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永勤曝弃选港立会内幕:遭3北京人威胁

暗示涉中联办 遭威胁若不依吩咐会付沉重代价 何生胜算高

早前在立法会选举中宣布“弃选”新界西的自由党周永勤,在返港后召开记者会,曝光自己受威胁过程,又说威胁人曾提及“何先生好大胜算”。(大纪元)

人气: 14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早前在香港立法会选举中宣布“弃选”新界西的自由党周永勤,在返港后召开记者会,曝光自己受威胁过程,又说威胁人曾提及“何先生好大胜算”。

周永勤又在记者会中表示在自己参选前,“驻港部门”工作人员曾在沙田明星海鲜舫与周见面,并说周“得不到祝福”。他提及有关部门在海鲜舫附近有办事处,暗示对方为中联办人员。他又强烈暗示事件与立会选举新界西当选人何君尧有关。

胁迫者:“何生胜算高”

今届立法会选举前,被迫离港弃选的自由党新界西候选人周永勤,星期三(7日)召开记者会交代被要胁弃选的经过。他透露有3名来自北京的陌生人威胁,要求他停止竞选工程,否则支持他的人要付出代价。对方掌握他身边重要的人的生活习惯及财政来源,令他感到非常害怕。

参选立法会新界西的自由党周永勤,选举前宣布“弃选”后离港,直到立法会选举结束后才回港,回港随即到廉政公署助查。

昨日(7日)周永勤召开记者会说明被迫弃选的因由,他透露在出席有线电视选举论坛,即他宣布弃选前一日,接到居于深圳朋友的电话,要求他回大陆商讨选举事宜,他于是到深圳一间酒店,见到3个自称由北京来的陌生人,对方要求他在10天内放软选举工程,周最初拒绝,但3人明言若他不肯放弃,他的支持者就要“付出沉重代价”,当时对方讲出他身边人的重要资料,“无论是我,最紧密的家庭圈,外一层的人包括在内,我身边一些很重要支持我的朋友,他们的背景,他们的收入来源,他们的生活习惯,逐个讲出来。我开始怕了。大家都意识到这些是超出了所有私家侦探可以掌握的一些资讯,一些资料,他就刚刚给我讲,如果你不乖乖的听话的话,他就会立即采取行动,要支持你的人付出沉重的代价,当时我的感觉是全部黑。”

他又透露,3人明言新界西的“何先生”已经获乡事派支持,加上有关人士的基本票,“已经好大胜算”。

参选前已有人部署劝退

周永勤指对方要求他停止参加所有的选举论坛、停止所有的选举工程及尽快离开香港,“有多远走多远,直到点完票才准回来。所以我第二日就买机票,第二晚我就走了。”他解释当时穿着黑衣黑裤然后做一些暗示,“希望香港人醒觉,知道现在究竟我们的政治氛围发生着甚么事,究竟有没有一些势力在干扰、影响我们的选举。”他直言当时的感觉好像一位很勤力的学生突然被要求不能参加考试,直到派成绩表后才能回来。

他感慨地说在香港每个人都应有参选的自由及选举的权利,“在这件事里面,我最大的感触,就是今日,大家会出席,不是关心周永勤一个个人,而是关心,我这个例子,背后是不是有人想操控香港的选举?”

周永勤并透露说,参选初期有商界朋友在香港接触他,要求他退选,该朋友能说出自由党给予他的援助资金金额,并以自由党资助金额的两倍利诱,不过周永勤拒绝答应,并大发脾气指斥对方“你再讲就是犯法”。当时对话发生在黄金海岸一个咖啡室内,全场人都被他的反应吓到。

香港今届立法会选举前,被迫离港弃选的自由党候选人周永勤,星期三召开记者会交代被要胁弃选的经过。(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今届立法会选举前,被迫离港弃选的自由党候选人周永勤,星期三召开记者会交代被要胁弃选的经过。(潘在殊/大纪元)

劝退选人疑属中联办

周永勤又透露,在今年7月13日,两名“驻港部门的朋友”邀约他到沙田明星海鲜舫,明言新界西第五个(建制派)议席不属周永勤,又说他“得不到祝福”。周表示自己参选不需要祝福,对方随即开始愤怒,又说他不做议员有很多选择,“政府好多位”有关人士可以“帮吓手”。但周仍然坚持要选。

