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籍高管孙茜北京陷冤狱 母盼女归

母亲李云秀与女儿孙茜(明慧网)

母亲李云秀与女儿孙茜(明慧网)

人气: 249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02日讯】孙茜──本文的主人公,现年51岁,祖籍山东,加拿大籍华人,现住北京市朝阳区紫玉山庄。孙茜少年时,举止颇有传奇;从小学到大学的求学路上,一路领跑,至今仍在攻读长江商学院的EMBA,堪称才女;白手起家,艰难创业,历经多年打拼,企业由小而大,由弱而强,上市后荣登创业板“五十强”,成为业界翘楚。

2014年,孙茜有缘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从业,积劳成疾的一身顽症不翼而飞,身心升华。正当她满怀信心开创人生的崭新境界的时候,一场不期而来的磨难突然降临:2017年2月19日,北京警察闯进家中,将孙茜女士绑架,至今孙茜仍身陷冤狱

再过半个月,就是母亲节了。本文叙述这位来自山东威海的78岁的母亲对身陷冤狱的爱女的思念与担忧。回忆起爱女,说到情深处,老人难忍悲切,失声痛哭……。

以下是孙茜母亲李云秀老人的自述内容。

一、 少儿孙茜

我女儿从小就是一个勤奋好学、自强自立的小女孩儿。记的她不满两周岁的时候,就知道拿螺丝刀去剥枯树皮,说要给妈妈做饭用。那年月什么都缺,孩子知道妈妈做饭缺少柴禾,你就说这孩子心该有多细呀。

记得她刚满4岁时,患了肺结核,因为我没时间陪她去医院,她就自己一个人,步行一里多路,到医院去打针。医生看她太小了,可怜她,每次都是照顾她,先给她打。走时医生还特别嘱咐她,要注意安全,靠马路右边走。就这样,她坚持了三个多月,才把针打完了。

我两个妹妹都有孩子,大人忙,看不过来,排行老大的孙茜,就是他们的“大姐姐”,领着他们七个孩子玩儿,手拉自己的亲弟弟,表弟表妹跟在后面。至今我还时常回忆起她当时的模样:身穿金黄色烫绒上衣,绿色烫绒裤子,头上扎著两个小辫儿,别提多精神了。

10岁的时候,赶上给历次政治运动中被冤枉的人的所谓“平反”,把家庭成分“不好”的干部,给改成“革命干部”。我们家孩子她爸成分是地主,我娘家是富农,在阶级斗争的年代受了很多欺负,孩子自然也受牵连。所以,当她听到改成“革命干部”的消息后,趁我们大人不在家,她翻箱倒柜,找出了家里的户口本,出了门,穿过大街小巷,逢人就问“公安局在哪儿?”后来,找到了公安局,把户口改过来了。当时公安局的民警都很惊讶:这么小的女孩,就能办这么大的事儿,真不一般,将来准有发展前途。警察把她送出来,并告诉她“注意安全啊!”

等我下班回到家,女儿高兴地跟我说:“妈妈,我把咱家的户口改过来了,这回咱不再受气了!”当时我还不敢相信呢,一看,真改了。作为妈妈,我由衷感到孩子在那个阶级斗争的年代所造成的心灵创伤,非常理解她那股高兴劲儿。我当时被女儿感动得眼泪直流。

二、学子孙茜

女儿慢慢长大了,上学了。她的各科成绩都非常好,语文、数学竞赛全是第一名。记得初中时,她有一次得了阑尾炎,刚做完手术,她下了手术台,马上就拿起英语书,开始背单词。医生护士都树起大拇指称赞说:“真没见过你这么爱学习的孩子!”

