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伞运后最多人上街 香港万众游行反暴政

促释放良心犯 “港人不会被中共严刑峻法吓怕”

双学三子及反新界东北发展案13人,因律政司复核刑期而陷狱。昨日有数以万计市民上街声援这些年轻的良心犯。(李逸/大纪元)

双学三子及反新界东北发展案13人,因律政司复核刑期而陷狱。昨日有数以万计市民上街声援这些年轻的良心犯。(李逸/大纪元)

人气: 217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过去一周,13名反新界东北前期发展工程拨款的社运人士及雨伞运动的三位学生领袖黄之锋等人,全遭到港府律政司进行刑期复核而被囚。事件引起香港社会极大回响。

昨天(20日)多个团体发起的“声援政治犯”游行,冒着烈日上街的,除了社运人士的家人同学,还有更多老中青香港人,逼满出发点湾仔卢押道,共同的呼声是不满港府听命中共打压学生。由于人数众多,游行历时近3小时才全部抵达终点,大会指上街人数创下2014年雨伞运动后新高,反映中共以严刑峻法阻吓市民发声的阴谋全盘失败。

针对过去一周,13位反新界东北社运人士及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三位伞运学生领袖被相继判囚。民阵、社民连及香港众志等团体昨日举行“声援政治犯”游行,游行队伍下午3时由湾仔修顿球场外出发,以中环终审法院为终点。

顶烈日上街 逼爆湾仔中环

参与游行的市民逼满湾仔修顿球场旁的卢押道和庄士敦道。(网络图片)
参与游行的市民逼满湾仔修顿球场旁的卢押道和庄士敦道。(网络图片)

尽管昨日烈日当空,气温高达34度,来到湾仔的市民越来越多,修顿球场一带则挤得水泄不通,连港铁站也塞满人。原本警方仅开放卢押道一条行车线,其后要开放轩尼诗道三条行车线,以至开放庄士敦道,电车及其它交通全部停驶。

到下午4时许,龙头已抵达终审法院,但仍有大批市民在修顿球场附近等候,直到5时才全部出发。

被囚者母亲:港人不要灰心

游行队伍在巨型横幅“反抗极权无罪、释放政治囚犯”领头下起步,由前学联秘书长岑敖晖、香港众志成员、反新界东北村民等人带头,艺人黄耀明及何韵诗也在队伍前列。游行民众抗议律政司就刑期提出上诉复核,令黄之锋等人被判监。他们沿途逐一读出13名被判囚的反对新界东北发展示威者,及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三人的名字,并高喊加油。

罗冠聪妈妈与香港众志的队伍一起游行。因反新界东北案入狱的何洁泓母亲也在队伍之中,代女儿呼吁香港人加油,不要灰心难过,“(香港人)出来支持已经给他们很大一股力量,让他们知道他们不是孤单。”

不少当年雨伞运动的参加者前来,当中老中青三代皆有。就读名校皇仁书院的中六学生方同学,当年曾参加在中环的占领。他不满中共打压青年学生:“因为看到政府不惜一切将社运人士打压入狱,令我很愤怒,所以要站出来。这个政权只是听共产党的说话做事,不听港人意见。”他指此等做法只会令青年更加反感:“因为这些迟早都会发生我们在身上,他们只是比我们年长一点,都被人拉去坐监,我们都不可以置身事外。”

被判囚8个月的罗冠聪母亲(中)也在游行队伍之中。(李逸/大纪元)
被判囚8个月的罗冠聪母亲(中)也在游行队伍之中。(李逸/大纪元)

学生:中共越打压反弹越大

罗冠聪就读的岭南大学,一班学生和校友一起上街。岭大学生会会长李翰林表示,今次有16人被囚禁令他们很愤怒,上街表达对中共的不满,“香港司法制度沦陷的局面,律政司去上诉、再一次检控一些已经判了社会服务令的抗争者,导致他们有坐牢的刑罚,我相信这绝对是中共的打压,希望在林郑上台这段日子里清算或大大地阻吓市民和学生不要再上街、再反抗。”他认为当局越打压反弹越大,现场游行人数众多就是证明。

他又表示,学生会正商讨如何支援罗冠聪,首要希望保护他的学位,以防被该校“红底”校董投诉下遭褫夺。

中共违法是祸因

两位年长的大细黄伯也再次上街。细黄伯身穿囚衣,他表示自己也有参加伞运,双学三子被判刑代表自己也“有罪”,说不定今日游行,明日又人大释法判他们游行有罪:“我们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我们是一个抗争者,因为人大无端释法,DQ了我们六位议员,又无端检控我们争取公义的市民和学生。这是我们完全不可接受的,这个审判完全是政治审判。”

