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渗透政坛 澳洲哗然 加拿大或重蹈覆辙

在加拿大想过舒服的退休生活,并不容易。(加通社)

人气: 124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综合报导)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ASIO)向澳洲主要政党发出警告,两名知名华商的政治捐款可能是中共干涉澳洲政治的一个渠道后,引发了澳洲社会对如何应对中共渗透的热议。这话题也正开始变成加拿大的话题。

澳洲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前总理艾伯特和反对党领袖肖顿(Bill Shorten)都曾分别单独听取过安全情报局有关澳洲受到中共渗透的报告,各大党的主要官员们也都曾接到相关的报告,但未给予足够的重视。直到媒体的调查披露了涉及中共渗透政客的事件,特恩布尔才下令要重新修订澳洲的反间谍和反外国干涉法律。

澳大利亚在人口及政治体制方面都与加拿大类似,但政策改变比加拿大来得快。《环球邮报》周一发表的文章称,澳大利亚与中国的《澳中自由贸易协定》2015年已生效,加拿大政府正在考虑参照澳洲的做法。

不过,关于中共渗透的热议,在澳洲已导致来自社会的呼吁,要更加警惕来自中国的资金。目前,西方国家都看到,中国企业对西方国家公司的购买兴趣很高。

加拿大自由党政府已经表现出对中资收购加拿大企业的风险不够关心。比如今年2月份批准中国安邦保险集团收购卑诗省最大的安老院连锁店Retirement Concepts,而安邦集团的所有权结构没法说清,集团董事长及一些董事是中共元老的亲属;3月份批准中资公司O-Net收购蒙特利尔的ITF Technologies,这项收购之前已被保守党政府拒绝,理由是“会损害西方军队对中方的技术优势”。

今年6月,加拿大政府同意,中国海能达通信股份有限公司(Hytera Communications Corporation Limited )收购温哥华高科技公司Norsat International Inc.的交易,可免除正式的国家安全审查。但因Norsat是美国军队等敏感部门的供货商,美国国会属下的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认为,该交易危及美国国家安全。

无独有偶,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前局长法登(Richard Fadden)数年前也针对中共对加拿大政客及社会的渗透,提出过警告。

澳洲政客终受挟制

2015年,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局长路易斯(Duncan Lewis)曾向澳洲三大主要政党的高级行政官员发布秘密简报,提到两名华裔房地产开发商及其公司,在10年内向澳洲政党捐赠了大约670万澳元的事。说他们的意图可能是代表中共施加影响。

但澳洲的政党当时对此警告并未引起足够重视。据Fairfax Media和ABC电视台《四角》(Four Corners)栏目的联合调查报导,黄向墨曾威胁要取消给联邦工党捐款40万澳元。一天后,工党参议员达斯蒂厄里(Sam Dastyari)公开支持中共政府在南中国海的政策。

在去年联邦大选前的几个月,达斯蒂厄里曾多次为黄向墨获得澳洲公民身份出头,他的办公室曾四次致电移民部,他本人也给移民部打过两次电话了解此事。不过,黄向墨的入籍申请已被澳洲安全情报局叫停。

2016年9月,达斯蒂厄里被曝曾接受黄向墨所在的玉湖集团捐款数千元,用于支付其差旅和法务费用,之后达斯蒂厄里不得不辞职。

该调查称,去年前澳洲贸易部长罗布(Andrew Robb)接受岚桥集团(Landbridge Group)董事长、中国亿万富翁叶成(Ye Cheng)的聘请,担任岚桥集团高级兼职经济顾问。

罗布一年内从岚桥集团获得88万澳元的咨询费。但叶成与中共的重要贸易政策决策人联系密切。去年10月,北领地政府以总值5.06亿澳元将达尔文港租赁给岚桥集团99年,曾引发澳洲军方高层的担忧。

加拿大有类似现象

2010年,当时的加拿大安全情报局法登公开说,担心加拿大有两名省级厅长受到中共政府渗透。之后,加拿大媒体披露了中共通过各种方式渗透加拿大政客及社区的做法。但是,加拿大政界看起来也是不太重视。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去年参加了多个华人举办的小型自由党筹款活动,说是为了吸引来自中国的投资。不过,《环球邮报》发现,在这些每人花1,500加元参加的筹款活动中,有华商直接向特鲁多游说允许中国公司收购具体的加拿大企业。

更令加拿大人担心的,去年5月份总理出席的那次在多伦多举办的筹款活动,至少有三名出席者是中共国营机构的高级官员。

环邮的报导称,那次活动结束几天后,一名出席活动的中国商人去了渥太华,与中共政府驻加拿大大使罗照辉会谈。不久后,这名商人连同另一名华商,给特鲁多基金会(Pierre Elliott Trudeau Foundation)和蒙特利尔大学法学院捐赠了100万加元。

加拿大中国问题专家伯顿(Charles Burton)对环邮说,这100万元的捐赠似乎是为了讨好特鲁多,因为其中的一部分是专用于为其父亲老特鲁多建雕像,这会使特鲁多总理对捐款人产生好感。中共一直在寻找机会,让它的官员和企业高管获得机会接触外国政治领袖,并代表中共政府从事游说活动。

 

澳洲政界惊醒

澳洲社会的担忧已经在延烧,因为中国资金已经购买了他们的关键基础设施,包括港口,以及该国电力行业的大额股份,也有大量中资涌入住房及农场市场。媒体的报导,更使公众担心中共干预澳洲的政界。

据环邮的报导,澳洲前外交官和情报分析家、现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负责人麦卡夫(Rory Medcalf)说,“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在政治阶层中几乎形成了共识--澳大利亚必须站起来面对中国(中共渗透)。”

前高级国防顾问和战略家、现任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执行总监詹宁斯(Peter Jennings)认为,即使在允许外国投资的行业,政府也应采取更谨慎的态度。不要受制于投资门槛,因为在某些情况下,甚至相当小的投资也可能会产生战略性影响。他说,“我唯一的建议是,不要被愚弄”,因为中共政府“在价值观方面非常明显地和我们不一样”。

麦卡夫说,“澳大利亚正在很努力地反击。 澳大利亚正在关注警惕性、透明度及审查关于间谍活动和政治捐款的法律等等。 所发出的信号是:明显有一些东西不对劲。”#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