没想到,阑尾炎手术后化脓了,这样,又不得不多住院一段时间。出院后,正赶上期末考试,她的各科成绩还是第一名,受到学校的多次表扬。

从初中到高中,为了挤时间学习,除了有时换衣服,她差不多都是合衣而睡。

到了高中,女儿的学习成绩在学校一直拔尖儿。1984年的12月份,我们全家从吉林迁往山东威海。当时,女儿所在学校的班主任老师多次上我家劝说,想把女儿留下来,说这孩子来年考试,一定能考上北京最好的大学,并说教育局已经安排好了她的食宿,一切都不用家里管。当时我考虑女儿的身体状况,没有同意。把女儿带到了山东威海。

到威海之后呢,山东这边儿学的是“甲种课本”,吉林那边儿是“乙种课本”,接不上茬儿。当时距离来年高考只剩半年时间了,基本课程老师都教完了,就剩复习准备考试了。女儿在吉林那边儿用的是东北师大的复习材料,来到威海,得用烟台编的复习材料。两边儿不但课本不同,而且复习材料也不同。这给她的高考增加了很大难度。

这可咋办哪?女儿有办法。她就跟同学借资料用,同学白天用,她晚上用。那段时间,她睡觉很少。高考报志愿的时候,老师说,不能报高喽,东北转来的学生,一个考上大学的也没有……听老师这么一说,我就给女儿报的烟台大学。那时烟台大学是北京大学办的分校,由北大老师授课,所以,我给女儿报了烟大的生化系,也就是北大的生化系。谁能想到,等高考成绩一出来,女儿的成绩远远高出烟大的分数线。这才后悔志愿报低了,把我这么出息的女儿给耽误了。因为这件事,我对孩子一直感到愧疚。

北京利德曼生化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网络图片)
北京利德曼生化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网络图片)

三、伏身创业 昂首登峰

1989年女儿大学毕业,当时刚刚发生了北京“六四”天安门广场杀大学生事件,当年毕业的大学生分配时,哪个单位都不愿要。我替女儿多方求情,后来把她安排到威海白酒厂酒精车间上班,当夜班工人。车间的条件相当差劲儿,窗户玻璃有一块没一块的,冬天寒风呼呼刮进来,女儿手脚冻得多处受伤。

后来没办法,女儿跟我说:“妈妈,我去山大复习考研吧。”我答应了女儿的要求。在山大复习多长时间我记不清了,后来看自己经济情况不行,想来想去,还是中断了山大的复习,决定去打工挣钱。艰苦的打工生活,干的那些活儿,都是又苦又累的,我这当妈的眼看着女儿遭罪,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不过,那几年下来,也磨炼了她坚强的性格。

后来我向亲朋好友四处借钱,借了有30万吧,支持女儿在威海开办了一家公司,名叫利得尔公司,经销生化产品。公司成立当初,进货、送货,就是靠女儿小车儿拉,肩膀扛,挤公交,下了公交,租人家的自行车,赶时间把货送到。很多时候,午饭顾不上吃,也是为了省下几块钱,晚上回家再吃饭,两顿合一顿。有时饿得扛不住了,也在外边儿吃,都是那种很便宜的大包散装的方便面,吃到后来,一听“方便面”就吐酸水儿……遭的那份难,受的那份罪,就甭提了。

那段时间,女儿舍不得买衣服,多是穿在学校时穿的衣服,有时拣小妹的。女儿为了这个公司,真是太不容易了。为了缓解女儿的压力,我们全家几乎都搭上了:我、老头儿,二女儿作会计,小女婿帮跑外,我的儿媳妇在市内做经销,我的儿子也跟着做。全家人全力以赴了。就这样,公司渐渐有了起色,在北京、济南又成立了两家分公司。

1995年吧,女儿在北京与沈先生结婚。因为夫家的经济状况不好,女儿婚后的生活并不宽裕。

转眼到了1997年11月,女儿与人合伙创建了北京利德曼,2004年,女儿申请加拿大投资移民,2007年,取得加拿大公民资格。利德曼公司2012年2月在深圳上市,公司总部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拥有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研发中心和参考实验室。2014年8月,利德曼成了中国创业板五十强。孙茜是上市公司利德曼的第二大股东,还在上市公司任董事。

