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在即 前获奖演员谈生活与艺术

李宝园(右)于2010年第四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与同学李详谞合作跳双人舞《七步成诗》,分别获得银、铜奖。(摄影:戴兵/大纪元)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4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竹思纽约报导)最近,神韵艺术团在全球各大城市的演出爆满是常态,而中国古典舞是神韵最主要的表演方式。第五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将于10月25日至27日在纽约举行,现在正在接受报名。这一由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赛事为中西人士提供了绝好的了解中国古典舞“门道”的机会。

人们将观摩到,参赛选手们如何运用中国古典舞的各种跳、转、翻的技巧加上精妙深湛的身法和身韵,带出人物内在的思想感情与内涵,体现出人性的特点,做人的标准、道德理念、思维状态、价值观等。

本报记者特别采访了两位历届舞蹈大赛的获奖选手,他们透露了自己学习的中国古典舞的起因,过程中的苦与乐,以及中国古典舞对其的性格与人生观的塑造。

(一)第五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新唐人电视台“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旨在弘扬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舞蹈艺术,为有志于表演正统舞蹈艺术的未来艺术之星提供一个高水平的国际交流平台。大赛将于今年10月25日至27日在纽约翠柏卡表演艺术中心举行,现在正在接受报名,大赛章程、参赛资格与方式等详细情况请参考网站:dance.ntdtv.com

(二)从“男孩儿”变淑女 陈超慧参赛超越自己

“我一直觉得演和我性格相近的角色容易,但一个演员的工作就是把不同的角色演活,无论她是谁。不是表现我自己的先天性格,而是找到一个方法来把角色的特点表现出来。这是最大的挑战。”

陈超慧于2012年3月在纽约接受采访。(摄影:Chaohui Chen/大纪元)
陈超慧于2012年3月在纽约接受采访。(摄影:Chaohui Chen/大纪元)

陈超慧在自己的部落格中如上写道。今年10月,她准备以参赛第五届新唐人电视台“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来实践对自己“小男孩儿”性格的挑战。

多材多艺 选定舞蹈路摘桂冠

18岁的陈超慧是新唐人舞蹈大赛的老牌获奖选手――在2008年大赛中她表演《小龙女》获少年女子组银奖;2009年以《小木兰》再次获少年女子组银奖;而2010年以“小祝英台”女扮男装高高兴兴去上学的表演获得大赛的少年女子组金奖。

陈超慧于2009年第三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以《小木兰》获少年女子组银奖。(摄影:爱德华/大纪元)
陈超慧于2009年第三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以《小木兰》获少年女子组银奖。(摄影:爱德华/大纪元)

这位小舞蹈冠军兴趣广泛,她还喜欢钢琴、绘画,特别是写作,她在部落格中撰文,记载自己职业舞蹈生涯中的心路历程,洋洋洒洒地抒发了自己不断领悟到的中国舞内涵以及人生的真谛。

当然陈超慧最热爱的就是跳舞,但她能真正走上专业舞蹈演员的道路,也经历了一些磨难,“9岁起妈妈送我上舞蹈课,我真的喜欢,就是喜欢表演嘛!但当我想再多上些课,多学一点儿时,妈妈却不同意。可能是不愿花太多钱,于是我就哭,妈妈当时哄我说可以,但过后还是不让我多上课……”陈超慧回忆说。

“一次,我看了神韵晚会,那些舞蹈是那么美丽。我当时就有了一个梦想――我要成为神韵舞蹈演员,能巡回世界,能为观众展现最美的中国文化。2007年我13岁,纽约飞天艺术学院舞蹈专业招生,我被选上了。但父母并不同意我的选择。妈妈说我的个头太矮了,恐怕不适合跳舞;父亲就更是反对。我非常坚定地认为舞蹈就是我要的,冥冥之中我知道这是我要走的路,后来父母都终于同意了。”

无条件接受意见 吃苦提高

终于如愿以偿的陈超慧,非常珍惜这得之不易的学习舞蹈的机会,在学校不断的勤学苦练。对她来说,只要能跳舞就感到快乐,不会去想个子矮等条件上的不足,技术提高非常快。她认为,“自身条件好会对跳舞有帮助,但看到许多人自身条件不好,可通过努力也可跳得非常好。”

陈超慧于2010年第四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以《小祝英台》获少年女子组金奖。(摄影:爱德华/大纪元)
陈超慧于2010年第四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以《小祝英台》获少年女子组金奖。(摄影:爱德华/大纪元)

要达到更高的目标,陈超慧不断要克服的是自己的想法与认识。比如,在一个舞蹈中她需要表演很多的串翻身,这是她的特长,她自己觉得已经转得非常快了的时候,老师却还嫌她不够快。这时怎么办呢?“那就只能听老师的,再多练,转得再快些。”

还有很多情况下,同学之间会互相帮着看舞蹈动作,提出建议。“有时自己觉得自己跳得还行,同学指出不好,自己可能会不认同,这时就想,她们一定是看到不足才这样说的,我就会听她们的。”

挑战个性 知难而上展现古典身韵

对她来说,练技巧虽然苦,但“每天练50个前桥,每天总会有进步,”而中国舞的身韵就更难一些,“光靠练不行,需要不断的揣摩、思考。”

陈超慧在前几届舞蹈大赛中表演的角色,小龙女、小木兰、小祝英台,都是有武功、有点男孩儿性格而又慧巧的女孩儿形象,充分利用自己的技巧好的优势,也符合自己的“男孩儿”性格。

