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欲示好? 专家:澳洲是时候表明立场了

澳洲总理莫里森一直佩戴的澳洲国旗胸针,以示他捍卫澳洲国家和国民利益的态度。(总理官方推特)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0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综合报导)在美国联合国大会期间,由于川普的贸易施压,中共似乎试图修复其与澳洲和区域内其它国家的外交关系,以免被美国孤立。不过堪培拉智库的专家建议,现在是澳洲向中共直接表明政策立场的时候了。

贸易施压见效 中方欲缓解中澳关系

在中共外长王毅与澳洲新任外长佩恩在纽约联大会议会面时,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对此表示支持。北京随后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语气明显比今年早些时候王毅与前澳洲外长毕肖普会面时客气许多。

目前,对于中共干预澳洲的话题,澳洲公众正在进行更广泛地讨论。澳洲对中资投资的立场也变得更强硬。而中共在屏蔽了大陆网民对澳洲广播公司网站的访问的同时,对南太平洋区域加紧扩张,由此加剧了双方的紧张关系。

澳洲广播公司报导说,一些专家认为,目前中共因美、中贸易战带来的巨大压力,更有可能在太平洋区域寻求支持,以免被孤立。《环球时报》亦在评论文章中表示,“中方当然愿意重建与澳洲的关系”,但它也不忘提及令其不满的澳洲对华为、中兴的禁令。

虽然澳洲商界一些人觉得新上任的总理莫里森和外长佩恩需要访问中国,但莫里森表示眼下他的工作重点是国内事务。不过他也期待在11月的亚太经合会议上与中国领导人见面。

“目前我工作的重心是优先处理一些国内事务。有关干旱及其相关的问题,还有我们的经济、老年护理问题,而这些都是我议事日程中非常主要的问题。”莫里森说。

专家建议澳洲政府对中共明确立场

对于近来一直是热点的澳、中关系的辩论,堪培拉智库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国防和战略项目主任休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建议澳洲政府,是时候向中共直接表明我们的态度了。

鉴于中共的行为和意图越发具有侵略性,休布里奇在评论文章中说,他提出的这个要求非常及时。“做出清楚的声明只是表明我们能做什么、不要什么,将会和将不会做什么,如此一来对方就知道会发生怎样的事,并且可以相应地制定他们自己的政策及行为。”

这样的“明确声明”政策“隐含了政府所做的决定,也隐含了澳洲议会上通过的法律,避免在具体事情上按某些个人的理解做决定,并且可以提供一个有助于处理未来问题的框架。”

休布里奇表示,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框架,澳洲所作的每一个决策都可能被视作双边关系的新“考验”,不论是在外国投资、安全或国防关系上,还是起诉那些外国干预者。每一个决定都像是传递某个信息,或是对上一个被认为可能苛刻的决定做出的回击。

如此一来就会造成每件事都有“特设方案”的风险,而整体的国家政策方向和双方关系状态却不明了。

减少贸易、外资的单一依赖

那么,目前澳洲对中共的整体政策设定和重大决策有哪些?

休布里奇认为,贸易方面,经济学家和战略家们从全球金融危机中认识到,澳洲需要寻求多元化经贸关系,以减少单一对中共这个客户的依赖。

澳洲前外交贸易部次长瓦吉斯(Peter Varghese)提出的印度战略,阐明澳洲与印度日益增长的关系有助于澳洲的贸易多元化。同时总理莫里森围绕自由贸易协定而进行的印尼访问也是该战略的一部分。

投资方面,在过去十年,澳洲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共拒绝了四个商业提案,都来自于中资公司。其中一次是时任财长的莫里森以竞标的中国公司违背澳洲国家利益为由,拒绝了将澳洲最大牧场基德曼出售给全资中资公司。澳洲政府最近还阻止了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和中兴参与澳洲的5G网络建设。

休布里奇认为,如果出租达尔文港发生在2018年,中国的岚桥集团将不会有机会签下99年的租约。

休布里奇说:“我的感觉,我相信北京的领导层也是这样的理解,就是我们现在已经对中资在澳洲重要基础设施、能源和通讯设施的投资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再进一步的中资积聚和大型市场渗入已经被视作不利于我们的国家利益。”与贸易类似,依赖单一的投资来源同样存在风险,并且影响到战略利益。

实践新反外国干预立法

此外,六月份通过的《反外国干预法》,本身就是一项国家政策。前总理特恩布尔说过,“我们不会容忍任何隐蔽、胁迫或腐败性的外国影响力活动。这(反外国干预法)就是将合法的影响与不可接受的干预区分开的界限。”

休布里奇的观点是,唯一让这项立法更为明确的方法是起诉进行秘密干预和间谍活动的中国人。“正如俄罗斯和美国一样,他们的确常常起诉一些中国人的间谍行为。”

加强国防技术保护

最后是国防关系问题。休布里奇认为,“澳洲与中国(中共)并非盟友,我们的战略利益明显存在差异,但我们却各自在寻求一种可以增进理解的国防关系。中共不可能让我们深入了解中共军方的武器装备和网络能力。同样,澳洲也不会和中共军队共享我们先进的雷达技术、联合攻击战斗机或潜艇技术。”

虽然这会给澳洲的一些技术研究合作伙伴和高校里的学生带来影响,但“中共永远不会让澳洲军队和政府人员安插在中国有关其军事能力的研究机构里,而澳洲高校里却有中共军方背景的人,他们用我们的技术和知识增强他们的军事实力。”所以他建议,应该限制澳洲与中共军方及其相关研究机构之间的互动。

休布里奇认为,采取以上处理两国经济和战略关系的政策,“对北京来说将不会是新闻,却会使我们的政府审议和做公开声明变得更容易,也会让澳洲在野两党的合作更明确。”#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