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踏寻天神的足迹 特富野古道思幽情

特富野古道,旧铁道与枕木相伴,每隔五百公尺就设一座指标,在杉林中享受森林浴,行程轻松走来也不觉得累。(曾晏均/大纪元)

人气: 4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曾晏均台湾报导)春暖花开风光明媚,原野上一片暖意!来到高海拔的阿里山上,空气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清香,是花香混合著树木的芬芳,其中又夹杂着雾气。虽已是四月春末季节,仍感觉微冷寒意。

特富野古道入口旁的公路放眼远眺,但见群山环绕,如絮的白云似乎离我不远,簇拥著这无尽山色,喜爱登高的人,必定喜欢“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意境!

在废弃的自忠派出所检查哨前的杜鹃及樱花树,花团锦簇、灿烂怒放,美丽的花朵绽放整个枝头,艳丽中带着清幽,置身樱花树下,在偶尔吹来的山风中,看着些许樱花随风飘落,此情此景不需要刻意营造,就已经浪漫到不行,醉倒了来到特富野的众多游客,纷纷拿起手机玩自拍,留下唯美画面。

废弃的自忠派出所检查哨前的樱花树花团锦簇,美丽的花朵绽放整个枝头。(曾晏均/大纪元)
废弃的自忠派出所检查哨前的樱花树花团锦簇,美丽的花朵绽放整个枝头。(曾晏均/大纪元)
樱花树花团锦簇,美丽的花朵绽放整个枝头。(曾晏均/大纪元)
樱花树花团锦簇,美丽的花朵绽放整个枝头。(曾晏均/大纪元)

天神哈默降临 邹族人的神话传说

位于嘉义县阿里山乡的特富野社与达邦社,是邹族如今仅存的两大社群之一,邹族世代流传着一则神话传说,在上古时代,洪水淹没了大地,邹族的祖先迁居到玉山顶上避难,一直等到大洪水退去之后,天神哈默降临,率领着族人下山,从玉山顺着陈有兰溪和浊水溪而下,天神的第一个足印落在特富野,第二个足印则踏在达邦村。

千百年来,邹族人就在天神的足印中开垦山林、建立部落,故事流传至今,邹族的耆老都深信,这条通往玉山的特富野古道,就是当年天神带领祖先走过的路。

苍劲挺拔的柳杉林,高耸的环绕满山遍谷,这是特富野古道堪称代表性的林相景观之一。(曾晏均/大纪元)
苍劲挺拔的柳杉林,高耸的环绕满山遍谷,这是特富野古道堪称代表性的林相景观之一。(曾晏均/大纪元)
古道内树木葱郁。(曾晏均/大纪元)
古道内树木葱郁。(曾晏均/大纪元)

栈道栈桥遗迹 见证水山线风光岁月

特富野古道内旧铁道与枕木相伴,每隔五百公尺就设一座指标,在杉林中享受森林浴,行程轻松走来也不觉得累,森林深处山岚缭绕,芬多精弥漫林间,嗅得到日治年代所遗留下来的人文历史气息。

从海拔二千三百公尺新中横公路的“自忠”进入古道,下降至海拔一千七百公尺的“特富野”,全长 6.32公里,原为邹族人早年开辟的猎径,在日治时代,日本人为伐运阿里山地区蕴藏丰富的红桧、扁柏,便沿此古道辟筑水山线铁道运送林木,至今仍留有铁轨、栈道与栈桥的遗迹,供后人缅怀当年蒸气小火车奔驰于山林间的风光。

海拔二千三百公尺新中横公路“自忠”端的特富野古道入口处意象。(曾晏均/大纪元)
海拔二千三百公尺新中横公路“自忠”端的特富野古道入口处意象。(曾晏均/大纪元)

“自忠”旧称“儿玉”,是昔日为纪念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后来,因其地形与抗日名将张自忠将军殉职的地形很像,因而改称“自忠”来纪念一代忠烈将军。

由自忠入口,走进旧水山线葱葱郁郁的森林古道,空气清新冷冽,林木青翠浓郁,古木参天,放眼尽是树干笔直、苍劲挺拔的柳杉林,高耸的环绕满山遍谷,景色秀丽迷人,这是特富野古道堪称代表性的林相景观之一,这树种从日本吉野地区引进台湾大量造林,民间称之为吉野杉或日本杉。

往森林中迈进,山壁上可以看到红白相间的杜鹃花迎风招展,青枫、红桧、樟木、台湾红榨槭、台湾檫树等,生态资源丰富,尤其台湾檫树,是第三世纪冰河时期孑遗植物,为世界珍异阔叶树种之一,它的叶子是保育类蝴蝶-宽尾凤蝶幼虫的食草。

沿着古道,至今仍留有栈道与栈桥的遗迹。(曾玉/大纪元)
沿着古道,至今仍留有栈道与栈桥的遗迹。(曾玉/大纪元)
沿着古道,至今仍留有栈道与栈桥的遗迹。(曾晏均/大纪元)
沿着古道,至今仍留有栈道与栈桥的遗迹。(曾晏均/大纪元)

悠然漫步林道间,如果够幸运的话,还可以遇见蓝腹鹇、帝雉等美丽稀有的鸟类呢!