至报名当日,两人邀约周永勤到他们位于明星海鲜舫附近的办事处见面,并再度要求他不要参选,两人提出的理由为如果周参选会令出选新西的建制派,包括梁志祥及何君尧“揽炒”。他又说,在自己报名后,很多原本支持他的乡事派人士陆续称有难言之隐,无法公开支持他。

有记者追问有关人员是否为中联办官员,周永勤仅说“明就算”,又说自己不讲出来是“留有一手”。

本报记者翻查资料,发现中联办新界工作部设于沙田小沥源都会广场,邻近沙田明星海鲜舫。

“选议员非选契仔(何)”

周永勤离港后曾在facebook发文呼吁市民投票,称“香港人绝对唔可以输!”又回应梁振英称“解铃还须系铃人”的言论。

这次投票率有超过58%,他呼吁市民踊跃登记做选民,掌握自己的自决权而非听命他人指点投票,“以往大家很怕跟什么‘办’扯上关系,今日有人公开说当然要多谢它!大家都认为是常态的话,我们以后就只有北韩式的选举,香港就再没有自由,再没自决。”

他又说弃选前他已在不同选举论坛中作出暗示,例如在无线电视的论坛中,他提到“我们选议员,不是选契仔”等。其后在有线电视论坛上有意引用村上春树的鸡蛋和高墙来做比喻,是希望香港人醒觉,“我不是支持港独或者自决,但是香港人可以选择,我们是不是有效真正这样,用选票监察政府,而不是受到人操控,只有乖的、只有听话的才能够有?如果是这样的话,根本民意不能得到彰显和反映。”

周永勤澄清感到受胁迫并非因其他候选人义工的录音,只是将那段录音传给传媒,希望让人知道有关人士在做什么。至于被威胁一事,是否与何君尧有关,周永勤指公众从选举结果可得知,如果他继续参选,谁可能有选举风险。他不知道谁是受益者,“有人是否政治傀儡,是否有能力”,公众有公论。

对于何君尧当选后直言要谢谢中联办,他质疑为何对方不向选民谢票,反而向中联办谢票。

被问为何不报警,周永勤指事件不是香港警方可以处理得到,而且发生在深圳。又说前日到廉署提供资料,除了主要人物的身份外,交代了全部资料。他又说,自己已写遗嘱,如果出事,将会“全球转载”,更表明“我消失后还会更精彩”。

何君尧在没有周永勤参选的情况下,以微弱优势取得新西最后一席。(大纪元资料图片)

何君尧在没有周永勤参选的情况下,以微弱优势取得新西最后一席。(大纪元资料图片)

境内外廉署皆有权追查

自由党表示对周的指控感到非常震惊,正尽力了解事件详情,在查明真相后,将会作出跟进行动。自由党人大代表刘健仪及政协委员周梁淑怡表示,将就事件分别致函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和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要求中央政府尽快彻查事件,查明是否有大陆人员干预本港的立法会选举。

对于周永勤指,报名参选以来屡次被劝退,并以官职及金钱利诱,自由党强烈要求廉署尽快彻查真相,以保障本港公平、公正、公开的选举制度,尽早释除公众的不安及疑虑。

民主党候任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则认为周永勤的指控非常严重,若属实将严重破坏立法会选举的公平及公正性,事件也涉及大陆部门操控香港选举制度的指控,忧虑此事将破坏一国两制。他指,根据选举法例第5条,有关违法行为无论是发生于香港境内或境外,廉政公署都有责任及权力追查涉案人士。

周永勤弃选经过

7月宣布参选前:有中间人要求周不要参选。

7月19日:报名参加新界西地区直选,及后有人要求他“放软手脚”。

8月24日:周在深圳见到3名陌生人,3人威胁周弃选,并读出周家庭圈内外人士的背景、收入来源及生活习惯,又威胁说“不听话,支持者会付沉重代价”。

8月25日:周永勤在出席电视论坛时宣布弃选。

8月26日:包括周所属的自由党在内,多个政党到廉政公署报案。同日,周离开香港前往英国。他表示前往英国是因当地随处有闭路电视,感觉较安全。

9月5日:投票日后返回香港。

9月6日:周永勤往廉政公署协助调查。

9月7日:召开记者会,交待弃选详情。

拆局 周永勤事件或涉中联办乡事派角力

本届立法会选举“西环契仔女”成为外界关注焦点,当中在新界西以5,000票优势击败工党资深议员李卓人夺得末席的何君尧,因被指涉入曾任乡议局前主席刘皇发选举经理、自由党周永勤受威胁弃选一事,更受外界关注。