五、修大法 身心升华

由于这些年奔事业,使女儿身患多种疾病,一个是肝坏死,一个是忧郁症,忧郁症很严重,老感觉心里特烦,跟谁也不爱言语,心脏有时突然就停了,反正是多种疾病吧。多方治疗,都不见效。后来,在北京打听到一个御医的后人,花了很多钱求人给看,也没办法。女儿的忧郁症越来越厉害。我们知道修炼法轮功能使她病好,可谁也不敢跟她提这个,连唠个家常什么的,都得左思右想,生怕刺激她。

2014年,说来也许是缘分到了吧,我有一个播放器,用来听历史故事,还有法轮功师父的讲法。我知道女儿爱听历史故事,为了给女儿解闷儿,有一次,我就打开播放器,让女儿听历史故事。听完了历史故事,女儿自己把节目调到师父讲法,听了一会儿,哎呀,怎么肚子这么疼呀?她就跑进卫生间。出来后,她惊喜地对我说:“妈呀,我怎么这回没便秘呢?”过了一会儿,她又打开播放器,又听,又听肚子就又疼,她就又跑进卫生间……打这以后,她的便秘去根儿了。

第二天女儿就要回北京了,我跟老伴儿正在学法,她凑过来对我们说:“妈呀,您跟我爸什么时候学不行啊,您先跟我说说你们学法炼功那些事儿,告诉告诉我。”我就跟她讲,讲的什么具体的我也记不太清了。第二天她回北京时,从家里带走了《转法轮》,还有其他很多大法的书,开始修炼法轮功。女儿回北京不几天,给我打电话,高兴地告诉我:“妈呀,我身上的病都好了。”我问她怎么好的,她就说,我回来后学法炼功,不知不觉就都好了。

打那以后,女儿走出疾病缠身,特别是摆脱了忧郁症的阴影。以前谁也不敢跟她多言语,谁跟她说话,要么不吱声,一吱声就把人顶得一愣一愣的。那几年,她也不爱回家,有时一年回去一次,有时几年才回一次。这回可以敞开聊了,她跟我说,我现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以前的毛病改了,现在你们跟我说话我不生气了,我做错了,我承认错误,有矛盾,我找我自己。以前女儿爱跟先生发脾气,后来都主动跟先生赔不是。

孙茜患忧郁症后,我们家有一个跟别家不一样的,别看孙茜是姐姐,孙赞是妹妹,可在全家人眼里,都是“姐姐小,妹妹大”──全家人,包括小妹孙赞在内,都得让著孙茜,把她当小孩儿一样哄著。修炼法轮功后,变了。孙茜跟小妹打电话说:“以前是姐姐做得不好,现在我做错了啥你可告诉我啊,我改!”打那儿以后,女儿跟别人说话笑呵呵的,她把“哎呀!我又错了,我又没做好”这句话常挂在嘴边儿。

这两年,孙茜将省下的钱,用于向人们讲大法的美好,用在讲法轮功真相上了。她跟我说,“妈呀,打现在开始,我要做我该做的事儿(讲真相)。”

六、“后妈”

大家都知道“后妈难当”,我女儿孙茜当后妈当得挺称职的。她跟先生结婚时,对方有一个男孩儿。她为啥婚后没要孩子?她跟我说,有一个孩子就行了,我对他好,他将来不会对我不好。

孩子学习不好,她对孩子要求很严的,她晚上陪孩子去补英语,回来还要进行辅导。在后妈的督促下,孩子的各科学习成绩都有提高。有两次,孙茜还把儿子带到威海游玩,在威海的海滨浴场,可舍得花钱了,让儿子把很多高档的游乐项目玩了个够。女儿对待她儿子,虽说是个后妈,但跟亲妈没什么两样儿。

七、孝义

女儿从小就孝顺父母,关心弟妹。每当看我家务忙时,总对我说:“妈呀,等我挣钱时,您就别干了。”在外打工时,每次回来都给家里钱,给弟弟妹妹零食钱,给父母和外婆买好吃的点心、衣服什么的。现今她小妹开的车,也是她给买的。也许是她从小就给一群弟弟妹妹们当保护惯了,女儿养成了乐于助人的品格。她上大学那时候,每月生活费是50元,她每月省下5元,拿回家来给弟弟妹妹用。孙茜对我说:“妈妈,别人家的孩子吃鸡蛋都快吃腻了,您也给弟弟妹妹买点鸡蛋吃吧!”她有一个大学同学的丈夫去世了,当得知这位同学生活有困难,她给汇去两万元。