步道、铁道和桥梁三道共构,成了特富野古道独一无二的景观特色,古径两侧的红桧历经了伐木、运木时期的沧桑,如今虽物换星移,但是仍随处可见当年被砍伐后,所遗留下来巨大的红桧树头,这里边埋藏着当年红桧木为台湾所创造的经济价值,与辉煌的历史故事。

行走古道回溯旧时林场运木盛况,也追忆邹族垦荒的过往,今昔相比,仿佛有穿越时空的错觉!

古径两侧的红桧历经了伐木、运木时期的沧桑,如今仍随处可见当年被砍伐后,所遗留下来巨大的红桧树头。(曾晏均/大纪元)
古径两侧的红桧历经了伐木、运木时期的沧桑,如今仍随处可见当年被砍伐后,所遗留下来巨大的红桧树头。(曾晏均/大纪元)
阳光从树梢洒落的光影。(曾晏均/大纪元)
阳光从树梢洒落。(曾晏均/大纪元)

不识古道真面目 只因山中雾气氤醖

午时刚过,山中氤醖雾气快速笼罩整座森林,似有山雨欲来之势,走到3.1公里处,便毅然决定折返,复再林间徐行,趁著沁凉山风吹拂之际,闭起双眼、张开双臂,感受林间风的速度,听听虫鸣鸟叫声,当张开眼睛时,雾,弥漫山谷,眼前一片迷濛,若不加紧脚步,恐怕会看不清来时之路。

雾中古道,满山满谷的参天巨木沉浸在茫茫云雾里,这种情景,心怀崇敬大自然造化奥妙,不禁感叹:“人真的好渺小……!”

山中雾气弥漫。(曾晏均/大纪元)
山中雾气弥漫。(曾晏均/大纪元)

“仁者乐山,知者乐水。”孔子《论语‧雍也》篇如是说。意思是,仁德高尚的人喜爱山的宁静;有智慧的人喜爱水灵动而无拘束。自古以来,有仁义、道德品性高洁之人,多寄情于山水,徜徉在山水间陶冶情操,这是一种人生价值取向,也是一种生态旅游文化观。

喜爱爬山涉水的山友屏东金程午,带着30余人的亲子团,开心倘佯、陶醉于山林古道之中,欢乐与喜悦,在他们开怀的欢笑声中渲染,让来往山友也随之会心一笑!他说:“喜爱游山玩水的人不会变坏!”

还有一位擅长摄影的陌生山友,边走边拍捕捉美景,当被问及摄影技巧时,毫不藏私的传授独家秘招,他特别强调,“要拍到与众不同的照片,要适时的弯腰、屈膝,学会由下往上看,这时你就会拍到不一样的风景。”这段深富哲理的话语深入我心,人生中何尝不是如此呢?懂得学习谦卑,才能广结善缘。

人与人之间,一走一过都是缘分!从他们身上都展现出,寄情于山水的人个性善良、乐观、豁达,这似乎应证了“仁者乐山”的观点,孔圣人之言果然不假。@*

喜爱爬山涉水的山友郭世雄(前右1),带着30余人的亲子团,开心倘佯于山林古道之中,欢乐与喜悦,在他们开怀的欢笑声中渲染。(曾玉/大纪元)
喜爱爬山涉水的山友屏东金程午(前右1),带着30余人的亲子团,开心倘佯于山林古道之中,欢乐与喜悦,在他们开怀的欢笑声中渲染。(曾玉/大纪元)
山中雾气渐渐笼罩。(曾晏均/大纪元)
山中雾气渐渐笼罩。(曾晏均/大纪元)
古道内雾气渐浓。(曾晏均/大纪元)
古道内雾气渐浓。(曾晏均/大纪元)
日治时期,林班界碑。(曾晏均/大纪元)
日治时期,林班界碑。(曾晏均/大纪元)
春日的特富野杜鹃花开灿烂。(曾晏均/大纪元)
春日的特富野杜鹃花开灿烂。(曾晏均/大纪元)
山涧清泉逢枯水期水量不多,但仍有淙淙流水声。(曾晏均/大纪元)
山涧清泉逢枯水期水量不多,但仍有淙淙流水声。(曾晏均/大纪元)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
2017-04-22 8: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