,我心裏是很憐憫的。小石作為2011年中國大陸偷盜界的形象大使,他首先是一個人才,其次才是一個罪犯。
中共這些年又找到了一個給自己塗脂抹粉的新招法,那就是撤僑。本來撤僑對任何一個負責任國家來說,是件極其尋常的事情,但經中國政府一把玩,就變成千方百計進行「社會主義好、共產黨好」的雜耍鬧劇。
大陸每年都選在春暖花開的美好時節開「兩會」,春天總是因此黯然了不少。
卡扎菲重提「六四」,讓全世界出了一身冷汗。
溫哥華的「遊行門」事件鬧得沸沸揚揚,貌似暫時告一段落。但其衝擊波在未來的日子裡將會持續顯現。因為加拿大社會應該不會容忍一個經常喜歡代表華人出來搔首弄姿的團體,肆意地、不斷地用謊言來誤導公眾的。他們將要吞下自己的不道德行為產生的苦果。隨著該事件不斷發酵,主流社會也會更加關注在華人社區所發生的這樁咄咄怪事。由此,我們看到了,加拿大價值正在面臨來自一些少數族裔越來...
有一則戲說故事是這樣的:潘金蓮被西門慶霸占後,日日淫樂,燒餅店內群情激憤,武大郎迫於全體店員壓力,一直和西門慶方面進行馬拉松式的談判,想辦法把潘美人給贖回來。忽一日,武大郎拎了一雙當年金蓮妹妹上花轎時候穿的繡花鞋從西門慶家一蹦一跳回來,並囑店員燃放250響連環花炮慶賀這一「歷史性勝利」。爆竹煙霧散盡,店員問:潘妹妹人呢?武大郎把手裡的鞋子晃了晃:這不在這嗎...
我對撒謊的人素有成見,對廣受尊重的公眾人物撒謊更是怒目切齒。
孔夫子最近一直「被繁忙」著,先是在世界各地近100個國家辦了幾百所學堂,後又被以其名號頒發了不倫不類的「和平獎」,如今索性在天安門廣場面朝長安街「站」了起來。
當造假成為一個國家的「商標」,那麼,要讓別人不另眼相看也難。 前一天讀報,說的是加拿大省提名移民計劃(PNP)申請人愈來愈多,且該計劃漏洞多,造假情況嚴重,讓加拿大駐中國和印度的各使領館耗費大量資源用於查核文件的真實性。由於加國移民法改革法案C-50推出後,聯邦技術移民門坎提高了,許多不符資格者改由省提名計劃提出申請,目前透過該計劃取得移民身分的技術移民...
今天是2010年的最後一天,也是進入21世紀之後第一個10年的結束。每到某個時間關口,我總是喜歡思考些東西,一來給自己的思維作一番梳理,二來觀察一下周圍的世界有甚麼變化。
一切都沒變,只是哄騙老百姓的口號變得越來越不著譜。有人要把自己裝扮得如神聖的如來佛,但總是不經意地露出狼外婆的尾巴。於是,他們就開始裝瘋賣傻,繼續故作姿態。他們明白,離開了欺騙,一天也混不下去。
前幾天加拿大一家中文電視台討論中國人權問題,本地一位兼具僑領和時事評論員雙重身分的中年男子,因為言論多有且經常對加拿大挑刺而幫大陸中國爍金的成分,被觀眾打電話質問:你這麼熱愛中共,為甚麼不早點卷卷舖蓋回那裡去。此人很生氣,認為這是給他貼標籤,說是好在加拿大的自由度要比某些觀眾設想的寬鬆,云云。
今天是世界人權日,也是諾貝爾和平獎的頒獎日。我的心情很沉重,因為,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史上,第一次出現了一張為領獎人準備著的空位置。因為和平獎的得獎人還在遼寧錦州的監牢裡,他的妻子以及兄長都無法前往挪威。
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雖然中國大陸早就遠離了「放衛星」的年代,但人們生活在一個有「法」無天的社會裏,處處都能見到某種荒誕。這些年,增加了不少莫名其妙的「新罪」,讓良民們防不勝防。
「中華情--親情中華歡聚多倫多」組委會22日晚間宣布,原定於11月28日下午在多倫多能容納4萬以上觀眾的羅傑斯中心(Rogers Centre)舉行的大型演唱會,因為贊助商資金沒有到位宣布取消。「中華情」號稱是大陸一流的大型節目,央視流行音樂的國際品牌,也是「全球華人」音樂的至尊盛會,咋說取消就取消了呢?其實,一場「政治秀」如果一定要經受市場的考驗,那必定是...
