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直布罗陀 寻找英属香港的痕迹

直布罗陀是英国最著名的海外领土之一。(陆威廉摄)
人气: 5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08月05日讯】过往的英属香港曾有“东方直布罗陀”之称。而身处香港万里之外的直布罗陀(Gibraltar),是同样具有主权争议的城邦。

直布罗陀,一个面积比黄大仙区更小的英国海外领土。很难想像,会在那里找到几分昔日的英属香港痕迹。这是我的旅程中前所未见。刚移居英国展开新生活的你,不妨趁暑期来这里,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寻乡之旅。

从西班牙边境进入“假香港”

在1713年,西班牙签下《乌得列支条约》(Treaty of Utrecht),将直布罗陀的主权割让给英国。自始这里便是“英国神圣不可分割的领土”。

英国人拿下这个扼欧非和两洋之咽喉后,在过去的三百多年一直将其不断建设,成重要的英国皇家海军和空军海外领土基地。

笔者在上月怀着兴奋的心情,直接从西班牙西维尔(Seville)驱车2小时前往这个位于地中海连接大西洋唯一水道的半岛小城邦。

“从西班牙就能走路去英国,听起来是不是没可能呢?”当车辆离开西班牙管制站后,映入眼帘的是直布罗陀的象征──像是军舰般的“巨岩”(The Rock)以及直布罗陀机场。与此同时,英国旗也高高悬挂在边境管制站。

在非升降期间,直布罗陀机场的跑道开放予行人和车辆通过。(陆威廉摄)

是的,你没看错。直布罗陀的机场是建于边境旁边,只是一步之隔。而且,当没有飞机升降时,车辆和行人都可以自由通过跑道前往市区。这是世上唯一一个,在无有效证件下进入机场禁区后并不会被检控的地方,十分有趣。不过穿越跑道还是有些限制的,跑道上红白线条的即是禁止进入的范围。

直布罗陀机场大堂。(陆威廉摄)

同行友人是80后港人,仍对已拆卸的启德机场有深刻印象。他和我在离境返英时,说自己望着看着,觉得这里真有点像以前的启德。

嗯,这都是思乡惹的祸………直布罗陀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许可以借用一段有“香港一代流行天王”尊称的张国荣的歌词来形容一下:“无谓问我今天的事,无谓去知不要问意义。有意义无意义,怎么定判,不想不记不知。”

北上西班牙消费 如昔日港人上深圳

直布罗陀人和以往的香港人一样,喜欢北上消费,原因是“平”。

过了边防口岸,就是西班牙的La Línea de la Concepción市。有些港人戏称这里为“欧洲版的深圳”,因为相较直布罗陀,此处非常宁静,人车都少很多,显得有点萧条。但马路和行人路都比直布罗陀宽阔得多。

这里唯一的好处是物价比直布罗陀便宜,士多、餐厅、咖啡店价钱比直布罗陀便宜一点,很多直布罗陀人会来这里消费,甚至有人会去加油站入油。

笔者将车还给汽车行后,在边境一带逛了接近一小时,就打道回直布罗陀,原因是除了便宜,真的没什么好逛的。

持BNO护照,经过西班牙和直布罗陀方的检查站,除西班牙警察盖上印章外,都是展示一下证件即可放行。但由于英国脱欧的关系,西班牙警方对入境的英国护照持有人都会询问入境原因。

一进入直布罗陀,就发现英国的红色电话亭了。(陆威廉摄)

旅游景点推介

直布罗陀面积只有6.8平方公里,只比香港整个油尖旺区较大一点。由最北至最南,只有5公里左右。但值得一走的地点倒也不少,包括巨岩、市中心、南部灯塔等。笔者大部分时间都决定不坐车,连最后都是拖着行李由酒店步行到机场,结果只用了五分钟。

不得不说,直布罗陀对香港人来说是有种亲切及安全感,有一些街道你以为身处九龙塘的学校区,山顶一带更像险象环生的卢吉道。但由于空间狭窄,所产生的压迫感亦随之而来,这就像身处以前的香港闹市,另一个平行时空的香港。

市中心

笔者建议阁下从边境总站先搭巴士到英国战争纪念碑(British War Memorial)下车,即可徒步走到直布罗陀的市中心,会见到粉红色的直布罗陀议会建筑。阁下可以在旁边的观光中心拿一份地图 。

随后就可以在主街上轻松游览,其建筑色彩特别缤纷,风格果然和西班牙不太相同,充满英式风情,包括加冕的圣玛利大教堂(Cathedral of Saint Mary the Crowned),更可在市中心这里享用午餐和观看军人站岗。

