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父爱,厚重无言

文/夏松

每一次和父母团聚,生活简单却开心温暖。(Depositphotos)

人气: 141
【字号】    
   标签: tags:

人常说,云烟往事。也许与人生过往有关,我总是有意无意屏蔽掉那个人人都有的功能——回忆过去。

父亲节的到来,亲情还是唤起了这种刻意的忘却

想到父亲,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自以为经历了人生风风雨雨不再轻弹泪的我,还是鼻子一阵酸楚。父亲去世15年了,母亲早父亲一年去世,这些年的故事,压在心底,甚少翻阅。

用当下比较时尚的话说,父亲颜值比较高。小时候,父亲给我的感觉很严厉,很少与孩子们交流,默默的承担着作为父亲的责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记忆中的父亲性格耿直单纯却脾气暴躁,父亲每每对母亲发脾气时,我心里既害怕又讨厌他。比起对父亲的感情,我更爱母亲,母亲是那么聪慧善良,对我倍加呵护,我俨然是母亲的小棉袄。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情感似乎也丰富成熟起来,以前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竟也有了新的新情感体验。记忆中,我家总是在不断的搬迁,上初中二年级时,从内蒙古回到了老家山西,那时候我家住在南郊,学校在市区的东面,我每天骑自行车大约需要四十分钟。每天早上我最晚也要5点40分起床,以便赶上6点50分的第一个早自习。感觉每天都在与早早起床的痛苦对抗,才不至于迟到。

有些回忆单纯温馨,生活艰辛却幸福满满

迫于生计,父亲与母亲摆了一个小小的水果摊,这在80年代后期,也算是比较早的练摊了。每天早晨我挣扎着起来上学时,父亲已经进完货,正在院子里摆弄着各种东西,为当天的练摊做准备。几乎每隔一天,我推着自行车准备出门的时候,父亲就会默默的给我五角钱,只有第一次告诉我买个早点吃,以后就不再说什么了。我满心欢喜地揣起来,并没有告诉父亲,我基本都攒起来了。当然在我实在很饿的时候,还是会去买个糖饼充饥,大约要一角钱左右。隔三差五得到五角钱,对我而言确是一笔颇为可观的收入。

高中期间,我家又从山西搬到内蒙古。上大学后,父母老了,再也没有体力去练摊儿。我也开始琢磨着为家里承担一些,有时也能赚一点点钱补贴家用。

我上大学的年代,大学还没有开始全面进入高收费阶段,记得学费只有二百元。比起学费而言,生活费是笔不小的开支。我大学四年大约有八千多元的花销,在90年代初,对父母而言无疑是一笔巨款了。

每学期回家,父母亲都会把我需要的学费、生活费凑齐。印象中哥哥姐姐们不穿的衣服、不用的东西,父亲就会骑着自行车到很远的一个筛沙厂廉价卖给那些农民工,回来路上捡一些树枝晾干以备冬天生火炉之用,把捡来的废纸箱卖给收破烂儿的人或多或少有些零用钱。节约惯了的父母,却总是在我回家期间,想方设法准备一些我爱吃的东西,以满足我的味蕾。每一次和父母团聚,生活简单却开心温暖。

有些回忆很酸涩,然而触动人心,无法忘怀

记得1993年初,新年刚过,母亲又一次心脏病发作,我每天精心伺奉母亲,父亲一脸担忧。在我不得不远行时,心里是那么不舍,父亲骑着自行车送我去火车站,母亲扶着墙与我依依不舍相望,挥泪告别,当时心里是那么害怕,期望那不是最后一别。坐在父亲自行车的后座上,我们相互嘱咐并鼓励着,无奈且沉重,望着父亲苍老的面庞,内心十分苦楚却无助,父亲一直望着我检票进站才离去,那一天那一幕似乎刻在我的记忆中,二十多年过去了,虽然我刻意避免回忆过去,但每当想到他们时,这一幕犹如昨日发生。

父亲节到了,借此,诚挚祝愿所有的父亲幸福开心,祝愿我的父亲有一个美好的归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