我老伴也是法轮功修炼者,因为多次遭受中共严重迫害,神智不清。有一次,老伴在马路上被车撞坏了,住院费全是孙茜出的。而且,当得知对方生活有困难时,孙茜还倒给了那人4千元。对方感动得不知怎么好,跪地上转着圈儿给磕头。周围的病人和家属看见这场面,都感到惊奇;医护人员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最后到交通管理处处理事故,没让对方承担一点责任。警察说,处理交通事故从来还没这么痛快过。

近30年来,孙茜创办的公司,遵纪守法,为国纳税,为民开创就业环境。公司一步步走到今天,这里面有我女儿倾注的多少才智与心血呀!

八、身陷冤狱

我女儿本来已经买了3月2号回加拿大的机票,2月19日早晨8点,在家中被朝阳区大屯派出所和北京公安交通安全保卫局等部门的20多个警察非法闯入家中,限制人身自由长达8个小时,甚至连走亲戚的表妹和几岁的孩子都不许动。警察抢走家中很多物品和手机。警察把我女儿和保姆用手铐带走。她表妹和孩子拿出回家的车票给警察看过,才没被带走。

我今年快80了,得知女儿被绑架后,我心急如焚,顾不上82岁高龄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伴,已三次往返于北京与威海之间。

九、亲人被株连

中共迫害好人就爱搞株连。公安先把孙茜的银行卡封了,又把我儿子的银行卡封了,后来甚至把我小女儿和女婿的都给封了。经过与公安交涉,女婿的卡才给解封。你说这是什么世道?

小女儿一家的银行卡被封后,一家人生活费都没处出了,基本生活,外加两个上学的孩子,睁开眼就用钱。这些警察都不在考虑之列,他们只知道抓人封卡。为了给小女儿一家解燃眉之急,我急忙取出自己的钱,从威海坐飞机赶到北京,给他们送钱。

女儿被抓后,孩子们都瞒着我,但我能感觉到家里出事了。后来,我整宿没睡,把几个孩子的话串联起来分析,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在我的追问下,他们才告诉我,说孙茜被抓了。知道确切消息后,我给老伴买了八宝粥、挂面,买了个电锅,因为老伴生活不能自理,所以在我离家前,必须得给他准备好。中共迫害一个好人,株连一群无辜。

十、营救

得知女儿被绑架的消息后,我就坐飞机赶往北京。动身前,我寻思,当时北京天还挺冷,我从威海给她们带来一大包衣服。来到北京后,为了寻找女儿下落,我在大兴转了三天。先去的北京第三看守所,不在那儿;反正是挂着公安牌子的,我们见门就打听。找来找去没有音信。

后来,我决定到女儿所在地大屯派出所问他们,结果,他们也是百般刁难,中午12点到那儿,直到下午3点半,他们以证件不全等等借口,拒不接待回答问题,不告诉人在哪儿。小女儿急得直掉泪。

我跟派出所的人说,这人在你们管辖范围内,光天化日之下就没了?是不是被黑社会绑架了?我说那我报案!我这一说,他们害怕了。说人在三看(第三看守所)。我说我几次去过三看,人不在那里。我现在报警,你们得负责找人。那个警察(警号J1248),才告诉我说人在一看(第一看守所)。刚才还说三看,现在才告诉一看。警察怎么能这么糊弄人?

女儿被抓捕37天,我又去了大屯派出所。这回出来的是他们政委。他态度不好,我跟他说,你别着急,慢慢讲。我不是无理取闹的,我是来找女儿来了。

我问为什么37天还不放我女儿,她犯什么错误啦?对方态度蛮横地说:“你女儿干啥你不知道哇?”我说:“我不知道,所以才来请教你。”他说:“你别上我们这来问,不归我们管。”我说:“人是你们抓的,人在哪你不告诉?为什么抓,无缘无故就抓吗?”