另外,在英国的一些连锁店与百货公司这里也看得到踪影,如阁下有带会员卡,也可以在这里消费储分。

丘吉尔大道(Winston Churchill Avenue)有一座公共屋邨Laguna Estate,是于1950年代末期建成的。其建筑风格和香港当时建成的苏屋邨非常相似。

原因是两者都是英国在二战后成立的“殖民地福利与发展基金”(Colonial Welfare and Development Fund)所建设,同一宗主国,风格相同是必然的吧。

巨岩

在用毕午餐后,阁下可坐缆车前往直布罗陀版“山顶”巨岩的第二高峰,和香港的山顶一样,这里也是旅客必到的地方。山上更可以一览直布罗陀整个市区、港口、机场和山坡,当中不少土地是由填海方式得来的,跟香港有几分相似。

在缆车登山的旅程上可以一览直布罗陀市中心和港口景色,还有对面的西班牙港口城市Algeciras。(陆威廉摄)

或许有人会问,为何笔者不登上巨岩的第一高峰呢?因为那处属军事禁区,有英国军队驻扎。巨岩一直是直布罗陀防务的中心,巨岩内更有复杂的军用隧道系统,所以在山路上,你不难发现驻军设施的标记。不过,部分历史悠久的军事队道已经向公众开放,并建成博物馆,以供人们了解直布罗陀的防卫史。

巨岩占据了直布罗陀总面积的颇大部分,是防务的中心,也是具代表性的地标,有英军驻扎在第一高峰。因此这里绝对要前来游览,了解它的重要性。

在巨岩附近的路开车,感觉很像在香港山顶卢吉道。(陆威廉摄)

离开缆车后,你会发觉这里不单是似香港的山顶,还和城门郊野公园(马骝山)极为相似。这里栖息一种名为“直布罗陀猴”,百厌程度和马骝山的猴子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它们一点都不怕人,有时见到旅客手上的物品时,会找准机会扑前抢走,令不少游客大吃一惊。

这里的野猴完全不理会游客拿着相机狂拍,每只都是悠闲地做自己的事。(陆威廉摄)

直布罗陀有一个关于猕猴的迷信,就是在巨岩上的猕猴一天存在,它就依然是英国海外领土。因此,每年协会都会为猕猴做普查,调查他们的数目,以方便管理。

另外,除了搭缆车上山外,阁下也可以参加Local Tour,就是以白色的9人座车载旅客上山,也会前往位于山腰处的钟乳石洞圣米高洞(St Michael’s Cave)等景点,基本费用从50英镑起跳。

如阁下打算参观戈勒姆岩洞(Gorham’s Cave),也可以向他们查询。它是位于巨石底的一个海蚀洞,被认为是欧洲最后一个已知的尼安德特人的居住区之一。因为其重要性,于201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是在直布罗陀的唯一一个世界遗产。

最南端的灯塔和清真寺

阁下可以在旅程结束的最后一站来到直布罗陀的最南端欧罗巴角(Europa Point),海岬旁那高高的灯塔、清真寺和已成历史文物的炮台令你绝不会迷路。

灯塔对出的海面,就是地中海。阁下可以看到远处的北非海岸,包括西班牙和摩洛哥的国土,更可以在黄昏靠近西侧的位置,欣赏地中海的日落。

另外,在直布罗陀的东岸,欠缺平地,没有多少民居。但有数个海滩,夏天非常拥挤。

笔者感想

昔日香港的情怀现已不再,往事只能回味。作为香港人,来到直布罗陀,会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安慰,“喔,原来家乡系咁架!”,让我明白往事只能回味。

说到这种感觉,可遇不可求,珍惜且珍识,“因为家乡已成历史,回不去了。”回望回去半世纪历史,笔者只能慨叹,香港和直布罗陀同是英国最出类拔萃的海外属土,但命运却截然不同。

直布罗陀基本上全面自治。除任命总督外,英国不会做干预,甚至西班牙都不能干涉别国内政。

篇幅所限,不能详细写出个人感受。作为一个香港人,你必须要来!趁这个暑期,找个两日一夜的短假,像以往晚上收工就去机场乘夜机前往日本般,来到这个烈阳当空的地中海“弹丸之地”,体验“假香港”,寻找以往的压迫感,怀念一下家的感觉,慨叹一下历史的无奈。

英国脱欧后,当局除下欧盟旗,挂上英联邦旗帜(右一)。(陆威廉摄)

多元文化是直布罗陀的特色之一,不论英裔、华裔、南亚裔或西班牙人等民族都没有刻意的“英国人”标签。直布罗陀人大多数有居英权,更有一本类似与英属香港时期的英国海外领土公民(British Overseas Territories citizen, BOTC)身份。但当地政府不会强迫他们成为英国人,也不会有国民教育课。而是在长久统治下,衍生出一个英西文化混合的身份──直布罗陀人(Gibraltarian)。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