上海11月15日一場大火,把世界燒得瞠目結舌。其實一個城市是十分脆弱的,到了這個時候,很多人才明白,所謂的崛起,有的時候很難經受得起一個小小的考驗。
溫哥華三家中文報紙這幾天洗了個「三溫暖」,在這個秋寒料峭的時刻,這一幕似乎來得不是時候,但卻留下了很多值得玩味的東西。
習近平被江澤民隔代欽點為接替胡錦濤的接班人選,中共終於踏上了制度化進行「權貴世襲」的不歸路。習近平被認為是代表太子黨和利益集團的最佳代理人。這次十七屆五中全會給人最強烈的信息就是,中共在權貴世襲的道路上走得更加鐵石心腸了。
100年前戊戌維新那會,有人向西太后諫言,希望能夠進行維新。西太后很感興趣順口問了一句:是救大清還是救中國?對方思考了半天,吞吞吐吐地說:是救中國。西太后立馬把眼翻白:不救大清的事情免談。
民主社會最好的地方就是能夠讓人說理,無論是草民還是衙門都應遵守一樣的遊戲規則。
一提起「專政」上了點年紀的人就會立馬想起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幾個詞:「無產階級專政」以及「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在馬克思的歪理邪說裡,專政乃一定階級的政治統治。通常用的手法工具就是軍隊、警察、監獄、法庭以及「人民民主」等。共產黨自稱的專政,據說是一種絕大多數人對少數人的專政,即社會主義國家工農大眾(通過共產黨)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政治統治。這個專政...
「溫水煮蛙」的說法出自美國康奈爾大學的科學家做過的一個著名實驗,據說他們將青蛙放在沸水中,青蛙立即跳出來,如果將其置於溫水裡慢慢加溫,最後水至沸騰蛙類們便紛紛作斃。實驗者想要表達的意思是說在一個安逸的環境中,人容易被周圍的環境所迷惑,最終導致消沉、放縱和墮落。其實,這是個騙局。本人長期生活在農村,田間地頭常見蚯蚓、田鼠、青蛙等小動物,如果把青蛙放在開水裡,他...
網上有一則戲說故事是這樣的:「潘金蓮被西門慶霸佔後,武大郎站在戰略的高度對西門大官人說:對於潘金蓮的問題,我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不要傷了武家與西門家的友好關係。燒餅店的夥計不服,武大郎說:『這個問題我們這一代解決不了,留給下一代解決吧。』於是乎,潘金蓮一直供西門慶淫樂。每當武家的人去看望潘金蓮,被西門慶毆打驅逐時,武大郎總是嚴正地交涉:『潘金蓮從歷史上...
中國人有個特性,就是素來臉皮比較薄。大凡事關個人臉面的事情都小心翼翼,生怕別人說長道短,把一生的清譽給毀了。「人要臉,樹要皮。」就是中國人千百年來的處世哲學。
有些事情華人幹起來那種孜孜矻矻的精神看起來讓人動容,比如前一陣沸沸揚揚的「法登事件」。這兩天加拿大主要華文報紙的頭條都幸災樂禍地說:法登把「戰火」燒到了公安部了。
我始終覺得農夫與蛇那個故事中農夫是很難獲得同情的,因為一個終日和土地廝守的人居然對蛇類動物沒有一點辨別能力,有沒有憐憫之心是一回事,有沒有基本常識是另一回事。因此,農夫的死輕於鴻毛。如果農夫知道毒蛇醒來是要咬人的,必定早有防範,悲劇就不會發生。但是如果農夫本身也帶著「毒」,指望用以毒攻毒的方式,讓醒來的蛇繼續作惡,那更大的悲劇就不可避免。在一個「老鼠扛刀,滿...
加拿大的好山好水把海外不少中國人的身體素質搞上去的同時,也把其原來特有的辨別能力搞下去了。大陸小小的一個商業操作或者行銷伎倆,居然暢行加拿大如入無人之境,結果被大陸富裕同胞「玩」了一大把後,才知道「思想簡單就要上當」這個硬道理。
事情每每一和中國人搭上邊,就看上去既熱鬧又好玩。比如這幾天把大家的生活搞得紅紅火火的從中國來的ADS首訪團、還有甚麼「富豪購房團」,幾乎佔據了所有中文媒體的顯著位置,昨天連西人的媒體也跟進了,一股中國熱浪滾滾而來,不亞於前幾天的酷熱天氣。
原先非著名現在是著名的相聲演員郭德綱------一個靠嘴皮子吃飯的藝人,居然被「惡勢力」以排山倒海之勢,修理得一點分貝也發不出來,要是換了平頭屁民,在這種大陣仗下恐怕就人間蒸發了。「和諧社會」的現實,常常讓人不寒而慄。
共有約 12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韓國最大日報社《朝鮮日報》的旗下電視台「TV朝鮮」,日前通過節目《調查報告7》揭露中共醫院以外國人為對象進行不法移植手術的實況。據節目介紹,自2000年以來約有兩萬名韓國患者去中國接受了器官移植手術。節目揭露被強摘的是法輪功修煉者等良心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