过去一周13位反新界东北社运人士及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三位伞运领袖被相继判囚。民阵、社民连及香港众志等团体周日举行“声援政治犯”游行,游行队伍下午3时由湾仔修顿球场外出发,以中环终审法院为终点。(李逸/大纪元)
过去一周13位反新界东北社运人士及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三位伞运领袖被相继判囚。民阵、社民连及香港众志等团体周日举行“声援政治犯”游行,游行队伍下午3时由湾仔修顿球场外出发,以中环终审法院为终点。(李逸/大纪元)

细黄伯表示最生气的是上诉庭罕有地完全推翻原审法官的判决,尤其是上诉庭副庭长杨振权被揭2015年曾参加一个反占中团体活动,他理应避席。

追本溯源还是中共的原因:“先出现白皮书、8.31政改方案,更加将法律扭曲,尤其最近的人大释法……它根本是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违反基本法赋予香港人的权利,市民才走出来,始作俑者是中国共产党。”

过去一周13位反新界东北社运人士及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三位伞运领袖被相继判囚。民阵、社民连及香港众志等团体周日举行“声援政治犯”游行,游行队伍下午3时由湾仔修顿球场外出发,以中环终审法院为终点。(李逸/大纪元)
过去一周13位反新界东北社运人士及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三位伞运领袖被相继判囚。民阵、社民连及香港众志等团体周日举行“声援政治犯”游行,游行队伍下午3时由湾仔修顿球场外出发,以中环终审法院为终点。(李逸/大纪元)

黄伯:青年觉醒 香港有得救

大黄伯拿着拐杖跟着游行队伍,旁边有市民为他加油。他指,已看透了共产党的真面目,“共产党是妖怪!不属于人类。如果大家不走出来,它就当你是奴隶、是马仔;但香港还有一群不愿意做奴隶的人。年轻人觉醒了,香港还有得救!”

今次游行与七一不同,没有那么多标语和道具,但也有不少市民撑起黄伞。梁先生高举一张长长的名单,上面写满受打压的伞运及社运人士的名单,他说怕港人遗忘。对16人被囚禁,他感同身受:“他们在一个小的监牢里面,而我们在一个大一些的监牢里面。”

父母盼守护子女自由天空

过去一周13位反新界东北社运人士及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三位伞运领袖被相继判囚。民阵、社民连及香港众志等团体周日举行“声援政治犯”游行,游行队伍下午3时由湾仔修顿球场外出发,以中环终审法院为终点。(李逸/大纪元)
过去一周13位反新界东北社运人士及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三位伞运领袖被相继判囚。民阵、社民连及香港众志等团体周日举行“声援政治犯”游行,游行队伍下午3时由湾仔修顿球场外出发,以中环终审法院为终点。(李逸/大纪元)

昨日天气酷热,仍有不少家长带同子女前来。一位从事工程的父亲手抱3岁、6岁的子女游行。他批评接连两案是政治检控,身为家长有责任教育子女:“我觉得是很严重,涉及到很基本的公民价值,至少要给下一代知道香港曾经发生过这种事,因为这真是一个历史性事件。”

潘小姐带着8岁的儿子前来,支持多位年轻的良心犯:“我们希望日后香港也是有自由的一片天空可以给孩子,所以我觉得要告诉小朋友知道,亦都要叫他们出来。”

游行队伍龙头抵达终审法院后,举行集会。多名政治犯的朋友陆续上台发言,为他们打气,全场激动鼓掌和呼应。集会人士挤满终院对开的公园和附近一段遮打道。

人数破伞运后纪录

学联前秘书长、大会发言人岑敖晖表示,仍未统计到游行人数,但毫无疑问,今次是2014年占领运动后,最多人游行的一次:“这反映特区政府、中共政权,以至律政司,希望以严刑峻法打击香港市民、阻吓香港市民继续参与政治,继续走上街头的阴谋,可以说是全盘失败,香港人不会因此而吓怕,更不会因此而放弃我们心目中相信的自由、公义、民主。”

他表示,游行人数也让这些政治犯知道他们并不孤单,并借此机会,重新凝聚公民团体的力量,“重新凝聚并找回民主运动的焦点。”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
2017-08-21 10: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