有熟悉乡事的消息人士表示,传统乡事派近年来与中联办多有不和,当中“陀地乡事派”越发坐大,代表人物为上水乡委会主席侯志强。

2014年1月,当时乡议局曾计划为今年的选举组党,同月时任乡议局主席的刘皇发在中联办新界工作部的新春茶话会上表明希望组党,但遭中联办官员冷待。而曾经透过修改乡委会会章,取代刘皇发出任屯门乡事委员会主席的律师会前会长何君尧表明反对组党,认为组党是“多只香炉多只鬼”,会分薄票源。消息指,中联办官员不愿见到乡议局组党的声音越来越大,又觉得他们“信不过”,因此希望透过扶植有“乡事派梁振英”之称的何君尧,整顿乡事派。

而侯志强今年3月亦提出计划组党,但最终疑因中联办介入而流产。

早前有传媒报导,何君尧获中联办支持“箍票”,最终得以入局。在选举期间也有传媒报导何君尧位列部分“同乡会”组织的推荐名单上。何氏在当选后接受传媒采访时,也表明要感谢中联办,并会前往中联办,外界质疑是谢票举动。

有分析指,香港中联办及梁振英均属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派系,掌控乡议局是为方便在港阻击习近平,掌握香港用作筹码,迫使其停止“打虎”行动,以保江泽民。

但本港亲共报章《成报》连日在头版刊文,直斥梁振英及中联办。昨日该报的社评更称中联办是小小的驻港机构,却扮演“国家级经理人”,狐假虎威,为了力捧冒起的“契仔女”入局,不惜牺牲长期在地区工作有政绩的战友。

社评又形容中联办沦为“中管办”大小事情均要指指点点,又质疑若每个驻港机构若不顾党纪及国家利益,大搞“独立王国”,成立“亲西环党”后,是否要成立“亲外交党”及“亲驻军党”?文末又指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指点江山,派人“保护”梁振英,认为张晓明必须被严查是否涉及利益输送。

分析认为,《成报》为亲共报纸,文章须先由习派首肯方可刊登。依此脉络,可推断梁振英及中联办的处境并不乐观,中纪委今年首次派驻入港澳系统的调查小组可能有所行动。

何君尧青云路 涉中联办与乡事派角力

周永勤乡事派背景

■94年跟随时任新界乡议局主席 刘皇发加入自由党

■04年任刘皇发选举经理

何君尧“西环契仔”

■被指“梁粉”、积极参与反占中

■立会当选后称“要多谢中联办”

2011年3月:何君尧推动乡委会修改会章,禁止连任三届主席,令时任屯门乡事委员会主席的刘皇发不能再参选;何取代刘皇发出任。

2013年7月:政府2012年提出“新界村屋僭建物申报计划”,乡议局支持。何君尧成立“新界关注大联盟”反对申报,被认为是为和乡议局抗衡。

2014年1月:刘皇发向中联办表示乡议局有意组党,未获回应。

2015年3月:刘皇发再任屯门乡事委员会主席。

2015年6月:立法会表决8.31政改方案,建制派因“等埋发叔”离场致议案大比数否决。有传背后涉及刘皇发与中联办主任张晓明不和。

2015年10月:何君尧被特首梁振英委任为岭南大学校委。

2015年11月:何击败民主党何俊仁,当选屯门乐翠区区议员。

2016年7月:何获政府委任为新界太平绅士,乡议局无法推翻有关决定。

2016年7月:何宣布出选立法会选举新界西选区,至乡议局会议“拜票”时,被新界乡绅怒斥。

2016年8月:同样参选新界西的自由党周永勤受威胁宣布弃选,事件被指涉及何君尧。

2016年9月:何以5,000票之微击败工党资深议员李卓人,夺得新界西末席,晋身立会。#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6-09-08 10: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