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探访远古的痕迹──加拿大洛矶山雷鸟山谷

文/王颖 图/Sunny

人气: 4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5年08月10日讯】守着一座洛矶山如同守着一个巨大的宝藏,它不仅是飞禽走兽的乐园,也是人们溶于自然的福地。长青的松柏、皑皑的雪山、碧绿的河流,见证沧海桑田的变迁。洛矶山在北美大陆蔓延4800公里,形成于8千万至5千5百万年前,岩石的年龄似乎更久远。雷鸟山谷(Ptarmigan Velley)是洛矶山卡纳纳斯基斯乡村的一个小山谷,位于加拿大卡尔加里市西南180公里处。如同洛矶山其它大多数景点一样,每年夏初至秋末对游人开放。

超凡脱俗的美丽

从卡尔加里顺加拿大1号公路西行,至40号公路转南,再开半个多小时就到了高木隘口(Highwood Pass)。这个海拔2206米的隘口已经被人类使用了几千年,从早期的印第安人,到近代的皮草商人,如今是加拿大海拔最高的公路隘口。西侧的停车场就是去雷鸟山谷的起点。

穿过高木草甸100米,上山的步道就在公路的对面。步道是一个4.5公里的回圈,最初的一公里比较陡,但并不困难。步道上老树盘根,山坡上野花竞艳,正如同《醉翁亭记》所写:“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

竞艳的野花
竞艳的野花

竞艳的野花
竞艳的野花

竞艳的野花
竞艳的野花

刚走出森林,大片的草甸豁然现于眼前。野花随风飘摇,溪水畅快流淌,近前的山峰似乎触手可及,白云悠闲滑过山顶,几只高角羊在安然地吃草。此情此景,令平时浮动的心顿时宁静下来,感受到一份超凡脱俗的美丽。

大片草甸豁然现于眼前。
大片草甸豁然现于眼前。

溪水欢快地流淌。
溪水欢快地流淌。

山谷里有几个搞生态研究的人员在随处布置一些铁笼子;此外还有几家游人,孩子们惊奇的叫声让人不禁莞尔,大人的心似乎也变得年轻,与孩子们一起探究他们发现的“新大陆”。沿着溪流的石、草、花构成一个个精美的园林,绵延远去。

随时变化的山谷

如果你想走到冰碗的底部,还需再爬两公里的砾石小道,这不在步道的范围。雷鸟冰斗冰川(Ptarmigan Cirque)在瑞山(Mount Rae)和阿雷瑟萨山(Mount Arethusa)之间,现在只剩下一个名字,此前的冰川早已消失殆尽,只留下大大小小的砾石和星星点点的残雪,而这些残雪也会在几周内消融。

野风恣意的流动,雨雪无情的冲刷,改变着这里的一切,山谷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着。

除了我们,冰斗四周没有其他游客,却意外遇到一个山谷居民──黄腹土拨鼠。这种土拨鼠比城市里到处打洞的土拨鼠大N倍,温顺得让我们有些吃惊。它完全无视我们的存在,自顾自地打洞,偶尔抬起身来看看我们。有时它蹲坐在岩石上,两只前爪搭在肚皮上,憨憨的样子非常可爱。

土拨鼠是雷鸟山谷的常住居民。
土拨鼠是雷鸟山谷的常住居民。

漫山遍野的古迹

雷鸟山谷还有一个不为人们所熟知的地方,它实际上是一个化石矿,漫山遍野、看似不起眼的石头记录着远古的痕迹。

古生物化石镶嵌在石头中,大多数已不复原型,有些却清晰可辨。亿万年的岁月凝固在石头里,握在手中恍惚只是一瞬间,看不穿前世与今生:昔日的海底变成今日的高山,曾经的故事只剩下猜测与传说。

古生物化石
古生物化石

不知名的软体动物化石。
不知名的软体动物化石。

巨大的贝壳化石,如扇面大小。
巨大的贝壳化石,如扇面大小。

蛋化石,蛋清蛋黄清晰可辨。
蛋化石,蛋清蛋黄清晰可辨。

傍晚时的山谷太阳还老高,谷中人声渐稀,惦记着回去的路程,我们只得从“白垩纪”的时光里回到现实的世界。

责任编辑:林采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