我跟他讲理:“你别急,人民警察,为人民。你吃的是人民的饭,穿的是人民的衣,手里拿的是人民的钱,肩负着为人民服务的责任,你不也有父母,你不也是父母生的吗?你不也有儿女吗?当你处在这个地步的时候,你会怎样?”他说:“你找你律师去!”我说:“我找了两位律师,都没见到我女儿。请你把警号告诉我。”他马上进屋,把门反锁上。

我又第三、第四次去大屯派出所,想见政委找女儿,结果都没见着政委,小警察说政委开会去了。我说,那我给政委写公开信,我在一张小纸上写道:“我要见政委,请政委想办法让我见女儿。”写完了,我跟警察说,“你们是公开办公,我写的是公开信,我要把信贴在你们大门口。”我问警察能不能给我送进去?他忙说能。我又说,“你必须送到政委手里,如果将来他没收到,我要追你的责任。”

为了能知道女儿的情况,我给女儿请了维权律师寻求法律援助。律师在看守所接见后得知,孙茜讲述自己是炼法轮大法的和修炼后受益的变化,其它一律不做解释,因此曾被强行关在小黑屋里。后来驻北京的加拿大使馆领事司,获悉加拿大公民被绑架,曾去看过孙茜并表示关注,对孙茜的黑屋监禁才取消。

加拿大籍公司高管被绑架,也牵动了海内外正义人士的心。明慧网已连续刊登《致北京公检法司的公开信》、《加籍公司高管在北京被非法批捕,家属营救》、《真相语音电话》等,曝光迫害、警醒参与迫害的人员,声援营救我女儿。

前些天,孙茜的小妹接受了海外媒体采访,呼吁更多的人来关注姐姐,希望姐姐能够早日被无罪释放。

十一、慈母盼女平安回

我女儿孙茜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她犯了什么法?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信仰者传播信仰内容,不受审查、批准和禁止;向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是维护信仰,属于言论自由。而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才是真正的违宪违法。

“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如果人人修炼法轮功,道德回升,做到法轮功要求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才能开创真正的太平盛世;人人身体健康,会给国家节约多少医药费?

到今天为止,没有任何一条国家法律,说法轮功是×教,在中国修炼法轮功完全合法。十八年来,法轮功学员不怕打压,向人们讲清真相,从法律上说,合法合理;同时,法轮功学员作为亲身受益者,把真相告诉人们,这也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哪。其实,我也看明白了,真正害怕法轮功真相的,是中共江泽民血债帮,而不是基层警官或民众。

女儿被抓后,我很担心她的安危,因为我很了解女儿从小要强不服输的性格,也知道江泽民下过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密令,我也知道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了。同时,我也担心女儿顶不住压力,在修炼上走弯路。所以,那天我给她写了几句话:“心存真善忍,正念闯魔窟,走正大法路,跟师把家还。”让律师给捎进去了。

我也想告诉相关的警察们,希望警察和办案人员能够尊重宪法,对当事人负责任,放出我女儿孙茜。我在这儿不用“释放”这个词,因为我女儿没犯罪。她修大法,祛病健身,她是大法的亲身受益者。近三十年来,她的公司依法纳税,为人们创造就业机会。特别是修炼法轮功后,她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宪法三十五到三十九条写的清楚,我女儿条条合法。是抓我女儿的人违法,犯罪的是他们。迫害我女儿这样的好人,才是真正的邪教。

当今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其实也都是受害者。当这场迫害结束的时候,所有参与迫害的人,都要接受正义的审判。我今年78岁了,亲眼见证了中共执政以来所有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不愿看到历史的悲剧降临到迫害法轮功的人的身上。我今天说这么多,其实也不止是为了我的女儿,也是为了所有参与迫害的人。

在这里,我也想藉这个机会,向关心我女儿处境的加拿大政府说声“谢谢”!#

文章来源: 明慧网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