今年她18岁了,如能再参赛,希望表演更成熟的角色,“今年很可能是刻画一个人物,淑女型的。我喜欢有故事情节的角色,比如去年在鲁智深的节目中扮演一个小角色,是个逃难中的小女孩,非常生动,我觉得很有趣,很用心地去把她演好。舞蹈就是用身体语言去与观众沟通,中国舞是最能表现人物的了。”

选择与自己性格不同的淑女型角色参加舞蹈大赛,要对身韵有更好的掌握,是陈超慧面临的挑战。但她表示对获奖的问题不会考虑太多,“一次参赛时我的技巧组合做得不好,下来后自己不高兴,太难了,又感到受挫折。有人和我说,‘参赛是为了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不要太看重自己了’。从此我明白了参赛的目的。”

她说:“艺术是无止境的,一直可以磨练出新的东西。”

(三)选择舞蹈不悔路 朋友多快乐常在

只要有朋友在一起相伴,多难的路都可以走过,再苦的付出都是快乐。李宝园从13岁起选择了成为中国古典舞舞蹈演员这条路,最初不过是因为有一帮好朋友能一起训练,一起玩儿。后来在不断的学习、揣摩与磨炼中,他开始渐渐领悟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与中国舞的精髓,充分展露表演天分,分别在2009年与2010年的“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中获得少年男子组银奖。

李宝园于2012年3月在纽约接受采访。(摄影:大纪元)
李宝园于2012年3月在纽约接受采访。(摄影:大纪元)

淋漓演出“心中的痛” 想过客串排片

从2008年开始,李宝园已参加过3届的中国舞大赛,每次比赛的剧目都是塑造一个人物。李宝园日前在纽约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如此选择发挥自己的表演天分,“在学校排舞,老师常说会表演是我的长处,所以我就在比赛时尽量选择塑造人物,用中国舞表现人物的内心情感。”

李宝园于2009年第三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演绎《六郎出征》(摄影:爱德华/大纪元) 
李宝园于2009年第三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演绎《六郎出征》(摄影:爱德华/大纪元) 

2009年,他以《六郎出征》演绎了北宋抗辽大将杨业的六子杨延昭,怀着为国捐躯的父兄之遗志,身先士卒,驰骋疆场,威名震敌的故事。“我当时想表达的是杨六郎抑制着心中失去亲人的悲愤,决意报效国家的忠心。”他回忆说。

李宝园参加2010年第四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摄影:戴兵/大纪元)
李宝园参加2010年第四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摄影:戴兵/大纪元)

而在2010年,李宝园与同学李详谞合作跳双人舞《七步成诗》,分别获得银、铜奖,成为第四届舞蹈大赛中的一个亮点。李宝园在舞台上表现曹植不想与哥哥曹丕争权,但得不到哥哥的理解的复杂心理。演员要内心真的感觉很痛才能表现出来那种感受,而他神情并茂地展现出了曹植“相煎何太急”的那种心中的痛。

当被问到是否以后有机会涉足影坛做演员时,李宝园笑着表示,还没想过,不过如果有机会能客串一个角色,一定是很好玩儿的。

一路朋友相伴 台上台下笑口常开
 
别看李宝园选择饰演的角色都是诠释人物心中复杂的爱恨情仇,生活中的他非常快乐与简单。“要说我的性格,就是很快乐,平时就爱笑,演出时演需要笑的角色就最合适了。”

转而说到开心的角色,李宝园就喜上眉梢,“有时我们跳一些欢快的集体舞,比如表现乡村青年秋收时的喜悦,每次跳下来,同伴们说老保持着笑脸,到最后感觉面部肌肉都僵了,他们奇怪我怎么老能保持笑得那么开心啊?其实,一直维持着笑脸对我来说再自然不过了,笑多好啊!”

对李宝园来说,生活充满阳光,没有不笑的理由,而这些阳光很多都来自于朋友的给予。他表示最大的爱好就是“与朋友在一起”,无论是去购物,吃牛排,都是最令他开心的事。艰苦的舞蹈技巧训练,因有朋友们陪着练,也变成了乐事。

克服恐惧心 不畏翻腾 技术更精

他当初之所以选择入舞蹈学院,就是因为能有一帮朋友做伴,一起训练,一起流汗,所以能战胜那么多原本不可想像的困难,练出精湛舞技。平时自己在练新舞时,他会请同学摄像提意见,这样的改善自然是突飞猛进的。
李宝园说,他跳中国古典舞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各种跳、转、翻的技巧,“我一直对做高难技巧有一种恐惧心理,但是为了更好地塑造人物与表达内心情感,就必需要非常好的掌握这些技巧。”

附:【明星日志】非凡的经历

作者:陈超慧

因为我们的演出(神韵晚会)在仅仅两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里要包容五千年中华文明中这么多不同的片段,我们必须如光速般移动。在舞台上,每一位舞蹈演员都放射着优雅而庄严的光芒;但大幕一关,音乐一停,每个人就会快速跑进换衣间,拉拉链、尼龙扣的声音不绝于耳。

变形、清场和重新登台,通常我们要在一分钟内完成。我一下子不再是30秒之前的那个人了,我可能在前一幕是天将而下一幕是宫女。我必须去想其所想,感其所感,以其身体透过其眼看事物。

一个演员的工作就是把不同的角色演活,这是最大的挑战。我经常没有与角色相似的经历――我不知道女英雄在战场上是什么样,我没有面对过死亡,我也没有去天国再回来的经历。

但每次我一踏上舞台,我的想像一下子就把我带走了:我看到了中国的田园风光,我的身体在抵抗敌人中紧张起来,我为失去最亲爱的人而全身心充满了痛苦,佛、道、神和仙女的出现使我充满敬畏。

那时,我已不再是我,我好像丢失了自已,融入了另一个境界。

2012年1月16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