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湾区中医师: 娱乐大麻合法化 是美国历史上最荒谬的恶法

旧金山湾区中医师钟鸿基在新闻发布会上,痛斥加州、旧金山政府对大麻毒品实行的法规,是“恶法”,会“贻害子孙”。(周凤临/大纪元)

人气: 15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凤临旧金山报导)10月23日在旧金山日落区召开的紧急新闻发布会上,来自中国城、日落区华裔商界、社区领袖,紧急呼吁市长、市议员尊重保持华裔聚居社区传统,在这些区域设立娱乐大麻馆“绿色区”。中医师钟鸿基在发布会上,痛斥加州、旧金山政府对大麻毒品实行的法规,是“恶法”,会“贻害子孙”。

支持大麻的人,宣传说大麻对人的危害只是类似烟酒一样。钟鸿基表示,作为医生,他感觉自己有责任站出来,将大麻对人的危害事实讲出来,并称抵制和反对大麻入侵社区是民众的权利。

以下是钟鸿基即兴演讲的内容:

我作为一名医生,无论在中医、还是西医里面我都有自己的体会。“医者父母心”,作为医生的角度,就要考虑民众的健康、考虑我们子孙后代的健康。从这个角度来考虑的话呢,我觉得大麻,特别是娱乐大麻合法化,这是美国历史上最荒唐、祸国殃民、贻害子孙的恶法。这就是我的评价!

大麻具有“戒断症状” 对于人绝不像烟酒一样

大麻有一定治病的药效,我不否认这一点,如果必须要使用的话,那么也必须在严密的监管下使用,这是我从医生的角度上来讲这个问题。而且,从纯粹止痛的效果来讲,有好多相似的、类似的止痛药,即使需要使用大麻止痛的病人,我也不希望首选大麻,而倾向于选择同类的止痛药来解决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大麻的特点,我们之所以认为它很危险,是由于它有医药上称为“戒断症状”。就是说,一旦吸食这个药物上瘾之后,根本就不可能靠自己的意志来戒掉的。许多人将大麻同烟、酒的瘾好相提并论,这是不对的,因为烟、酒虽然也会上瘾,但并没有“戒断症状”。

当脱离大麻这个药品的时候,你会经历一个非常痛苦、非常挣扎、非常摧残人的这么一个心理和生理过程,没有任何人可以靠自己的意志力来克服的,这就是“戒断症状”。必须是在被强迫、强制来戒掉对药品的依赖,药瘾上来的时候,必须得捆绑起来,忍受生理上的痛苦,而且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慢慢戒掉药瘾。

烟和酒虽然也会上瘾,多了也不是好东西,但没有社会危害性。有人也会对烟酒上瘾,但戒除的时候没有像毒瘾那样的生理上痛苦的过程。一个吸毒上瘾的人、跟一个烟酒上瘾的人,戒除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戒烟戒酒的过程很平静,只不过觉得没烟没酒不习惯,没有那种戒毒带来的生理上的摧残和非常恐怖的感觉。

所以,这一类的药品、毒品上瘾之后,会处于一种行为不可自我控制的状态,会为了获得毒品,不惜去偷、去抢,违反社会法律,不惜杀人放火,可以做一切坏事。

大麻是毒品 这是联邦法律认定的

那天我在市议会上发言,还有市议员说我在散布恐怖言论,误导群众。联邦药物管理局(FDA),作为世界上最严格的药品管理机构,将大麻定为一级毒品。我的发言是有法律依据的。

大麻是毒品,这是铁的事实!无论市议员们也好,所谓的专家、医生也好,说这个不是毒品,将大麻娱乐化。这真是历史上的荒唐!

如果反而指责华人无知的话,我说你们是在危害社会,危害子孙。作为医生,我有责任站出来讲真话,维护我们社会的安定,维护众人的健康,维护我们子孙后代的生长环境。

许多人认为大麻是毒性不强的毒品,吸食一点没什么的。其实它也是入门级的毒品,特别是年轻人在吸食之后,为了去进一步追求那种所谓的快感,很多人不会满足,很容易会转向其他更危险的毒品,比如K粉、摇头丸、病毒等等。

那些想要从大麻、大麻制品赚钱,将其作为商机的人们,问问你们的良心,这个钱你们去怎么赚?有没有良心啊?!

求财一定要讲良心,讲社会功德,如果离开了这些……

抵制大麻进社区是民众的权利

因为我是医生,我有责任将真相讲给大家听。为什么旧金山、加州可以去对抗联邦的毒品规定,而我们作为民众,却没有权利去对抗你们?!大麻通过合法化,是他们(大麻业者)为了追求在经济上的收益,大量去宣传、误导,使民众不明其理,糊里糊涂通过了合法化。如果我们民众经过教育,深深认识了毒品的危害,再来一次投票就一定不会通过!

我们是有权出来争取的,上次市议会上,有市议员污蔑我们是仇恨团体(hate group),说我们抗议是非法的。我们是非法吗?我们是代表正义,我们是在仗义直言,我们有权力站出来,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争取我们的权利。

做为民选的政府,如果为人民着想的话,应当让人们安居乐业,而不是让我们感到不高兴、感到恐惧。你们不是在尊重民意,反而是在违背民意、仇恨民意。◇

(此文发表于1157D期旧金山湾区新闻版)

要想定期快速浏览一周新闻集锦,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王洪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